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飞驰岁月 >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魔鬼赛段

第一卷 第一百四十二章:魔鬼赛段

    海市蜃楼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邢宇和时辉一直拍照拍到手机没电了,才记起来,自己还在比赛。

    当遇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比赛不重要了,成绩不重要了。环塔比赛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介绍边疆的风景,有些人跑比赛也是为了能去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看风景。

    现在能看到这样的景色,这次环塔已经算是不虚此行了。

    再次踏上赛道,邢宇似乎还沉静在刚才的无限风光中。连续两个弯道出错,时辉恨不得打他一巴掌时,邢宇才慢慢进入状态。

    在大本营马上要关门的时候,DMAX才冲入收车台。

    下车第一件事,就是摘掉头盔,拼命的往身上浇水。沙漠里的温度比隔壁上还要热,下了车才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被烤熟了。

    大本营里不少车手聚集在一起,显然今天看见海市蜃楼的人员不在少数,大家都在那里显摆自己手机里拍摄下来的照片。

    邢宇看了一圈,发现他们看到的都没有自己那么全,那么清晰。

    “你们当是应该给我们通告一下,这是百年难遇的实景海市蜃楼,你们见到了,那非同一般呢。”有人看到邢宇的照片后,不甘的说道。

    在沙漠里,白天沙石被太阳晒得灼热,接近沙层的气温升高极快。由于空气不善于传热,所以在无风的时候,空气上下层间的热量交换极小,遂使下热上冷的气温垂直差异非常显著,并导致下层空气密度反而比上层小的反常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前方有一棵树,它生长在比较湿润的一块地方,这时由树梢倾斜向下投射的光线,因为是由密度大的空气层进入密度小的空气层,会发生折射。折射光线到了贴近地面热而稀的空气层时,就发生全反射,光线又由近地面密度小的气层反射回到上面较密的气层中来。

    这样,经过一条向下向下凹陷的弯曲光线,把树的影像送到人的眼中,就出现了一棵树的倒影。

    由于倒影位于实物的下面,所以又叫下现蜃景。这种倒影很容易给予人们以水边树影的幻觉,以为远处一定是一个湖。凡是曾在沙漠旅行过的人,大都有类似的经历。

    手机的照片也远不如现场看到的那么清晰,尽管看见的人不少,但和邢宇描述的还是有些差别,不少人,都认为邢宇是被热懵了,或者晕车,中暑,产生了幻觉。

    因为这次比赛中暑的人太多了。本次比赛唯一一个明星车手。这里说的明星车手单单指的是小齐,就是唱对面女孩看过来那个。

    早在2011年,小齐就曾代表宝钢集团八钢车队出战环塔,却因摔车导致肋骨骨折不得不中途退赛,时隔四年后,小齐这次比赛没有骑摩托,而是和赛车小镇的刘镇长一起驾驶了一台UTV参赛。本来今天出发一切顺利,在赛程过半的时候,为了超越其他车辆,造成自身失误,车辆侧翻后,引起火灾,幸好两个人及时爬了出来,只是车辆已经完全烧毁,不得不退出这次比赛了。

    除了小齐的UTV,还有三台其他赛车,也不同程度的因为高温问题发生自燃,不得不提前结束环塔的征程。

    此外,之前一路领先的路桥车队外籍赛手,因为不适应库木塔格的细沙,在一次冲破时,打弯过快,造成扒胎之后侧翻,随时惨重,也不得不退出了比赛。

    熊猫车队的石宁夏,为了救援同车队,受损车辆,造成自己车辆拉缸,也只能选择退出。

    邢宇和时辉遇到的,锐琪车队有台车在终点前三十公里处没油了,只能靠着其他队友拖着到了营地。拖车到终点,在环塔赛场时时有发生,要成绩还是要朋友,在这个赛场上不是一个难选的问题,环塔——不是一个人的舞台。环塔是团结友谊、关爱互助的力量化身。

    在环塔的赛场上,有速度就有事故,有人就有故事。

    对于越野拉力赛而言,完赛是一个成功的标志。在达喀尔拉力赛任何一个赛段未能完赛,则不能继续比赛,这样的规则极富挑战性,但是也过于残酷。

    环塔拉力赛在2012年使用了达喀尔拉力赛相似的的规则,但是让很多参赛者难以认同。

    从2013年开始,结合国情,环塔拉力赛组委会明确规定:某一赛段未能完赛的选手给予最大罚时100小时。虽然这意味着参赛者不再具备总成绩的竞争性,但是依然可以继续参赛。不过比赛中依然会有部分参赛选手因为车辆技术故障或者个人身体原因,中途退赛。

    从2013年开始,环塔拉力赛严格意义上有两种完赛标准:1、完全完赛:所有赛段顺利完赛。2、完赛:没有退赛完成了全部比赛。后者包含前者。今年共143辆汽车参赛,22辆摩托车参赛。共有100辆汽车和16辆摩托车完赛,完赛率70.3%;46辆赛车12辆摩托车完全完赛,整个赛事的完全完赛率35.2%,汽车完全完赛率32%,摩托车完全完赛率54.5%。

    听到比赛中各种事故,时辉很庆幸,虽然自己也遇到不少问题,但最少我们还能继续,不用放弃比赛。

    时辉比赛的心态已经转变,保护好车辆,前几个赛段,完成为主,最后看成绩,能拼前几名的话,最后两个赛段就拼死一搏,如果成绩不理想,这次比赛还是以学习累计经验为主。

    这次比赛,已经有几个参加过达喀尔的车手退出了,被罚时的人更多了,只要能顺利完赛,那最终成绩也差不了,抱着这个心态,时辉专门给邢宇开了一个小会。

    目前DMAX,已经发现的问题不少了,一直没有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为了确保以后的赛道顺利完成,适当的放慢速度,追求平稳,是时辉目前的主要任务。

    现在才只过了第三个赛段,后面还有六个赛段在等着自己去挑战呢,如果不保护好车辆,恐怕连邢宇的家乡,都到不了,就要早早的打道回府了。

    那个烫手的各种工具,检查完所有能更换的项目,今天的沙漠路段果真对车辆的伤害小的多,整个底盘除了一些橡胶件需要更换,在没有发现其他问题。

    明天的比赛,是本次比赛最长的一个赛段,总里程超过600公里,是环塔有史以来最长的特殊赛段,这条赛段因通过传说中的大海道地带,被选手们通称为“大海道”,赛段所经过的地区为远古时代的海底世界,沙漠戈壁交错,雅丹山林立,堪称本届比赛最具特色的赛段。

    在赛手会上,环塔的主管就说过:“现阶段让你们挑战超过600公里的赛段是一个很大的冒险。尽管救援手段已经很先进,赛车装备升级换代,赛手经验逐年丰富,能力提高,但是在吐鲁番地区的6月份,比赛当天的地表温度高达50多度,这样恶劣的天气条件下进行比赛,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赛车高温,赛员中暑,就连救援直升机在这样的天气条件下也无法保证完成工作。”

    欲扬先抑的介绍了这条赛段的挑战难度,却没有任何赛手打退堂鼓。

    环塔拉力赛自诞生之日起,一直是国内车手进阶达喀尔大家庭的试车场和练兵场。

    达喀尔的魔鬼赛段,最长超过800公里,赛道也更加艰难。

    国内车手想要走出去,拿到名次,就要不断的挑战自己的极限。

    就像昨天邢宇做的那个侠客梦一样。拉力比赛没有江湖的刀光血影,没有豪侠的马革裹尸。

    但依旧让人沉迷,你可以选择不来,但是你错过的,就是那一瞬间,世界在哪你眼前颠覆的壮美。

    如果可以,请你永远也不要问。

    直接来,就好了。

    对着烈日也好,朝着朝阳也罢。

    不问归期,不问去路。

    却在心里留下了印迹。

    印迹很深,刻在所有人的生命中;印迹也可以很浅,风沙一过,再也寻不到。

    如果,有朝一日,彼此再在大漠中遇到。

    也许那时候,我们都老了,我们可以不谈其他,只聊岁月。

    纵马江湖道,今生任逍遥。

    比赛追求的就是车的极限,人的极限,不狠狠的逼自己一把,谁又能知道自己有多强大呢。

    组委会没有劝说任何一个人放弃,尽管只过去了三个赛道,但是几乎所有车辆都已经伤痕累累。

    他们能做的除了让两家救援直升飞机提前到达预定地点外,又增加了三组追击和救援车的混编,增加观察点,缩短处置时间。

    次日依旧是高温,每台车辆出发的时候,都在加快速度,不是因为后面有人在追赶,而是因为整个赛道就像是一个大烤箱,如果不想被烤熟,那只能一直往前跑。

    连续跑了一个多小时,邢宇注意到水温已经超过红线,连着警告了时辉三次,才找到一块到时候的背阴面停下。

    车内为数不多的矿泉水,连续在改装的大水箱上浇了三四瓶,温度才逐渐恢复正常。

    “额贼,老子天天在店里烤百吉馍,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能被当成一个百吉馍在烤。”时辉干裂的嘴唇居然还在说笑话。

    一路嘴没停的邢宇,现在嗓子已经有些嘶哑了,只能干笑两声,代表自己的意思。

    赛车上的矿泉水不多,人也必须要补充。车还要降温。

    时辉想了一会继续说:“有尿就憋着,尿在水箱上,尿在轮胎上,尿在刹车上。我们是柴油车,没那么金贵。”

    邢宇很快想到,如果真的尿在水箱上,被这热浪烤干了,到时候车辆会不会有一股骚.味?

    想到这里邢宇忍不住笑了。

    比赛之前,就考虑过温度问题,换了加大的水箱,加装了一个硅油扇,车里也一直是暖风开到最大。

    但是高温问题依然存在,淋水,撒尿,也只能是在发动机稍微冷却后,浇在水箱边缘的一种心理安慰。

    
新书推荐: 战神之君临天下 透视神医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重启职业生涯 我开启了灵气复苏 狂浪龙婿 撞入心扉 三分甜七分野 泥潭 原谅这一生的不期而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