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逆战之荣耀归来 > 第130章 接受惩罚

第130章 接受惩罚

    在余牙子的带领下,十二个灵药师士子满载欢喜,载歌载舞庆祝着灵药房的建设完工。

    “不好了不好了,”令狐冲月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怎么啦?”几个士子同余牙子都安静了下来。

    “陛下…!陛下同田院长过来了。”

    “大家快一点回到灵药房……”余牙子说完自己同一群欢唱的士子们回到了灵药房。

    “今天我们讲解………”余牙子一边讲着一边四处巡看,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整齐端坐的士子们也是向外不停的看着。

    “来了来了……”不知道是谁小声的说道。

    “楚风,你怎么在这里?”司徒兰看到林枫正在给树木修剪枝条,故意惊讶的问道。

    “陛下,你来了,田太医你也来了,太学子们正在听课,我闲着没事就把这些凌乱的东西收拾一下。”林枫一脸平静的说道。

    司徒兰看了一眼林枫,向灵药房四处打量一番,慢慢的向里面走去。

    而田太医则是向林枫使了一个眼色,那双温和得的眉毛对着林枫跳动了一下。

    “余牙子,这几天我没来,可有什么情况?”司徒兰走了过来语气平静的说道。

    “哦,参加陛下,这里最近……最近风平浪静,太学子们也都专心致志。”余牙子心里虽然有些激动,但是脸上却平静如水恭敬的说道。

    “这个楚风可有什么违规的事情?”司徒兰向外面望了一眼林枫道。

    “楚少年在这里也是辅助了我不少事情,是个不可多得的少年。”余牙子依然平静的说道。

    “我们创办太学院的目的就是让我们的国家繁荣富强,明天霍将军也将会回来,灵武师那边的事情也会得到安置,你们一定要加紧进度,说不定那一天就用到你们了,你对太学子们的严厉,就是对他们的负责,不要将来他们出来与外面的修炼者相差无几,,那就是你们的失职。”司徒兰严肃的说道。

    “太学子们跟我到其他修炼地去看一下,我们大丰国对待灵药师一直相当器重,这也是让你们去学习的好机会。”司徒兰却看向了端坐的孔佳木道。

    说完司徒兰走在前面,而身后的的太学子们却不敢起立。

    “怎么你们不愿意去看别人怎么做的?”司徒兰走了两步却发现没人跟随,带着怒气冲天的说道。

    “快起来,我们跟着陛下……”余牙子赶紧上前跟随着司徒兰。

    一群太学子们这才敢起身,跟随着司徒兰向外面走去。

    一瘸一拐的孔佳木走在了后面。

    “余牙子,你可知道这些太学子们都是未来国家的栋梁,稍有不慎就会让一个国家灭亡,鸣山的瘟疫不足为患,对待下一代的培养才是决定一个国家的长久之计。”

    “陛下说的是,”余牙子赔笑道。

    “你确定没有什么事情隐瞒?”司徒兰停下脚步,扭头看向了孔佳木。

    “陛下没有?……”余牙子迟钝了一下道。

    但是当司徒兰向孔佳木走去,余牙子有点后悔自己说的话。

    “孔佳木,你父亲乃是京都中最重要的人,所有的安全都是你父亲掌握,所以你以后也会继承他的责任,但是你如果是个废物,以后大丰国可能会被坑了,或者大丰国把你踢出。”

    “陛下我一定会好好修炼,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孔佳木满头大汗的说道。

    “你的脚是怎么回事?”

    “哦陛下那是他不小心摔的。”余牙子赶紧上前补充道。

    而跟在司徒兰身后的田无韦却摇了摇头。

    “摔的?怎么摔的,你可知道这是谁?京都金甲侍卫统领之子,他如果有什么闪失,你要我怎么向他父亲交代?你好好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司徒兰发怒道。

    “陛下这真的是孔少爷不小心摔的”余牙子用眼睛瞄了一下孔佳木道。

    “是陛下真的是我不小心摔倒了。”孔佳木带着一丝愧疚之意说道。

    “余牙子你当我是小孩子,你这灵药房的字是不是摔没了?”司徒兰依然强势的说道。

    众人抬头望向灵药房三个大字,这才恍悟。

    这太学院每个字牌匾都是陛下一手写的,当时灵药房爆炸自然是把自己牌匾炸碎了,本以为这样可以蒙混过去,谁知还是被发现了。

    “快说出来,是谁做的?是不是那个修花的少年?”司徒兰向林枫望去道。

    “这个,这个……”余牙子同孔佳木两人都不敢说话。

    “陛下这是怎么啦?难道他不知道这里爆炸过?”余牙子心里却不停的思考着怎么回答。

    “陛下明明知道这是孔佳木做的,为何还要嫁祸其他人?难道是为了给统领面子?”田太医则是思索着陛下的意思。

    “如果要是这样,那就只能让一个人背黑锅了”

    “陛下我看就是楚风做的,他毕竟在这里面修炼灵法之高,或许是孔少爷得罪了他,楚风就为难了孔少爷?”田太医上前走一步恭敬的说道。

    “是不是这样?”司徒兰显然很同意这种说法,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清淡了许多。

    “陛下……其实……”

    “其实什么你是想包庇楚风吗?”司徒兰大声喝道。

    一旁的孔佳木听到有人替自己背黑锅,心里一时痛快,但是又显得有些失落。

    “没想到我变成了一个这么卑鄙的人,如果我要是承认我做的,我父亲也会被连累,如果不承认那就是我在这里会被别人说的一文不值?”孔佳木心里暗暗说道。

    而田太医向余牙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余牙子不要再说话。

    “那就是默认了,是楚风做的。”司徒兰心里却欢喜不已。

    “楚风不要怪我,不过我也不会为难你,这么大的事情总要让人来背,要不然以后这里会乱成一团。”司徒兰心里嘀咕着说道。

    “楚风,你给我过来。”司徒兰大声喊道。

    此时的林枫用眼睛瞄了几人一眼。

    “这是要干嘛?怎么各个眼神都很奇怪”林枫听到司徒兰叫自己,走上前看到几人异样的眼神。

    “参见陛下。”林枫恭敬的说道。

    “这是你做的好事?”司徒兰大声喝道,手却指向孔佳木的腿道。

    “陛下我不懂什么意思?”林枫感到很奇怪的说道。

    “男子汉大丈夫自己做了还不承认。”司徒兰更加愤怒道。

    而一旁的余牙子、田太医不停的向林枫使眼色。

    “他们两个干嘛?是让我说是吗?”林枫看到两人的眼色,很是奇怪。

    “你承认了我也不会怪罪与你,但是作为一个大丰国的子民,敢做不敢当,算什么修炼者?”司徒兰看向林枫却严厉的说道。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住在书房,这一条就可以让你滚蛋。”司徒兰眼神中带着愤怒道。

    “我住书房他就知道,为何不知道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那就说明她已经知道,故意为难我?”林枫却看向司徒兰,准备把事情说出来。

    但是当林枫看向司徒兰的时候,却看到司徒兰也向自己使了一个眼色。

    “什么情况?这个女人想干吗?”林枫很奇怪这个眼神。

    而一旁的孔佳木听到司徒兰这样训导林枫,却感觉自己的心被一阵一阵的刺痛。

    同样余牙子也感觉自己对不住林枫。

    “保佑楚风不要被开除,以后我会好好对待你。”余牙子心里默念道。

    “这次你救了我,我以后一定好好报答你。”而孔佳木心里也是同样感激林枫。

    “我不追究这些,你身为太学士,不能好好教导太学子这一条也够你离开太学院。”司徒兰依然愤怒的说道。

    “陛下,不要让楚风离开我们,其实他对我们很好的,也教了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孔佳木听到司徒兰的决定,连忙求情道。

    其他几人同样也是为林枫求情道。

    “陛下饶了楚学士吧,我们以后一定好好修炼。”

    感到惊讶的自然是林枫,听到孔佳木这样为自己求情,林枫心里顿时感觉温暖了许多。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就冲你这句话,给你个人情。”

    “是我做的陛下,我愿意接受你的处罚。”林枫平静的说道。

    “开除太学院。”司徒兰刚说完准备离开。

    “陛下这也太重了,毕竟楚公子是林家堡的贵客,再说了他最近也准备要把对付瘟疫的配方炼制出来。还是请陛下重新发落。”田太医连忙上前求情道。

    “是呀陛下,他毕竟是个少年,有些事是可以原谅的。”余牙子也上前求情道。

    “好,楚风你可知错?”司徒兰温和的问了一下林枫。

    “陛下我知错,你怎么发落我都没有任何怨言。”林枫有种赴死的感觉道。

    “好,你这么喜欢修花,你把整个太学院的花枝修剪一下,把整个太学院的相貌改变一下。”司徒兰又向林枫使了一个眼色道。

    “陛下,是不是整个太学院?”林枫听到这个判决,心里却乐呵呵的说道。

    “对,整个太学院,你可有什么意见?”

    “陛下我愿意听从你的安排,我愿意。”

    其他人一脸的沉静。

    “这没有半个月估计很难把太学院修理完毕,楚风呀这次你真冤枉。”几个知道实情的太学子们心里都暗暗的说道。

    “你们了有什么意见?”

    “多谢陛下开恩。”余牙子低下头恭敬的说道。

    “走吧田太医,我们去另外几个地方看一下。”司徒兰带着几个随从向另外几个太学殿走去。

    “楚风对不起。”

    孔佳木走到林枫面前低着头害羞的说道。

    “没事,这件事就当过去了,”林枫平静的说道,心里却开心极了。

    “这哪里是惩罚,就是赏赐。”林枫心里暗暗的说道。

    “楚风等你惩罚结束了,我向陛下申请让你重新回来。”余牙子同样带着愧疚说道。

    “好那就多谢你了”林枫说完拍了一下孔佳木的肩膀道。

    “兄弟之间不要说谁对不起谁,以后我们共同进步”说完林枫离开这里,带着那把长长的剪刀离开了。

    “真是一个帝王之相……”一个身穿灰色长衫的少年心里却暗暗的说道。

    (本章完)

    
新书推荐: 观火 超神学院魔法师 古董局中局 化红尘 兑换传奇战记 末世愿子安 桃源轶事录 完美化身 古执今朝 逃亡的苏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