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二百五十章 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虎起汴梁 第二百五十章 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事情比甘奇想象的还要顺利,才入得潭州城三四个时辰,一百多头牛就都卖完了,或者说两千头牛都卖完了。

    事实证明,人民群众的力量是无限的。充分发动人民群众,是甘奇今日事情顺利的主要原因。

    几十个铁甲汉子在狄咏周侗甘霸的带领下,正在满城买粮食。

    一个个手拿契约的农户们,喜笑颜开回家而去,只等几天之后狄青大军再路过潭州,便去把那四贯五一头的牛牵回家中去。

    甘奇已然累得虚脱了一般,拿着水囊往口中猛灌。

    一旁的赵宗汉也疲惫不堪,口中却是担忧之语:“道坚,咱们到哪里去变出两千头牛来啊?”

    甘奇摇摇头,说道:“我变不出来这么多牛。”

    赵宗汉闻言大急:“道坚,这当如何是好啊?这不就成了咱们打着狄将军的旗号在此行骗了吗?若是到时候这些农户闹起来,狄将军可就……”

    甘奇点着头:“所以我头前才说,咱们要立马赶回汴梁去。”

    “咱们此时去汴梁能什么用啊?去汴梁也变不出这么多牛来啊。狄将军最多七八日就会到得潭州,到时候……”赵宗汉已然满头大汗,他哪里有甘奇那么大的胆子,更不如甘奇此时淡定。

    “咱们回汴梁,走水路,潭州不远就是大江水道,租一艘快船,从大江入运河,直回汴梁。”甘奇又道。头前其实甘奇也想过大军走水路回京,但是一般码头渡口,并没有那么多船只运载得了八千人马?也没有那么多钱付得起船费。

    整个大宋,水路有这个运力的码头,只有两处,一个在杭州,一个在汴梁,大宋主要的水路运力,都在大运河的河道上。其实也就是把江南出产的东西运道东京汴梁城的这条线路上。反而大江水道,也就是长江水道,船只运力远远比不得运河。

    赵宗汉急得几乎就要跳脚了,说道:“道坚,道坚,咱们得去弄牛啊,弄牛才是正事。”

    甘奇忽然拍了拍赵宗汉,笑道:“献甫,你也不必如此着急,我既然敢这么做,那就是想好了后路。水路回京,最多十来天。此番回京,是去取钱的,没有什么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待得把钱取来,一一退款就是,再赔付一些,事情也就平息了。”

    赵宗汉听到这里,担忧去了不少,却还是问道“道坚,这一来一回,怎么也要二十多天,狄将军七八天就到了潭州,到时候狄将军该如何应付?”

    “狄将军的应付之法,我自会与他交代。只要大军不乱,狄将军回京之前,潭州之事不发,万事大吉。”甘奇想得很是透彻。

    赵宗汉此时才松了一口大气,说道:“道坚,你总是有办法的,我也相信你一定能把事情处置得妥妥当当。咱们现在就出发,赶紧走,赶紧回京去取钱。”

    甘奇也不多言,又喝了几口水,拿起大蒲扇,牵了马,就往城外走。

    狄咏与甘霸把一车一车的粮食运道城外与甘奇汇合。

    甘奇也不去一一清点,拿笔写了一封信之后,与狄咏交代道:“速速把粮往回运,这封信你亲自交给狄大爷手上亲启,不可让外人看到了。”

    狄咏接过甘奇的亲笔信,拱手大礼:“大哥,大哥,这一辈子,你都是我狄咏的大哥。我狄咏愿为大哥牵马坠蹬,以大哥马首是瞻。”

    这一刻狄咏心中的感动与感激,溢于言表。甘奇如此为狄青的事情奔波,这份恩情,狄咏亲身经历着,更在狄咏的心中。所以狄咏才会说出这般的话语。

    甘奇扶起狄咏,也不多言,只是嘱咐着:“路上一定不可耽搁了。我还有要事要处理,先从水路回京。”

    狄咏闻言也不多问,只是双眼通红,泪不轻弹,口中说道:“大哥,一路小心。”

    甘奇点着头,催促着:“你们快走,路上即便把马累死了,也不能耽搁。”

    “嗯,嗯!”狄咏忍着泪水。

    甘奇翻身上马,带着赵宗汉、周侗、甘霸三人,飞奔而去,还是下午半晌,一切都在与时间赛跑。

    狄咏朝着甘奇的背影,一礼再拜,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眶,开口大喊:“走,把粮食都绑扎好了,快走!”

    几十个汉子,几十辆运粮的车,往南而去。

    兴许还要感谢这个大宋朝的商业繁荣,若非是这么一个宽松的社会,粮食这种东西,是不会大批量在商家手中以商品的形式流通的。

    狄咏带着几十车粮食星夜兼程往南赶。

    过了乐昌一百多里的大军里,狄青朔夜难眠,白发苍苍,站在大帐门口遥望着北方。

    远方的大江水道上,一艘不大的船只,船帆鼓起,直奔下游。

    船尾之处,甘奇背风而立,也正在遥望南方,口中说了一句话语:“这个国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赵宗汉站在一旁,听着甘奇的话语,不知为何有些难受,心中莫名起了一些惭愧,这种惭愧也不知如何解释,兴许可以解释为这个国家,本是他赵家的国家。

    但是赵家的臣子,立下如此功勋,却又差点被逼上了万劫不复的绝路。

    不知为何,甘奇忽然转头看着赵宗汉,开口问得一语:“献甫,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赵宗汉问道。

    “天子之尊。”甘奇在这一刻,在赵宗汉面前,没有丝毫藏着掖着。

    赵宗汉闻言大惊,连忙答道:“道坚,可千万不能如此胡说八道,这种事情,万万开不得玩笑。”

    甘奇挤出了一点笑意,点着头:“嗯,这种事情不适合开玩笑。”

    赵宗汉此时又答得一语:“我从未想过这件事情,一点都没有想过。道坚以后万万不能再胡说此事了。”

    甘奇点着头,看着赵宗汉,这一刻,他好似想从赵宗汉眼神里看到一丝丝的欲望。

    奈何,赵宗汉眼中,还真没有一点欲望,一丝一毫都没有。

    是啊,赵宗汉这样的一个人,哪里会生出那些多余的野心欲望?

    甘奇摇了摇头,只转头大喊一语:“船家,再快一些。”

    头前的船家也用喊声答道:“客观,都满帆了,这个季节风力也大,最快的速度了。”

    
新书推荐: 长乐的贴身护卫 乱世妖孽 祸国红颜之医后倾城 步步高欢 蜀汉之庄稼汉 五银志异录 极品妖孽魔少 三国之死灵召唤师 侯门娇娥农门妻 大明最强权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