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爷你作弊 > 正文卷 第43章水涨船高的安成落

正文卷 第43章水涨船高的安成落

    正光侯锒铛入狱的消息,京师百姓奔走相告,一时之间,人人称赞十一王爷是个顶好的王爷,是一个心系社稷、心系百姓的好王爷。

    那些曾经蒙受不白之冤的百姓,更是希望能够得到十一王爷青睐,一时间,安王府门口蹲守了许多百姓,有的甚至自带木扎,从白天守到黑夜,就希望能够碰上一次十一王爷,让十一王爷为他们做主。

    江陵处理完沙雕卫的事情,也听闻了安成落为民请命一事,回到王府时对着丰时暴跳如雷。

    想不到他不在这段时间,居然发现了如此轰轰烈烈的事情,然而他居然还苦哈哈的让沙雕卫去搜罗正光侯世子的罪行。

    如今知道了昝大钱昝小钱这二人的出现,让王爷有了借口,直接把正光侯告上了金銮殿,那他还查个屁的正光侯世子啊!

    不能亲眼见证王爷如此丰功伟绩,他如何对得起他王爷心腹的身份,倒是丰时这个家伙,一来就处处抢他风头,真真是让人恨的牙痒。

    正光侯一旦倒台,所谓墙倒众人推,到时候这个正光侯世子下场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哪里还用得着费心思去查啊。

    吏部风波未平,又来个正光侯以身试法,三公九卿整日里被留在御书房议事,安仁帝早朝也不上了,近段时日简直是日日被这些朝中大臣烦的头疼欲裂。

    圣旨一下,中书省、廉访司、大理寺三个部门便立即组建了一支队伍,前往汝州调查此事。

    有吴擎的夜鹰卫和江陵的沙雕卫在暗中推波助澜,不出数日便将事情查得明明白白,甚至牵出了一条又一条让人瞠目结舌的罪行。

    那些见风使舵的官员们,原本想为正光侯求情,见这情形,巴不得和正光侯划清关系,就怕受其牵连。

    汝州太守孙启鹏被罢免,由大理寺押往京师受审,汝州七郡,七郡下辖十三县,过半郡县的郡守县令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所有汝州百姓如获新生,举州狂欢,有条件的地方县城,连摆三日筵席。在汝州省城门口处,为安成落塑了一座六丈高石像,立长生牌,日日有人供奉。更是有人自发组成了一支民队,千里迢迢进京师,为安成落送万民伞。

    一时之间,安成落在民间声望水涨船高,在朝堂之中更是获得一片称赞。

    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

    想想这数年来,安成落龟居于王府之中,除了翎妃,有谁曾主动来过问过他的情况,都是巴不得和他离得越远越好。

    如今他有咸鱼翻身之势,整日里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最后安成落只能让江陵闭门谢客。

    振国公府这几日的拜帖送来一张又一张,只是江陵知道自家王爷肯定是不会见的,每次都以各种借口直接回绝了,到最后送来的每张拜帖干脆就不理会了。

    徐伊瑶见她送去安王府的拜帖犹如石沉大海,大小姐一发火,一袖子将满桌的茶杯玉壶扫落满地,一众奴婢下人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无人敢出声。

    “瑶儿怎么发这么大脾气?”

    振国公夫人姚氏一进门,看着满地滚落的茶杯,拍着胸脯心惊的问道。

    “母亲。”徐伊瑶一见姚氏,连忙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秀发,欠身行礼问好,然后一副极为委屈的模样哭诉道:“女儿这几日派人去给安王府送拜帖,可是却不见安王府有何回应,女儿一时气不过……”

    姚氏笑眼眯眯的拉过徐伊瑶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手背,道:“瑶儿莫要心急,听你爹说,安王府最近都闭门谢客,说不定是那十一王爷根本就没有看见你的拜帖。”

    “爹爹有去过安王府吗?”徐伊瑶问道。

    “这倒没有,你爹是振国公,是当今皇后的哥哥,又是十一王爷以后的老丈人,自然不必亲自去登门拜访,说起来倒是这十一王爷得多来咱们振国公府走动,不然他要如何拉拢咱们振国公府呢。”姚氏一脸的笑意。

    自从安成落在京师甚至皇室之中,呼声一片,姚氏对安成落这个未来女婿的意见也没那么大了,虽然他的腿残了这事无法改变,但只要他能有所建树,将来再封个亲王什么的,她的女儿也就能有些颜面。

    指望他当个储君这她可不指望了,毕竟他腿残了,可是一旦能有个亲王的身份,在朝中能有个一权半势,那也比普通的游手好闲、坐吃等死的王爷好。

    徐伊瑶自然知道她的母亲在打着什么主意,可是她却清楚,安成落这辈子注定会不得善终,谁让他阻了某些人的路,她不能把自己的终身幸福赔付在他身上。

    怪只怪她自己当年太过意气用事,若是没有去求安仁帝赐这婚,她哪里用得着发愁这些。

    害得她现在每到夜里就后悔不已,恨不得一下子能回到几年前,亲手掐死那个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的自己。

    有些事情她不想让姚氏知道,她便也没有多言,任由着姚氏拉着她的手,一个劲苦口婆心的劝说。

    时过半月,京师之中才有渐渐平歇之势。

    被安成落派去寻找非夜下落的解飞,再次踏足京师,趁着夜色进了安王府,而此次来,却不是他一人,在他的身后,还背着一个浑身是伤,昏迷不醒的人。

    由于王府添了一百府兵,整个安王府倒是显得人气颇望。丰时一见解飞,又见他背后背着一人,连忙把二人带去了东苑。

    如今整个王府也就东苑空着,他自然不可能把这人安置在安成落居住的中苑了。

    此时安成落已经歇下,丰时和解飞心照不宣,没有去叫醒他,只能等到翌日再去找安成落。

    安成落醒来时已是辰时,直到安成落用完早膳后,解飞才出现,一见到解飞,安成落一阵诧异,询问起解飞此行的成果。

    “五天前,属下在川州一带找到的非夜,不过当时的她并不是一个人,而是被一行数十人追杀。”解飞面色凝重的说道:“还有杀手榜第二的段青。”

    “嗯?”安成落微微皱眉,好奇道:“杀手榜第二和一帮子人追杀杀手榜第三的非夜?”

    “是,后来属下赶到,才让她脱了险,不过她伤势过重,属下当时只顾着救她,让段青给跑了。”
新书推荐: 夜家嫡女超逆天 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我真的不想当影后 我有一个聚宝盆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我真没想飞升啊 豪门大佬宠妻日常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福运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