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这游戏过于真实了 > 迁藤界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谶言

迁藤界 第一百二十八章 谶言

    等慕酒酒有意识慢慢醒来后,感觉自己身体上无一处不疼。

    她觉得自己似乎在烈火中走过一遭,五脏六腑都被燃烧为灰烬,然后又被一团温暖的光晕重塑,她在这样极致的痛苦以及舒适间不停转换,身上被冷汗侵湿。

    回忆里的最后一眼,好似遮天盖地的光芒在苍穹中爆炸,她在昏厥中似看到姜映儿对她微笑。

    也算完成了对她的承诺。

    一只温暖的手轻拂她的伤口。

    慕酒酒浑身一怔,那一瞬间她脑海里想到无数不好的画面,等她睁眼看到眼前的幽梦,紧绷的身体又一下子松懈下来。

    “好些了么?”幽梦语气也轻柔。

    “有点疼。”慕酒酒实话实说。

    若是只有她一个人的情况,咬咬牙也能挺过来,毕竟她是那种遇刚则刚的人。但一旦发现身边有人照顾,有可以暂时依赖的存在,语气就忍不住温软下来,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你伤得太重了。”幽梦轻声道。

    本来这样的伤要很久才能恢复,但……

    慕酒酒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许多狰狞的伤口已经愈合,只留下一个细微的口子。她运转了一下灵力,发现体内多了一股陌生的气息,在体内游走,修复她的身体。

    似乎有哪里不对?

    “幽梦姐姐,我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一样……”因为刚醒来,她的声音带着一点鼻音,配着她迷茫的眼神,有点可爱。

    幽梦也不多解释,她轻轻一笑。

    慕酒酒刚醒来脑子本来就有点懵,想了一会儿没得到答案就不去纠结了。

    她望向前方,亡魂之地浓雾散去后,露出了它本来的模样。这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土地,在彼岸的山丘上立着许多孤冢,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

    幽梦:“能起身么?”

    慕酒酒点头,沉默的站起,望着那数不尽的孤冢,心底也生出几分茫然。

    幽梦摸了摸她的头,将她的碎发拂到一边,安慰道:“先别想那么多,我们先离开这儿,很快这个境界就要坍塌消失了。”

    “嗯。”慕酒酒听着她的声音,莫名感觉心中安稳不少。

    她们原路返回,周围的湖水翻涌。风声更加凛冽,冰寒入骨。

    尽管慕酒酒运转灵力护体,还是觉得有些支撑不住。那风就像吐着信子的毒蛇,吹拂在人脸上的时候,好像要将皮肤都腐蚀一层。

    慕酒酒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她现在看不清自己的样子,只好拍拍自己的脸,故意做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对幽梦调侃道:“我是不是毁容了?”

    幽梦严肃的望了她一眼,认真道:“美极了。”

    “噗。”慕酒酒没忍住笑出声:“幽梦姐姐你也太好玩了吧。”

    她其实是知道的,这一路上她这么狼狈,哪里会有什么美感可言,不过是逗她的玩笑话罢了。

    幽梦则笑而不语。

    或许慕酒酒自己也没有发现,她的变化有多大。幽梦还记得之前天崩地裂之际,她在万丈光芒中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眼底的神情安详释然。

    那时她衣袍被割裂,鲜血从狰狞的伤口处涌出。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人都看起来狼狈不堪。可就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气质。

    幽梦望着身边墨发飞扬的慕酒酒,忍不住微微一笑。

    “若我有一天离开,希望你已经成长为另一番模样。”

    慕酒酒听后一惊,重点放在了前半句:“幽梦姐姐你瞎说什么呢,为什么要离开?”

    “说不定哦。”幽梦轻轻道。

    她以前便是清心寡欲的模样,对一切都懵懂,一切都毫不在意你。后来有了人类的身体,有了心,懂得了爱也懂得了恨,看过诸多风景,也算不后悔的走过这一遭。

    即使有了碧莹之心修复,这具身体也不过是一具魂魄罢了,终有一天会散去。幽梦不知道那会是什么时候,但现在她平静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对未来的预感。像是穿梭时光的面纱,窥见了以后。

    “我不希望你走。”慕酒酒注视着她的眼睛,认真道。

    幽梦:“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每天都有事物会逝去。”

    慕酒酒皱眉:“我不想听这些,明明现在大家都好好的,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幽梦见她模样,语气缓和下来:“或许是我想多了,我也希望不会有这样一天。”

    “这样说就对嘛。”慕酒酒听后微微放松。

    幽梦望着前方无数的孤冢,沉默的天地,平静道:“我只是觉得有时候,不一定要带着以前的人或事一起向前。

    你知道的,或许以后你会踏上新的道路,还会相逢认可你的新伙伴,陪你走接下来的路。每个人的想法不同,选择不同,不必太执着。”

    “又来了,可以不聊这个了么?”慕酒酒心中莫名生出几分烦躁,她总觉得幽梦的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似乎是自己不太想面对的东西。

    她生气跺脚的模样也有点像撒娇,幽梦笑着摇头,不再言语。

    又前行过一段路。

    慕酒酒转头,望了眼幽梦的侧脸。对方的轮廓在这样的光线下朦胧美好,肌肤如玉,颈脖修长。

    她第一次觉得,对方之前说自己不是人类的话或许是真的。

    哪有这样不染纤尘的人类。

    她低声开口:“其实道理我都明白,任何东西终有离别散场的那一天,可为什么现在要想这些呢。

    至于你之前说的……我也没想过自己成长为如何强大的样子,只是想抓紧身边的东西。”

    幽梦听后目光一动,正想开口,眼神突然凝住。

    前方的风更大了,突然出现一道黑气,随即周围的湖水开始沸腾,一道惊人澎湃的力量蕴含着阴寒的气息,直冲她们而来——

    是谁!?

    慕酒酒立即反应过来,拔出风月幽梦,将那道剑气挡住!一道莹白色的光芒划过空气,慕酒酒绷紧身体,蓄势待发。

    她在刚刚出招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灵气比以前更凝炼了,肺腑间似乎多了一股奇异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提供能量。

    心中疑惑一闪,慕酒酒目光落在前方的黑气间——又是这股令她不舒服的熟悉气息!

    黑气逐渐散去,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从中走出。他的身体佝偻,但瘦弱的身体似乎蕴含着巨大的力量,从他额角的青筋与紧皱的眉头中,可见他此时的愤怒。
新书推荐: 河神新娘 太阳系女侠 星空烂漫 真实末日游戏 一品天师 凶宅地产商 清除计划 无限统御 末世吾乃宝妈 机甲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