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战魂苍穹 > 正文 第十二章:不打不相识

正文 第十二章:不打不相识

    荒野客栈,地下牢房。

    妖艳男子看见他眼中的野小子竟然魂祭出本命魂器,而且能抵挡他的大招,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很快被狂热的眼神代替。

    “呦呦呦,好,很好。你早就应该展现出你的实力了,这样我就可以玩的尽兴了,哈哈哈。”

    妖艳男子把丧门棒举过头顶,用力一挥,一股更加强大的冲击波飞向了卢蒲逸

    “糟糕,我现在的状况肯定抵挡不住这一次冲击,怎么办。幽老,真的是紧急时刻,快救我啊,死老头,信了你的邪。蒙叔你闭关结束没有啊,快救救我啊。”

    奇怪的是不管卢蒲逸怎么喊叫,就是没有人回应他。眼看着冲击波已经到了他的身旁,卢蒲逸只能拼命一搏了。

    卢蒲逸从体内催动出仅剩的所有战魂,他的脸瞬间变成了惨白色。乳白色的战魂全部附着到焚天斩月上面,卢蒲逸如法炮制妖艳男子的方法,举起焚天斩月用力的一个横砍,竟然真的飞出一道乳白色的月牙形气流。

    “战魂技,我竟然也能使用战魂技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看来逆境真的能锻炼人。”卢蒲逸心里充满了喜悦。

    不过没等卢蒲逸兴奋多久,那团火焰撞到冲击波上后就消失匿迹了,冲击波依然飞向了他。

    “忘了自己只有白色战魂的实力,怎么能和紫色战魂的比拼魂力,这次完蛋了。”

    卢蒲逸开始惊慌了,冲击波近在眼前。此时的卢蒲逸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要死了吗,就这么死了真是不甘心。我还没有替娘亲报仇,我还没出人头地。我还有很多事没做……”

    ……

    “鬼剃”,一声沙哑声过后。

    “砰……”

    连续的冲撞声响彻云霄,掀起了巨大的灰尘,弥漫了整个监狱。监狱的一角,卢蒲逸躺在那里,灰头灰脸,满身伤痕,不过并没有致命伤。冲撞中心地带站着一个高大人影,手里握着一把刀。

    那把刀长五尺,宽三尺,刀柄上刻画着一个巨大的鬼头像。头像呈银白色,泛射出寒冷的光芒,看着鬼头像就如同身在十八层地狱一般。拿着刀的就是瞎眼男子了,他仿佛做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一样,慢慢的收回他的刀,走到了卢蒲逸身旁。

    看见卢蒲逸受伤了,翟雀萝赶忙跑了过去,但是被矮小男子一把抓住了。

    “老大,你,你为什么帮他。”妖艳男子不解道。不过经过瞎眼男子这么一挡,妖艳男子又变回了娇滴滴的状态,丧门棒也变小了。

    瞎眼男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坚定的朝卢蒲逸问道,“我再问你一遍,我给你两条路。一是杀了那个女孩,而另外一条就是你死,你的选择。”

    卢蒲逸吐了一口闷血,急喘的顺着气,“我,我说过。我一定会保护好雀萝,即使拼了我这条命。”卢蒲逸眼中充满了坚定。

    “逸哥哥,你别管我了。快点逃跑,叫奶奶来就我。快逃啊。呜呜呜……”翟雀萝急的哭了出来。

    瞎眼男子沉默了好久,突然脸上出现了欣慰与欣赏,解脱各种复杂的情绪。瞎眼男子一边走出去一边吩咐道:“矮子,把他们带到客房。哑子,给这位小兄弟疗一下伤。妖子,准备点饭菜,等会送到小兄弟的房间。这位小兄弟,已经通过考验了。”

    “啊,老大,这就通过考验啦。要不要在试试他们,这个人心隔肚皮啊,老大。”瘸腿老头大喊出来。

    “瘸子,你负责闭嘴。”瞎眼男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哦……”

    卢蒲逸虽然不明白眼前的事情,不过他感觉到瞎眼男子没有恶意,所以放心下来,终于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无尽的黑暗中,卢蒲逸慢慢的踱步着一阵阵阴凉之气从四周笼罩着他。

    “我又来到我的意识中了吗,我不会又得昏迷很久才能醒来吧。对了,我刚才使用出了魂技,得给他起个名字。”

    “就叫超级九重天阴火斩击波好了,嘎嘎嘎嘎。”一股猥琐之气扑面而来。

    “幽老您在啊。”卢蒲逸惊喜的叫道,不过转眼一想,又闷闷不乐道,“猥琐的老头,危险时刻就知道做缩头乌龟。”

    “哎呦喂,老夫信了你的邪。要不是老夫强忍住内心的疼惜不出现,你哪能得到锻炼,哪能这么快修炼出战魂技。哎,其实看到你受伤,老夫的心更痛,哦,苍天,你为何这么惩罚我……    啪!”

    一个巴掌过后,幽老慢慢的飞向了远方,一位中年人站在他身后拍了拍手,走了出来。

    “小逸,你别听那混老头胡言乱语,他就是这么不正经。恭喜啊小逸,修炼出战魂技了。”中年人温和的笑了笑。

    “蒙叔,您出关啦。结果怎么样。”卢蒲逸惊讶的问道。

    “呵呵,还不错。以前流失的战魂补回来不少。对了,为你的战魂技取个名字吧。”中年人的笑容如同三月春风吹拂着卢蒲逸。

    “我正在想呢,恩……叫什么名字呢,就叫……月牙破虚!”

    “呵呵,很好。你是我们的希望,一定要努力修炼。”

    卢蒲逸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恩,你回去吧,你的小情人还守着你呢。”中年人难得开了次玩笑。

    “蒙叔!”卢蒲逸数立刻红到了脖子根,然后他感觉天旋地转,思绪慢慢消散了。

    ……

    卢蒲逸感到一阵强烈的光芒,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陌生的房间里。一股饭香味传入了他的鼻子,肚子不争气的响了。

    “哎,逸哥哥,你醒啦。”耳边传来了清脆的女孩子声音,充满了兴奋的语气。

    卢蒲逸这才发现翟雀萝一直守在他的身边,想起蒙叔刚刚说的话,卢蒲逸脸又开始红了。

    “逸哥哥,你脸好红哦,是不是饿的。来,吃饭。”翟雀萝马上端来碗筷,送到卢蒲逸面前。

    卢蒲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是啊,我。我是饿的。”卢蒲逸快速的抢过饭碗,狼吞虎咽起来。

    “吱”的一声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了几个人。

    “呦呦呦,吃的挺欢实的哦,本少爷做的饭菜不错吧。呵呵呵”妖艳男子轻抚着嘴巴笑着。

    “笑什么笑,一个大老爷们进厨房也不嫌丢脸。有句话叫什么君子远什么厨……”瘸腿老头又开始杠上了。

    “呦呦呦,没文化真可怕,是君子远庖厨,老土。本少爷天生丽质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君子算什么东西。哼……”

    “好了,别吵了,老大要说话。”矮个男子打断了他们。

    瞎眼男子走到了卢蒲逸床边,友好的笑了笑,“小兄弟,感觉怎么样了,伤好点没有。”

    毕竟双方前不久还拼的你死我活的,此时却面对面聊天,卢蒲逸尴尬的点了点头,“我很好,伤势恢复的不错,”

    “是哑巴婆婆替你治的伤,哑巴婆婆医术很厉害的,和我奶奶不相上下诶。”翟雀萝兴奋的对卢蒲逸说道。

    卢蒲逸看了看哑巴妇女,发现她始终波澜不惊的,挂着神秘的笑容,不过看向翟雀萝的时候做了一丝笑容。

    “你没有事情就好,真是抱歉刚开始我们以那种态度对你,我们也是逼不得已。以前被伤害怕了,所以开了这个客栈来考验来往的人心。”瞎眼男子缓缓的说道

    “被伤害怕了?冒昧的问一下,能和我聊聊吗。”卢蒲逸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眼前穷凶恶煞的几个人也被伤害过。

    “呵呵,既然小兄弟想听,我且慢慢道来。”瞎眼男子拉出一条凳子坐了下来。指了指自己。

    “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你可以叫我瞎子,我们都不想纠结于过去,所以都用外号。那位和你打斗过的老头子叫瘸子,他性格是冲动了点,不过他没有多少坏心肠。”

    “哈哈哈,老大说的对,我心肠很好的……”瘸子开始狂笑了,卢蒲逸也冲他笑了笑。

    “呦呦呦,就你一大老粗没心没肺的也叫心肠好,呵呵呵……”

    瞎子指了指妖艳男子,“经常和瘸子斗嘴的叫妖子,怎么说呢。妖子虽然外貌举止怪异,但是他其实是个真正的男子汉,变成现在这样事有原因的。”

    妖艳男子别过头哼了一声,不过他的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哀伤,卢蒲逸尴尬的朝他点了点头。

    “那边矮个子的叫矮子。虽然外貌丑陋,但是一个很可靠的人,你有什么事情交代他就可以了。”矮个男子朝卢蒲逸抱了抱拳,卢蒲逸回了礼。

    瞎子又指了指站在旁边沉默的妇女,“那是哑子,医术很好,虽然不能说话,不过我们都很放心的把身家性命交给她的。”

    卢蒲逸有礼貌的朝哑子鞠了个躬,“谢谢哑巴婆婆的治伤之恩,晚辈会牢记在心的。”卢蒲逸牢记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他好的人他会百倍的回报。

    哑子笑了笑,向翟雀萝招了招手,翟雀萝朝卢蒲逸笑了笑,“逸哥哥,我和婆婆出去玩了啊。”说完欢快的跑了过去,和哑子离开了。

    卢蒲逸会心的笑了笑,“这丫头就是这么急性子,你们多多包涵。”

    瞎子摆了摆手,“你严重了小兄弟,过去几天也让她受苦了,现在她和哑子这么聊的来,我们也是很开心的。好了,小兄弟我们继续聊吧。”

    嗯……
新书推荐: 重生之都市尸神 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 琉书玦 蹭上一只小姑娘 华巅录之仙神谣 诸天仙魔 第一狂仙 寻笙彼岸 大佬退休之后 腾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