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荣华路之我不为刀俎 > 荣华路·元明杨家将 第276章 杨璟征永州

荣华路·元明杨家将 第276章 杨璟征永州

    同时,常遇春的猛将王弼从另路绕出,夹击东吴兵,将张士诚的敢死队逼道沙盆潭中,3000余人被杀,7000余人活活淹死。苍天有眼,因坐骑惊吓过度,连人带马掉入深水处,张士诚几乎被淹死。亲兵冒死把他救起,扛到肩上,才捡回来一条命,狼狈逃回平江城内。

    十天之后,身体有了很大复原的张士诚决定组织最后一次突围,亲自率兵从胥门杀出。狗急跳墙的敢死队员勇猛无比,把正面拦击的明军打得招架不住。眼看就要突出重围,站在城头上的张士信也许也吓破了胆,大呼:“大家打累了,可以歇一歇了”,竟然鸣金收兵。

    张士诚和亲军们霎时都懵了,停止了进攻。常遇春抓住机遇,掉头进击,把东吴兵打得大败,自此张士诚再也没有勇气突围了,龟缩在城中等死。三弟张士信因在城头大摆宴席,引起明军注意,被乱炮击中脑袋毙命。

    是年九月,徐达下令所有部队对平江城发起了总攻,火炮猛射,乱箭齐发。饥肠辘辘的东吴军弹尽粮绝,完全失去了斗志,毫无抵抗能力,很快平江城就被明军攻破了。

    张士诚在府邸中知道大势已去,流着泪对其妻刘氏说:“我兵败且死,汝怎么办?”

    刘氏良冷静答道:“君勿忧,妾必不负君。”说完,她怀抱两个幼子,在齐云楼下积柴薪,与张士诚诸妾登楼,自缢前令人纵火焚楼,大火瞬间腾空而起。

    太阳就要落下去了,张士诚一个人坐在窗前,望着齐云楼冲天的大火,似乎回到八年前。他设计逼死了杨完者兄弟,逼走苗军,今天的惨败就是上天对他最严厉的惩罚,害人终害己。他看到了杨通贯和杨通溥兄弟的死不瞑目的愤怒之状:“张士诚,拿命来——”

    张士诚的精神彻底崩溃了,投带上梁,上吊自杀。赵世雄忙上前解救下来,号哭劝道:“大王英雄一世,还怕不保一命乎!”

    这时,杨通泰、祝玉明杀了进来,随后沐英、蓝玉也进来了,张士诚披头散发,像疯了似的,狂笑不止。

    祝玉明上前给张士诚就是几个耳光,然后一脚将张士诚踢翻在地,骂道:“张士诚,你这个卑鄙小人,一刀杀了你是便宜了你,自作孽不可活!”

    张士诚还是傻笑,真的是傻蛋一个了。

    杨通泰道:“这个畜生早就不想活了,来人!给我绑了,交给吴国公处置!”.......

    徐达先后派张士诚的旧将李伯升、潘元绍等劝降,张士诚闭目不答。徐达没辙,摇了摇头,便将张士诚押上了船,派重兵护送,由水路前往应天府。

    被关押的期间,张士诚拒绝进食。他的弟弟张士德被明军俘虏的时候,也是如此。呵呵,不愧是一个娘亲生的。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他没有资格也没脸面享用朱元璋赐给他的食物。到了应天府后的当夜,张士诚趁人不备,再次上吊自杀。

    这一次他真的死了,没有谁知道,他死前想的是什么。或许,这就是一个草莽最体面的死法。

    杨六郎杨璟(族谱杨再禄)在攻打陈友谅和张士诚的战役中,所率子侄所向披靡,战功卓著,升任湖广行省参政,镇守江陵。

    杨璟年少的时候在城步寨上官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在家族中排行第六,人称杨六郎。后来因为父亲杨政(官至汉中百户令)参与了1346年的杨留总起义,对抗朝廷。

    杨留总兵败,元顺帝念及开国之初杨家将有功于朝廷,动了恻隐之心,没有对城步寨苗民进行大肆屠杀,而是采取分散杨家将集团力量的政策,将参加此次起义的义军家眷举家前往安徽濠州、庐州等地,就是防止杨家将再次在城步寨聚众反元。

    三年之后,红巾军起,安徽的杨家将幸存成员毅然加入了反元阵营。大家在填写征兵花名册的时候,籍贯和出生地一栏就隐去了城步寨,一律改为濠州或者庐州,自称祖籍山西太原,系播州杨端之后,当然这是为了迷惑朝廷,避免城步寨杨家不受牵连。

    安徽在元朝南北分属于江浙行省、河南江北行省,遂有了后世杨家将出自安徽濠州、合肥之说,这也就不足为奇了。

    1367年,朱元璋做皇帝的野心不断膨胀,他设计除掉了小明王,宣布不再以龙凤纪年,是年为吴元年。

    十月,十月甲子日,朱元璋命中书右丞相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平章常遇春为副将军,率军25万,北进中原。

    北伐中发布《谕中原檄》,文告中提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立纲陈纪,救济斯民”的纲领,以此感召北方人民起来反元,元军在明军凌厉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1368年,正月初四,朱元璋在应天府称帝,是为明太祖。是年城步寨原元朝六个营骑尉(四品武将)杨谷真、杨谷从、杨谷智、杨谷祥、杨谷明、杨谷尧纷纷宣布脱离原中央政府,服从明朝的调遣,朱元璋对他们一并加封,官职照旧。

    湖南永州境内有一支由李文卿和欧阳平章组织的乡民武装,自元末以来就对抗朝廷十余年。而今大明王朝建立了,带头大哥李文卿顺应潮流,决定投降朱元璋。明太祖很高兴,就给李文卿封了一个不小的官儿,武装原地待命,负责地方的治安,随时接受朝廷的改编。

    被元廷收买的欧阳平章认为李文卿是惧怕明军,大骂他见利忘义,宁远州土官李文卿再次在元廷和明军之间左右摇摆。欧阳平章一怒之下将队伍拉进了永州山区,和进驻的明军公然为敌,原本安定的社会秩序又变得动荡不安。这支乡民武装反对明朝,不时袭击周边的明军,和当地元朝守将邓祖胜相勾结,令杨璟很是棘手。

    明太祖单独召见了湖广行省参政杨璟:“六郎,天下初定,宜休养生息。然永州寇复乱,汝有何良策?”

    杨璟答曰:“回皇上,寇首欧阳平章顽冥不化,出尔反尔,藐视我大明,臣以为当诛!”

    明太祖曰:“贼寇隐遁山林间,来去无踪,难以追剿,为何?”

    杨璟曰:“此地三面环山、地貌复杂,河川溪涧纵横交错,山岗盆地相间。贼据有地利之势,又和地方势力狼狈为奸,宜各个击破之。”

    太祖曰:“何人可堪当此大任?”

    杨璟曰:“臣早年居五溪之地十余年,熟知蛮寇习性,愿亲领兵前往,征伐永州,解陛下之忧。”

    太祖大悦:“善。杨璟听诏,朕特封汝为征南将军,将兵五万,初五日就启程。”

    杨璟立马下跪接旨:“承蒙圣上错爱,剿灭贼寇,臣当万死不辞!”

    太祖笑曰:“什么万死啊,死一次就没有命了,朕要你活着回来!”

    杨璟道:“谨遵圣命,臣会好好活着的!”......

    三日后,征南将军杨六郎一回到江陵 集结了所有的苗兵精锐,随总指挥徐达渡过了长江,由祁阳进攻永州。

    守将邓祖胜原为元朝左江义兵万户,驻守衡州,后来派兵占领永州,元廷因其有功,旋升为左丞。

    徐达遣指挥傅友德攻打衡州,邓祖胜战败,弃城逃跑,退保永州,他打算依托有利地形,据山溪之险,和明军打一场持久战。

    邓祖胜见杨璟领军兵临城下,远道而来,人数和自己相当,想必是强弩之末,不屑一顾,认为最好的防御就是主动出击,直接率兵冲出了城外,对杨璟的部队发起了正面进攻。

    杨璟见邓祖胜有备而来,也不慌乱,提枪跳上坐骑,其他四虎紧跟其后,他大喊一声:“兄弟们,随我上——”

    杨璟冲在最前面,身先士卒,杀向敌军。明军见主帅都豁出去了,士气大增,一个个挥舞着战刀,扑向黑压压的敌群。

    五虎使出杨家将的组合枪,左右冲杀,力战邓祖胜的部将三十余人,双方鏖战在一起。元军哪里是五虎的对手,不到二十回合,就被斩杀了二十来人。

    邓祖胜单挑杨璟,力大无穷的杨璟招招致命,杨家枪在他的手中宛如游龙,杀得邓祖胜睁不开眼睛,只有不停地挡格,毫无还手之力,战袍到处血迹斑斑,而杨璟却毫发无损,越战越勇。

    战至半个时辰后,眼看邓祖胜就要被斩于马下,忽然一队贼寇斜杀而来,为首的正是欧阳平章,数百人围攻杨璟一人。

    邓祖胜趁势逃脱,鸣金收兵,退至城内,闭门不出。欧阳平章远见邓祖胜已经脱险,随一声呼哨,贼寇都全部逃至山林,很快就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

    杨璟也不追赶,对杨鹤、杨芳、杨换、杨柱道:“贼寇作祟,功亏一篑,永州速战速决,或许变得不现实了。”

    杨鹤道:“有我兄弟在,六弟勿忧!”

    杨芳道:“邓祖胜与贼寇有瓜葛,万不可不掉以轻心。”
新书推荐: 马甲又掉了呢 妈咪要乖:爹地宠妻超凶猛 宠妻无敌甜 难为青春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种田之福气满满 昂行的慕丘恪使徒 女配的开挂人生 财阀女帝:总裁大人座上宠 农家嫡女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