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太虚化龙篇 > 正文卷 第二一一章 蛮荒深处大机缘,大楚王城刘越轩【三更!】

正文卷 第二一一章 蛮荒深处大机缘,大楚王城刘越轩【三更!】

    大殿之上。

    南云清微微屏息。

    她心中犹疑不定。

    对于大楚王朝的忠诚,仍然动摇着她的心念。

    但在庄冥一声厉喝之下,心念竟是瞬间为之崩溃。

    纵然是金丹级数的真人,此时此刻,她竟也有些心绪溃散,她深吸口气,抬头起来,直视庄冥。

    这个年轻人,还是跟之前一样,看似温文尔雅,白衣出尘。

    但此时此刻,他身上似乎蕴藏着一股难言的力量。

    外貌不变,身形不变,但皮肉筋骨,却没有那般阴柔软弱的意味。

    更重要的是,源自于血脉上的本能,她竟然觉得,这个年轻人,便是她最为亲近的人,再也提不起敌意。

    “司天府,上观天象,下测地势。”

    南云清低下头,轻声说道:“我们怀疑,前次兽潮的动静,在于蛮荒深处……而且在学士府传来的测算当中,蛮荒深处还有奥秘,惊动了学士府帝师的至宝,而我司天府对于八方地势,有勘测之责,便奉命而来。”

    庄冥未有言语,静等下文。

    南云清停顿了下,继续说来。

    “进入蛮荒之后,大约探知,乃是有大妖晋入妖王境,并且受了重伤,有陨落之兆,导致各方大妖甚至是妖王聚合在一方,试图吞食妖狼王残存尸首,而补益修为。”

    “先前我们到了狼穴,大约探查得明白,已有了明悟,多半是各方大妖,在狼穴一战,引出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庄冥问道。

    “尚不清楚。”南云清微微摇头,说道:“或许是机缘,或许是凶物,流落到了外头,才惊动了那些道行稍浅的大妖以及精怪,而造成了兽潮。”

    “兽潮的动乱,便源自于此?”庄冥眸光稍凝,讶异道。

    “只是怀疑而已,不过蛮荒大山,广袤无边,神秘莫测,正如你之前所说,也是机缘无数。”南云清说道:“我司天府有勘测地势的职责,但对着蛮荒大山,过于陌生,所以才奉命前来,来勘测此处。”

    “目前只有你们这些人?”庄冥问道。

    “我们本事也算不小,只是在蛮荒之地,阵势难以灵活动用。”南云清神色异样,叹息说道:“此行之前,有国公陈酒为统帅,他乃是真玄级数的人物,不过向南元境朱王报备之时,耽搁了一下,在我们之后进入蛮荒,但进入蛮荒第四天,他老人家为了取得一株异草,持官印斩了一尊妖王,结果伤重疲乏之际,又被六尊妖王围攻,如今不知去向……”

    “……”庄冥沉默片刻,才道:“你联系过他没有?”

    “暂时没有。”南云清回应说道:“之前深入蛮荒,给他官印发过消息,并无回信,后来在狼穴之时,变故太早,来不及求救……至于到了这里,便被偷袭,官印便落在你们手里了。”

    “你也真不容易。”陆合忽然有些感慨。

    “你的十二名手下呢?”南云清低声说道:“我们暴露了行踪,阵法被三头大妖击溃,便失散了去,以他们的修为,只怕凶多吉少。”

    “这也是阵法的弊端啊。”

    庄冥这般说来,如此阵法,固然可以直面极为强大的妖物,但被击溃之后,四分五裂,均是自身难保。

    不比真正强大金丹真人或者横炼神魔,哪怕被大敌击伤,也还能灵活应变,留有逃遁之力。

    陆合近前来,凑近庄冥耳边,低声说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两具司天府道人的残骸,至于其他人,十有八九是被吃掉了。不过凡事还须谨慎,我便只当他们是逃了,让龙卫加大搜索……”

    庄冥微微点头,看向南云清,继续问道:“你们究竟探到了什么?”

    南云清沉默了下,才继续说道:“我发现狼穴深处有古怪,那头妖狼王大约是早年察觉了异处,才当作了狼窝,这些年来,它一直尝试深入洞窟……之所以能够成就王境,晋级真玄,十有八九,是得了狼穴之内的机缘造化。”

    庄冥眉头一挑,说道:“狼穴的机缘造化?”

    南云清顿了下,说道:“勘岳部的秘法显示,内中有古老的阵法,不过已经空了。”

    五长老不禁问道:“机缘被妖狼王得到了?”

    南云清微微摇头,说道:“我们猜测,它只是得了皮毛,真正的机缘还是从它手中遁走了,所以才会引动外界的兽潮。”

    庄冥沉吟不语,过得片刻,才道:“待会儿再去狼穴走一遭。”

    陆合及时应道:“我归来时,镇岳率十八名龙卫,杀尽了狼穴中残存的妖物精怪,留下两名龙卫,看守原处。”

    庄冥微微点头,却忽然伸出手来,取出属于南云清的大楚官印,伸手一抛。

    那大楚官印,飞了过去,悬在南云清面前。

    “……”

    南云清微微屏息,秀丽的面容上,掠过一抹异色,方是伸手接过了这官印。

    刹那之间,心中便浮现出念头,想要传讯给大楚朝廷。

    然而就在接到官印的一刹那,她的法力却凝住了。

    在念头一起的瞬息之间,她心中升起了一种难言的愧疚。

    像是对于家人的背叛,如同对于长辈的反逆,竟犹若背叛了自家父亲一样。

    这一种极为强烈的愧疚悸动,让她停了下来。

    “过往诸事,到此为止了。”

    庄冥嘴角浮现出笑意来,说道:“从狼穴归来,你便照我所言,传讯回去,然后……你也可以动身回去了。”

    南云清怔了下,道:“你要放我走?”

    庄冥站起身来,负手而立,说道:“堂堂一位真人,大楚正四品官员,留在我身边当个侍女,未免屈才了。”

    停顿了一下,庄冥又道:“而且,在大楚王城之中,你还有大用,这也是我留你一命的原因之一。”

    南云清咬着下唇,出声问道:“什么原因?”

    庄冥平静说道:“前往大楚王城,帮助一个人。”

    南云清出声问道:“什么人?”

    庄冥应道:“一个叫做刘越轩的人。”

    南云清眉宇轻蹙。

    而庄冥背负双手,迈步往前。

    他径直走过了南云清的身旁,继续往大殿外行去。

    陆合与五长老,跟随在后。

    南云清叹了一声,也转身跟随了过去。

    “刘越轩是谁?”

    “刘越轩是一个书生,有四平居士的称号,此人善于谋划,不久之前,从南元境出发,若是中途没有耽搁,这两日间,他应该已经到了中元境的大楚王城。”停顿了一下,庄冥又缓缓说道:“等我放你回去,在你回到大楚王城之时,他大约已经入了学士府。”

    “学士府?”南云清面色微变,低声道:“你派人去大楚王城,要潜入学士府中?”

    “学士府广招奇才,他有大才,愿入学士府,如何是我派去的?”庄冥哑然失笑,如是应道。

    “你就这么有把握,他能入学士府?”南云清不禁问道。

    “当然。”庄冥点头道。

    “他是什么修为?”

    “初成道印。”

    “那你可知道,大楚境内,有多少散学修士,已凝就大道金丹,仍然是削尖了脑袋,想要进入学士府的?”

    “大约知晓一二。”庄冥笑了声,不以为然。

    “历年以来,能被学士府破格录取的,寥寥无几,你凭什么认定他能入学士府?”南云清出声说道:“这两日间才刚到大楚王城,那是天御福地最为繁华的地方,也是奇人异士汇聚之地,他有什么本事,能在我回到大楚王城之前,便能进入学士府?”

    “他自然可以。”庄冥应道。

    “为什么?”南云清道。

    “因为他的才智,以及他具有的本事,还有他的机缘,足以让他寻到办法,轻易进入学士府,并得到信任,而得到重用。”庄冥如是说来。

    “你如此信他?”

    “他既然归我麾下,自当尽信。”

    “那你为何要告诉我?”南云清咬着牙道:“就不怕我……”

    “你归我麾下,我也当信你。”庄冥缓缓说道:“我敢放你走,自然便不怕你背叛我。”

    “需要我干什么?”南云清终是叹息说道。

    “也没有什么。”庄冥笑意愈发畅快,说道:“以你在大楚王城的所有力量,无数是哪一个层面,是你家世也好,是你师门也好,是司天府也好,尽力助他爬得更高。”

    “我会尽力帮他。”南云清这般应道。

    “你在大楚王城,局势复杂,官场浮沉,若有什么难处,你去寻他,他也能为你消灾解惑。”庄冥笑着说道。

    “你似乎太高看他了。”南云清说道。

    “也不算是我高看他。”庄冥说道:“只是你与他素未谋面,太低估他了。”

    “希望如此。”南云清道。

    “你见了他,便知晓了。”

    庄冥这般说来,吐出了口气。

    刘越轩虽然性情飞扬了些,但本身确实极为聪慧,而且得了大衍算经,前程不可限量。

    在卜算天机,勘测地势,乃至于算计人心的层面上,随着他大衍算经造诣加深,就连天机阁的当代阁主,怕都不如于他。

    ()

    
新书推荐: 洪荒之非典型修仙 九叔之极品弟子 逗比修仙欢乐多 玖宵传 武林雨潇潇 我成就永恒 鹿觅仙途 仙武宝典 凡人补天记 荡古道修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