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一战成婚:厉少,要抱抱 > 正文卷 第1868章 他囚禁我(2)

正文卷 第1868章 他囚禁我(2)

    小恋局促的擦了擦自己的手,只得坐进车里去,言洛希跟着坐上车,“砰”一声关上门,倒是把小恋吓了一跳。

    她就像惊弓之鸟一般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言洛希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很难过,以前的小恋哪里会是这个样子?

    等车开出停车场,言洛希才开口道:“小恋,你别怕,我们现在已经离开这里了,再也没有人能为难你了。”

    小恋还是缩在角落里,她不敢靠近言洛希,身体都在哆嗦,尤其是感觉到厉夜祈的目光,她更是如坐针毡。

    言洛希往她那边移过去一点,看她像吓破胆的老鼠缩在那里,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无奈的叹息一声,“你到底遭遇了什么,傅伦不是说你早就离开帝都,回乡下了吗?”

    小恋缩在车门边,期期艾艾的抽泣起来,言洛希看她这个样子,心里堵得难受。

    以前的小恋活泼开朗,就连复杂的时尚圈,她都能带着小零闯,可如今的她看起来那么脆弱,就像肥皂水吹的气泡,一戳就会爆。

    她把声音放得更软,“你要是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就先去半山别墅住着,傅伦找不到那里去。”

    听到“傅伦”两个字,小恋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可见这两个字对她有多大的威慑力,这绝对不是被疼爱的现象。

    言洛希虽不追问,但一颗心已经像在油锅里翻来覆去的煎炸,她沉默的看着车窗外,想着等小恋冷静下来,再问她吧,这件事没办法操之过急。

    四十分钟后,车子缓缓驶入半山别墅,停在停车场。

    夜已深,山里气温比市区要低几度,空气凉爽,言洛希扶着小恋下车,“走吧,这里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家。”

    小恋看着言洛希,她道:“洛希姐,厉先生,打扰你们了。”

    言洛希摇了摇头,“说什么打扰,你有难,我们应该伸出援手,走吧,佟姨应该还没睡,你饿不饿?”

    小恋摇了摇头,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叫起来,她神情尴尬,浮现一抹潮红,手足无措道:“我……”

    言洛希笑了笑,“看来是饿了,小恋,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用和我客气。”

    厉夜祈安静地跟在她们身后,听到言洛希让小恋把这里当成她的家时,他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停下脚步。

    言洛希察觉到他的情绪,她转头看过去,“怎么了?”

    “我抽根烟,你们先进去吧。”

    言洛希蹙眉,只有她知道厉夜祈早就戒烟了,他借口要抽烟,只是为了避开小恋,她说:“那只准抽一根,不能抽多了。”

    厉夜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往凉亭那边走去。

    他走进凉亭,看见言洛希扶着小恋进了别墅,他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那端很快接通,“七哥,宴会上没有任何异样。”

    “我知道,唯一的异状已经被我带回家了。”

    “什么?”月岛晕头转向的,有些不懂厉夜祈在说什么。

    厉夜祈声音冷酷,“月岛,你待会儿回别墅来,把我今天开的车开出去全部检查一遍,记住,连车底轮胎都不要放过。”

    “七哥,出什么事了?”月岛的语气逐渐凝重起来。

    厉夜祈冷笑,“有些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你别管出了什么事,记住我说的话,把车开出去检查。”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独留那端的月岛一头雾水。

    别墅里,佟姨果然还没睡,听见客厅传来的动静,她披了件衣服出来,看到言洛希扶着一个女人走进来,看面容有些面熟,但许久没见,她一时也没想起来她是谁。

    “太太,不是去参加宴会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言洛希道:“不太好玩,就先走了一步,对了这位就是我和你提过的小恋,以前和我在国外生活了三年,帮了我很多忙。”

    小恋连忙道:“洛希姐给了工资的,那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佟姨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难怪我看着挺眼熟的,一时没有想起来,小恋小姐,你的脸怎么了?”

    小恋下意识的要遮挡住脸,嗫嚅道:“我、我没事。”

    言洛希给佟姨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别问了,她说:“佟姨,家里还有什么吃的吗?我们在宴会上没吃什么东西。”

    “有的,我下午刚包的馄饨,我这就去煮,先生一起回来了吗?”

    “嗯,他估计也没吃东西,把他那份也准备上。”言洛希点了点头,佟姨便去了厨房,不一会儿就听见厨房里传来放水的声音。

    言洛希拉着小恋去沙发上坐下,她说:“佟姨人很好的,就是说话耿直,你别往心里去,不过你这脸到底是谁打的?”

    小恋垂下头,眼眶又泛起泪光来,她说:“洛希姐,我真的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真心爱我,可是他只是利用我,从一开始就是,后来我要离开,他还囚禁我。”

    言洛希心中大骇,“你说什么,谁囚禁你?”

    “他……傅、傅伦。”小恋结结巴巴道,大约是真的伤心了,她眼泪啪嗒啪嗒的滚落下来,不一会儿就声嘶力竭的哭了起来。

    言洛希看她哭得这么伤心,她心里也不好受,不管怎么说,都是因为她,小恋才会认识傅伦,她道:“那你怎么不来找我,或者让人给我递消息?”

    “我找了,我试着逃跑过,但是每次都被他抓回去,后来我被折磨得不敢跑了,又求人给你带消息,可是他们都怕他,不敢帮我。后来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逃出去,去酒店找你,但是你不在酒店,我还没来得及逃得更远,就又被他派来的人给抓回去了,一直到现在,都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小恋说到后面,声音都哽咽了,她伤伤心心的痛哭起来,仿佛要把心里的委屈全部借由这一哭给发泄出来。

    言洛希坐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傅伦竟是如此人面兽心之徒。

    
新书推荐: 狂神赘婿 穿成病娇丞相的白月光 女配她真的不想死 关心则已 一世贵妃 农女福运:绝世女皇商 随身空间:农女致富记 重生后成了死对头的掌心宠 论恶婆婆如何修炼成团宠 戏精夫妇的穷苦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