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村里有个傻子是上神 > 第23章 倒是个办法

第23章 倒是个办法

    “我答应!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先要他们住手!”

    这个时候对于云絮来说,只要李子阳肯放过张重阳,别说是答应李子阳这些安排,就是去死她也无怨无悔。

    她并不知道张重阳之所以会如此配合一来是想要弄清楚光头牛这些人为何要绑架自己和云絮,二来是在‘蓄力’。

    此时此刻的他所谓虚弱,原因并非是耗费太多的仙力,而是失去仙力加持后神魂与肉身的粘合出现问题给身体带来极大负担,故而才会陷入虚弱。

    虚弱不意味着他就真的会任由凡人摆布。

    李子阳为此感到十分满意,眼神里充斥着炙热的原始火焰。

    淫(间隔)笑着伸手捏住云絮的小脸儿,眼看着下一步就要去先享受一番云絮的柔软,耳听得背后传来空气的轰鸣声,奇怪的转过头去,只看清楚一双好看都手伸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己竟是又和云絮四目相对。

    云絮苍白的俏脸儿毫无血色,整个人都因此颤抖了起来。

    一起跟着颤抖的还有一左一右按着他的两个大汉。

    李子阳觉得哪里不对,很快想明白哪里不对。

    他只有头被人扭了过来,身体没有跟着转过来。

    也就是说此时的他身体正在面对着张重阳,可是这张脸却在面对着云絮。

    故而云絮才会被吓成这幅模样,甚至精神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即将吓晕过去。

    “好玩不好玩?”张重阳问云絮。

    抓着云絮的两个大汉下意识后退,随后怪叫一声想要逃离。

    张重阳向前一步散出两股威压从云絮左右飞出,直接将两人放翻在地。

    “重,重阳......”云絮身体都抖动频率越来越快,“你,你杀,杀人了......”

    “杀人是会坐牢的,我没那么傻。”张重阳微笑着上前为其解开绳索,“但坏人总是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话音落地,李子阳哇哇乱叫,问张重阳这是什么回事,自己的头竟然转过来了!

    可事实上他真的没有感觉到一点的疼痛,除了无法更好的控制身体前进或者后退之外,他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

    惊叫着要冲向张重阳却发现自己离着两人越来越远......

    “这,这怎么可能?”确定刚才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李子阳竟然真的没有死,云絮脱口而出说出内心所想。

    头都被转了过来竟然还能活着?!

    可事实真相就是如此,李子阳仍旧还活着,且活的很好。

    “你带钱了吗?”

    “没,没有,干什么?”

    “肚子有点儿饿,顺便想给自己买身合适的衣服。”

    张重阳说着一脚将来到身后的李子阳放翻在地,明明整个人趴着却跟仰卧一般。

    张重阳将他钱包找了出来,取出其中的现金。

    也找出几个套套,仔细看了看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想起这是之前在林石和周梅枕头下发现的那种东西,当时林若萱并没有和他解释这是什么。

    于是问云絮:“嫂子说这是男人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

    “避孕套,你,你连这个都不知道?”

    张重阳显然就是连这个都不知道,毕竟他紧跟着又问什么是避孕套。

    云絮红着小脸儿为其简单解释。

    张重阳恍然大悟后随手丢在地上,又怕手里这叠现金不够自己两人等下吃饭买衣服,于是也将光头牛等人身上的现金都搜刮干净。

    比如留下他们一条小命,损失这点儿钱显然还是他们占了极大便宜。

    反手将现金尽数收入玉皇印中,牵着云絮满是汗水的小手就此离开。

    随便找了一家饭店要了几个菜,张重阳提议云絮以后应该学着做饭,一个女孩子不会做饭真的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毕竟早上那碗面味道真的不是很好。

    云絮哪里有心思听这些,一心只想知道张重阳是怎么做到的。

    体内爆出那么强大的气息把人震晕不说,还把李子阳的头给扭了过来。

    “和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他们应该感谢你,如果不是害怕吓到你,我会杀了他们。”

    “既然你有这本事,那你一开始为什么不用?是打算看看我为了救你会做到什么地步吗?”

    “为什么会这样认为?一开始这样做是想弄清楚他们是谁派来的,另外当时我想这样做也不行,我现在的状况比之前更虚弱,无非不是你所熟悉的那种虚弱。

    再遇到坏人的话,我可就真的需要你来保护我了。”

    吃饭、逛街、买衣服。

    女人天生就具备逛街的属性,平时随便锻炼一下都会累的找寻各种理由。

    但在逛街的时候,从街头到街尾哪怕是十里长街都没有问题。

    在加上云絮在此之前其实已经很少逛街,就算逛街也只是只看不买。

    她知道自己没有多久可以活了,怎么还会浪费钱财给自己买什么东西?也没有过多心情去四处乱逛。

    可是现在情况已经大为不同,她现在心情很好。

    没有了即将面临死亡的恐惧,且有个很厉害的家伙陪着让自己不再像是之前那般孤单,她为此感到十分开心。

    给张重阳买了很多衣服,也在张重阳的劝说下给自己买了几件衣服,早已不惊奇他能把东XC在那枚戒指中这种事情,也一直没有意识到两人的手一直十指紧扣很少分开。

    终于,搜刮来的不义之财尽数散尽,张重阳好笑的看着正在自责被绑架时没有记得带上钱包的云絮,提醒她自己还很虚弱需要休息。

    两人回到家中,客厅里坐着几个人。

    光头牛可不是什么高素质的人,绑架两人离开还会给两人关好家门。

    “什么情况?”张云成和孙德盛异口同声。

    “去哪里了?”林若萱无奈的放下手机。

    “怎么这般虚弱?”南唐吃惊,佯装关切。

    周虎和张重阳以及云絮是在不熟,绞尽脑汁想了半天还是没好意思说什么。

    “我去,你俩不是吧?重逢一天就勾搭在一起了?”田朵和徐强也在这里。

    云絮好看的翻个白眼,“这叫什么话?我们怎么就勾搭在一起了?”

    一群人纷纷指着两人仍旧十指紧扣在一起的手掌,根本不需要浪费口舌。

    两人低头,云絮俏脸儿顿时红成一片,急急的甩开张重阳的手。

    张重阳也有些意外。

    “我才离开半天时间就下手了?”林若萱问。

    张重阳摇头,“发生了一些事情,她一直在害怕,我就牵着她的手离开,没有意识到这事。”

    林若萱忙问遇到了什么事情会让云絮感到害怕,且两个人都把手机丢在家里。

    得知一切后,林若萱着实有点儿被吓到:“没杀人吧?”

    “没有。”张重阳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往外拿东西,打算换下身上这套肥胖的好似要唱戏的衣服。

    田朵啊啊啊啊惊叫着上前抓着张重阳的手,问他是从哪里变出这么多的衣服。

    “小法术,你学不会的。”张重阳不想浪费更多口舌,拿着一身衣服进了卧室。

    如此自然就闯进人家闺房,且问都不问一声,南唐觉得自己有理由怀疑一下他昨晚是在哪里睡的,身边又倒着谁。

    如此猥琐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人的理会。

    换完衣服回到客厅里,张重阳问怎么都在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的,有个大老板抢我们两个大狗腿的生意。”张云成哭丧着脸说,“是吴天师找来的,说是神庙的规划过于小气,配不上当他的道场,所以更改掉了我们之前的规划,加大了投资。

    找来的人名叫南宫胜,是南少的父亲,我们惹不起。”

    张重阳望向南唐,“吴开山这是在找死。”

    “这叫什么话?山神爷很高兴老头会这么做。”南唐由衷的说,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张重阳你特么的真了不起。”

    南宫家的投入不求回报,更不会真的影响到张云成和孙德盛的所谓狗腿地位。

    吴开山仅仅只是希望好事不要落在别人家头上,所以不由分说就把南宫胜叫了过去,交代他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把整个南宫家的家业都搭上也要为他修好这个道场。

    张重阳又问徐强和田朵怎么会在这里。

    “这叫什么话!”田朵满是不高兴,“我们就不能过来看看你们这对奸夫......这对狗男......”

    话没说完被云絮追的满屋子乱跑。

    徐强笑了笑,“朵朵不放心云絮的病情所以要过来看看,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

    张重阳又问林若萱:“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算是吧,我低估了这群亲戚的脸皮厚度,也不知道大嫂到底给他们吃了什么迷魂汤。逼得我像是一个泼妇一样翻出老账才把这群人羞走。

    但也有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事情的人亲戚仍旧赖在家里,且带来了一群姑娘等着你回去相亲呢。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远房表姐表妹。

    你知道最可笑的是什么吗?

    大嫂娘家有个姐姐,今年四十岁,刚刚离婚,带着孩子在等着你回去见见呢。

    一脸自信的样子差点儿憋坏我,我实在是想笑,爸爸不准我笑。

    然后他一个劲的在讲冷笑话自己却趁机笑个痛快。”

    张重阳皱眉,“你是我老婆,我们结婚了。”

    “人家又不当真。”

    张重阳向云絮招手。

    云絮不明所以下意识凑了过去,被他搂在怀里,“这样呢?”

    “倒是个办法。”林若萱嗤笑。
新书推荐: 头号主播 最强套路王 女总裁的无敌修仙高手 全球大升级 逃避虽然可耻但管用 亡灵界契约 都市帝龙医仙 天启预报 最强透视神医 都市魔王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