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这个老公还顺眼 > 正文卷 一百六十五章伤着了么

正文卷 一百六十五章伤着了么

    本来拿着衣服的还笑成花朵一样的亲娘,听了李心的话,顿时黑着脸说道:“你大哥就是不懂事,正月里带着娘子和孩子去岳父家里,想来这会是该回家了,你二哥出去串门了,一会也要回来了吧。”

    “你说哪有都成亲了,还成天就惦记着媳妇家的呢,你也知道,你大嫂家劳动力缺乏,总是把你大哥当牛用。”

    李心把衣服刚在亲娘身上比划着说道:“那您女婿也真是的,大正月的,不好好寻思着做些活计,还给我怂恿回娘家了。”

    方荣在边上,听了李心的话,嘴角抽动的厉害啊:媳妇,你这是在给我刷好感么?

    怎么这好感,刷的冷飕飕的。

    “太爷爷、奶奶。”门口两个男孩子直接蹦了出来,拿着桌上和地上的东西一阵乱翻。

    把大人的衣服都丢地上,捡起适合自己穿的紧紧的抱着。招呼都不打就跑回房间了。

    李心忙对自己的娘说:“那些衣服里面有两套是个安安的,怎么都抱走了,我三个孩子一人做了两套冬装,两套春装,大家都有份的。”

    李心看过忠叔给自己清单是全家每人做了春冬两身衣服,李心之前自己也给家人做了两个季节,一个季节一身衣服。

    这样合着一人一个季节有两身新衣服,两个季节就有四身。

    “你给安安买什么衣服啊,女孩子穿差一点不要紧,那两个弟弟抱去也穿不了,毕竟两个弟弟比安安长胖一些。

    要不那几套我一会拿来改改,看看能不能四套衣服改成两套,都给春生、夏生穿得了,男孩子穿的体面些好看。”李心的娘不以为然的说道。

    “娘,你以前可是对我说,我是我们家最漂亮的女孩,要穿最漂亮的衣服,安安也是女孩子,也应该穿戴整齐啊,再说了春生、夏生自己也有新衣服啊。”李心摇着娘亲的手臂撒娇道。

    “你是你,她是她啊,就她那样还能和我的宝贝女儿相提并论吗?

    你也不瞧瞧她娘,进门好几年都不下蛋,好不容易生了个还是个女的,赔钱货,就这些年,你看老二媳妇都蹦出两个带把子的了,她肚子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要我说,也就你大哥也不知道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还成天到晚护的紧,我说也说不得,骂也骂不得,还成天家里的活前脚刚干完,后脚就去他丈母娘家帮忙了,你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娶了个扫把星回来。”

    亲娘说的那是义愤填膺,泪眼汪汪啊。李心已经在心里偷偷下了定论,是好娘,不是好婆婆。

    说话间一个穿着大红棉袄。梳着流云髻的妇女扭着腰进来了,看到桌上满满当当的东西眼睛一亮说道:“娘,今儿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

    李心娘拍打着她的手呵斥道:“我说谢小花,你眼睛长在头顶啊,屋里凭空多了两个人,你都没看到,眼里就只有东西、东西了,老脸都给你丢光了。”

    谢小花这才讪讪的笑道,抬头看着李心和方荣,眼睛又在方荣身上打量了好一会,才上前拉着李心的手。

    姑嫂情深的说道:“我说李心啊,你这一出嫁都一年多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嫂子,嫂子都想死你了,你两个侄子可都天天惦记着你这姑姑呢,你倒好,去什么村吃香喝辣都忘记娘家的人了。”

    李心还没开口附和一下,谢小花就已经放了李心的手,拿着桌上的衣服说道:“这是给我买的么?这花是牵牛花吧,这件看着俗气,我喜欢这件,这件大红的牡丹花,看着就喜庆,和我最是相配了。”

    李心把浅蓝紫色牵牛花的薄棉袄拿到手里说道:“嫂子这是夕颜,白天不开花,夜深人静的时候才静静开放,也算是奇特的花朵,是那种俏也不争春的。”

    “那你说说,这是有多么拎不清的花啊,白天人多热闹不知道开出来大伙儿乐乐、羡慕、羡慕。

    晚上大家都关门睡觉了,这开个谁看啊?开给自己看啊,要是就光开给自己看,那还费那么老大劲干嘛。”谢小花不满的反驳着。

    “嫂子,有句话说的好,寄情黄昏后,待看夕颜花。我觉得这件有着夕颜花图案的衣服确实与众不同。”方荣轻轻的把李心挡在身后说道。

    “哟,这还护起来了,我也没说旁的不好啊,我是说那花不好,笨,不是说李心笨,我家小姑子自是最聪明的,以前没出嫁的时候,就是我娘心尖上的人呢。”

    谢小花一边挑选着桌上的成衣一边说道:“现在出嫁了,我看也是你心尖上的人吧,我这小姑子的福气自然是没得说的,这几件是给你二哥的吧?我看你二哥也没少疼你,还知道给他带这么多衣服。”

    “二嫂子我给全家都带了几套衣服,分别是两套棉袄,两套开春穿的单衫,还给每个人带了一双鞋子,大家都有。

    对了,二嫂刚才春生把他姐姐的衣服也拿着抱你们屋里头了,一会劳烦二嫂子帮忙拿一下。”李心把桌上的其他衣服都叠好,方荣很有眼力劲的,用手压牢。

    谢小花手里已经抱着一大抱衣服了,想再拉两件,没拉动:“我说李心,你这个夫君好像有点愣头青啊。”

    李心看了眼方荣说道“愣头青也比分不灵清好,好在二嫂是个明白人,数目也算的清,你手里已经抱着八套衣服了,可别说这些衣服幸亏打包的得当,要不都这么散开,都拿不回青松村。”

    “娘,你看大姑姑给李安安买的衣服,怎么就买这种粉色啊,粉色的我穿着不好看,而且也小了,系扣系不上。”春生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棉袄出来一脸不满的说道。

    这个春生是二哥的大儿子,过了年已经十二岁了,夏生是弟弟过年也十岁了,李兰兰是大哥的女儿其实过了年也才十二岁,只是月份比春生大上两个月。

    仅仅是月份大两个月,一家人都认为李安安就是个大姐姐,应该什么活都抢着干,什么好吃、好喝的都要理所当然的让着弟弟。

    “没事,现在天冷,你年岁也小,只要能穿暖了就好,娘瞧着这粉红的棉袄穿你身上还挺像样的。”谢小花帮儿子整理着衣角说道。

    李心把一把糖果放在春生的手里说道:“男孩子就应该有男孩子的样,去把姐姐的衣服换下来,一会姐姐回来了,姑姑要给她的,你一个男孩子穿着粉红色的不好看,何况你都十二岁了,又不是两岁。”

    春生把一颗糖果塞到自己的嘴巴里,吧唧吧唧的咬着说道:“奶奶说了,女孩子不要穿什么好看的,以后都是要嫁人的,还不如我兄弟吃好穿好,我娘说的对,大冬天管它好看不好看,我穿暖和了就好。”

    李心黑着脸说道:“大姑姑还想分糖果给你们几个,你要是这样的话,你的那份糖果我就分给你们的大姐姐了,记得你拿了别人什么东西,自然要用别的东西去换的,做人都是有得有失的。”

    春生听了李心说要把他的糖果分给其他人,二话不说,张着嘴巴就呜呜的嚎啕大哭,李心的爷爷敲着旱烟管不耐烦的说道:“快去换下来,好好的一个男孩子都给你们宠成什么样子了。”

    看到自己的太爷爷发话了,而且奶奶在边上并没有帮自己,春生这才不情不愿的去房里把衣服换下来,并且把其他几件不属于他兄弟两的衣服,一并抱出来直接丢在李心的面前的地上。

    又一把抢过李心手里的糖果。

    方荣忙拉过李心的说问道:“有没有伤着?”

    
新书推荐: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 女英陛下出逃记 梁山初雪 叛逆少女穿越记 都市之无双战神 携宠灵师 日暮乡关归何处 穿成八零福气包 穿成将军的私奔前妻 秘史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