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田园小医妃 > 卷一 463 她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卷一 463 她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顾承厌见她这样子,忍不住笑道:“又不是没见过,早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害羞?”

    这……这能一样么?

    花蝉衣忍不住心想,在床榻间怎么样都好,哪有再人面前光明正大洗澡的?

    还好她泡澡喜欢在水中洒些自己配的中药材,此时方不至于一览无遗,

    顾承厌上前,自觉地拿起一旁干毛巾沾湿了,替花蝉衣擦背:“洗澡水都给烧了,何不给你服务到位?顺便帮你把澡洗了?”

    花蝉衣老脸通红:“我自己会洗,还不至于这么点小事儿都劳烦顾大将军你。”

    顾承厌见她是真害羞,笑笑没答话,抬起手来动作轻柔的往花蝉衣白皙的皮肤上撩温水,显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顾承厌此时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就是想时时刻刻的同花蝉衣在一起,哪怕什么也不做都好。

    二人如今倒像是新婚的小夫妻似的,蜜里调油,根本不愿意分开。

    花蝉衣起初还有些放不开,她往日洗澡身旁从没有过旁人,哪怕昔日在王府,靖王派来伺候她的那些丫鬟们再洗澡时准备服侍花蝉衣的都被她拒绝了。

    顾承厌替她擦了一会儿身子,花蝉衣突然发现,被人服侍着还是挺舒服的,索性闭着眼睛任由顾承厌伺候。

    好在这个人是顾承厌,她也只是别扭了一下,很快便放松了。

    顾承厌从小到大都没伺候过人,更别提是女人了。

    花蝉衣生的细皮嫩肉的,顾承厌这拿剑惯了的,半分力气都不敢使用,生怕弄疼了她。

    尽管顾承厌清楚,花蝉衣没有那般娇弱,她本就是个会功夫的,不过是表面看着娇弱,实则一脚能将人肋骨踹断。

    只是知道是一码事,看着眼前仿佛吹弹可破的皮肤,顾承厌可是半分不敢下重手。

    一面小心翼翼的用湿帕子给她擦着身子,一面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她的神情。

    看样子应该是挺舒服,他在伺候人这上面还挺有天赋的。

    花蝉衣身上本也不脏,在桶中泡了会儿,犹豫着要不要光溜溜的出来时,顾承厌已经将她一把捞了出来。

    花蝉衣僵硬着身子,任由顾承厌替她擦干身上的水渍后,将她抱回了床上。

    倒也未急着做什么,顾承厌道:“身上用擦什么东西么?”

    花蝉衣愣了下,想不到顾承厌还知道女子会往身上擦香膏的事儿,也不知是在他昔日哪个红颜知己那里听来的。

    花蝉衣道:“在我梳妆台右侧第二个匣子里,有香膏。”

    顾承厌依言取了出来,是一个极其精美的小盒子,一打开,便闻到了扑面而来的药草香气,和其他女子身上那些有些刺鼻的香味截然不同。

    顾承厌忍不住问道:“你这香膏是在哪买的?”

    花蝉衣看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瞧着不错,想买一些送人。”

    果然……

    花蝉衣眸色沉了下来,顾承厌若是要送给她的话,不可能当着她的面说的这么直白。

    “怎么,要送姑娘啊?”

    顾承厌被她这醋样逗笑了:“我想着给阿嬷买些,想什么呢!阿嬷虽然上了年纪,平日里衣食起居还是挺讲究的。”

    花蝉衣闻言,面上露出了一抹窘色。

    她感觉顾承厌是故意的,要送给阿嬷直说不就好了,何必存心卖关子?!她平时明明也不是爱吃醋的性子!

    花蝉衣解释道:“这香膏是我自己做的,用的许多美白嫩肤的药材,外人不知道的,回头我便给阿嬷做几盒。”

    顾承厌闻言,忍不住笑道:“真是看不出,你还有这手艺,花蝉衣,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你不知道的多了。”花蝉衣面上露出一丝小得意,顾承厌绝对想不到,她不仅仅会这些,那些官家千金们会的琴棋书画,她如今不说多精通,至少还算熟稔。

    不过眼下没必要让他知道太多,免得新鲜感太早过去,却让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发现才有意思!

    顾承厌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没继续追问,笑着上前,亲自替花蝉衣身上涂抹香膏。

    眼前顾承厌一直觉得女子要往身上涂涂抹抹的,麻烦的很,这黑的便是黑的,白的便是白的,终日涂抹那些东西,也没见有什么效果,可是看着花蝉衣宛若凝脂的皮肤,突然意识到了这些东西的用处。

    他说花蝉衣这皮肤怎么养的这么好,像剥了皮的鸡蛋似的又白又滑,原来学医还有这种好处在,可惜学医的大多是男子,女医师本就不多见,像花蝉衣这般刻苦的,更是少之又少了。所以在这上面,倒也也难怪旁人没几个发现的。

    顾承厌指尖温热,动作轻柔的伺候着花蝉衣,花蝉衣舒服的闭着眼享受,感受着顾承厌动作轻柔的替她涂抹着香膏,没多久,便感受到了阵阵困意来袭。

    顾承厌替她将身子都涂满后,正准备办正事儿,吃惊的发现,这厮居然已经趴着睡着了!

    原本顾承厌还想做些什么,见她睡的正香,也不舍得吵醒她,此刻也只能无奈叹气,替她盖好了被子,自己躺到一旁,却一时有些难以入睡了。

    今晚又是服侍她洗澡,又是伺候她涂抹香膏的,面对着这么一具精心维持保养的身子,顾承厌觉得自己能忍这么久,这耐力能出家了。

    顾承厌瞧花蝉衣睡的很熟,只得无奈的伸手揽过了她,重重叹了口气。

    看样子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啊……

    次日,花蝉衣睡醒后,顾承厌早就起了,正在院中练剑。

    花蝉衣来到门前,见顾承厌剑舞的漂亮,只是这脸上似乎没平日里那般精神,看着就像没睡醒似的。

    花蝉衣恍然想起自己昨夜洗过澡后,居然睡着了的事,在看眼前的顾承厌,莫名有些想笑。

    好不容易过了四日见了一面,还给她洗了澡涂了香膏,结果什么也未发生,也难怪他心中郁闷,花蝉衣稍微想想,莫名觉得有些想笑。

    不过她还没这么不识趣,继续刺激他什么,顾承厌练完剑后,还极其赏脸的拍了拍手:“好!将军这剑术真是出神入化!我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新书推荐: 逆墟 都市之垂钓神豪系统 旧神血脉 不可名状的邪神 我真不想头秃了 都市大进化时代 魔法符篆 腹黑世子攻心记 世界最强GM 重生八零之我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