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 荣华路·元明杨家将 第277章 逼死邓祖胜

荣华路·元明杨家将 第277章 逼死邓祖胜

    杨璟道:“然,诸位哥哥今日起,当严加提防贼寇偷袭。”

    杨柱、杨换道:“是,六郎分兵与我,我兄弟二人现在就去追击——”

    杨璟道:“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不可!一旦我们分兵,邓祖胜必再次出城。”随命将士原地扎营,等后续部队到了,围困永州。

    牵一发而动全身,邓祖胜自知永州难保,秘密派出信使向全州守将阿思兰求救。

    翌日,杨家将集团的四万将士陆续抵达城外。敌军全州的先锋部队元左丞周文贵在向永州悄悄靠拢,杨璟派遣左丞周德兴等中途拦截,阵斩其部将朱院判,获元帅漆申等六人,周文贵被打得落花流水,率部仓促退回了全州,来不及逃跑的敌军全部歼灭。

    十二日,元军的数万人速速来救,驻扎在东乡,背靠湘水成列了七个营寨,士气正旺。永州的明军孤军奋战,时刻面临被包围的危险。

    杨璟倍感战场在悄悄变化,压力很大,派遣镇抚吕深、指挥袁子明等领兵三千,经过苦战,活捉元军万戶丁武(生得千、万户四人)等一千二百三十九人,马一百余匹,首战告捷。

    宝庆卫百户周迪不幸战死,明太祖派闻之,派遣特使前往永州吊唁,犒劳三军,明军深为感动。大明皇帝如此爱惜将士性命,仁义之师——明军想不胜都不行。

    永州被围,元廷命各处的军队务必合力救援,欲将杨璟之部一窝端了,给朱元璋予以沉重打击。为了切断永州之敌和外界的联系,杨璟采取打掉一切向永州靠拢的元军,主动寻找战机。

    二月十三日,杨璟命千户王廷出兵攻打宝庆,元军不敌,很快就被赶出了城外。元军汇合全州周文贵残部再次攻城,王廷决定让出城池,分散敌人兵力。周文贵以为明军只不过是草包而已,得意忘形,率部下出城征集粮草。

    周文贵在茱萸滩(今邵阳县北四十里资水中,又名铜柱滩)大肆庆功,没有想到王廷杀了一个回马枪,大骇。

    茱萸滩两山夹峙,资水北流而下,乱石横阻,激出汹涌,一千多元军据险要地形负隅顽抗,王廷分兵绕直其后,占领制高点,两路夹攻,敌军死伤过半,仓皇逃跑,明军一路追至城下。

    周文贵身中数箭,差点没被打趴下,魂都吓没了,自己偷偷带着数十人溜出了城外,余下的元军企图依托城池对抗,等待援军来救。双方战至日落,元军被炮火打得晕头转向,也不见救兵前来,彻底绝望了。

    第二天清晨,元军在城中大肆纵火,抢劫财物,而后出了东门。王廷乘机收复了宝庆,并留兵3000守卫。东线战事结束。

    三月初二日,为了减轻西线的战事压力,杨璟派遣左丞周德兴、张彬攻打全州,继续增兵围永州。

    元朝湖广平章阿思兰几次试图打通与永州的联系,均被击溃,十分恐惧,大有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之感。

    数万明军翻山越岭,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全州城外,全州被重重包围。入夜,阿思兰惧战,弃城逃往象州。

    城内的百姓见守将都丢下他们只顾逃命,打开了城门迎接明军,全州城易主。周德兴入城后宣布了明军的“三大纪律”——不杀、不烧、不抢,并开仓放粮,接济穷人,老百姓很是拥护。

    明军纪律严明,不战而屈人之兵。道州万户吴友逊、宁远州土官李文卿、守蓝山县元帅黎康陵、永明县蒋齐贤、尹子孟、江华县刘仲兴等皆遣人请降,纳元所授印章宣敇,全州之境遂成了明军收复广西的桥头堡。

    三月十三日,杨璟遣兵攻常宁州,元义兵千户朱权献城投降。

    三月十六日,杨璟遣兵攻武冈州,元守将曾权亦率部投降。

    很快就进入了夏季,杨璟围攻永州,久克不下,很是焦急,炎热的天气和湿重的瘴气开始困扰明军。不能再等了,杨璟乃分命指挥胡海洋等在各门筑垒,不断缩小包围圈。

    明军又在西江上修筑了浮桥,进行军事演习,数万明军天天高呼:“明军必胜,元军必败——”

    “活捉邓祖胜——”

    杨璟不断给邓祖胜施加心理压力,搞得元军人心惶惶。城内的邓祖胜实在是忍不住了,与其被活活困死,不如拼死搏一搏。

    于是,他率部数次突围,均被明军乱箭射回了城中,屡战屡屈。眼看着城内的粮草一天天减少,而阿思兰却迟迟不来救援。

    到了四月十八日,被围三个多月的邓祖胜精神彻底奔溃,服毒自杀。自杀前,邓祖胜嘱咐参政张子贤等继续率部抵抗。

    “粮食都吃完了,哪有力气打仗啊?百户夏升认为在做无谓的抵抗也是徒劳,你邓祖胜死了一了百了,还要拉着我们一起陪葬吗?”夏升如是对部下说。

    众人全票通过,要求投靠杨璟之部。

    夏升欣然应允,在士卒的帮助下,乘着夜色的掩护,缒城而来,刚一落地就被明军抓住。夏升道:“不要杀我,我有秘密情报要告之大将军!”明军遂将他带入中军行营。

    杨璟正在灯下研究如何攻城之事,见元军前来,大喜:“将军,请坐!意欲何事,非半夜造次?”

    夏升曰:“不敢,我还是站着说好了。邓祖胜已经服毒自杀,城内防守松懈,杨公若攻城,今夜就是最佳时机。”

    杨璟起身道:“为何?”

    夏升道:“杨公困永州之城久矣,而今城内是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众将士食不果腹,颇有怨言,不想再战。”

    杨璟道:“善。将军出来,可否有人发觉?”

    夏升道:“杨公尽可放心,我手下数百士兵据守一处城头,可作为内应。”

    杨璟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将军此举助我攻城,请受杨某一拜。”于是欲行大礼。

    夏升连忙扶起杨璟道:“使不得,夏某牺牲少数人来解救全城军民,不值一提。”

    杨璟遂拜夏升为百户,一起攻城。有了夏升的投诚,明军攻城就显得轻松多了。

    是夜三鼓过后,杨璟下令对永州城发起了总攻,命令将士从四面向城头齐射弓箭,城头的守军纷纷中箭倒下,但是抵抗依旧顽强。

    宝庆卫指挥使胡海洋在夏升的引领下,从夏升的防守地段冒死率部攀沿而上,最先登上了城头,和夏升旧部卒汇合。

    胡海洋顿时倍感振奋,合夏升之力杀到城门口,制服了守门的元军,打开了城门。杨璟率大部队冲进了永州城,参政张子贤集合部队迎战,死伤无数,退入内城。

    张子贤率残部和明军进行巷战,一直战斗到天亮。身边的士兵越来越少,张子贤、元帅邓思诚等被军中五虎团团围住,仍然还在困兽犹斗。

    杨璟跳下马,力战张子贤,仅靠稀饭度日的张子贤太累了,被杨璟一招夺命追魂就打飞手中的兵器,张子贤连自杀的气力都没有了。另一边杨鹤、杨柱也不费吹灰之力就生擒了邓思诚等人。

    张子贤道:“杨公,今日败于你手,心服口服。请杨公开恩,让我饱食一顿,我死而无憾矣。”

    杨璟道:“子贤英雄也,一顿饭没得说,就是十顿也不成问题。快命你的部下放弃抵抗,我可以保你不死,你的部下可以好好吃上一顿的。”

    张子贤使出最大的劲说了一句:“兄弟们,放下武器,杨公可以给我们饭吃了!”而后他就晕厥过去了……

    有了张子贤的命令,所有的元军停止了抵抗,全城的兵马均被杨璟收编。自此,永州城归于明军,杨璟调遣衡州卫指挥同知丁玉担任永州守将。

    于是,耒阳等州县的守军都派遣使者前来请降,杨璟将他们一一收编于自己的麾下。杨璟因为战功,升迁为湖广行省平章,诸将士均受赏赐。

    五月,杨璟挥师进入道州,策应另一支从海路经广东攻入广西梧州的廖永忠、朱亮祖率领的明军。朱亮祖率部相继在广西攻占了浔、贵、郁林等州县,与湖广平章杨六郎约定在靖江路(元朝称静江,今广西桂林)胜利会师。

    杨璟屯兵道州,欧阳平章的乡民武装仍然不肯屈服,不时扰袭杨六郎的营地。起初,从苦日子里面熬过来的杨璟太善良了,以为对方是一群饿坏了肚子的普通山贼而已,就没有太在意。每次对他们网开一面,不允许自己的部下追击那偷粮草的贼寇。

    日子久了,屡次尝到甜头的欧阳平章得寸进尺,沾沾自喜,寻思道,打不过你们,我们却可以跑过你们,偷光你们的粮草,看你们还敢不敢在苗瑶地区待下去?那么强大的元廷军队和我们打仗打了十多年,也没有把我们怎么样,最终还不是土人自治。

    欧阳平章完全低估了这支明军的能耐,于是暗中令手下射杀明军将士,一天比一天放肆,可是他忘记了这次遇到的对手是杨璟杨六郎。
新书推荐: 岁月寥落 凌小姐撩夫上瘾 带上女儿去修仙 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星之所向心之归途 秦淮夜上 锦鲤王妃有空间 代号桃园 珠光宝妻致富记 田园医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