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疯狂原始社会 > 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中医之殇

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中医之殇

    不得不说,大部落的效率就是快,很快,热水、果酒、蚕丝布等物全都已经备齐,虽然搞不懂王缘为何要喝的果酒干嘛,但攰令和岐伯也没有多问,而是仔细的看着王缘的动作

    “这里温度太低了,让人把火点起来”

    王缘一边把蚕丝布放到热水沾过后,小心翼翼的清理公孙轩辕背后伤口的草木灰,一边头也不抬的对着攰令再次下达了命令,而攰令也没有多问什么,点了点头,就再次吩咐了下去

    岐伯看着王缘竟然把自己撒的草木灰一点点擦掉,再次皱了皱眉头,虽然草木灰对于这么大的创伤的效果非常差,可多多少少还能有点止血效果,此时王缘把草木灰擦掉,鲜血的流速再次加快,若这个年轻人没有更好的办法止血,只能加快公孙轩辕的死亡,可王缘这么做,必然有其他办法,但岐伯想破了头,也没想出还有比草木灰更好的止血方法

    但岐伯此时哪怕再好奇,也没有出声打扰,他自身就是医者,当然知道在治病救人的时候,医者最忌讳被打扰,因此只能压下好奇心,越发仔细的观看

    哽噺繓赽奇奇小説蛧|w~w~w.

    随着伤口一点点被清理干净,鲜血越流越冲,蚕丝布刚擦拭过,鲜血就会立即占领已经干净的皮肤,看的岐伯和攰令揪心不已,不时的看向呼吸越发急促的公孙轩辕,眼里的担忧越来越浓

    “把水给我换干净,再给我一块干净的蚕丝布,再把果酒给我”

    因为帐篷内已经被架上了火堆,此时正在熊熊燃烧,王缘惹得汗流浃背,可他的神色却十分平静,把已经完全染成了血色的蚕丝布扔到装着热水的陶盆后,用手臂擦了擦汗水,再次头也不回的吩咐

    一直在旁边子鼠立即把一坛子果酒抱来,又抓了一大块已经被裁好的蚕丝布递给王缘,而攰令则让人把已经变成了血水的陶盆抱出去,换来新的热水

    随后,在岐伯和攰令那目瞪口呆目光下,王缘竟然抓着蚕丝布就往果酒坛子里沾,随后拿出已经完全被果酒浸湿的蚕丝布就往公孙轩辕身上擦

    这一回,岐伯终于忍不住了,对王缘疑惑开口

    “小娃儿,此物乃饮用之物,为何要涂抹在少族领身上”

    王缘抬头看了眼岐伯,发现他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手上的动作却不停,耐心的解释

    “果酒里面有酒精,而酒精具有消毒的功效,我现在正是在为公孙轩辕的伤口进行消毒”

    王缘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岐伯脑袋更懵了,什么酒精啊,消毒啊,他根本就听不懂啊

    可看着这年轻人再次忙碌着给公孙轩辕进行什么所谓的消毒,他虽然满肚子的疑问,可此时也知道不好再次打扰,于是默默退后,低着头,嘴里不停念叨酒精和消毒两个词,还不时看看王缘,紧皱眉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一边消毒,王缘再次扭头看向子鼠等人,沉声询问

    “还记得我在部落时候,让女娲教你们的缝合之术吗?”

    子鼠等人一听这话,就知道神使的意思了,于是点了点头

    “那就好,攰令族领,让人立即给我送几根骨头过来交给他们,另外,立即让人给我寻一具人类尸体回来”

    王缘要的东西是越来越古怪,这回不仅要骨头,竟然还要尸体,他这是要干嘛!

    “你确定是要骨头和尸体?”

    攰令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王缘

    而王缘则瞪了攰令一眼,出言呵斥

    “让你干嘛就干嘛,哪里那么多废话,还想不想救公孙轩辕了!”

    “你。。”

    攰令指着王缘,脸色铁青无比,可此时有求于王缘,他最终还是深吸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冷哼一声,对着身边随时待命的族人吩咐了下去,当族人离去后,攰令才一脸阴沉的看着王缘,冷声说道

    “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但若你救不了少族领,你自己知道后果!”

    此时的王缘已经出手,就已经步入了他的圈套之内,此时之所以还忍着王缘,只是在抱着一丝王缘真能救治公孙轩辕的希望而已

    可让他越大恼火的是,王缘只是看着他嗤笑一声,就扭头继续自己的事情

    岐伯古怪的看了眼王缘和攰令,他这时才发现,两人的关系,好像并不好

    当人把骨头拿来的时候,子鼠等人立即接过,寅虎先是把骨头劈开,随后递给了巳蛇,而巳蛇则不顾子鼠的阻拦,拿过子鼠刚给王缘的骨匕,在子鼠一脸心疼的目光下,从骨头上劈出来很细很细的骨条,给大家一人一根后,就在寅虎的石斧上仔细的磨制成骨针,最后,再小心翼翼的在一头开个洞,递给了王缘

    王缘接过,满意的点了点头,现在的四人中,巳蛇是最心灵手巧的,能把这么细的骨针穿个小孔而不破碎,也只有巳蛇能完美的做到,剩下的三个大老粗,那是一弄一坏

    “攰令族领,想救公孙轩辕就过来一下”

    看到王缘竟然笑眯眯的对自己招手,不知为什么,攰令总感觉他有些不怀好意,可一看到公孙轩辕此时的模样,他还是咬了咬牙,迈步走了过去,跪坐在了王缘旁边,扭头冷着脸说道

    “唤我过来作甚?”

    王缘嘿嘿一笑

    “没什么,借你一点东西用而已”

    说完,竟然一把向着攰令的头上抓去,一把攥住了他的一缕头发狠狠一薅!

    “啊!该死的,王缘,你干什么!”

    攰令虽然有了防备,可有心算无心,王缘还是薅下了他头顶上一大把头发,让他顿时惨叫一声,捂着脑袋滚到一边,对着王缘杀气腾腾的怒吼

    可当他放下手后,却发现那几名神龙人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就连岐伯也脸色涨红,干咳了好一阵,一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模样,只因为,攰令此时的头顶,直接秃了老大一片,看起来十分搞笑

    王缘看了眼手掌这一大把白发,对着攰令狠狠瞪了一眼,没好气的呵斥

    “吼个屁吼,就用你一些头发罢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一边待着去,别打扰我救人,否则公孙轩辕死了,那也是你害的,你也别想抵赖,岐伯老爷爷可在这里看着呢”

    这句话,顿时让攰令脸黑了下来,而根本不知两人恩怨的岐伯,此时还乐呵呵的点了点头,让攰令气的浑身发抖

    接下来,王缘不再搭理攰令,而是把头发从骨针先在果酒中涮了涮,随后把一根攰令那长长的白发穿过骨针,这才深吸口气,扭头看向岐伯,恭敬说道

    “岐伯老爷爷,能否给小子搭把手,一会儿替我清理公孙轩辕后背上的血迹?”

    岐伯没想到王缘会需要自己帮忙,于是赶紧点了点头,他从小就看到过很多族人因伤因病而死,所有人却束手无策,因此就曾立誓,定要找到活人之法

    后来,他发现很多草木能够救人于危难之间,也因此,尝百草,辨药理,为了自己这个理想,他很多次因为尝草而陷入生死危机,可却无怨无悔,这一钻研,就是一辈子,如今,这小娃却用另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全新方法治人,顿时让他内心有些兴奋,如今更是邀请他帮忙,他又怎会拒绝

    当岐伯来到王缘身边跪坐后,一脸感激的对着王缘抱拳行礼

    “谢过神使给伯此等机会”

    看着一脸感激的岐伯,王缘忍不住心中感叹,未来的中医始祖,此时却如此感激自己,这一刻,他心中不仅没有欣喜,反而有些惶恐,且不是岐伯在后世的威名,只说年纪,自己可远比岐伯小,此时他却因为能给自己打下手,而感激自己

    这就是古人,人类的先辈,就是靠着这些人,才能撑起华夏后来五千年的文明,可笑到了近代,中医却已经被西医冲击的无立锥之地,甚至被冠以骗子的骂名,不可否认,这是一些欺世盗名之辈坏了中医的名声,可国人自身摒弃中医,才是其中的关键,用了五千年的中医,就你近代突然出现毛病了?就你近代成了骗子了?没有中医治病救人,那些叫嚣着西医的人的祖宗都早就死绝了,哪里轮到他们出生!

    更可笑的是,华夏五千年传承的岐黄之术,反而在某个岛国被发扬光大,这是悲哀,更是耻辱!那些叫嚣着中医不如西医的砖家叫兽,更是华夏的罪人,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受到千秋万世的唾骂,遗臭万年!

    ()

    
新书推荐: 名剑侠隐 血儒生 邪龙狂兵 超时空联盟 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 猎谍 都市之绝世强兵 千秋岁引帝王册 这个女鬼有点怂 策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