选书网 > 爆宠奴妃:王爷,江湖救急 > 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章 柳云烟告密

作品正文卷 第四十章 柳云烟告密

    楚若汐感到心里有丝暖意,她起床以后膝盖已经不再有疼痛的感觉,只需要再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就可以痊愈了。

    楚若汐先去百娇阁找到上官荀说明了她因为腿伤所以不能继续跳舞,得到上官荀谅解,甚至得到一段时间的长假。

    然后楚若汐去王府找司靖,在得到宣召以后才走了进去,入眼就是端坐着的司靖。

    司靖开口便是一句玩笑话,甚至他的眉眼间都染上了笑意:“你该不会是真是来找我道谢的吧,那可没有必要。”

    楚若汐轻笑一声,这次她没有行礼而是直接出口:“这次民女手上有伤,就不向邪王行礼了,不然等会把书房的地面都给沾染上血迹那可更是得罪了。”

    司靖耸肩,将手上的笔搁在笔架上,

    “这次前来是什么事?”楚若汐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他,昨天的谢意已经拖北君带到,她就定然不会多此一举。

    楚若汐神情一正,认真地望着司靖:“即使我现在名为军师,但是也没有太多的人知道我这曾身份,所以请邪王不要再派遣人保护我了,我也不想被人跟着。”

    楚若汐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所以认为邪王对她很在意,导致他的手下都被派遣下来跟踪保护她一个人,而且在事先司靖就没有跟她提及过这件事情,一切都是以他为主观所做的,即使是为了她的安全,但是楚若汐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而且还有一种被人跟踪的不悦感,所有的举动被一个人所得知这可不是一件能让人心情愉快的事情。

    司靖思索了片刻以后,觉得实在没有大碍以后,然后就答应了楚若汐的要求,这是楚若汐向他少有地提出要求,那么他再不答应也显得不近人情了。

    “好,本王答应你。”司靖勾唇说道。

    按照楚若汐执着的性格,如果他这次不应允,那么估计楚若汐可以在那儿给他讲一下午的道理,无疑全部都是劝他收回北君,不要继续保护她,她有自保的办法,

    “那就多谢王爷了。”

    楚若汐见司靖轻易答应以后着实地松了一口气,她原本还在担心如果司靖不肯答应她该如何是好,但是不管如何她都会一直恳求不再让人跟着她,现在司靖的答应无疑是给两个人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楚若汐没有废多大的功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心里自然是舒坦,眼角弯弯地向司靖轻声道了谢,然后就转身离开,既然这件事情已经谈好了,那么就不用再在这里和司靖相处,司靖身子上的气质实在是太强了,导致她现在觉得全身被压制,实在不舒服,根本就不想和司靖进行长时间的相处。

    司靖眼看着楚若汐离开他的视线之中,把在门外听了不少时间的北君叫了进来,这时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之前的那样平和,而是又变成了原本的面无表情。

    “你继续保护她吧,就是别让她发现。”司靖命令出口,北君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他在谈论事情的时候也不防着北君,刚刚他和楚若汐的对话北君应该是一字不差地听到了。

    那么他的意思就很容易被北君给误解,导致他不再保护楚若汐,而是继续待在他的身边。

    司靖只是想让楚若汐安下心来,而不是真正不派人去保护,最近他和楚若汐距离比较近,而且他也不去隐瞒这一点,已经有很多的人都知道了这一点,所以稍微有心的人就会发觉这些,平时打他主意更不会说,随便从几个人的嘴里问出点话,然后对楚若汐不利,司靖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司靖把贴身侍卫派去做保护一个女人的事情,只是为了保护,而不带有那些监视的意思,他很信任楚若汐,是一种莫名的相信,也没有什么依据。

    把侍卫从楚若汐的身边撤开,这对他来说没有丝毫的好处,如果楚若汐出了一些意外,那么他无疑是损失了一个人才,再去找人的话,那也得再花费不少的时间。

    而这一切,楚若汐都不知道。

    柳云烟不知道从何处得知了楚若汐去了万春楼的消息,原本就很好奇为什么楚若汐会到那个地方去,在细细寻找原因的时候才发现,楚若汐居然是去万春楼里面教导那些舞女舞蹈的。

    她得意扬起唇角笑出声,“楚若汐你居然也会被我给抓住把柄,这一次我定要将你彻底赶下位,花魁的位置永远只会属于我。”

    得到这一则消息的柳云烟连近期以来不悦的心情都好了不少,她赶紧去找妈妈杜箬,因为她知道,杜箬一直在为上一次的事情怀恨在心,一直在寻找楚若汐的不足之处,这样子她就会有理由来处置楚若汐,邪王也不会有什么理由来处置她。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邪王做事从来就不按照别人的常理,只要是他看不顺眼的一般都会往死里整,叫他生不如死,而且司靖相当护短,他护着的人就是别人不能触碰和伤害的存在,这一点从他把自己的贴身侍卫派去保护楚若汐就可以让人得知。

    柳云烟找到杜箬,打算和她禀明这一件事,当她找到杜箬以后,假装着很生气的样子对着杜箬说:“妈妈,我得到消息,楚若汐最近在万春楼教导那群舞女们跳舞!”

    语气是满满的憎恶,根本就不用柳云烟来假装,因为她平日对楚若汐就是怀有这种厌恶的情感。

    “哦?”杜箬听到这件事情以后就来劲了,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楚若汐就一定会受到不轻的惩罚,甚至还会被赶出万春楼。

    这让她不由得在心中盘算着些什么,“你说的话是真的吗,如果你谎报,那我可不会轻易饶过你。”

    杜箬质问柳云烟,了解这个让她激动消息的真假。

    “嗯!绝对是真的!如果是假的,那么我愿意被处罚。”柳云烟对她得来的信息十分肯定,甚至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杜箬得到这个回答也是很满意,如果刚才柳云烟流露出一点不肯定,那么她就会生疑,但是柳云烟不但没有迟疑,而且还表示了她的诚意,那么这件事情就十有八九是真了。

    “好,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你先下去吧。”杜箬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恶毒的笑意,上次发生的事情这段日子就像是噩梦一样坏绕着她,连带着她这段时间的心情也是落在谷底,如今听到柳云烟传来的消息,正是她惩治楚若汐的好机会。

    虽说楚若汐是邪王的人,但同时也是百娇楼的舞女,遵从这儿的规矩是必要的,更何况邪王如果想要她不动楚若汐,那么她的身后还有上官荀这样一位大人物,邪王也是不得不卖这个薄面的,

    “是,妈妈。”柳云烟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也没什么好继续待下去的了,也便离开了这里。

    杜箬也不在柳云烟面前掩饰她的情绪,反正这次以后楚若汐就即将会一蹶不振,对她根本就不能够再造成威胁。

    杜箬匆匆去寻找上官荀,这可是花费了她的不少时间,但是杜箬明显已经对这件事情习惯了,以前上官荀经常去的地方一个个找遍,心里也没有半点烦躁,在她心里,她的主子就是一个大忙人,找不到也是很正常。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杜箬找到了上官荀。

    上官荀明显很疑惑,为什么百杜箬会找到他,而且面上还是一副着急的神态。

    “你来做什么?”

    杜箬看到上官荀,心里像是放下了一块石头一样轻松,她还以为她会找不到主子,那么向他告发楚若汐的事情也只能往后面安排了。

    如果没有上官荀来做后盾,那杜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会去主动去招惹楚若汐的,上次的事情无疑是一个提醒,邪王让她不要再想着动楚若汐的警告。

    “主子。”杜箬步履匆忙地上前,满脸焦急的神色,都说女人是戏精,那杜箬这种为人处事都要圆滑的人就更会演戏了,这几乎是一种本能。

    “什么事?有人来百娇阁把它给拆了?”上官荀见到杜箬少有的神情不由得打趣道,杜箬显露出这样的神情到还是少见。

    杜箬见到上官荀现在的模样,敢断定他刚刚是接了一笔好单子,所以心情都是愉悦的,心里暗骂一声真是便宜了楚若汐,还是娓娓道来:“楚若汐这个女人居然吃里扒外,最近又有了跳槽的准备。”

    “哦?怎么回事?”上官荀挑眉,心里知道这可能又是什么无聊的流言蜚语,但也还是听下去了,他不会特意打断一个人说话,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在他手下工作多年的杜箬,即使他知道杜箬和楚若汐的关系不太和谐。

    但是,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听杜箬把话给说完,更何况正如杜箬之前所想,他今天接了一笔价目可观的单子,所以耐性也显得特别好。

    杜箬一听到上官荀惊讶地问下去,嘴角勾勒起了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语气还是如同刚才一样,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恼火。
新书推荐: 始乱终弃了偏执大佬之后 晨曦缘之天道神女 青阳之祺 神级上门女婿 守陵禁忌 确定这就是爱 邻里邻居 穿成年代文里的霸王花 余生欢喜重新爱上你 你得哄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