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破梦者 > 第九卷 神庙传说 第七百四十章 风波迭起

第九卷 神庙传说 第七百四十章 风波迭起

    “妖孽!”蓝翎开始拼命,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头,让精神力重新振作和凝聚,劈面就将手枪砸向了张志强,同时旋风般的转身,六把飞刀沿上中下三路激射出去,噗噗噗悉数钉入对方的体内。

    然而蓝翎临危殊死一搏仍然没有给对方造成多少麻烦,手枪砸在小伙的脸上,就像砸在了石头上,嘭的一声被弹飞,六把匕首如同扎在败絮上,瞬间就自行脱离,叮叮当当的掉在地上。

    蓝翎暴喝,张嘴喷出一口鲜血,血雾中她的身姿忽然变得有些虚幻,无数个虚像如同瞬间从原地攒射出来的光影,一道道似水波,眨眼漫过张志强健硕的身躯,包括他头顶上的那个血身,光影突然开始飞速旋转,乒乒乓乓如同爆豆般的声音持续了近五六秒钟,张志强浑身上下不知道挨了多少拳脚,周身血色的光晕被打的忽明忽暗,随着咔嚓咔嚓的声响,张志强两条腿的小腿骨先后被打折,噗通一下坐在了地上。

    光影骤然消失,蓝翎摔倒在地开始大口吐血,她也受伤不轻,虽然只挨了对方两下,但肋骨全断,整个上胸腔都塌陷下去,脏器收到重创,顿时面色雪白如纸,神请委顿之极。

    “到底是老师,普通人中你是我见过最强的,多希望咱们师徒没有这个遗憾。”张志强说着话,开始动手给自己正骨,动作笨拙,他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这副躯体,嘁哩喀喳骨头的摩擦声音人听的毛骨悚然,牙齿都要酸倒,如此倒腾了一番,他居然摇摇晃晃的又站了起来,伸伸胳膊、踢踢腿,身体很快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只是右小腿向外撇出,好像是骨头接偏了。

    一瞬间,他头顶那个血身虚影忽然张开一条手臂,手臂迎风爆涨,眨眼就变得如同巨蟒一般,蒲扇大的巴掌对空虚抓,顷刻间阴云笼罩,日光暗淡,一股浓浓的腥风扑面,那个高耸在空中的巴掌冲着蓝翎迎头拍下。

    蓝翎的身体仿佛被无形的枷锁给禁锢住无法挪动,眼睁睁的看着血红的虚影巨手扑面而来,她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如此无谓的殒命是她此生少有的败笔,以她的能力,拼尽全部的潜能却无法撼动这妖物,可叹,人类真要面对这种令人厌恶的全新物种么?

    忽然一声怪叫,震的人气血翻涌,紧接着,蓝翎感到四周的空气骤然激荡和燥热起来,似有逼人的高温在灼烤着她的身体,空气在鼓荡中不断发出发出啪啪的爆鸣,继而狂暴的劲风在她周围肆虐,又是一声怪啸后传来了另外一人的呵斥声,嗖嗖数声很快归于沉寂,蓝翎感到身边的温度骤降,她很努力的想睁开眼睛,但精气神消耗过大,失血过多,竟然昏了过去。

    不知道了过儿多久,蓝翎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她仍然尝试努力睁开眼睛,一丝光亮,继而变成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只感到周身寒冷,而且一颠一颠的触动了伤口,顿时疼的昏天黑地,一下又晕了过去。

    顾长风气喘吁吁的赶到修武县医院,中途打了两次电话给教官,但都占线,气的干脆也不打了。刚上了急诊楼,就见米甲急匆匆的从走廊里冲了出来,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来的正好,有要紧事儿。”教官很意外,但也没多想。

    “为什么不接电话?火烧屁股了!”顾长风劈头盖脸的怒吼,一把拽起教官就下楼,“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许文有消息了。”

    教官心里咯噔一下,顾长风话里有话,明显不是什么好事儿,他手头有更着急的事儿,也只好暂时先放一放,“你说,我没事儿。”

    “许文牺牲了,消息还没公开,蓝翎和子阳已经找到申英杰他俩。”顾长风的话像一击重锤,狠狠的砸在了教官心头,尽管他嘴上说没事儿,但整个人一下愣在了当场,头脑一片空白。

    “当务之急先处理好后事儿,我给你假。另外……”顾长风挠着脑袋也很头疼,“我托人先跟南部军区透个风,许副司令那边么……不过正式渠道还是要咱们国安来牵头,特么的,这事儿闹的。”

    教官像是中了魔障,握着手机木讷的被顾长风拽着走,路过台阶也不知道抬腿,险险被摔个大跟头,他此时心里很痛、很憋闷,不是为了不好交代,而是背上了沉重的枷锁,一个前途远大的年轻人被自己生生葬送,这与他的指挥失误有直接关系,难辞其咎。

    “你中邪了?!现在知道难过了?”顾长风伸出手在教官眼前使劲儿晃悠,见对方没有反应,立刻上火了,“你是个老外勤,又当了十几年的教官,这点事儿就怕了?”

    “特么的,别在这个时候装死鱼,老子可要发飙了!”

    顾长风真敢骂,脾气上来了更敢动手,一把把教官撕到楼道拐角的僻静处,伸出拳头作势要打,但教官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过他也没有再继续木下去,而是拍着手机道,“事情碰一块儿了,张长亭受重伤躲起来了,打电话要见我一面,就是刚才那会儿,眼下分身乏术,许文的事儿你先替我顶一下,但绝不是逃避责任。”

    “啥?这种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我靠……你等等,张长亭在哪儿?”

    “对方很谨慎,没跟我说。”教官摇摇头,“他的一个亲信一会儿来接我,估计肯定要搞转移路线、套头蒙眼的那一套。”

    顾长风瞪着眼睛,有火发不出来,他自然很清楚这个线索有多重要,但恨不得立刻要把眼前这家伙给掐死,闯祸的人马上要去做孤胆英雄,自己却要帮人家擦屁股,还必须要擦好,丝毫马虎不得。

    “好,好,你最好把老家伙活着带回来,否则,哼哼,你真的会死的很难看。”顾长风一脸狞恶的拍着教官的肩膀,这也是他目前能放出的最凶狠的话。

    “时间来不及了,我要准备一下。”教官深吸一口气,把对许文的愧疚深深的埋在心底,转身大踏步而去。

    就在教官走后不久,顾长风再次接到了一系列令他心惊肉跳的消息,蓝翎身受重伤,基地重要物品被盗,疑似张志强和李天畤先后现身等等,顾长风就是再有定力也坐不住了。

    行动计划全被打乱,顾长风也没有心情去主持指挥张家集和伏牛镇的抓捕工作,有老冒和李邵波在,再加上米甲身边的一帮人,应付局面绰绰有余,他要马上赶往章家口,蓝翎可是他和老冒联合邀请出山的,大家还没碰到一块儿就受了重伤,于情于理他都无法躲避,刚才还挖苦教官,这回轮到自己了。

    教官是被一个胖嘟嘟的圆脸汉子给接走的,此人典型的山里人打扮,开了一辆北方很流行的三轮蹦蹦车,大红色的油漆,还帖着光头强的漫画,看着就很喜庆,蹦蹦车慢慢悠悠的离开了顾箭等人的视野。

    “教官是不是太小心了?”一个小伙小声问。

    “他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回去吧。”顾箭摇摇头,顾长风让他跟着,而教官让他该干啥干啥去,他自然听教官的,但顾长风他惹不起,只好做做样子,他不跟了,并不代表顾长风的人不去跟,随他去吧。

    蹦蹦车一路晃到了县城长途车站停下,出站口停着一排面的,一名壮汉邀请教官上车,说张老爷子有请,教官自然会不多问,就连张长亭的伤情也没提及,坦然上车,按他的估计,如此倒腾,至少还要换好几次车,心里急也没用。

    其实在县城里这样倒来倒去对教官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就算把他的眼睛蒙起来,他也照样能把线路复原,但进了山就不一样了,折腾两回就能把人搞晕,可教官关心的重点不在于此,而是张长亭的态度。

    遭逢大难,张家的矛盾也算集中爆发,这个节骨眼上,教官丝毫不怀疑对方想要继续合作的想法,但对于张家秘密而言,张长亭能放开多少?是有目的、有条件的放开那么一点点?还是能有长远的眼光,摒弃守旧的老观念,借此机会索性全放开?

    这关系到整个事件的走向,教官没有任何把握,老头恐怕也不会那么开明,沿袭整整十代人的使命,怎可能轻易放弃?

    但从那个音频暴露出的冰山一角,可以推测张家世代守护的秘密有多么恐怖,一共九枚扳指,张志强仅仅拿到一枚,便已掀起轩然大波,那剩下的八枚是什么性质?又会闹出多大的动静?这已经不是所谓一个家族使命的问题了,而是社会安全隐患的大原则问题,到时候怕也由不得张长亭。

    正如教官所料,又倒腾了三次车,最后还被蒙上了眼睛,磕磕绊绊的走了好久的山路,才算到达目的地,被摘掉眼罩后,眼前是一处颇为简陋的山间小院,被高高矮矮的竹篱笆围着,面前是两间盖的歪歪斜斜的木屋,院子当中一颗大柿子树下摆着木椅木凳,两旁站着几个黑衣打扮的大汉,周身弥漫着凶煞之气。

    教官瞳孔微缩,这几人都很不简单,远比他之前在张家小院里看到的那些年轻人强出太多,如果认真对上手,这里面的每一个人的实力他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如何一下子冒出来这许多搏击高手?张长亭老狐狸深藏不露。

    “委屈米同志了。”随着一声吆喝,张长亭在两名大汉的陪伴下从木屋中走了出来,左臂上裹着绷带,身体其他地方都完好无损,并不是电话中那般虚弱快的要一命呜呼的架势,又被这老家伙涮了,教官摇头苦笑。
新书推荐: 长生十万年 七零异能小娇妻 以婚为牢,终身为期 岁月风云 赘婿之神豪无敌 爱要有多深,才足够表白 天下第一道长 深深向晚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开局一个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