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幻界仙途 > 第五卷 生死交错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七十二重境界

第五卷 生死交错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七十二重境界

    下方的争夺已经来到白热化的地步,而何一诺却始终静观其变。此一次穹顶之风的出现,共有七十二级台阶,而如今踏入最高的乃是一幻劫一境的老道。

    他在第二十二层处停下了脚步,待他出来之时,整个人的气质焕然一新,更有如入出尘之境,他带着难掩的兴奋与激昂离开了此地。

    此外还有一人,乃是一妙龄女子,约莫十七八,只不过其修为已经来到了幻境第一步巅峰幻神一境,莫说旁人,便是修为寻常的穆冰语也能够看出其修为内敛,天资绝佳,故而在那老道之后她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目标。

    多数幻境一下的旁观者皆在猜测她是否能够打破那老道所保持的记录,此外还有多数修为低下的修士欲抓住时机,拜其为师,故而无形之中,人们便对她充满了期待。

    而她也不负众望,似不费吹灰之力便踏上了十级台阶,而后一鼓作气,竟再次连踏十级,来到了第二十层处。

    下方人群瞬间瞠目结舌,而后爆发处一阵哗然,迈上二十层在他们的意料之中,而这个速度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片刻之后,竟传出了阵阵喝彩声,仿佛他们也想看到修道之人在穹顶之风内的极限到底是多少。

    然而,外界的嘈杂此刻传入她的耳中却显得格外的刺耳,此刻心中叫苦不迭,方才的急速攀升严重透支了她的修为,甚至在踏上第二十级台阶的时候意识竟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她从怀中取出一颗丹药吞下,停留在二十层,调整气息,酝酿着下一次的突破。

    而她心中亦是清楚,自进入二十层她便感受到体内修为的变化,乃至意志的变化,如修为中的污浊被净化一般,只留下精华,此刻她自诩,同阶乃至同阶之下已是难逢敌手,故而这一份造化,说什么也不能够轻易放弃。

    而随着她的停滞,下方人便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有些人发出了阵阵的嘲笑声,称道方才的急速攀升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不是其真正的水平,如今若是在强行往上,只能是落得被穹顶之风诛杀的结局。

    然而就在质疑声传出的片刻后,女子竟然再一次迈开脚步,踏上了地二十一层台阶,而后在片刻的调节之后,又迈上了地二十二层台阶,已与那老者齐平。而这似乎还未达到她的上限。

    这一刻,所有人皆哑然,而当她迈上第二十三层台阶的时候,短暂的沉默化成了经久不息的喝彩。

    而此刻身处其中的她却在强行压制着心中翻滚不息的道法紊流,此刻在穹风的干扰之下,他原本体内的修为道法化作一根根细针游丝钻入她全身的各个经脉,反噬着残存在体内的原本属于自己的道法。

    然而她虽竭力压制,却徒劳无功,甚至连丹药的力量也被蚕食,这一刻,她后悔方才踏出的那一步,一步便是一生的转折,下一刻,她口吐鲜血,意识模糊,身躯便修为反噬,在穹顶之风中化作一团血雾。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一股闻之欲吐的血腥气味扑鼻而来,众人瞠目结舌,而后面面相窥,惋惜的摇了摇头,而飘散在穹顶之风下方血流成河的惨状,让所有人对它的膜拜与渴望重新变成了敬畏。

    穹顶之风渐渐的开始自上而下,虚化消散,人群也开始四散开去,众生百态,此刻各怀心绪。

    而就在这时,何一诺离开穆冰语,来到了穹顶之风下,缓缓进入其中,而穹顶之风似随着他的进入,竟然再次凝实,重新归位!

    也不知道是谁先唤出了声,所有人皆驻足回看,隔着层层飞雪,隐约中他们发现穹顶之风中有一个人的身影,正在一步一步的向上踏去,速度平缓,步伐稳健,没有任何的夸张,任何的造作,就这样一步一步,不曾停留。

    一层,两层,,,二十层,二十一层,,,三十层,三十一层,,,四十层,四十一层,,,

    平静而又波澜不惊的举动,一步一个脚印,却让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没有喝彩,没有嘲笑,更没有质疑,只有永久的沉默,唯怕一声嘈杂惊扰了这波澜平静的一幕。

    何一诺阔步其中,如履平地,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经没有那么的陌生。当年的灭生之海,风琼宗,何一诺曾经在风穹之中完成了修为的升华与蜕变,获得了穹风的庇护。

    他不知晓这穹顶之风与灭生之海的风穹有何关联,但是此刻他走在其中在穹风的融合渗透下,没有丝毫的阻碍。而穹顶之风便如风穹的升级版,它不仅能够给予修为的精进,而且还能够洗涤人的心灵与意志,唤醒被尘埃掩埋的神智,一如此刻的何一诺!

    而随着何一诺步伐不断的迈进,穹顶之风爆发了最为华丽的光芒,将夜幕笼罩下的天空点缀的璀璨夺目,雪舞妖娆,延伸数万里。

    五十层,五十一层,,,六十层,六十一层,,,七十层,七十一层,七十二层!!!穹顶之风被一片华光覆盖,一时之间耀眼夺目,让人侧目,所有的一切皆消失在视野中。

    与此同时,天罡纪元处,天道十三生相中属于何一诺的那个忽睁开双目,他们曾被夺取的灵魂,沉睡的意志,在这一刻同时苏醒。

    穆冰语愣在原地,这一刻,他忽察觉有一只手拉住了自己的右手,待她双目适应,发现那是何一诺的脸庞,一如当年那般熟悉,只不过却更多了几分沧桑。

    “走,我们离开这个地方!”何一诺看着穆冰语,柔声道。

    穆冰语点了点头,这一刻,她有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不再那般孤独与无助,一如当年在往生界的那个生死时刻。

    二人悄无声息的离开,只留下身后充满期待的人群。

    寒风渐止,海浪渐息,远离嘈杂的人群,远离喧嚣,与落雪相伴,与天地同行,获得内心的纯洁与安宁。

    何一诺与穆冰语重新回到了河畔村的后山之巅,夜已放晴,月明星稀,白雪皑皑,小村中透出点点星火,一片祥和。

    “冰语,你可知当年这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为何村落会便成那般惨状?”何一诺经过穹顶之风的洗礼,此刻早已寻回自我,内心波澜不惊,只不过当提及当年一事的时候却依旧是心中一痛。

    先人有云,大彻大悟方能看穿一切,放得始终。只是世事沧桑,与世浮沉,却怎抵得上心中那顷刻微光,看穿,谁又能看得穿?

    穆冰语闻言,神色暗淡,摇了摇头,“当日你离开之后数日我便也离开,而后数年未曾回到此地,却不曾想到竟会发生如此突变。”

    “你当年离开之时,可有发现有何异常?”何一诺面色凝重,事发至今,却无丝毫线索。

    穆冰语回忆了片刻,看向他,再次摇了摇头,何一诺面上有失望闪过,然片刻之后,穆冰语忽想起了什么,“一诺,我给你看样东西。”

    何一诺见她从衣袖中取出一捆扎完好的棕色小布袋,她打开布袋,露出了其中黑色粉砂状之物,若不仔细查看,便能将其误认为是寻常的灰土。然而这看似不显眼的黑色粉砂却隐隐透出一股怪力,这股怪异的力量即便是何一诺也不曾遇过。

    何一诺将手探进布袋,触手处只若普通的砂粉,并无丝毫异状。

    “我不知晓河畔村惨案究竟发生在我走后多久,但是当时我离开的时候,曾在距河畔村十里处的山水亭发现了这些东西,当时只是一时好奇便收集了些,不知道这些东西与河畔村的惨案是否有关联?”

    何一诺闻言,思索了片刻,却无丝毫的头绪,只不过如今已看似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而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这一切的源头应隐藏在后生之地西方的那些未知的大陆,未知的世界里,甚至更远的,来自于永生之地!

    “一诺,一诺,,”穆冰语看着有些愣愣出神的何一诺,打断道。

    何一诺回过了神,看向穆冰语,却发现她的面上似泛起了一阵红晕,一瞬间竟变得有些羞涩,他心中知晓,只是转而问道“冰语,这么多年来,你找到那个人了吗?一定找的很辛苦吧?”

    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却让穆冰语滞了一下,片刻后,竟羞涩的低下了头,轻声低语道“没有,可能是我一直没有认出他吧。”

    而后她抬头偷偷的看向何一诺的脸庞,当发现何一诺亦是看向她的时候,这一次却没有再躲避他的目光,她希望她的目中能再次浮现出那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眼神。

    只是,何一诺透过她的双眸,看到的却不是自己的面容,而是隐藏在那张乱魔面具下的那种眼神,而这一刻,他明白,或许她对于自己,亦或是对于那张面具下的自己,也许只是一种依赖。
新书推荐: 乱世斗神 诸天之无限召唤 永恒帝主 灵拳天行 三思而行江湖 剑雨潇潇 愿我一生守护你 秘宝之主 侠义榜 武侠之武破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