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末世吾乃宝妈 > 正文卷 062 我的爸爸

正文卷 062 我的爸爸

    确定卿溪然的院子,是绝不可能有人能够翻墙进来的,翻了墙进来准被满院子的剑麻扎成刺猬。

    绪佑这才回转,绕过满院子的障碍,进了卿溪然家的客厅。

    月光稀薄的客厅里,绪佑见卿溪然还在二楼,便径自坐回了餐桌,看着那一盏亮了台灯的桌面上,卿溪然给他画的西来镇地图。

    又一抬眼,看到了卿一一的画画本,绪佑一时鬼使神差的拿过来,坐在灯下看着封皮上歪歪扭扭的,用蜡笔写的名字,念着,

    “卿一一。”

    这应该是卿溪然收养的那孩子的名儿,这孩子应该很大了,居然会写字了。

    旋即,绪佑又是嗤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

    “起这名儿的啥水平?一一?破折号?”

    然后,绪佑翻开卿一一的画画本,一页一页的看过去,本子上有花花,有蝴蝶,有小猪,还有一页……

    “我的爸爸?”

    绪佑看着这一页的涂鸦,上面用歪歪扭扭的蜡笔写了四个字,【我的爸爸】,这四个大字的旁边画着一个幼稚的肌肉男,肌肉男手里拿着一根…金箍棒???

    头上还戴着一个皇冠…应该是皇冠吧,不是皇冠难不成是紧箍咒?

    肌肉男的脚下还踏着七个颜色的彩虹?是彩虹还是云?

    绪佑对着这张【我的爸爸】仔细研究着,心中对这个幼稚的肌肉男嗤之以鼻,好幼稚的肌肉男,长得就像只猴子。

    他找来卿一一的一根黑色的水彩笔,在卿一一的这幅画边上,描了自己穿着丛林作战服的样子,威武,帅气,手里拿着A.K,穿着作战靴,单膝跪地射击!biubiubiu~~~

    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心理,绪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一孩子计较一幅画,偏生他还画得起劲起劲的。

    突然耳朵一动,听到别墅二楼的卧室门开了,卿溪然要下楼了。

    便是三两笔将这幅画收尾,画本归位,水彩笔的盖子阖上,所有的东西都归置回了原来的样子。

    而后状若无事的回头看向从二楼走下来的卿溪然,绪佑问道:

    “没吵醒你女儿吧?”

    “没有,她睡得跟佩奇一样。”

    卿溪然扶着扶梯,到了一楼的客厅,神色平淡,又问绪佑,

    “毛哥,报告写完了给你,你还有什么事吗?”

    她称呼绪佑为“毛哥”,就是在报复他之前笑话她一事。

    只是绪佑没有她脸皮那么薄,他装作听不懂卿溪然话里的调侃,与赶人的意思。

    长夜漫漫,他想多赖一会儿,便又无所谓的笑道:

    “我发现一件事,你以前好似挺不待见我的,怎么现在还主动帮我写起了报告,让我去挡一挡穆峰亮派来的人了?”

    他就差点儿问她,哎,你是不是开始对我有意思了?

    “因为你……”

    卿溪然站在原地,顿住了,看着还想继续聊的绪佑,想了想,缓缓道:

    “我本来就欠你一份报告,而且你人不错,好好的陪他们玩儿吧,不要蛮干,现在还在游戏规则内。”

    而后又暗示道:

    “绪长官,现在已经很晚了。”

    该聊的都聊完了,你该回去了!

    安全区还没开,所有的人都在地面上,制度还在,系统还在,驻防主外,安检主内,穆峰亮集团维稳,这就是一座城的规则。

    尽管城内很乱,可是那都该是穆峰亮的事情,不是绪佑的事情,绪佑现在在外面扛着变异怪,是穆峰亮的重点依仗对象。

    他若有异动,穆峰亮拼了命也会把绪佑替换下来。

    游戏规则内,绪佑能当成湘城驻防的长官,都是规则给他的,规则要将他替换下来,也相当容易。

    毕竟,找个合适的,有力量却没脑子的人,来指挥湘城驻防,更容易掌控一些。

    驻防都是只认位置不认人的,绪佑在这个位置上,湘城驻防们就听他的,他若不在,这个位置换了个人来坐,湘城驻防就不会听他的。

    唯一能让自己长久稳住地位的方式,就是人心所向。

    所以绪佑在这种发展阶段,倒不如一面收拢驻防人心,一面给自己找找借口,表面上维持一个和平友好的形象,让穆峰亮想强行替换掉绪佑,那都得好好的想想。

    她主动提出给绪佑写报告,是因为现在的她,愿意帮他从细节上考虑问题。

    “我本来人就不错。”

    绪佑看着卿溪然笑,叹了口气,真得走了,死赖在她这儿,她要发火了。

    黑夜中,绪佑的五官深邃立体,看起来很帅气,而后看着卿溪然,就这么看着,眼神氤氲着一股情意。

    麻勒个璧,不走铁定得出事儿了,他想睡她……这儿!

    然后,不等卿溪然看分明,绪佑强行拉回自己的想入非非,看起来就像是突然回神道:

    “加个w信吧,两小时后我的人到位,你和我核对一下,现在我得走了,人随你安排,报告写完了发给我就成。”

    说着,他加了卿溪然的w信,很突兀的,带着些狼狈的缩着腰腹,遮掩着某处,急匆匆的说了声再见,转身便朝着客厅走去。

    快跑快跑,太尴尬了,不跑要被卿溪然看出蹊跷,下回得离他八百丈远。

    路过客厅,他的腰一弯,捡起地上一个小孩儿玩的魔方,随手抛了一下,接住,放在了茶几上,闪身出了门。

    卿溪然一直在绪佑的背后,看着他矫健的身手,摇摇头,低头关了桌面上的小灯,上楼去睡觉。

    一路上,她随手翻看着绪佑的w信,朋友圈儿就一条横线,什么都没有。

    头像是绪佑抱着一个女人,对着镜子照的一张照片。

    女人穿着白色的浴袍,酒店提供的那种,背对着镜子,身材纤细,背影看起来弱不禁风,脑后扎着一根马尾,用着咖啡色的绳子系着。

    绪佑穿着同款的酒店浴袍,面对着镜子,他一只手搁在女人的腰上,一只手拿着手机对着镜子,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比现在张扬些,更有一股难言的柔情蜜意在眉眼间。

    昵称也特别的有意境,就俩字母:【yy】

    什么是yy?歪歪?还是“佑”的首音,加另一个字的首音?

    卿溪然觉得,绪佑肯定很爱照片上的女人,她看着手机中,那一小点的头像照片,分析着手机的像素,不是很高,按照周围房中的摆设来看,应当是在某栋酒店的浴室里。

    他与那个女人就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面,所以,这是他与那女人开房时候拍下来的。

    根据照片像素对比,还有绪佑手中拿着的手机款式,至少应该有四年多了吧,或者将近五年了。

    五年时间,绪佑都一直在用这个头像,那不是很爱这个女人是什么?
新书推荐: 神武归来 黑石宇宙之源起 落那红河 无限沉沦 童话缉凶 伴娘 蛇王萌妻 无限异能:超禁忌游戏 不小心惹了全世界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