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奶茶甜妻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麻烦制造机

作品正文卷 第二章:麻烦制造机

    梅雨季天气闷热,加上人太多导致空气里有股发酵的味道。片刻,沈承一视线所及蒙上一层大雾,喉咙像是被人掐住喘不过气。他极力在身体之间寻找平衡点,但双腿软绵无力,很快眼前一片漆黑。

    牧晓感觉肩膀一沉,一张放大的男人脸朝自己靠近,她迅速反应过来使出浑身劲接住迎面倒下的庞大身躯。

    “愣着干什么!快叫救护车呀!”牧晓喊出声,声音紧张到颤抖。保安瞧见是沈大少爷晕倒,箭步拨开人群冲出一条道路来,一边做急救措施,一边拨打120。

    去医院的路上接到沈嘉禾电话,八成也听到了风声,传来不紧不慢的声音:“你就把他扔医院自生自灭好了,放心,死不了!我打算明天在总店安排现场制茶的表演,你一定要出境,届时会有各大媒体到场,晨鑫这劫能不能挺过去就靠你了。”

    “好,我回去准备一下。”

    牧晓匆匆挂断电话,视线却从未离开过沈承一,她试探性唤了几声他名字,见没有回应她心里的愧疚感越强烈。

    凌晨的医院阴森森的,牧晓抓着一叠诊断报告来回跑了好几趟才把住院手续办妥。

    回到病房去看沈承一,他抱着枕头睡得很熟,偶尔吧唧下嘴,被子被踹到地上,睡姿非常销魂。

    牧晓现在有点能理解沈嘉禾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了,她蹲下捡起被子给他盖上,这家伙突然翻过来把脸蹭到她的手背上,热乎乎的脸蛋因睡着更显稚嫩,缓缓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牧小姐,医生叫你过去一趟。”小护士趴在门外,小声提醒。

    “好。”

    等脚步声走远,沈承一悄咪咪睁开一只眼,确定安全后从床蹦起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那傲娇的小表情像是对八卦记者的挑衅,论耍无赖他还从没怕过谁呢!

    其实装晕只是突发奇想,好在他演技在线。事后他对牧晓另眼相看,他倒下时尽量用脚支撑着地面,以为牧晓看上去肉挺多会很结实,实际骨架实在太瘦小,整个人像树枝做的,生怕稍一用力就会折断。

    医生办公室门口,牧晓僵硬站在原地,她看到座位上男人的瞬间就认出他,当即脑袋里冒出想掉头就走的念头,但双腿和自尊不允许她这么做。

    灯光下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显得更严肃,能偶遇到牧晓他也感到讶异。常年研究学术,他黑框眼镜下的黑眸里永远有一种审视的意味,生怕对视久了就会被他看透。

    牧晓曾以为,和他分开以后任何事都不足以能够激起她内心的涟漪,事实上她也做到了。直到她视线无意瞥见他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那一刻,像是又一次失去了他。

    转念一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三年过去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以蒋彧的条件当然会有很多女孩喜欢。

    她自嘲笑了笑,鼓起勇气抬起头:“好久不见,真巧。”

    蒋彧留意到她脸上一瞬即逝的变化,起身脱掉白大褂试着调节气氛:“这样会不会好一点?别站着,快坐。”

    “谢谢。”

    她的反应令蒋彧出乎意料,和三年前相比她眼神中的纯净和烂漫如今少了很多,甚至许多时候她看起来更冷漠成熟。

    “刚刚给你朋友简单做了个检查….是朋友吧?他身上除了点擦伤基本没有大碍,观察一晚明早就可以出院。”

    “那他为什么会晕倒?大概什么时候可以醒?”

    蒋彧看破不说破,以官方口吻回答:“有点低血糖,会出现晕眩的症状但一般持续性不会很长,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做个全身体检。”

    牧晓听了疑惑:“照你这么说他现在应该醒了呀,可为什么…..难道他是装的?”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聪明。”蒋彧失笑,拿着笔的手停顿下来。

    顿时,牧晓悲伤的情绪迅速被愤怒冲刷,后悔当时没在他晕倒时踹两脚,原来那臭小子是装的!不过仔细一想也能理解,他是为帮她解围,虽然方法蠢了点。

    “你过敏了。”

    从进门蒋彧就观察到牧晓胳膊上密密麻麻的红点,她皮肤本就细嫩,一点异样症状都很刺眼。他不带停顿继续说道:“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对猫毛过敏,一会我去帮你拿药,你来拿。”

    经蒋彧提醒,牧晓抬起胳膊一看吓一跳,奇怪,她好像也没接触毛茸茸的东西怎么就过敏了呢?

    牧晓下意识挠了挠胳膊,蒋彧出于职业病厉声呵斥道:“别动它。”

    第二天下午,距离活动还有两个小时,奶茶店门口已经密密麻麻挤满人。沈嘉禾做事一向很大胆,最终采纳牧晓意见并且决定在总店进行一场现场制茶表演。有媒体也有不少慕名而来的观客,牧晓特意提前过去和员工一起布置现场,顺便熟悉下调饮台。

    出门前牧晓化了个淡妆遮挡黑眼圈,挑了件只有茶艺表演时才会穿的旗袍。身上过敏症状好了不少,幸亏及时发现,镜头里形象才不尴尬。

    “牧晓姐姐,听说咱们沈大少爷昨天被八卦记者气晕倒了?人没事吧?没受伤吧?”

    回头只见站着两个穿工作服的女孩,她在公司见过几次,是新来的实习生,应届大学刚毕业。

    “他没事,挺好的,咦,你们怎么知道?”牧晓停下手头动作,看来这沈大少爷的影响力还挺大的嘛。

    “公司都传遍了!有在场同事说沈公子当时男友力爆棚!哇,实在是太帅了吧!爱了爱了!”说这话时,女生眼睛一亮,哈喇子都快流下来。

    一旁陪同来的女生推了推她:“醒醒!追他的人都从这排到天按门去了,哪轮得到你啊!还是咱们沈总厉害,把这新闻压下来,不然晨鑫又鸡飞狗跳了。”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直跟后面偷听她们对话的沈嘉禾假咳一声,提高音量说道:“看来是工作量太少了,都有闲工夫聊八卦了。”

    两小姑娘一惊,连忙灰溜溜跑走。沈嘉禾走到牧晓身边,一只手自然的搭在她肩膀上,望着她们离去的背影连连摇头,叹了口气:“他的颜值啊,也就只能骗骗这些年轻小姑娘了。”

    牧晓笑了笑没说话,表示赞同。

    下午两点活动正式开始,公关部和记者打了半个小时的官腔后牧晓才开始制作奶茶,由店员负责在旁解说。

    一般配茶需要3种以上,牧晓做的首款是大红袍雪顶奶茶。先把8g大红袍干茶放入250ml纯牛奶里,用小火煮出茶香后过筛茶叶,加入芋圆和西米露,最后打发7分淡奶油,挖颗香草冰淇淋球放在中间。

    牧晓动作娴熟,把做好的奶茶分给大家试饮,介绍说:“这款茶叶属武夷岩茶中火烘焙,煮出来的奶茶不苦不涩,茶香浓郁,回甘持久,和茶包苦涩的口感有明显不同。”

    “我擦,这也太好喝了吧!”

    “真的和其他的不一样耶!”

    喝到试饮的记者们连连直呼惊艳,差点把采访任务都给忘了,举起相机擦卡擦卡一顿拍。不少围观路人带着好奇心去排队点单,不一会儿吧台就排起长队。

    剩下的制饮交给店里员工,牧晓从镜头焦点中走出来,无意对上沈嘉禾目光,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这时手机震动起来,牧晓盯着屏幕心头一颤,虽然来电显示陌生号码,但为了这个电话,她等了三年。

    “刚才护士查房发现你朋友不见了,监控显示他中午跑出医院,出院手续也没有办,你知道突然不见个病人对我有多大影响?如果是院长查房那我该怎么交代!”

    蒋彧极力控制情绪,但牧晓还是听出他语气里的责备,她深呼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牧晓和沈嘉禾打完招呼就要走,难得见牧晓在工作时早退,沈嘉禾以为出了什么事,掏出车钥匙追过去:“要去哪?我送你。”

    “这里还要留你盯场呢,放心吧,我自己就可以啦。”牧晓小跑到路边打车,点起脚朝她做出OK的手势

    沈嘉禾的性格牧晓是了解的,

    更何况沈承一帮过她,这个节骨眼上告他黑状显然不够仗义。

    车在医院门口停下,牧晓穿过人群朝住院部奔去,一面小声低估“借过借过”。碎发散落下来也无暇顾及,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砖上发出刺耳的清脆声。

    经过沈承一病房时牧晓误以为认错人,再回头定睛一看,他躺在病床高高翘起二郎腿,一只手撑着脑袋,嘴里叼着根辣条,倒也悠闲。

    隔着病房门牧晓看见玻璃窗上的自己,眼妆微花,神色局促,被风吹乱的头发可以说是狼狈。一时间她分不清到底是因为担心沈承一安全还是不愿给蒋彧添麻烦,只觉得一颗心踏实下来。

    还没察觉的沈承一正在看晨鑫制茶的现场转播,只见镜头给到牧晓,属实让人眼前一亮。

    她身穿白色绣花旗袍,却不亚于传统旗袍,反倒带有丝复古民国风的韵味。左手腕上的玉镯养的润亮,更显皮肤白滑细嫩。头发被她用一根镶嵌着祖母绿石的发簪低盘脑后,和同款耳钉相呼应。

    这时,沈承一余光瞥见门外站着个人,起身去看是牧晓,和电视上一对比,惊呼道:“我靠,姑奶奶你这什么造型啊,大白天的我还以为见鬼了呢!我这小心脏可不禁吓啊。”

    牧晓调整好心态推门走进去,没好脸色瞪了他一眼:“你上午跑哪去了?你有没有想过自己任性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很多麻烦?”
新书推荐: 情深慕白首:顾先生,我们不熟 最强神婿 商业之战 国民女神要离婚 从拍情景喜剧开始 战神:从奶爸开始 大小姐上门女婿 八方修士 闪婚萌妻慢慢宠 秀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