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幻界仙途 > 第六卷 虚实交织 第三百零八章 阴影之地

第六卷 虚实交织 第三百零八章 阴影之地

    那一部分人连忙跪拜在地,面上恭敬至极,几乎是异口同声道“我等自是愿为宗门效力,副门主乃是宗门最高旨意,若是副门主有令,我等更愿首当其冲,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些人乃是京子极在门中多年栽培的心腹,是跟随他多年的侍兵,同时无论是对外征伐亦或是对内镇压异己,都曾跟随他立下汗马功劳,故而这些人对于他的忠诚早已超越了宗门。

    京子极闻言,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再次背过身去,只不过面上却是凶光大现,沉声道“好一个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既如此,那我让你们现在就杀了他们,你们可愿意?”

    他口中的他们自然便是先前说话的那些人。

    此话一出,场面突然沉默了下来,无论是侍兵还是前一部分人皆是满脸惊愕。

    那位秦长老惊惑道“副门主,您这是何意?我们对宗门无丝毫不忠,更未做任何背逆宗门之事,您何出此言?”

    京子极背对着他们的面上出现冷笑,轻哼一声“你们错就错在选对了宗门,却没有跟对人!”

    霎时间,其身上气势暴涨,面上更是杀机一闪,在转身之际,一道淡青色弧形玩刀从他身前激射而出,电光火石之间,在秦长老与他身旁几人身上扫过。

    三息之后,秦长老与他身旁几人的面色在错愕中凝固,而后头颅断裂,鲜血喷涌,一命呜呼。

    场中一时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血腥气息瞬间扩散开去。

    “还不动手吗?”京子极发出冰冷至极的话语。

    只在片刻之后,那些侍兵反应过来,一如他一般杀气蒸腾,将效忠于宗门的那一部分人瞬间斩杀。

    密林之上,飞鸟似受到惊吓纷纷逃离,浓郁的血腥气息在林间荡漾,形成一片红色血霾,阳光射落,却无法穿透那片阴暗。

    “愿听主公差遣!”侍兵再次跪拜在地,齐声恭敬道。

    “你们听着,现在没有大苏门,只有我京子极,但凡有违逆者,杀无赦!!”说话间,他身上的气势再次暴涨,竟迈入了卷龙大境。

    所有人齐声称是,而后其中一人询问道“主公,水渡门的使者已经快离开我等监管的范围,是否需要捉拿他?”

    京子极朗声道“你们给我听好了,凡是经过此地的任何莲宗与水渡门人,一律不得阻拦,全部放行!”

    随后其目光一闪,再次命令道“还有,你们给我听好了,待我们随其余门派攻上水渡门之后,我们最大的目标不是水渡门而是莲宗来使!我要关门打狗,让他们有来无回!!”

    众人齐声称是,而后再次隐匿在密林之中,等待京子极的号令。

    京子极独自一人来到丛林边缘处,他的身前白鸽再次幻化而出,而就在欲飞走的时候,他身旁的空间忽出现了扭曲,随即从其中走出数十人。

    他们身上的修为竟全部在幻灭一境的巅峰,这数十人放在何处皆是可统治一方。

    然他们在出现后却同时恭敬的站在京子极的身后,其中一人低声询问道“师尊,穆二哥那边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为何迟迟不让我等出动?”

    京子及没有看向他们,而是缓缓道“穆二哥闯荡多年,心智与阅历早已非常人所能及,且穆二哥做事谨慎,一定不会出现什么差错,你们只管听候安排便是。”

    那数十人齐声称是,而京子及对他们的态度则缓和了许多,更没有那股凶戾之气。

    望月宗,此刻主殿之中聚集了数十人,所有的药长与药老全部赶来,当然如今药老也只剩季无涯一人。

    门主葛无侠位列药君,如今也算是水渡门内部最顶尖的力量,当然能够让其立足为本的却是它所供养出来的衍生力量,受水渡门丹药恩惠,而愿意为之效力的散仙力量。

    待人全部到齐后,葛无侠与长使安泉子对望了一眼,而后对着众人漫不经心道“这位乃是莲宗长使,他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布,你们都认真听好了。”

    长使轻哼一声,对着众人朗声道“此事本是莲宗与水渡门的高度机密,本不可外传,但如今事出有变,不得不告知于众位,我想或许你们其中的某些人已经知晓为何事了。”

    说话间其目露精光,扫过众人,随后接着说道“数年前,莲宗曾将曜暝丹卷秘密送往水渡门,由其藏丹阁保存,然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只这数年时间,曜暝丹卷便在藏丹阁之中丢失!”

    众人闻言,一阵耸动,一来知晓这曜暝丹卷的珍贵程度,且皆是只闻其名,未曾谋面,二来这丹卷竟保存在水渡门之中,且在宗门之中丢失,如此一来,怕是宗门要背上了大锅,而作为水渡门弟子的他们自然也不会好过。

    而同样为之惊讶的还有何一诺。他心中诧异,且万万没有想到这丹卷竟然丢失了。

    这期间他始终在打着曜暝丹卷的主意,且据他所了解,除他之外便只有金簪子和苏洪对此有想法。

    金簪子已死,不可能接触丹卷,故而只有苏洪有可能。

    只不过苏洪生性懦弱,胆小怕事,即便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然若真是他偷的话,那何一诺当真是要吐血了。

    因为从一开始,他便开始着手陷害苏洪,以此来获得先机,若对方将计就计,那一切岂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只不过长使的话,让他的心在诧异之中得到了些许的安慰。

    长使扫过四周,目光锐利,转而说道“其实这水渡门所保存的不过是曜暝丹卷的次卷,即便是丢了也很容易找回,只需将主卷带来,感应片刻便可知晓其方位,当然也知晓在谁的身上。”

    “而从方才莲宗药帝所传来的信息来看,这次卷依旧还在水渡门之中,故而让我等在他到来之前,隔离整个宗门,不允许任何一人外出!”

    而后,他似有意无意的看向葛无侠,随后带着一丝异样的语气,冷冷的说道“不过,我把你们召集到这里,除了告诉你这件事之外,还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毕竟水渡门也是莲宗的一部分力量,我不想让宗门难堪。你们可知这一次是谁降临水渡门吗?”

    在场之人面面相觑,却也不敢胡乱猜测。

    “莲宗有四大药帝,人皇,遮天,独尊,千军!此次降临而来的,正是四大药帝之一的千军!”

    此言一出,场中是一阵哗然,原本以为莲宗只会派遣一名药君前来,却不想竟然破天荒的让位尊极高的药帝出山,众人在紧张之余,更是有莫名的兴奋。

    要知道,即便是水渡门门主葛无侠也只是药君级别,故而这是他们有生之年第一次能够见到药君以上炼丹师。

    “所以,你们若是谁拿了,现在就交出来,还能宽大处理,否则谁也保不了你们!”长使瓮声瓮气道。

    众人交头接耳,左顾右盼,只是许久之后,却依旧无人主动承认。

    此刻,何一诺同样在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并在不断的思考着,当他排除那金簪子与苏洪之后,剩下的,便只有周围的这些弟子。

    只是,莫不问他们能否有那份胆识与魄力,光是这有关曜暝丹卷的秘密他们便无从得知。

    且退百步说,在救火之际,苏洪肯定会把大部分精力放在藏丹阁上,这些低阶弟子没有人能逃得过他的注意。

    而除此之外,便只有一人!乃是水渡门的门主葛无侠!而若真是他,那饶是何一诺这般心智,也不禁捏一把汗。

    对方可能知晓金簪子,苏洪与季无涯三人知晓曜暝丹卷的秘密,故而一直在等待他们三人行动的时候。

    在何一诺将一切计划都布置看似完美无瑕的时候,对方却只需要施苦肉计,而后将计就计,将自己当成是倒霉鬼,跟着何一诺他们演戏。

    他是他们三人要算计的一方,故而他也是他们最不会堤防的一方,简单想来,谁会去偷自己看守的东西,这责任追罚下来,他一人定承受不了。

    故而他趁此机会,跟随何一诺他们编造一个谎言,制造假象,让外界以为这丹卷乃是他们所偷。

    如此一来,便可瞒天过海,在避免直接惩罚的同时,也能够获得丹卷,当真是一石二鸟,完美无瑕。

    然若果真如此,却是有一点让何一诺困惑的地方。

    看葛无侠如今神态安然,不慌不乱,面对着即将到来的莲宗药帝千军竟无丝毫做贼心虚的样子,且这长使所言不会有假,只要药帝降临以主卷感应出次卷,无论是次卷在谁身上定难逃一死,即便是水渡门门主也不例外。

    难道这丹卷没在葛无侠的身上?那又会是在谁的身上?

    这一刻,饶是以何一诺谋略与心智,竟也无从决断。

    不过他也来了兴趣,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偷走了曜瞑丹卷,能够在他周密的计划中,瞒天过海。而反过来利用自己的人,决计是个不寻常的人。

    此刻,水渡门在方才召集众药长的时候,便已经下令告知所有弟子没有门主之令不得擅自外出,同时封锁了出宗的途径。

    那些寻常弟子不知晓,猜疑声此起彼伏,且宗门内位阶稍高之人全部被召集起来,故而无人出来安抚,那些低阶弟子很快便陷入了恐慌之中。

    ps:为了书友更好的阅读,小说前面一部分有些细节的改动,只在正版17k中有改动显示。
新书推荐: 乱世斗神 诸天之无限召唤 永恒帝主 灵拳天行 三思而行江湖 剑雨潇潇 愿我一生守护你 秘宝之主 侠义榜 武侠之武破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