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毒妃难训,邪王宠不休 > 第一卷 云府有女名云微 第154章:太心狠了

第一卷 云府有女名云微 第154章:太心狠了

    “母后放心,儿子是不会要了宁阳的性命的。只是……”云周帝缓了缓脸色,忙搀扶着太后重新坐下。“……母后,宁阳的性子,您也是知道的。若是继续这样纵容她下去……儿子担心终有一天,朕会忍不下去的。”

    从儿子到朕……一个简单的称呼转换,便让慕太后明白了云周帝的决心。

    朕……是皇帝的自称,代表的是天子,是一国之君,当云周帝用这个字自称的时候,就表示他是用天子的身份在和太后说话,而不止是她的儿子了……

    慕太后年轻时,亦是杀伐果断之人,不过瞬间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做出了决定。

    出了这样的事情,若是落到旁人身上,只怕早已经人头落地了,可儿子孝顺,在处置女儿之前,还专门跑了这一趟……她应该知足了,至少,女儿的性命是保住了。

    而她之所以是太后,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也不是因为她有一个身为长公主的女儿,而是因为……她的儿子,是皇帝!

    “哀家明白了。”慕太后轻轻合上了眼:“这一次,是宁阳做得太过了。皇儿你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好……”

    “母后体谅就好。”云周帝叹了一口气,又出言宽慰道:“如今只是剥夺了皇妹长公主的封号,不再让她插手朝中的事情,以免将来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到时候,朕便是想要护着皇妹,只怕也不能了。而且,就算皇妹如今没有了长公主的封号,可只要母后和朕还在,这朝野内外,也断不会有人敢欺负皇妹。”

    慕太后是个拎得清轻重的,闻言点点头,“皇儿不必再说了,你的苦心,哀家都明白。不过,未免世人妄议皇儿不顾手足之情,这道剥夺了宁阳长公主封号的旨意,还是以哀家的名义来下吧。”

    凡是做皇帝的,又有几个不想青史留名的?

    无论怎么说,亲自下旨处置了自己的亲妹妹,都有六亲不认的嫌疑,而这对于一个帝王的名声来说,都算是一个污点。

    如今,慕太后主动揽下了此事,云周帝自然松了一口气。

    “儿子不孝,还要劳母后替儿子担待。”云周帝一脸孺慕,半蹲在太后的面前,情真意切,“母后,您会不会怨儿子……太心狠了?”

    慕太后摇摇头,突然伸手抚摸着儿子的头顶,似乎又回到了多年前刘贵妃母子盛宠时,先帝爷想要废储的那一幕……

    那时,前朝后宫风雨飘零,人人都在等着看他们母子的笑话。她和儿子也是这般扶持着,这才走到了最后,也笑到了最后。

    “皇儿,”慕太后闭上眼,将过往的一切都压在了心头,再睁开眼时,又是那个雍容华贵气势万钧的太后娘娘了,“你放心,无论如何,母后总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宁阳长公主被剥夺了长公主封号的消息,一夜之间便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

    众人还在愣神之间,又有小道消息传出……说是陛下之所以剥夺了宁阳长公主那长公主的封号,乃是因为长公主私下命人传播了东临侯府那位大姑娘的谣言……

    如此一来,众人越发愕然。

    大臣们也傻眼了。

    这皇帝如此偏袒自己未来的儿媳妇,反而苛责了自己的亲妹妹,这真的合适吗?

    然而,云周帝行事,一向是雷霆手段。

    就在太后下了懿旨处置了宁阳长公主之后,御书房里紧接着就派出了十多位捧着圣旨的小太监。

    众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发现都察院已经换了天了……

    云周帝雷厉风行,借着此事将长公主安插在朝中的人一一拔除,半点也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

    水蜜桃姑娘一直留在京城,当得到宫中有意废除宁阳长公主封号的消息后,她立刻派人抢在太后的旨意下达长公主府之前,悄悄的去了一趟公主府……

    水蜜桃派去的人,刚进入公主府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有内侍领着一队金吾卫,去了长公主府宣旨。

    宁阳长公主大怒,拒不接旨,声称自己是冤枉的,要进宫面见太后和皇帝。

    而此次前来宣旨的内侍,不是旁人,正是高公公的徒弟高小棉。

    高小棉年纪虽然不大,可他一直跟在大太监高公公的身边,受其言传身教,最是懂得察言观色了,也最是善于体会主子们的心意了。

    他知道此刻宫里不愿意见这位长公主,自然不敢放宁阳长公主出府。

    可宁阳长公主是什么人?从前就盛气凌人惯了的她,如何受得了一个小太监的气?

    当下,宁阳长公主大怒之下,便一脚冲着高小棉踢了过去。

    高小棉没有躲,生生的受了这一脚,被踢了个踉跄,又极快的站稳,只掩下了眼底的那一抹阴鸷,抬头笑眯眯的说道,“陈夫人,不是奴才故意为难您,而是……太后娘娘说了,让您不用亲自入宫去谢恩了……”

    宁阳长公主如今被剥夺了长公主的封号,夫家又姓陈,高小棉此刻称呼她一声陈夫人,倒是没什么错。只不过,这话听在宁阳长公主的耳中,却是有些刺耳了。

    这个狗奴才,竟敢当面羞辱本公主!

    宁阳长公主大怒,不顾身边老嬷嬷的阻止,上前又赏了高小棉一个耳光。

    高小棉垂眸,眼底的冷光一闪而过。

    呵!

    真当自己还是长公主呢?在杂家的面前逞什么威风!

    不过是个失了帝心后宠的落魄户罢了,早晚有一天……

    高小棉将嘴角渗出的血珠子抹去,抬头又笑眯眯的给宁阳长公主陪了不是:“是奴才伺候不周,陈夫人要教训奴才,那也是应该的,奴才自然也该受着,不敢有半句怨言。只不过呢……”

    高小棉面上虽然是恭敬带笑的,可那笑意终究不曾到达眼底,反而话锋一转道:“只不过呢,奴才今儿个也是奉命而来,这差事总是要办完的,还望陈夫人见谅。”

    说着,他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两排金吾卫便上前一步。

    长公主怒急发笑,“怎么?你区区一个阉人,也敢对本公主动手不成!”说着,她上前一步,摆出一副半点也不退让的模样来。

    也不怪宁阳长公主如此嚣张。她毕竟是太后的亲生女儿,只要太后还在位一天,这些在她眼中的奴才,又怎么敢轻慢于她?

    高小棉笑眯眯的行了一礼,“奴才不敢。只是……这座长公主府乃是朝廷赐下的。如今陈夫人您既然已经不再是长公主之尊了。故而,这座府邸,按制朝廷也要收回了……”

    “尔敢!”宁阳长公主当即变色!

    若她就这样被赶出了这座长公主府,那世人会怎么看她,她还怎么翻身!

    高小棉却不理会她,兀自说道:“当然了,太后娘娘和陛下从前赏赐给陈夫人您的东西,陈夫人您尽可以带走。只不过……祖宗的规矩家法也摆在这儿,有些东西,是只有本朝的长公主才可以使用的,如今陈夫人您既然已经不再是长公主之尊了,若是再带走的话,只怕就是违制了,故而,宫里才派奴才来盯着点……”

    高小棉话虽然说得委婉,可这话里的意思宁阳长公主又怎么会听不明白?

    这不就是来抄家的吗!

    宁阳长公主大怒,心里更是惊起了惊涛骇浪。

    她原本以为,母后下旨剥夺了她的长公主之位,只是一时生气,恼了她罢了;待她入宫去哭上一回,认上一回错,母后和皇兄自然会收回旨意的。

    却不想……宫里竟然派人来抄家,还要将她赶出公主府!

    若她今日被抄了家,就这样被赶出了长公主府,那今后,她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于京城?

    再加上,高小棉故意左一个陈夫人,右一个陈夫人的叫着,在宁阳长公主看来,就更是挑衅无疑了。

    宁阳长公主心里又惊又惧,又气又怒,却又偏偏发作不得。

    因为高小棉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就后退了一步,躲到了那些金吾卫的身后。

    金吾卫一向只惟皇帝之命是从,自然不用给这位曾经的长公主面子。

    如此一来,宁阳长公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群金吾卫如同饿狼一般,冲进了自己的府邸,顿时气得铁青了脸,差点没晕过去。

    恰在此时,云莲来了。

    云莲尚且还不知宁阳长公主被剥夺了长公主封号一事。

    她来公主府,是为了来打探消息的。----那些谣言已经散播出去好几天了,宫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云老三心里也着急啊。

    所以,她即便是看到了公主府门外的金吾卫比平日里多了一些,心急之下也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宫里又派人给长公主送赏赐来了,便匆匆的进了公主府的大门。

    宁阳长公主一肚子的火,原本正憋得难受,如今看到云莲来了,想也不想,就狠狠用力一巴掌打了过去。

    若不是这个小贱人在自己的面前嚼舌根,她又怎么会惹恼皇兄,继而落得如今这般的下场?

    
新书推荐: 田园娘子:夫君你别装了 美人笑靥:许我一世苏东坡 超甜军婚:学霸小妻好V5 恶魔蜜宠令:小甜心,太甜美 王妃驭兽记 王爷驾到,王妃别怂 重生六零有空间 这个大少有点狂 青眉煮酒 农门恶女升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