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封神秘史之我不是妲己 > 正文卷 第七十五回 商容的结局

正文卷 第七十五回 商容的结局

    杨戬的神勇,已超出了正常人类能够理解的范畴,武成王带领的千余大军,都不敢在有任何动作,也不敢再发出半点声响。

    一声令下,大军闪开,露出了口吐鲜血,被两个副将搀扶着的武成王。

    武成王调息了片刻,狠狠地道:“杨戬,今日之耻,他日本王必会有所回报。”说罢,一摆手,道:“把钦犯送过去。”

    负责押送的军士不敢怠慢,战战兢兢地将百余名人犯送到了杨戬面前。商容、方弼、方相等人本已知道回到朝歌是必死之局,却没想到半路来了救星,都是忍不住喜极而泣。商容带头上前向杨戬行礼道:“老朽商容,多谢英雄救命之恩。”

    身后众人,也是纷纷跟上,向杨戬拜谢,商容的亲族们,还都跪了下来。

    杨戬看到如此多人,也是一愣,皱眉冷哼一声,喝道:“王子。”

    众人吃他一吓,都不敢再出声,两位王子忙上前道:“我们乃是当今太子殷蛟和二王子殷洪,感谢英雄救命之恩。不知可是我外公东伯侯派英雄前来搭救我们兄弟的?”

    杨戬看向二人,摇头道:“赤精子师叔。”

    二位王子奇道:“我等并不认识赤精子师叔,不知英雄要救我们去何处?”

    杨戬此时却不愿再多言,抓住二人的肩膀,道了声“走”,不再理会其他人,便要转头而去。二人大惊,忙停住了脚步,道:“英雄,商大人和二位方大夫对我们也有救命之恩,请务必将他们一同救下,我们兄弟自当感激不尽。”

    杨戬闻言,回头看了看商容等人,皱了皱眉,认真地道:“不救。”说罢,再次抓起兄弟二人,纵身一跃,一阵狂风刮过,便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一地愕然的商容、二方和商家亲族。

    武成王见杨戬离去,却只劫走了二位王子,忙命令军士将其他人犯又抓了回来。这世上最残忍之事,便是给人与希望,却又将希望夺走。众人犯均是捶胸顿足,嚎啕大哭,痛骂杨戬不近人情。

    此时夜色已深,武成王受了伤,大军此时也是士气低下,此去朝歌还有三十里许,实在不宜再连夜行军了,武成王便下令众军安营扎寨,修整一番,明日一早再行赶路。

    武成王身在营帐之中,想起杨戬,却迟迟无法入睡,忽然心中一动,命人带来了方弼方相二人,问道:“你二人当日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提前带二位王子逃离了朝歌?”这问题当日也是困扰他许久,如今他能够比子干等人都预先知道,也是有些兴奋。

    不料方氏兄弟甚是硬气,怒视着他,不肯开口。这二人也算是官场上的老油子了,这等机密之事,若不能有所回报,谁又肯轻易吐露?

    这武成王却是一介武夫,又哪里有心思与他们讲什么官场规矩,对身旁的副将道:“本王问他们话,他们却不肯回话,按照军中规矩,该如何办理?”

    那副将上前道:“回大王,按照军中规矩,找上几十个兄弟,先打他们一晚上再说。”武成王闻言,微微颔首,便要说话。

    方氏兄弟此时却是大惊,方相怒斥道:“我们乃是朝中的大夫,黄飞虎,你敢轻侮朝廷命官,难道不怕王法?”

    那副将却是猛然上前,一脚将方相踢倒,斥责道:“大胆,竟敢直呼王爷的名讳。你们现在是朝中钦犯,到了军中,挨顿打算什么事?”方氏兄弟见那副将如此凶恶,也不敢再多言。

    武成王却皱眉道:“这二人都是文官,怕是经不住一顿拳脚,便要一命归西了。”

    副将闻言,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番,如同在看两块砧板上的鱼肉,又绕着他们转了一圈,才开口道:“末将看他们也颇为强壮,应该不至于。若是一不小心打死了,大王也莫要恼怒,军中打死个把人,也本就是常事,随便安排个私逃的罪名便是了。”

    方氏兄弟闻言,顿时吓得浑身发抖,方弼忙道:“莫打,莫打,武成王,我二人愿意招供了。”说罢,便将苏妲己以书信传递消息的事情说了出来。

    武成王闻言一惊,道:“怎可能是苏妃?你二人可有证据?”

    方弼忙将黄雪送来的书信取出,交给武成王道:“不敢欺瞒王爷,确有书信在此。”

    武成王接过书信一看,果然是黄雪的笔迹,不由得喃喃自语道:“阿雪,怎的如此糊涂?”副将也知道黄雪与武成王的关系,闻言也是大惊,他此时听不清武成王的话,凑上前问道:“王爷,您刚才在说什么?”

    武成王将书信团起,双眼闪过一丝厉色,道:“本王刚才说,你说的话也对,塞住他们二人的嘴,带出去打。”

    方弼大惊道:“黄飞虎,你不讲信用,我们已经照实交代了,你为何还要打我们?”武成王却不再理二人,副将取出布团,将二人的嘴塞住,便叫了人拖出去。出门之时,副将对武成王行了一礼道:“王爷,末将追随您多年,今晚那二人所说之话,末将一字也不曾听到。末将这便去亲自安排,自会好好招待这二人。”

    武成王忽然大声喝问道:“方弼方相二人何在?”

    副将道:“回禀王爷,二人私自逃窜,追捕之中,被士兵失手打死,请王爷恕罪。”

    武成王点了点头,将书信送到烛火之上,幽幽地道:“拳脚无眼,何罪之有?”

    次日商容一家被押送进了朝歌城,武成王将其与人关押进了大牢,带着商容一人进了王宫。

    见到商王,武成王忙上前将昨晚二位王子被玉鼎门下杨戬救走,方氏兄弟私逃被兵士打死之事禀告了上去。

    商王听完他的禀告,对方氏兄弟之死倒是并不在乎,对二位王子被救却是有些意外,奇道:“玉鼎真人乃是上古真仙,为何会插手凡间之事?莫非是冒名顶替?”

    武成王道:“回禀大王,微臣与其交手,却是法力通天之辈,上千军士亲眼所见,应当不是冒名顶替的,请大王恕臣无能之罪。”

    商王叹道:“既是仙人插手,也是无可奈何,且去带商容进来说话。”

    成王忙领了王命,将商容带了进来。

    商容一见到商王,忙跪伏叩首道:“老臣商容见过大王。”

    商王冷冷地看着商容,既不说话,也不让他平身。

    商容见势不妙,忙道:“大王,老臣此番救助二位王子,乃是一心为国,请大王恕罪。”

    商王冷哼道:“一心为国?为的是哪个国?”

    商容道:“大王,老臣早已离开朝堂,也不知王后所犯之事是否为实,但即便是真的,王子毕竟是大王骨肉,也当留有情面,免得天下人说大王杀妻灭子,太过无情。老臣毕竟相多年,一心都是为了大商,为了大王考虑啊!”

    商王冷笑道:“如此说来,你倒是个一心为公的忠臣了?”

    商容傲然道:“老臣一片忠心,秉公办事,天下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商王道:“如此说来,这些年的盐税,被你和东伯侯分去了大半,也是为了大商着想了?”

    商容听到盐税一事,顿时大惊,愣了半晌才道:“大王,此话何意?”

    商王拍案道:“大商第一忠臣!朕看你是大商第一贪官才是。盐税之事,朕早已查的清清楚楚,难道你还要抵赖?”

    这话一出口,商容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气势瞬间便从凌然正气的一朝老臣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他盯着商王看了良久,才缓缓道:“我商家世代忠良,从未求取过回报,我父亲官至宰相,去世前也不过留下了不到万钱的积蓄。大王,凭良心讲,我商家可对得起朝廷?朝廷可对得起我商家?”

    商王怒道:“你既然知道商家世代忠良,又为何要行此违法之举?你可觉得自己有脸面对祖先?商家世代忠良,自会名垂青史,哪里有朝廷对不起你商家一说?而你商容贪污,却是既对不起朝廷,也对不起商家,方才是千古罪人。”

    商容却辩驳道:“大王,你看看朝中大夫,哪个不是家财万贯?我不过是求取了区区一点银钱,将我商家该得到的拿回来而已。”

    商王摇头叹息道:“朕之前只当你是一时糊涂,如今方知,你其实早已入了魔障。拿回来?你拿的是什么?拿的是国家的盐税,拿的是官员的饷银,拿的是军中的粮草,拿的是百姓的余钱,你拿了四千万钱。这些钱,你知道朝廷能做多少事,朕建的孤儿院,要是有了这些钱,能多救多少人?如今因为你,东伯侯财雄势大,军力强盛,反意已露,这一仗打下来,又要死多少人?”

    商容听了商王这话,顿时羞愧难当,喃喃道:“怎么?东伯侯要反了吗?”

    商王冷冷地道:“他已养兵四十万,还资助了北海七十二诸侯,你说算不算反了。商容,商家世代忠良之名,已被你丢了干净,你还有何脸面在这里和朕说话?你整天说天下人,天下人若知道你所做之事,怕是只会唾弃你商容,唾弃你商家。”

    商容此时再也忍耐不住,大喊一声“商容有罪,愧对列祖列宗啊”,便一头向着大殿的石柱上撞去。砰地一声,便命丧当场。

    一旁的武成王之前也震慑于商王的呵斥,一个不防,被商容撞柱身亡。此时方才清醒过来,有些怜悯地看了看商容的尸体,道:“大王,拖出去吗?”

    商王点头叹道:“带出去吧,收拾干净,不要声张。”

    。

    
新书推荐: 异世血祭大陆 逆世魔凰,随漠从安 无敌扫码系统 幽冥颂 司空剑魔传 蛰龙盘星 无上荒迹 山海经之天帝传说 砍妖记 惊天剑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