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死亡名牌 > 第七百九十章 相声

第七百九十章 相声

    “别盖了,我们对你那油腻的身子不感兴趣的。”邵泽阳走过去,大大咧咧的拍了拍后者游戏肥硕的脸庞,“啧啧,真恶心,油乎乎的。”

    邵泽阳有些嫌弃的瞥了后者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男人并没有搭理邵泽阳的话,因为他还没有搞清楚这些人来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的。来者不善这是一定的,但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这是他现在想要弄明白的。

    “你们是来找我的吧?”毕竟也是范家的高管,怎么说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男人就冷静了下来,冷静的看着三个人,沉声问道。

    “是。”吴宇轻轻颌首,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好掩饰的,毕竟都已经找上门来了,这种时候掩饰起来还有什么意义么?当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那你们找我想做什么?”男人看着吴宇,问道。哪怕现在处于这种情况之中,他也没有丝毫阶下囚的感觉。

    “喂喂喂,注意自己现在的情况,不是我们求着你,应该是你求着我们好么?”邵泽阳看着一脸嚣张的男子,忍不住哼哼了一声,看着他说道。

    “哦,是么?”男人倒是不慌不忙的哼哼了一声,“那么事情就有意思了,除非你们求我,不然你们想知道什么,我是绝对不会说的,如果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试试。”

    男人露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坐在床上也不在乎自己身边坐着的女孩赤裸着身子一脸惊恐,也想要钻到被子里,但是被子却被后者紧紧的压在身下。

    “啧啧,真是嚣张诶。”邵泽阳看着男人,轻轻地耸了耸肩膀,“交给你了,这个我搞不定,作为一名伟大的而且还拥有超棒口才的外交人员,我已经尽力了。”

    “呵呵。”吴宇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行了滚一边去吧,我早就说过,对付这种人,你那所谓的口才没用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邵泽阳明显一脸不服气的模样,瞪着眼睛看着后者说道。

    “哦,那交给你来?”吴宇轻轻后退一步,看着邵泽阳说道,“你觉着怎么样?是不是个很棒的主意?”

    “呵呵,滚!”邵泽阳哼哼了一声,走到一旁,抱着手臂站在那里看着吴宇。

    鸾鸿飞站在一旁,看着这两个青年,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想干什么,反正在他看来就是邵泽阳上去说了两句废话然后就把事情扔给吴宇了,交给他去办了。

    这是在干嘛?说相声的逗哏和捧哏?

    “呵。”躺在床上的男人同样也看着邵泽阳和吴宇,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大佬看着萌新一样的表情,你这是在干吗,卖萌么?

    这种无比低端的办法竟然也会有人去用,就如同打架打输了的孩子大声地嚷嚷着你死定了,我要去找我哥哥,我哥哥会来打你的,这种话会有人信么?

    或许会有,但那只是少数,毕竟那个小孩子真的有哥哥么?谁知道呢,或许有吧,也或许没有,反正话是他说出来了,有或者没有大部分还是取决于你信或者是不信。

    男人看着吴宇,不屑一顾的表情已经写在脸上了,就差俯视着后者,揉着他的脑袋告诉他孩子你还年轻,有些东西不是和你,想要装逼的话,先回家学两年在出来吧。

    “这房子隔音怎么样。”吴宇扣了扣手上的指甲,回头笑眯眯的看着鸾鸿飞问道,“应该不会太差吧,起码也是最高端的房间,如果隔音太差的话,应该会被人骂吧。”

    “放心吧,传不出去的,这地方的隔音还是有保证的。”鸾鸿飞笑了笑,看着吴宇说道。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我就怕这地方隔音不好,毕竟这些东西传出去的话影响不好。”说着,吴宇笑了笑,虽然他的笑容看起来虚假的有些骇人。

    “呵,小子要是有什么的话就来吧,我倒是很好奇,你都能弄出些什么有意思的东西来。”中年男子轻轻地笑了笑,看着吴宇,脸上倒是没有任何惧意。

    “嗯。”吴宇点了点头,轻轻地活动了一下手脚,从口袋里掏出来之前从鸾鸿飞那里顺走的一把小刀,刀刃有些钝,当时自己拿走的时候,鸾鸿飞还一脸好奇为什么自己要拿这把刀,但是此刻当他将这柄刀拿出来的时候,鸾鸿飞好奇心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钝刀杀人,才是最为痛苦的事情,这大多数人都明白的道理,但是真正这么去做的人却少之又少,因为过于痛苦,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会这么去做,更何况很少会有人对于这样一件事把握的的那么完美。

    但是吴宇跟其他人不一样,他可以做到这一点,如果要问原因的话,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做到。

    “知道自己傍上了个什么样的人么?对于他而言,你就单纯的是个玩具罢了,等到自己出事的时候,就可以随手甩开,漂亮的女孩这个世界上多的是,你又怎么知道他在外面就只有你一个女孩呢?”吴宇轻轻地耸了耸肩膀,看着他笑眯眯的说道。

    “明白了。”女孩可怜巴巴的抬起头,看着吴宇,眼眶通红,她的余光看着不远处的那个男人,男人的眼神压根就没有放在他身上,对于这种人而言,自己蒙羞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人,那都是生命之外的东西了,对于他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

    “好了,把衣服穿上吧。”吴宇轻轻地叹了口气,把她褪在一旁的衣服扔给女孩,小姑娘脸色通红的急忙把衣服穿上,看着吴宇似乎是想要感谢后者,但是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穿好了?”吴宇看着漂亮的女孩子,在自己勉强吧衣服一件一件的套回曼妙的身子上,眼中也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女孩真的很漂亮,只要是个男人就一定会承认这一点,无论是那里,都近乎是完美的存在,哪怕是那个男人脸上都带着丝丝嘲讽的笑意看着吴宇,果然还是个年轻的小男孩,在漂亮女孩子的面前还是会把持不住自己,做一些莫名其妙绅士般的举动,但是或许他本人并不知道,这些所谓绅士般的举动,就只会给人徒增笑意罢了。

    但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眼睛,眼中没有丝毫的感情,就如同在看一节干巴巴的木头一般,冷冷的看着面无表情。

    “穿好了么?”吴宇带着些许关心,看着有些慌乱,将外衣套在身上的小姑娘问道。

    “嗯。”女孩抬起头来,看着吴宇,长的虽然一般,但是却很耐看,似乎如果真的一直盯着那张普通的面孔,眉宇之间还有些小帅。

    真的帅么?或许换成任何一个女孩,都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吴宇真的就是一张大众脸,这一点哪怕就算是他自己都很清楚,或许袁蓉是个例外吧,她就偏偏喜欢上了这样的吴宇,一个简简单单,会宠着她的人。

    或许是因为吴宇刚刚帮了她,所以她才会有这样的想法,不然也没有别的合理的解释了,所以这或许算是唯一的解释了吧。小姑娘轻轻地抿着嘴巴,看着吴宇,就如同看着自己的白马王子一样,声音也很温柔,会轻声的去问她问题,哪怕后者或许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

    自古英雄救美女,因为英雄长的又不是说那么好看,所以为了找一个好看的妹子当老婆,这大概也是唯一的办法了吧。至于之后的那些英雄救美的好戏,基本上也都是无聊的小套路了。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英雄救美的好事去等着你?

    但如果自己恰好碰上一个的话,似乎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小丫头俏脸微红,看着吴宇,世界上有些事情来的就是那么突然,突然地让人猝不及防。

    “穿好了啊。”吴宇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看着就会让人感觉心头一阵微微的暖意,“穿好了就走吧,记着以后做个体面人,别做这种事了,知道么?”

    “嗯。”小丫头眼泪巴巴的看着吴宇,满脸激动。

    “就这么放她走了?吴宇难道不怕她把事情说出去?”鸾鸿飞站在一旁,如果有风的话,那么他就一定是站在风中凌乱的男子。

    “不会的,如果他把人放走了,那我们就可以准备拎着斧头去砍人了,因为那个人他绝对不可能是吴宇,这么智障的事,吴宇干不出来,反正起码我是不信他能干得出来。”邵泽阳轻轻地耸了耸肩膀,“当然如果他真的赶出来了,那么可能就只有一个原因了,就是那个人他根本就不是吴宇。假的,一定是被人掉包了。”

    这两个人的脑子大概都有毛病吧?他脸色有些难看,看着吴宇和邵泽阳,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虽然他们知道彼此之间都很了解,但是难不成他们还能猜透互相都想要做什么事么?不可能的,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感觉自己跟这两个人格格不入,为什么会格格不入他也不清楚,反正就是完全无法跟着两个人融入到一起去,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们认识的时间久么?不不不,绝对不是这样的,因为当着两个人分开之后,如果他单独去跟任何一个人聊天的话,都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反正就是让人感觉莫名其妙,没有道理的莫名其妙。

    女孩从地面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似乎就想要离开,但是吴宇却将后者拦了下来,“抱歉,可能是我刚才说的不够清楚,我说你可以走了,并不是说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那...是什么意思?”小姑娘愣了一下,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吴宇,问道。

    “我是说你大概可以用另一种方式,离开了,这么说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如果还要在简单一些的话,或许就会有些难听了。”吴宇轻轻地歪了歪脖子,“额,所以说请你去死好么?剩下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你也不能传出去,毕竟这些东西牵扯到的事情有些多,我可不会让任何一个隐患逃走,所以希望你配合一下。”

    如果这是一场演出,那么吴宇演的就一定是一个功底十足的变态,毕竟本色出演,不需要任何的演技,这或许对于他来说,也是个好消息。

    小姑娘愣在那里,似乎是在琢磨他的话,也或许是还没反应过来,但吴宇是一定不会给他那么长时间去思考的,手掌已经摸上了后者的脖颈。

    手指微微闭合,女孩甚至还没有感受到所谓的痛苦,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如果说再死之前她脑海中对吴宇的印象还停留在完美,那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对于她而言,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温暖,或许也就只有那么多了,如果还要多的话,或许连一分的多余都找不出来。

    “好了,那么剩下的就是你了。”看着女孩的身子缓缓地到在地面上,吴宇无所谓的打了个哈欠,“好了,下面就是你了,时间都这么晚了,你知道你浪费了我们很长时间么?”

    “他好像没浪费时间吧。”邵泽阳在一旁沉吟了一会,一脸郑重的看着吴宇说道。

    “出门往左就是电梯,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谢谢。”吴宇看都不看邵泽阳一眼,直接朝着门口一指说道。

    “额,你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好了,嘿嘿...我就放了个屁。真的还是特别臭的那种。”邵泽阳咧了咧嘴,傻笑了两声,然后把脑袋挪开,去吹口哨。

    鸾鸿飞感觉自己呆在这似乎是多余的,甚至连躺在床上那个有些肥胖的男人,还有躺在地上的那个尸体还温热的漂亮的女孩,或许都是多余的。

    这特么的分明就是一场相声演出,台上就只应该有两个演员,他们是什么?陪衬么?还是一个桌子和两只话筒?鸾鸿飞感觉自己脑子很乱,他从来都没有这么乱过,这种任务不都应该是保持着高度的紧张么?但是这两个人却是一脸轻松地表情。

    
新书推荐: 网游大相师 我最讨厌女人了 落地一把98K 伊塔之柱 世子要修仙 超级副本APP 游戏主角技能系统 叫我创界神 绝地求生:吃鸡手册 不可思议的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