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王爷你作弊 > 正文卷 第1章是他亦非他

正文卷 第1章是他亦非他

    写在文章前

    本瓜很无耻的在这里求收藏,求投资,求推荐票。(* ̄︶ ̄*)

    —————————————

    “王爷!”

    “您醒了。”

    安成落微微抬眸,眼神空洞的看着推门而入的黑衣青年。

    “王爷?”

    江陵看着自家王爷神色木然,心中大感疑惑,难道是还未睡清醒?

    “现在几时?”安成落双唇微启,低声的问道,声音十分的沙哑,并不好听。

    “巳时已过。”江陵恭敬的回答了一声,接着问道:“王爷是否起来用膳?”

    “江陵?”安成落唤道。

    “属下在。”江陵微微躬身。

    “今日是什么日子?”安成落继续问道。

    江陵抬眼,不解的看着自家的王爷,疑惑更甚。

    今日的王爷怎么和往日大为不同?

    今天是什么日子?

    王爷的生辰?不是。

    准王妃的生辰?亦不是。

    皇上的生辰?好像也不是,宫里没动静。

    难不成是……王爷交代过他什么重要的事情?

    可是……他忘了?怎么办?

    江陵心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可是脸上却依旧是一副一丝不苟的模样,几息之后,低声回道:“安仁帝三十六年新秋二十日。”

    只见安成落深吸口气,神色像是突然有什么大石在心中落下。

    瞧着安成落的模样,这是答对了?

    “扶本王起来。”安成落向江陵伸了伸左手,江陵立即几步上前,从床尾拉出一张木轮椅,为安成落更衣之后,小心翼翼的将他从扶到了轮椅上。

    安成落的神色十分平静,好似这样的事情,他已经经历过无数次。

    谁说不是呢?

    自他行加冠礼,至今五个年头,每一日醒来都会有类似的场景发生。

    而江陵作为他的心腹,他的贴身护卫,他的左膀右臂,自是不离不弃,十年如一日的照顾他的起居。

    初遭不幸的安成落几度曾想过自我了断,可惜始终放不下所爱之人以及爱他的人。

    苟延残喘至今,已经失去了任何的棱角,每日如同死狗一般,活过一天算一天。

    原本对他最为重视的安仁帝,见他日渐消沉,惶惶度日,早已大失所望。

    在安仁帝的心目中,安成落的优秀是众多皇子之中最为出类拔萃的,只是天妒英才,非要夺去他的双腿。

    但即便是失去双腿,依旧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蹶不振。

    当初为他取名成落,便是望他成亦枭雄,落亦枭雄。

    却不料一朝失足,便再也爬不起来。

    光阴荏苒,失望至极的安仁帝也已经渐渐的失去了对安成落的关注,甚至已经忽视了他的存在。

    安成落一动不动的任由江陵将他搀扶到轮椅上,目光不再空洞,而是变得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姓名:江陵】

    【年龄:十七】

    【身份:贴身侍卫】

    【忠心值:百分之百】

    安成落看着江陵头上一连串的信息,脑袋有些微微胀痛,不自觉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江陵见状,忙问道:“王爷可是昨夜没休息好?要不待会用完午膳,安排几名侍女伺候伺候?”

    “不必了。”安成落低声道。

    江陵只能偷偷的瘪了瘪嘴,推着轮椅出了卧房。

    “王爷。”

    “王爷好。”

    一路上遇见的下人纷纷毕恭毕敬的对着轮椅上的安成落行礼,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怕引起安成落的不满。

    自家王爷有多敏感,作为侍奉了这么多年的下人,自然都是心知肚明。

    只是今日的王爷,似乎与往日不同,神色虽有些漠然,但却少了几分平日里的阴沉。

    谁也不知,安成落还是那个安成落。

    但也不是那个安成落。

    王府很大,分为五苑,东西南北四苑,还有便是安成落居住的中苑,西苑是王府仆人和侍卫居住的地方,东南北三苑便一直空置着,安成落也鲜少踏足。

    前往用膳的安成落突然瞥见一处角落里的一抹身影,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摇摇欲坠。

    “他怎么回事?”安成落问道。

    江陵顺着安成落的目光看去,随后回道:“回王爷,小祁子昨日做错了事情,被您罚跪到现在,您不开口,都没敢起来。”

    “让他起来吧,吩咐个人好生照顾着,顺便给他送点金疮药。”安成落语气平淡的吩咐道。

    江陵闻言,两眼瞪得溜圆。

    什么情况?

    今日的王爷怎的如此善心?

    这是破天荒了吗?

    换做往日,小祁子犯了那等大错,不跪死他,王爷是不会罢休的!

    说大错倒也不是什么大错,就是把王爷悉心种了大半年的四季海棠用错了药,整片花丛都枯萎了,王爷震怒之下,下令让他跪在花丛前,没有命令不能起来。

    整个王府的人都叹息着,小祁子这条命,怕是得跪在那里了,想起来那是不可能了,就王爷那性子,小祁子想活命,那简直是得老天爷亲自来。

    “怎么?本王的话听不懂吗?”安成落声音带着几分冷意,江陵傻愣愣的杵在那里究竟在想什么?难道他的话真的那么难以理解吗?

    “啊……不,听得懂,属下马上吩咐下去。”江陵忙不迭的应道,他可不想倒霉的人变成自己。

    招呼来一名下人吩咐了几句,那下人一听,也是隐晦的向安成落投去了一个震惊的目光,低声应了几句便连忙离开,忙活去了。

    小祁子真是祖上有德,这是什么福分啊?

    毁了王爷整片花丛,居然只是让他跪了一天!

    然而王爷竟然还赏赐了金疮药!

    这简直就是破天荒!

    王府第一大事件!

    安成落自然不知他一时的举动,在下人们的圈子里,简直是炸开了锅,掀起了狂风巨浪。

    自家王爷转性了!

    小祁子走了狗屎运,居然如此轻易就被赦免了!

    中苑有一处荷花池,约半亩地大小,池子中央有一座凉亭,一座独具特色的木桥连接着凉亭和池边。

    安成落喜欢在此用膳,不管是炎炎夏日,还是寒冬腊月,从不曾换过地方。

    下人们不解,但这是王爷的喜好,即便是再不解,也只能遵着他的喜好来。

    只是苦了冬日里,天气严寒,饭菜容易凉,若是要让自家王爷吃上一口热乎的饭菜,便得费尽心思。

    好在此时刚刚入秋,天气十分宜人。
新书推荐: 夜家嫡女超逆天 三爷你画风又歪了 我真的不想当影后 我有一个聚宝盆 陆先生你的初恋重生了 强势婚爱:老公轻点宠 我真没想飞升啊 豪门大佬宠妻日常 锦鲤农门崛起日常 福运小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