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幻界仙途 > 第六卷 虚实交织 第三百二十章 为善为恶

第六卷 虚实交织 第三百二十章 为善为恶

    而就在这时,他周围的森林中,忽传出一阵鸟兽惊呼声,片刻后,一大群飞鸟似受到什么惊吓,纷纷逃离森林。

    何一诺抬头看向四周,面上惊疑不定。他展开强大的神识,将方圆千里范围全部覆盖在其中,然片刻后面色凝重,似无所获。

    而后他以双手探地,双目微阖,感受着来自大地的异变。

    就在方才,他等待之时,忽察觉到来自大地的一丝轻微震颤,虽极其微弱,但确确实实存在,他相信方才的那丝颤动,不仅仅是他,凡是修为迈入幻灭大境的人皆能够感受的到。

    他原本以为周遭发生异变引起这里的震动,只是神识扩散千里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动。

    此刻他以双手探地,隐约之中似能够再次感受到那一丝颤动,而后他贴地附耳侧听,发现一股来自于地心深处的震颤,且那一处振动源似在移动,只不过及其缓慢,何一诺无法探清它移动的方向。

    而半柱香的时间后,那振动源停止了移动,大地深处的震颤也逐渐平息。

    何一诺没有再去多想,无论是与荒神有关,还是有其他的变故皆不是他能够左右。

    就这般,他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又待了一日,与鬼面人的会面也只剩一日。而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竟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份紧张。

    他心念一动,身前一个锦囊幻化而出。当年他父亲留给他的三个锦囊,曾经在河畔村他打开一个,如今只剩下两个,而这一次他要打开第二个。

    只不过不同于之前,这一次他没有迷惘与彷徨,不需要什么锦囊妙计,而是只想跟他父亲说说话,对于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是非善恶,他想听听他的父亲是如何理解。

    锦囊打开,从其中不断涌现的光点再次组合成他父亲的虚影。而再次见到,心中亦是有难以诉说的思绪。

    而何问天见到他,在略作打量之后,面上充满欣慰,满意的点了点头。

    “一诺,可是又遇到什么困难了?”

    何一诺摇了摇头,“当年父亲曾说过,这锦囊只在合适的时候才决定是否打开,而如今孩儿不知晓是否合适,只是想与父亲多说几句话。”

    “无妨,这锦囊本就是信物,其作用因人而异,即便你一直不打开,只要你心有所向,便是足矣。”

    “父亲,恕孩儿冒昧,孩儿一直想问您,您觉得当初您与母亲还有龙叔他们,为逃避宗门责罚而打开界位之门,引发诸般变化,这样的做法是对是错?”

    何问天双手背负,自有股说不出的气势,他看向远方,目光似穿透岁月,重回到那峥嵘岁月。

    “孰是孰非又岂是我这个当事人能够评判的。当我与你母亲选择跪化后生大地的时候,一切皆以尘埃落定,那些是非善恶也就显得无足轻重。”

    “是非善恶,,”何一诺兀自喃喃道,“这是非不定,何又为善恶?我一生至今,杀过不少人,救过不少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谁不为自己而着想,父亲,我不知晓您是如何看待这善与恶的?”

    何问天闻言,思索了片刻,似一时之间也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何一诺并未催促,而是在静静等待着,甚至哪怕就这般守在他父亲的身边一直等下去,也心甘情愿。

    风静静流淌,带走一片片落叶,在轻盈飘逸中,洗涤着周围的一切,整个时间仿佛变得宁静而又祥和。

    “善恶本为一体,有恶则有善,而无恶便不知善,故而暂且不论何为善,便看何为恶。一诺,在你看来,什么才是恶?或者说什么样的人才可算的上穷凶极恶,甚至遭世人唾弃。”何问天依旧是背对着他,淡淡问道。

    何一诺沉吟片刻,而后徐徐道:“在孩儿看来,恶有多种,可轻可重,有背信弃义者,背道而驰,以致他人于不利之地,有杀人放火者,打家劫舍,践踏别人的生命。当然,还有一种恶,乃是为善而恶,劫富济贫,除暴安良,快意恩仇。”

    何问天听闻,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一丝赞许,带着欣慰道:“吾儿说的不错,想必这些年也为此经历颇多吧。”

    而后他顿了顿,长叹一声道:“只是这世间的恶又岂能是你我能够分辨清楚的。大恶之人虽可恨可憎,但亦可防之,而那些被善所掩盖的恶,则最是可怕!”

    “父亲,此话怎讲,孩儿有些一知半解。”

    何问天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父亲跟你说一件父亲少时还未修道时遇到的一件事,你便能够明白所有。”

    “为父在年幼之时,因家境贫寒,为赚取一些银两贴补家用,故而进入一大户人家做短工。而那大户人家的庄主乃是一个在当地有名的大善人,对我等这些短工也甚是关心,故而那时的生活倒也是乐在其中。而为父年少活泼,在完成工作之余,会偷偷潜入大善人的家中,偷取一些点心来充饥。”说到这,他自己也是笑了笑。

    然片刻后目中便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目光,“只是有一次,在我潜入厨房之时,我却看到大善人也在厨房之中,而后我便发现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只不过当时并未有何感想,而是数年之后,细思极恐!”

    “这个大善人平时与我等一般,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并不奢侈。然那日他忽然想吃野味,故而捉到一只乌龟,准备尝尝鲜。这原本并没有什么,然而有意思的是,他拿着乌龟,徘徊不定。口中还在念念有词:‘我乃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大善人,岂能轻易杀生,这乌龟虽只是小动物,但毕竟是条生命,我若是吃了它,岂不是有违善人本质。’”

    “就这般,在犹豫许久之后,他似想到了一个注意。他在煮开的锅上架了一块铁板,让乌龟自己爬过去。并对着乌龟说道,是生是死,一切天定,若你能够爬过去,那你命不该绝,我便放了你,而若是你途中掉下去,那就休怪本善人破戒开荤。”

    “而有意思的是,小乌龟却是忍着高温爬了过去,大善人很是惊讶,但话已说出口,也只能是按照约定将其放生。大善人将乌龟拿在手中,在走到厨房门口时,却是停下了脚步,在犹豫片刻后,便东张西望。随后,对着乌龟说道:‘小乌龟,你是真厉害,要不咱们再试一次吧。’而后,他便重新回到厨房,重复着他的那个约定。”

    何一诺安静的听着,事情虽小,却触动人心。

    许久之后,怅然道:“心有恶念,有怎可称得上为善之人。想来,这个世间最难堤防的,便是隐藏在善良下的罪恶。”

    “不错,有些人为了恪守那所谓的道义,而置他人安危于不顾,而有些人为了成全他人,放弃原则与道义,却成为了别人口中那十恶不赦的人。这个世间,善恶早已模糊,坚持自己心中所想,恪守自己的信念,不卑不亢,方才能明辨心中的善恶,成为真正的集天地之大成者!”

    何一诺点了点头,目中带着一份明悟与坚定。

    “孩儿谨记父亲的教诲!”随后,他再次看向其父何问天,面上出现了深深的不舍,这一刻他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包袱,而在他父亲面前,他始终只是一个孩子。

    这一刻,他压抑着心中的思绪,艰难的说道:“父亲,孩儿甚是想念您与母亲。”

    何问天的面上亦是第一次动容,虽只是虚幻的模样,却亦是能够感受出他的深情与希冀,他再次拍了拍何一诺的肩膀,目中同样充满不舍,深深的道:“吾儿当自强,一诺顶千金!”

    随后,他的身影在快速消散,重新化为光点,随着风一同流入岁月的长河。何一诺的目中似朦胧一片,这一刻,对他来说是幸福的,却也是最艰难的。怅惘许久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目,内心一片空明。

    天空开始飘起了毛毛细雨,随风舞动,一颗颗玉珠凝结在他的发丝间,顺着鬓角那若有若无的几丝银发滑落在他的面颊上,亲吻着他略显沧桑的容颜,有一丝凉意,却又有一丝温暖。

    就这般,他伫立在风雨中,享受着来自大自然的拥抱,翻过黎明黑暗,直到第二日的到来。

    清晨,细雨无声,却引得林中百鸟惊飞。何一诺睁开双目,他知道,对方已经来了。

    他走进驿站,便听闻其中传来那熟悉的声音:“想不到你这次到是挺准时的,难道就那么急着要这最后一瓶缓丝露?还是怕我在这周围布下陷阱,让你有来无回?”

    随着他进入驿站,一星鬼面人三山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而大门则无风自关。

    何一诺看着他,目中隐藏着凶光,深心处更是有股怒火在逐渐蒸腾,冷冷的回道:“这缓丝露虽是至宝丹药,对恢复修为是大有裨益,可是以你的修为与能力,你应该知道,对于如今的我来说已是鸡肋。”

    “倒是你,你已经掌握了冰霜焚鼎的一切重要秘密,而这最后一次的秘密不过是可有可无而已,却依然带着缓丝露前来与我会面,你的心里难道没有什么想法吗?”
新书推荐: 乱世斗神 诸天之无限召唤 永恒帝主 灵拳天行 三思而行江湖 剑雨潇潇 愿我一生守护你 秘宝之主 侠义榜 武侠之武破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