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大宋猛虎 > 虎起汴梁 第一百八十一章 简在帝心

虎起汴梁 第一百八十一章 简在帝心

    解除了枷锁的甘奇,直感觉浑身轻松起来。这个时代的枷锁,由枷与锁组成,木枷,就是一块厚重的大木板,二三十斤的重量,其中一个大洞,用来放脖颈,两个小洞,用来放手腕。

    把这么重的东西放在脖子上挂着,挂一会还好,挂久了,那就真是受罪了。还有锁,就是铁链子,加在一起三四十斤。若是戴着这些东西,发配几千里赶路,可见其中受的罪过之深,罪犯的脖子都会溃烂。

    甘奇不过感受了两个多时辰,已然受不了,这戏实在难演。

    赵祯已然开口发问:“甘奇,朕问你,皇城司中,可有为难与你?”

    甘奇摇头答道:“回禀陛下,不曾为难。”

    一旁的胡瑗闻言,连忙又与甘奇急道:“道坚啊,皇城司乃粗鲁军汉之所,岂能不为难你?陛下当面,直管说就是,自会与你做主。”

    胡瑗这话不假,府衙的大狱里,进去之后,自然就会受罪,甘奇也知道,所以甘奇才前后谋划了一番,让自己不受罪,那押官李明本也准备把甘奇带回去之后,好好惩治一番,奈何后来他也不敢了。

    甘奇看了看胡瑗,答道:“胡先生,皇城司之人,本也是奉命行事,此事与他们本就无关,罢了罢了。”

    甘奇这一刻,戏精附体。却正中仁慈皇帝的下怀,赵祯大概觉得甘奇也有一颗仁慈之心。

    却见赵祯点着头,往文彦博看了看,问道:“文卿,那皇城司之事,当真与你无关?”

    文彦博心在打鼓,却是口中连忙说道:“陛下,此事当真与臣无关啊,许是甘奇真犯了什么律法也不一定。”

    赵祯当了三十多年的皇帝,仁慈也不代表傻,在这与士大夫共天下的大宋,有些事情可为,有些事情不可为。在皇帝赵祯心中,也是如此,一般小事,他都可以得过且过,甚至一般疏忽,他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是许多事情,总要有个底线。

    比如甘奇之事,甘奇诟病文彦博蜀锦之事,乃至甘奇说御史唐介罢官之事,这些事情,甘奇并未说错,因为赵祯就是当事人之一。赵祯也可对文彦博得过且过,不去深究。

    但是文彦博千不该万不该,把甘奇这个说直话的人拿来打压。这就不符合赵祯的处事方式了。

    却听赵祯开口:“李宪,去把皇城司几个勾当公事都叫来,叫到隔壁小厅等候着,朕要亲自见一见他们。”

    叫到隔壁等候?文彦博一听这话,就知道大事不好,若是叫到书房里来,那还好,至少还有文彦博辩驳的余地,文彦博也可以与押官李明暗示一些什么,但是叫到隔壁去,问题就不一样了,甚至也代表皇帝心中真起了疑心。

    文彦博连忙开口说道:“陛下,臣有罪,臣有大罪。”

    “嗯?文卿何罪之有啊?”赵祯颇感意外。

    “臣之罪,在于教子无方,犬子文德彰,竟然敢纵容奴仆殴打太学生,致使胡先生与诸多太学生如此气愤,虽然臣也曾到得太学亲自谢罪,也给受了欺辱的太学生们赔偿了汤药休养费用,此事之后,臣也把这个不孝之子送到了开封府受罚,但是子之罪,父之过也,还请陛下责罚。”文彦博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往地上跪去,也是个涕泪俱下。

    文彦博这么说一通,目的何在?

    赵祯听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却问起了甘奇:“甘奇,朕且问你,这份传于民间的京华时报,可是你起的意?”

    甘奇点头:“回禀陛下,正是学生创办了此报,以教化之用。”

    赵祯又俯身看了看报纸,说道:“嗯,教化之用,这报纸,朕也看过一次,说法,说诗词,说游记,好有百姓喜闻乐见的娱乐之事,好东西啊,你花费甚巨,办此民报,还能大胆进言,不错不错。”

    赵祯这是在夸,甘奇连忙谦虚答道:“陛下过奖,此报乃发售之报,是卖给百姓们的。只是头前办报之处,也被皇城司给封了。”

    “卖?售价几何?有人买吗?”赵祯又问。却并没有去问皇城司封了甘奇报纸的事情。所谓简在帝心,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其实赵祯心中了然。

    “售价两钱,买着甚多。”

    “两钱?两钱,聊胜于无啊,如此好物,当为长久计,不能半途而停,依朕之想,便从内库里每个月拨一百贯钱与你,算是贴补了。”赵祯身为皇帝,自然站在皇家的角度来思虑问题,给钱这件事情上,可不仅仅是为了贴补报纸一直办下去。更是为了皇家的名声,身为皇帝,纳谏之名,广开言路之名,是必须要的,特别是赵祯这种皇帝。

    还有一点,其实也在暗示甘奇,收了我的钱,那就得知道该怎么说话。大胆进言没事,甚至针砭时弊也无妨,有一点一定要记住,那就是皇家必须是正面的。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大概就是这么一个道理。甚至以后,皇帝说不定也要利用一下这份报纸,引导舆论,灌输思想,宣扬政策。

    赵祯毕竟当了几十年皇帝了,这点小手段,手到擒来。赵祯做得更聪明的是这一个月一百贯钱,不从户部出,不从礼部出,甚至都不从太学出,而是内库出,内库就是皇帝的私钱。

    话已经说到这里,甘奇岂能拒绝?唯有连忙说道:“拜谢陛下恩典。学生一定把陛下的每一个钱用好,更要让看报之人知道陛下之广阔胸怀,一定竭尽全力办好此报。”

    甘奇也是上道,知道也要给皇帝挣一个名头,如此也是各取所需。京华时报有了皇帝做后盾,往后甘奇也就心安了,想怎么喷就怎么喷,也不用担心时不时被人查封。

    此时的文彦博,见得皇帝忽然与甘奇说起了报纸的事情,完全没有回应他刚才的话语,已然满脑门子都是汗。

    文彦博又开口说道:“陛下,臣有罪,还请陛下责罚。”

    赵祯看向文彦博,点头说道:“文卿,责罚就不必了,龙生九子,尚且各有不同,何况文卿乎?文卿这么多年,为国操劳,鞠躬尽瘁,朕都看在眼中,明在心中。头前文卿送来请辞的奏折,朕却以家国之事夺了情分,此时一想,实在不该太过无情。”

    文彦博大惊失色,连忙拜下,口中说道:“为国鞠躬,乃臣子之本份,万不敢居功。”

    赵祯转头问了身边人一语:“皇城司那几个勾当公事到了吗?”

    一旁的内侍答道:“回禀陛下,还未到呢,想来不会这么快。”

    赵祯忽然抬手说道:“罢了,罢了,去吩咐一声,叫他们不必来了。”

    一旁的内侍闻言虽然疑惑,却也连忙起身去传旨意。

    赵祯就是这么一个皇帝,心中不爽,却不出言怒斥,还要给文彦博留情面,不把文彦博至于那种真正尴尬丢脸的境地。

    文彦博岂能不懂这些?又岂能不知道皇帝此时的意思?已然真正老泪纵横,环顾左右,没有一个出言相帮之人,唯有再下一礼,说道:“老臣年迈,不能鞠躬圣前,还请陛下一定多多保重龙体。”

    赵祯挥了挥手,慢慢转头,似也有泪水一两滴。然后开口:“胡先生,带着学生们回去吧。”

    胡瑗大礼而下:“陛下圣明,老臣告退。”

    甘奇看得懂面前这些事情,对皇帝赵祯又多了一些认识。事情到得这个地步,证人也不见了,怒也不发,就这么轻描淡写过去了,一个宰相罢官,明面里还如此保留情面,这皇帝,当真是个念及旧情之人。

    今日也出乎了甘奇的预料,本以为到得御前,应该是一番激烈争夺分辨,哪里想到是这么轻描淡写。上位之人,还真不是市井官司,这种场面,也给甘奇上了一课。

    仁宗是仁,但他毕竟是个皇帝,而且还是当了三十几年的皇帝,简在帝心,不是一句假话。甘奇也明白,之后那几篇诟病文彦博的文章,当不必在写了。

    甘奇也拜下,说道:“多谢陛下。”

    赵祯慢慢起身,扫视一番,然后起步,挥手说道:“都去吧,都去吧,到此为止了。甘奇,你也回去好好读书,来日考个进士,才能真正为国分忧。”

    “谨遵陛下教诲。”甘奇答着,也看着赵祯的背影慢慢离开,动作缓慢,脚步无力,这个皇帝,也老了。

    甘奇慢慢起身,走出御书房,抬头分辨了一下方向,却被欧阳修叫住了:“甘道坚,稍慢,老夫与你同行几步。”

    。m.

    
新书推荐: 京都贵女手册 绝代战神在都市 长生,劫 我的帝国 逆袭三界 龙回汉末 扶苏的恐怖屋 一笑倾人城,再笑城已塌 三国之太古九鼎 倾城食神呆萌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