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重生浪潮之巅 > 正文卷 第四二七章 太聪明

正文卷 第四二七章 太聪明

    高益民顿时目瞪口呆,他总算知道为什么林泽辉年纪轻轻就能当上了区委办副主任,而他却始终是个村干部,甚至连干了十来年的支书位置都没保住,被老方头给抢了去。

    林泽辉已经深得稳准狠三字之真意。

    说的就是,方辰又不是他们前方村的人,凭什么承包村里的土地,如果老方头敢阻拦,那就把老方头彻底踢出去,让他退休养老去。

    高益民此时眼中充满了自信,之前内心的忐忑被压缩到了极限,只在心中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

    “再者,你们可以告老方头和自己的孙子合谋,侵吞集体财产,致使上千万的集体财产落入了老方头和其孙子个人的腰包里,到时候再找报纸记者一曝光,那老方头他们真是不死也脱层皮了,而且不但核桃林他们得不到,去年挣的钱还要吐出来。“林泽辉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看着林泽辉的模样以及这渗人的话语,高益民和蒲成礼顿时感觉一股寒风袭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这主意出的着实是太阴狠毒辣。

    如果他们不是知道这是林泽辉性格使然,恐怕真以为林泽辉跟老方头有什么深仇大恨。

    如果真使出这一招,老方头恐怕就不是不死也脱层皮这么简单了,村支书没了不说,弄不好要蹲大牢,吃牢饭的。

    一瞬间,林泽辉在他们心中的形象跟电视里古代清宫里又阴又狠,动辄要置人于死地的,大太监画上了等号。

    不过说来也是,林泽辉和太监无非就是一个太字和大字的差异,也就是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实际上都干的是伺候人的活,性格都被扭曲了,阴损的很。

    但是转念一想,高益民就痛下决心,就照着林泽辉说的干。

    虽然这主意太狠毒了,但是他觉得如果不照着林泽辉说的,他真弄不过老方头。

    他跟老方头认识了几十年,虽然人家在当公社书记的时候,他只是个小队长,但并不妨碍他对老方头有着很深的了解。

    更别说去年老方头还结结实实的给他上了很深刻的一课。

    去年村委会讨论核桃的时候,老方头一句表态的话都没说,甚至轻描淡写的两三句话,就逼着他不得不按照老方头的意志行事。

    他到现在都记得,他当时为了抢占先机,竟然做出提前开口发表意见的丢人事来。

    一般按照来说,村里的事情都是会计,治保主任这些下面的人先发言,他和老方头一般都是掌握局势,最后才发表意见。

    所以说,他提前表态,实际是上件很跌份的事情,代表他已经没有自信掌控局势了。

    可更丢人的是,他所表的态,其实就是老方头想让他说的。

    等方辰亮出自己的家底之时,他才知道知道老方头本来就是打算跟他拼谁的钱更多。

    真可以说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偷鸡不成蚀把米。

    不过高益民不知道的是,在方永年看来,整个前方村只有他方永年才有资格把控局势,一锤定音,高益民在他看来,跟团支书,治保主任一样,都是棋子而已。

    然而另一点最让高益民十分生气的是,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治保主任和团支书竟然缩脑袋了!

    想到这,高益民狠狠的瞪了这两人一眼。

    两人也不知道高益民为何发怒,但依旧赶紧讪讪的笑了两声作为回应。

    他们这次是真是彻底上了高益民的船,想要下船,除非他们舍得放弃那十万块钱的利益。

    从两人身上得到满意的回应之后,高益民心中暗下决心,无论如何这次也要把老方头扳倒。

    没注意到高益民和蒲成礼奇异的目光,以及底下的小动作。

    林泽辉眼睛微眯,眼中迸射出一丝兴奋的意味,“到了这一步,反正都已经是纸包不住火了,你们就大大方方的把这事情告诉全体村民,让他们跟老方头闹,让老方头在村里彻底成为孤家寡人,名声臭掉,烂掉,让他在村里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别说村支书了,让他连村里都没得待,从此之后整个前方村没他老方头的立锥之地!”

    林泽辉越说越兴奋,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狰狞扭曲,他此时已经完全陷入了他编制的那个世界,甚至气血上涌,让他不由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此时场上所有人到屏住了呼吸,他们此时就一个感觉,那就是冷,深寒及骨,如坠冰窟般的冷,这种冷是由内而外,不但将人的身体冻住,甚至连思维也要彻底冰封了。

    林泽辉刚才说的话,完全是要赶尽杀绝,彻底致人于死地啊,在这个为了几十块钱,几百块都能闹出人命的时代,一旦牵扯到上千万的利益,他不敢想象如果村里的人知道这事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恐怕连老方头家的祖坟都能给挖了。

    过了许久,高益民这才缓过神来,他强压心中的惊涛骇浪,哆哆嗦嗦,对着林泽辉喃喃的说道:“林主任这样不太好吧。”

    太毒了,简直就是绝户计。

    林泽辉白了高益民一眼,冷冷的说道:“我就是给你出个主意,做不做的,完全看你自己,不过有一点,再大的风波都要压到村里这个层面,区里,甚至镇里都不能出现一星半点的风声,要不然出现群体事件,是什么后果我想高村长你是知道的,我敢说你死定了。”

    听了这话,高益民的脸瞬间变的煞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灵。

    林泽辉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怪不得高益民混了这多年还是个村干部,着实是没有城府,不堪大用。

    说实话,如果不是冲高益民许诺的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他压根就不会搭理高益民,更不会掺和进这样的破事。

    等拿到这三百万,他立马就辞职去下海经商,去搏个千万,甚至亿万身家。

    他算是看透了,干官员没钱途,虽说比商人地位高,但是受到的限制太多了,商人有钱可以乱花,想买什么买什么,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出国就出国,谁也拦不住,更说不出个一二来。

    可官员就不行了,好不容易弄点钱吧,还不敢花,整天在家里藏着掖着的。

    而且这伺候人的事,他早干腻歪了,那有自己当家做主来的爽利。

    林泽辉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看着众人敬畏的表情,以及那么一丝隐藏在眼中的欣喜若狂,心中大约如同三伏天吃了个冰棍一般,从上到下浑身都是舒坦的。

    一帮蠢货!

    林泽辉在心中给高益民等人贴上了如此的标签。

    高益民他们以为他林泽辉背后的区委三把手就是他们的靠山了吗?

    他林泽辉的背后是区委三把手不错,可这件事他压根就没告诉那位。

    他要是告诉了那位,他还能挣到这三百万吗?

    以那位的吃相来说,能给他分个一万两万,那就是烧高香了。

    他完全是在狐假虎威,扯着虎皮拉大旗而已。

    至于说,他怕不怕那位知道,那肯定是不怕的,等着三百万到手,他就南下去岭南做生意去,爷不伺候你了。

    他就不相信一个小小的区委三把手能跑到岭南找自己的麻烦不成?

    到时候,他就是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而且他有很大的把握,自己背后的那位不会知道这事,说不定在自己走的时候,还会来一出依依不舍的戏码。

    高益民他们,他倒是估计会在后来察觉出不对来。

    不过,他们察觉到就察觉到了,无所谓了,他就不相信,高益民他们敢向自己背后那位告发他不成?

    想到这,林泽辉有些遗憾的看了高益民他们一眼,一群无胆鼠辈,胆子太小了。

    他总觉得如果不发动全体村民的话,高益民他们跟老方头斗,并不是那么的十拿九稳的。

    只有发动了全体村民,把老方头彻底搞臭,搞烂,那这钱才能算是安安稳稳的落到他们的兜里。

    至于说之后会闹出什么事情,出现什么不可收拾的局面,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拿钱去了岭南之后,哪会管这边洪水滔天!天崩地裂!

    这边就是出了再大的事情,也跟他没关系。

    他就是出了个主意而已,具体实施的都是高益民他们,除了自己背后的那位会恼羞成怒之外,谁能找他的麻烦?

    不过也无所谓了,就他安排的这几招,老方头如果识相一点,肯定不会跟他们鱼死网破,他有九成半的把握,这事能成。

    但有一点必须要把握好,在钱没到他手里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闹出一点风波出来,所有的风声都必须压在前方村内,要不然他这金蝉脱壳,霸王卸甲的把戏就玩不下去了。

    想到这,林泽辉的目光顿时变的有些阴冷,他必须好好看住高益民他们几个才行。

    “林主任,我想请问您一句,如果这事村民们知道了,我们怎么把他们给压下去?”蒲成礼开口问道。

    
新书推荐: 你赠我怦然心动 重返洛杉矶 重生之最好时代 凡心已动 我真没想重生啊 超凡修仙 全能小姐和万能先生 一的立方遇见根 慕川之微 一号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