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 荣华路·元明杨家将 第279章 有功不受禄

荣华路·元明杨家将 第279章 有功不受禄

    杨璟平定了湖南境内的反对势力,助朱亮祖攻下了靖江城,战功累累,在军中的威望日渐提高,明太祖很赏识这位杨家将的后起之秀。

    每次大战,明太祖都钦点杨璟随军出征,杨璟率子侄从北打到南,从打到西,再从南打到北,为大明打出了一片天下。

    洪武二年(1369)杨璟跟从汤和、廖永忠、傅友德攻打明玉珍建立的大夏政权,作为先锋率水师与夏守将戴寿决战于瞿塘峡。戴寿集合蜀地军民,凭借着天险击败了杨璟的水师。

    杨璟收拢战线,与夏军对峙,等待援军的到来。不久大军到来,合力攻下了重庆,“夏主”明升出城投降,川蜀平定。

    洪武四年(1371)原慈利安抚使覃垕自立为王,再次起兵反叛,攻陷辰州诸寨。因粮食、军火充足,1.5万叛军依仗险要的地势,以少胜多,三战桥头肖家峪,四战茅岗七年寨,五战崆峒山,杀得明军头盔期间、尸横遍野,明军损失惨重。

    洪武五年(1372)正月,地方守卫告急,明太祖闻讯大怒,命湖广行省平章杨璟、征南将军邓愈、江夏侯周德兴、江阴侯吴良等率统兵十万,并将澧州卫、常德卫多处官兵统归其调遗,明军一边新建大庸卫城以巩固后方基地,一边攻打覃垕。

    杨璟作为副将军,心里很不服气,他要以战功和计谋挽回瞿塘之败的尊严,再次证明自己的实力。

    每次献计,都被邓愈驳回,并讽刺说:“败军之将,以何教我?”

    于是杨璟不再多言。此后,在历次的战斗中,只顾冲锋陷阵,砍杀叛军无数,不过对那些没有参与的土族平民他是同情的,每每当叛军进入村寨以后,就严令部下不得追击。

    三月,明军大部队行至澧州,邓愈将军队分为两路,命周德兴率主力围攻茅岗寨,同时命杨璟、吴良率兵对散毛、柿溪、安福等三十六洞全面发起攻击。

    周德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将茅岗攻下。周德兴打进茅岗后,实行三光政策,逢人就杀,见屋就烧,见钱就抢,他要断绝覃垕的兵马来源。

    霎时,茅岗山上,大火冲天,尸横遍野。眼看百姓受了大难,杨璟很是不忍,对周德兴说:“周兄,如此暴敛,不可取!”

    周德兴不以为然:“贼寇不杀,留着有何用?我们没有更多的粮食来给俘虏吃!”

    杨璟道:“不是所有的人都是贼寇,手无寸铁的土家族人既然放弃了抵抗,就当安抚之。”

    周德兴有点生气了:“你跟皇上理论去,别跟我说!”

    杨璟因为被周德兴训斥了,很久没有和他说话。而周德兴依旧我行我素,每攻下一处寨子,照样屠杀那里的寨民。

    覃垕见周德兴来势汹汹,就将兵力收缩在七年寨上,避其锐气,故意不下山与周德兴决战,覃垕对部下道:“你有千军万马,我有千山万洞”。

    周德兴一部望山兴叹,无可奈何。

    却说覃垕在七年寨山上,一面修筑工事,操兵练马,一面发动部下挖山种粮。每天日晒雨淋、风餐露宿的周德兴自恃力攻难克,想用智取攻破七年寨,却又不知从何打开叛军的突破口。

    明军和叛军相持了一个多月,一直到另一支明军曹良臣率兵从桑植而下,战事才出现转机。周良臣是个很谦虚的将军,他很佩服杨璟的为人和智谋,尤其是攻打靖江的战役杨璟的智取之策。他很清楚邓愈、周德兴和杨璟之间的矛盾,连夜拜访了杨璟。

    周良臣进门就道:“平章大人,周某今日前来不是当说客的,我们不谈军事。”

    杨璟道:“行伍之人不谈军事,那还谈什么?有话直说。”

    周良臣道:“叛乱已经持续三年之久了,为何却不能平息?”

    杨璟道:“以成败论英雄,故大明军连吃败仗。我率部平息之后,继任者又改变我的安抚之策,上已对我不满,我深感不安。”

    周良臣道:“大人言重了,剿灭叛乱大人不是也来了吗?”

    杨璟道:“知己知彼,方可克敌。覃垕也有软肋,卫国公数次不依我所言,我也就心灰意冷了。”

    周良臣道:“贼首覃垕最相信谁?”

    杨璟道:“原元朝翰林院评事朱孟迁之曾孙朱思济,和我有旧交。朱思济乃覃垕二女之婿,覃垕谁都信不过,只对朱思济言听计从。”

    周良臣道:“那大人的意思是说收买朱思济了?”

    杨璟道:“别说得如此难听,这叫团结。朱思济和皇上同姓,只要许诺委以为先锋,若助明军捉拿了覃垕,必将飞黄腾达。朱思济就会站到我们这一边来的。”

    周良臣道:“此计乃反间计,大人果然高明!”......

    周德兴从周良臣的口中得知这一重大情报,立即派人携财物去了朱思济的山寨,果不其然,朱思济是他经不住周德兴用功名引诱,亲自下山来到明军的营地,屁颠颠的见了周德兴。

    朱思济说:“七年寨上千洞万壑,地广田足,加之贼寇全系土家山民,惯于山战,明军硬攻是不成的,我愿意以女婿身份,上山用计骗覃垕下山。而后将其逮住,解送京都,这样,山上的起义军便不攻自散了。”

    周德兴道:“好!不愧是皇上的族人,事成之后你就是大明的大元帅了!”

    朱思济听周德兴这么一说,乐不可支:“还请侯爷在皇上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告辞!”

    周德兴道:“不送,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朱思济进入七年寨劝覃垕曰:“明大军云集,此寨危如垒卵,势难久持。九都有观音寨,奇险可守,何不去而隐之,待时而起?”

    覃垕不知道朱思济已经投靠了朝廷,觉得很有道理:“还是我女婿聪明,有孝心。我们去那里看看吧。”于是带着部下何英、姚祖一同前往,殊不知何英、姚谋和朱思济早就串通一气,欲谋害自己。

    几人就便上了路,刚走到慈利和大庸交界的金岩山一个小山岗上,朱思济说:“太热了,我们先洗个澡凉快凉快。”他第一个脱了衣服跳进了水潭里面,何英、姚谋也跟着下去了。       覃垕卸甲下了水潭,很享受的在水中游来游去。

    “杀呀——”只听一声呐喊,草丛里、树林中突然窜出二十多条汉子,个个威武健壮,为首的正是杨璟。

    杨璟道:“反贼哪里逃?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覃垕。”遂命令首先搭箭对准了水潭中的四人。

    覃垕在水中就剩一条光裤衩,知道反抗也无用了:“杨璟,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三人是被我蛊惑的,希望你给他们一条生路——”

    杨璟道:“诺。果然够义气!”于是覃垕等人只好束手就擒。

    周德兴率数千人马到了,当即将覃垕装进囚笼,从水路解送南京。叛军没有了头领,就各自逃散了,慈利之乱就此平息。

    是年,六月初六日,覃垕被朱元璋凌迟(剥皮)处死,他至死也不明白,自己最信赖的女婿竟然出卖了自己。

    按照此前的承诺,邓愈、周德兴联名上奏给朱思济请功,请求明太祖封其为“谷用大元帅”,朱元璋很爽快的同意了。

    事后,明太祖给平定叛乱的将士封赏,说:“覃垕之役,杨璟不能克,赵庸中道返,功无与德兴比者。”

    明太祖复斥璟道:“命尔统军,屡常失利。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添灶减灶,人莫我知,尔乃轻信敌人诡计,辄使黄永谦往彼,使知我虚实,虽锜釜之数亦尽知之。尔尝从克保宁,当有微赏,然尔先于潞州失陷人马,及攻覃垕寨,久不能克,进攻瞿塘又致覆败,较之破保宁之功,不足以掩过。”

    封赏没有杨璟的份,杨璟连忙下跪:“臣知罪——”

    明太祖道:“北平残元势力又起,你就从大将军徐达镇首北平,去辽东修长城练兵好了。”

    杨璟道:“谢主隆恩,臣告退。”......

    明太祖下令大军继续南征北伐,消灭了各地的割据武装,将元朝势力驱逐出了中原地区,赶到长城以北,基本确立明朝在全国的统治地位。

    明太祖成了最大的地主,为了他的子孙能够坐稳皇帝宝座,巩固皇权,他咬咬牙,开始举起屠刀,对那些曾经和他一起打江山的功臣们下手了。

    千方百计的要把“难兄难弟”手中的兵权、行政权收归己有,最好的就是建立一支直接归皇帝指挥的特殊军队——锦衣卫。

    锦衣卫是秘密的特务机构,无孔不入,负责监视百官与人民的一举一动,只要他们的言行稍微对明太祖不利,特务们就直接将“罪证”呈给朱元璋。

    一时间,明王朝从中央到地方,从官府到民间,到处弥漫着白色恐怖气氛。不少文臣武将人心惶惶,唯恐自己被锦衣卫抓住把柄,落入皇帝的毒手。
新书推荐: 岁月寥落 凌小姐撩夫上瘾 带上女儿去修仙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星之所向心之归途 秦淮夜上 锦鲤王妃有空间 代号桃园 珠光宝妻致富记 田园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