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山河警事 > 第一卷 山路漫漫 第一百零三章 县领导的亲属

第一卷 山路漫漫 第一百零三章 县领导的亲属

    秦山海冷笑一声,毫不留情拷住了贾总胳膊,道:“贾总,你既然是上流人士,更应该遵纪守法,别给领导找麻烦才对。”

    “你干什么?!”贾总手腕用力挣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我犯了什么法?”

    “犯了什么法你自己不清楚么?你那个摇摆机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我想你比我更明白!”

    贾总咬牙切齿吼道:“你一个小警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让你扒皮你信不信?到时候你别后悔!”

    “怕你我就不干这个警察了!”秦山海义正言辞说完,拉住手铐将他推在身后,交给一名协警员。

    贾总挣扎着放出狠话:“你是叫秦山海吧?我要不告到你扒皮,我贾字倒着写,你现在抓我,等你想放我就难了。”

    秦山海深吸了口气,指着大背头道:“嚷嚷什么?你可以去法院起诉我,那是你的权利,但是你现在必须积极配合,再不配合就是妨碍公务!”

    大背头用胳膊肘撞了一下协警,恶狠狠道:“别碰我!你动我一下试试!”

    秦山海怒了,转身厉声道:“你再不配合,我有权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领导被抓,手下的几个骨干不干了。

    “凭什么抓人?”

    “把贾总放了,你这是知法犯法!”

    “我们犯了什么法?不偷不抢的,唱个歌也违法吗?”

    协警连忙上前控制秩序。

    “原地别动!”

    “都老实点。”

    要控制住场面,竟然有人偷偷摸摸打起了手机,秦山海大声道:“谁让你打的电话?身份证,把身份证出示一下。”

    杜文斌刚好赶到,也帮着维持秩序道:“我们是古河镇派出所的,现在怀疑你们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请你们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都靠墙站好,谁是组长?谁是上线?先交代的从轻处理!有手机的全放到面前地上,身份证都拿出来。”

    ……

    同一时间,各组同时出击,让传销团伙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秦山海把贾仁毅一伙带回镇政府,在路上就有人交代了“主管”和“主任”。不出所料,这四十多人都是贾仁毅的下线。

    开弓没有回头箭,传销不是一般的害人,邪不胜正,没什么好怕的,想了想刚刚的经历,秦山海的信心更加坚定,相信自己做的没错。

    姜书记让人在镇政府专门空出了两个房间,工商行政部门和警方的领导把二十多名主犯带分批带到里面讯问。

    在镇政府会议室里,根据掌握的名单和逐个甄别的结果,把传销组织中的领导和骨干成员找出来,逐个讯问记录。

    先两人一组,对传销人员进行询问,搞清楚基本情况,做好笔录,再组织他们开大会,接受批评教育。

    传销的其余人员里,大部分既是骗人的同时也是被骗的,对于这些人员,除了同情之外,能追回损失的追回损失,只能予以教育,不是本地人的交给民政部门予以遣返。

    有些人通过教育,能够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了,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已经被骗的精光,连吃饭都成问题,为了挽回损失只能执迷不悟,民政部门今天把他们送上回老家的车,说不定过几天又偷偷跑回来,继续参与传销。

    要打传销必须打主犯,他们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秦山海将带回来的人交给邓副局长后,被命令参与维持现场秩序,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哭得撕心裂肺,被亲戚骗来加入了爽安康公司,不断被洗脑,彻底听信了暴富神话,不但自己积蓄全部投了进去,还拉着亲戚朋友一共七八个人过来创业,总共投入二十多万元。

    钱刚投进去,正做着暴富美梦,就被抓捕小组给带到了这儿,公司的老总都给戴上铐子抓走了,钱肯定是没了,以后还怎么面对亲戚朋友?

    会议室里展现着人间百态,有人哭,有人闹,有的恍然大悟,有的半信半疑,有的咬牙切齿,有的幡然悔悟,更有的恼羞成怒要跟民警拼命,尽管有县局支援的警力一直维持着秩序,会议室里还是乱哄哄的闹成一团。

    同样参与传销,性质却大不同,虽然没有针对传销立法,但传销集团主犯主观意识上就是在骗人,层层洗脑发展下线,涉嫌诈骗,而公司骨干在拉拢发展下线的时候,采用侵犯人身自由的手段,对新加入的成员进行强行洗脑,涉嫌非法拘禁,而底层受骗的传销人员只能采取口头训诫和教育的方式。

    邓副局长的手机一直响,托人说情的电话没停过,从第一组抓捕回来,就忙的不行,干脆把手机调了静音。从快从严,有了确凿证据尽快送看守所,以免夜长梦多。

    秦山海不时望着审讯室的方向,半小时后,邓副局长终于从临时审讯室走了出来。

    “文斌,把这位老哥带刘所那去,他有情况要交代。”秦山海放下手头的工作,连忙迎了上去。

    “邓局,有个情况给你汇报。”秦山海跑到跟前立正敬了个礼。

    邓副局长挑眉道:“说!”

    “我抓的那个贾仁毅,据说是贾县长的哥哥。”

    “贾县长他哥?!”

    “是。”

    邓副局长拍了拍脑袋,有些发愁:“有退休老干部,有参加过战斗的老兵,还有在职人员,这又出来个县长的亲戚,这回有点麻烦啊。”

    秦山海坦白道:“抓他的时候,起了点争执,他说我不给他面子,他跟我没完。”

    “你不用怕,他在哪?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秦山海指了指临时询问室道:“刚就跟着进去了,可能还没轮到问他呢。”

    邓副局长考虑了一下说道:“贾副县长兼任政法委书记,咱们县局的顶头上司,这事……不好办呐,我先问问情况再说,你先不要声张,影响不好。”

    “不声张也不行了。”刘镇长走过来说道:“贾副县长刚刚打电话,他明早就到。”

    邓副局长问:“他来了?明早到?”

    “对,刚刚给我打的电话。究竟怎么回事?”

    邓副局长摆手示意秦山海先去忙,继续对刘镇长解释道:“他哥被咱们抓这儿来了。和民警还有点冲突。”

    “人在哪?”

    “在审讯室呢。”

    刘镇长拉着邓副局长边走边说:“走。一起看看去!邓局,你和贾副县长关系处的怎么样?”

    “接触不多,我只是个副局长,需要安排工作或者汇报工作都是杨局长去。”

    说到这,邓副局长心里有点憋屈,在县局,他和局长杨天明资历相当,年龄都是四十五六岁,警.衔也同样是二级警督,别人喊他也是邓局,但他明白,自己只是个副的,而且似乎一直没有晋升的迹象。

    邓副局长很清楚个中缘由,论工作能力和破案率,在县局里他是当仁不让的,但论上层关系的维持,只能算一本糊涂账。

    也并不是他不会逢迎,只是性格使然,不屑于那么做。

    杨局长也跟他谈过多次,告诉他为人不能太直接,行走官场,说话有时比做事更为重要。古往今来,“祸从口出”“因言废人”的教训实在太多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在什么时候说,在什么地方说,心里都要有杆秤,这跟秉公执法并不冲突,只是学会委婉点,不容易得罪人。

    邓副局长也明白其中的道理,嘴上答应的好,遇到事脾气一上来,依旧毫不留情,爱谁谁。

    久而久之,杨局长也习惯了,对这个缺点闭口不提,所以邓副局长在这个位子上一坐就是十几年,破获了不少大案,打击的违法犯罪分子不计其数,老百姓给他取了个外号叫“邓铁面”。

    领导对他是又爱又恨,也曾换个人试试,破案率一下就下来了,所以特别欣赏他的工作能力,同时对他强硬的态度感到生气又无可奈何,干脆任由他自由发挥,有了晋升名额也对他选择性忽略。

    刘镇长看他脸色不太好,不明其中缘由,便道:“这样吧,我家和贾副县长家有些渊源,我爸和他父亲是老同学,咱们先问问情况,等他来了我多说点好话,尽量和平解决。”

    和平解决?怎么和平?邓副局长表情不快道:“说点好话没问题,我给他作揖都行,但是如果他哥的情节比较严重,真没办法和平解决。如果一声不吭把他放了,老百姓会怎么看咱们?老百姓会说咱们徇私枉法,不配穿这身衣服。”

    刘镇长皱眉道:“总不能真送看守所吧?现在全国各地都有传销组织活动,咱们古河镇这么大张旗鼓的算是首例了,行动前我就预料要出事,果不其然,这下拘也不是,放也不是,把自己架到火上烤的滋味,不好受啊。”

    两人在审讯室找到了贾仁毅,托着脑袋坐在长椅上,紧闭着眼,看得出来他满肚子怨气。

    “你就是贾仁毅?”邓副局长低头问了句。

    他依旧闭着眼,懒洋洋道:“我啥都不会说,别费工夫了。”

    “我是县公安局副局长邓腾飞。”

    贾仁毅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字:“嗯。”
新书推荐: 汽车大时代 影后反转攻略 仙帝归来当奶爸 缺氧 你比可爱多一点 我被时间回旋踢 我们未曾了解的混乱世界 重生之我是松狮犬 都市之我不是小白脸 王明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