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三国处处开外挂 > 第699章 第九军团灭 索罗斯回归(二合一)

第699章 第九军团灭 索罗斯回归(二合一)

    第九军团长见许定没有亲自来追他,而是中派了二百骑左右进攻他,心中也是怒了。

    调转马头折回来要跟蒙羽好好打一场。

    不过等他折回来,蒙羽以经在他后面咬掉了他数个小队。

    他三百多骑的骑兵现在打得只剩下了二百骑左右。

    看到满地的罗马骑兵尸体,心里也是猛的震了一下。

    怎么会损失这么大这么快。

    还没有正式交锋,自己怎么被叛军骑杀了这么多的手下兵将。

    “杀!”不过此时管不了这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好硬着头皮冲向蒙羽。

    蒙羽同样是手持长枪,领着二百骑毫无畏惧的正面冲了过去。

    两军本来就近,一下子就冲向了彼此,两军交战,彼此挥起武器或刺或砍或劈向对方。

    一连串的兵器见肉声发生,然后一个个身影掉下马去。

    第九军团与的勇力不凡,他也是从基层军官打上来的,身为贵族,从小就经过正式的训练与培养。

    所以武艺也不俗,他一剑刺向蒙羽,不过蒙羽一枪给荡,枪乃长兵交战有利,蒙羽反向就是一击扫过去。

    第九军团长冷眉竖眼挥剑也是一挡。

    两道金鸣声过去,二人对面都有对方的骑兵使刃袭来,二人同样一挑,将袭来的对方普通骑兵杀下马去。

    两军兵力相当,第九军团长的手下骑术更精湛,马战经验更丰富老道,而且武器更精良。

    但是等两支军队冲过去转过身调转马头回来,却发现,起义军这边骑兵明显比罗马军骑兵多不少。

    在看交战之地,无主的罗马军马匹明显比起义军多了三倍不止。

    也就是说刚才起义军只伤亡了二三十人,而第九军团却没了一半。

    左右瞧了一眼,第九军团长心中很快有了数,心里一阵犯嘀咕,疑惑不解。

    同时还有丝可怕的猜想,在看蒙羽,不由的忌惮起来。

    所以这一把他没有立即下令冲杀过去。

    毕竟在冲杀一次,自己身边还能剩下几个人就不好说了。

    “杀!”

    蒙羽笑了,催马怒吼一声率先冲了过去,身后一百多骑也跟着挥动武器冲向了第九军团长的罗马骑兵。

    “杀!为了帝国的荣誉!”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第九军团长有些害怕了,因为他不该往城门方向看了那一半眼。

    就是这半眼让他失去了必胜的勇气。

    第九军团被亚历山大*秦给冲散了,给冲踏杀溃了。

    这一仗第九军团败了,第九军团完蛋了。

    两军骑又是下面交战,接触的那一刻,彼此熟练的握着武器杀向对方。

    “噗噗……”

    明显,占了人数更大优势的起义军骑兵这一回只有十数人落马。

    而罗马军团的骑兵除了第九军团长一人之外全部落马阵亡了。

    形单影只的第九军团长催马转头回来,看了看左右无人的场景突然发出了狂笑。

    尤其是看到塞萨洛尼基城的罗马战旗以经飘落,亚历山大*秦领着骑兵冲进了城门,他知道自己输得很彻底了。

    马其顿行省落陷,一切都完了,自己完了,自己的家族也完了。

    大罗马帝国有难了。

    “军团长阁下,你以经无人可战了,投降吧,投降我军统帅可以接纳你,接带你走向自由的天堂。”蒙羽看到了塞萨洛尼基城城门上下的情况,这一场战斗终于还是以他们起义军胜利结束了。

    所以他想劝下这位常备军军团长。

    “呵!投降,不可能的,我乃是大罗马帝国堂堂第九军团军团长,岂能向你们叛军投降,来吧,我们进行最后的决斗,只有大罗马才是天堂,只有我们罗马城才是真正的天堂。”第九军军团长死死握着剑柄,然后催马冲了过来。

    “大家都不要动,我来!”蒙羽单骑冲了过去,挥起长枪与第九军团长冲杀起来,双马交错,然后数声金鸣,二人不断出招,招招要命袭向对方的要害。

    不过最后还是蒙羽心态上占了些优势,捉住第九军军团长的一个破绽,一枪刺出扎进了其的脖子动脉。

    “我!败了……”嘭的一声,第九军军团长掉下马去,带起一阵尘土,飞扬的细细颗粒,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光彩夺目……

    是役,第九军军团长战亡,其部大部分被斩杀,少数逃走。

    罗马帝国第九常备军团被消灭,成为第一个被许定除名的罗马军团。

    塞萨洛尼基城很繁荣,作为行省首府本就是政治与经济中心。

    在加上是通向拜占庭(伊斯坦布尔)的重要路径,所以往来商客频繁。

    在加上他还有一个优越的海港,水陆贸易也不少,自然是一座极为重要的富庶大。

    不管是战略上还是其它方便,拿下这里对许定都有着极大的作用还有吸引力。

    陆军的失利,让城池陷落起义军之手。

    码头港口的水军战舰只好远离港口,退到浅海,对塞萨洛尼基进行水面封锁。

    …………

    “统帅!罗马人的水军没有走,一直在浅海湾封锁监视我们,这对我们很不利,索罗斯估计是来了不了!“货比陪着许定蹬上南城墙,看着远处近海岸的罗马水军说道。

    “不!索罗斯会来的,我相信他,正如我相信你们一样,放心吧,他正在前来的路上,要不了几天就到了,这些水军很快都会撤走或是消失的。”许定停了一下,然后又道:

    “就算不走也无碍,他们又不敢上岸,对我们产生不了威胁,就让他们待在水里吧,你们赶紧下去招兵,经此一战,我们的队伍会迅速壮大了你们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担子会越来越重,尤其是你的。”

    塞萨洛尼基城有着丰富的物资,还有大量的器械,以及庞大的人口。

    符合许定招收兵将条件的人也更多。

    在加上刚刚的战绩,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加入进来。

    当然这些本应该是让他感到兴奋,但是许定直接从他手下划走了五百人扔进了骑兵中。

    这才是货比真正的压力来源。

    有五百精锐的老兵,这可管理与训练其它新兵的时候才更方便。

    不过骑兵的强大以经证明了一切,许定要发展壮实骑兵队,这也是最快最有效果的方法。

    不仅可以保持骑兵的战斗力,也能保持忠城度。

    毕竟都是跟着他浴血奋战过的。

    起义军招兵的消息张贴布告,宣传出去。

    很快得到了不小的反响,四千人次左右的奴隶跟奴农纷纷加入。

    许定的起义军队伍一下子又壮大回了六千,并且还有一支千人左右的工匠跟后勤队伍。

    这些也是他实力之一,部队扩大了,很多装备的修理与打磨还有攻守城器械的制造都需要他们。

    留下货比守着塞萨洛尼基城,许定带着众骑,边训练边向东进攻,在战斗中淬炼这支骑兵。

    三天时间打到了与色雷斯的边境。

    彻底征服了马其顿的东部与中部。

    与此同时又在这里招募了三千左右的精壮,队伍发展到了一万人。

    留下蒙羽在这里镇守训练新兵,许定带着六百骑南下,攻打南部半岛。

    南部半岛是插进爱琴海深处的一块特殊存在,拿下这里可以制约两翼的左右爱琴海海域。

    同时也能第一时间与索罗斯的人取得联系。

    因为许定从分身的朋友圈里以经知道了索罗斯这家伙的大体情况。

    索罗斯虽然出身海盗,不过经历了那不勒斯城后,反而对他更加的忠诚。

    他寻找到了新的方向,所以离队后,不断的发展壮大,先后吞并了沿途的三伙海盗势力,而且将许定给他的钱全都花了出去,迅速扩大了部队,一路东进,攻下了不少罗马人的城镇,收拢了大批的船只。

    然后又跟罗马人的水军在亚该亚打了一场,最后双方两败具伤,互有损失。

    虽然受到了创击,不过索罗斯整训了水军,抛弃了一些旧船烂船,然后还去攻打了雅典城。

    不过未能得逞,又损失了一些人手。

    于是北上朝着塞萨洛尼基进发。

    不过他打听到塞萨洛尼基有一支罗马人的水军驻扎,于是先让人在南部半岛登陆,收集塞萨洛尼基城方向的消息。

    按他的推测,自己耽误了这么久,许定等步军应该早就拿下了塞萨洛尼基城才是。

    于是许定等到了索罗斯派出的探子,并在成功活捉了。

    “说吧,你们的长官在哪里?”许定拔出剑走了过去。

    这些被活捉的探子摇摇头道:“抱歉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最低层的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

    “嘿嘿,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你们是大海盗索罗斯的人,他就在外海的西南的一个岛上我没有说错吧。”许定笑着说道,剑轻轻的拍在一个人的脸上。

    这些人全都惊恐的看着许定。

    这谁呀,怎么知道他们的来历,连老大在哪里都知道。

    完了!完了!

    罗马人连这个都知道了,我们可能被包围了。

    “好了,不吓你们了,回去告诉索罗斯就说老子在这里等他很我久了,赶紧给我滚上岸来。”许定收剑入鞘,一挥手按住这些水军将士的骑士全都松手,站到了许定的身后。

    这些人全都傻眼了,这是玩的哪一出呀。

    许定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道:“交给索罗斯,就说塞萨洛尼基不用去了,那里还有不少罗马人的水军,没必要跟他们开战,往北走,去卡瓦拉,我在那里等着他!”

    说完许定带着人就走了,不过上马之后,不忘从裤兜里陶出一个金币丢了过去:“拿着它去见你们的老大,他会告诉你们我是谁?”

    说完,这回真的走了。

    这些水军将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拿信的那人捡起金兵,只见上面刻有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古怪字。

    看看金币,在看看信函,然后摸了一下有些冰凉的脖子,这人一咬牙道:“走,回去找老大。”

    “我们不继续打探消息了?”有人问道。

    “还打探个屁,小心脑袋都没有了,况且我们想打听的,有人以经告诉我们了。”

    很快这些人寻到自己登陆里的小船,然后出海划向了目标。

    “这是……!”索罗斯没想到自己派出去的人这么快就回来了,不过看到信函还有那枚刻了一个汉字秦的金币,他猛的站了起来,然后是大笑:

    “哈哈哈,好!是统帅,统帅还在,他们果真打到这边来了,太好了。”

    “老大,这是统帅的东西?”有从那不勒斯城跟来的老人问道。

    索罗斯道:“当然,我来看看统帅有什么指示。”

    看完后索罗斯微微有些皱眉,然后问向带信回来的人,这才长叹一声道:“统帅他们真的不容易呀,消灭了罗马帝国军的第九军团长,冲斩杀死了马其顿行省的总督,但是蒙嘟跟维拉拖利……算了不提他们,来人,传令起航,们北上去卡瓦拉。”

    浩浩荡荡的水军战船,扬帆起航,喊着号子兴奋激动的水手们干劲十足,都在传播着那位还未见过面的统帅的传奇事迹。

    行省总督呀,党备军的一个军团都被干掉了。

    许定北返回到塞萨洛尼基,让货比带着步卒先去卡瓦拉。

    许定自己则在塞萨洛尼基悠闲了三天,估摸着时间,这才准备撤出塞萨洛尼基,将之舍弃。

    这时北追蒙嘟跟维拉拖利,然后又南下的罗马军队终于紧赶慢赶杀到了塞萨洛尼基。

    可惜他们晚来了十天八天,第九军团以经覆灭。

    这支追击部队的总指挥还是川谱元老,望着本应该属于他们罗马的城池,现在却被叛军攻占了,川谱心里很不是滋味。

    尤其是城上悬挂着亚历山大*秦的战旗,他知道罗马人的麻烦来了。

    叛军以成气候,想短时剿灭扑杀不太可能。

    两支叛军主力,一南一北极大的牵制了元老元的力量。

    “城下敌军可是要来攻城。”许定问向城外的罗马军队,看到他们没有安营扎寨问道,粗略估算,对方人马不足一万。

    这样的部队对现在的许定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优势。

    川谱催马出阵道:“我是元老院的川谱,负责本次围剿你们叛军,我想跟你们的亚历山大*秦谈一谈。”

    “哦!你想跟我谈。”许定有些意外,敌军主官尽然想跟他说话,于是他问道:“不知道川谱阁下想谈什么?”

    
新书推荐: 湖光掠影误终生 盛宠无双:医妃权倾天下 抗日之飞虎神鹰 雪帅 热河战事 烽烟乱世 抗战从一把信号枪开始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成为战神 大汉钢铁直男 残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