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一枪爆头 > 第二卷:烟雨江南 21:地藏劫VS万古长空指

第二卷:烟雨江南 21:地藏劫VS万古长空指

    “想要领教‘地藏劫’吗?”

    程立点点头,严肃地道:“只要你不害怕受伤,那就没问题。”

    白仇非长身站起,向程立深深一揖:“当然不怕。那么,多谢程庄主成全。”

    行礼既毕,白仇非向后缓缓退开几步,左手食指朝天,右手中指向地,双指并出,潜运真气。

    倾刻,空气中温度隐隐产生变化。白仇非脚下的地板,悄然凝结起一层浅浅白霜。头顶处的空气,却仿佛遭遇高温烤灼一样,俨然如水波浮动。

    用不着真正出手,单凭眼前这幕奇观异像,已经足以证明白仇非这位沧海月明楼的副楼主,确实份量十足,绝对属于高手当中的高手。

    程立点点头,也离席站起,动身走到白仇非正对面,和他相隔十步左右距离,遥遥相对。抬手道:“请。”

    白仇非点点头,凝声道:“程庄主,我这门‘万古长空指’的武学,乃前辈高人于崇山之巅,感悟天地万物奥妙,再融合二十四节气之变化而成。出招时候,也犹如天时轮转,变幻不定。程庄主还请小心才好。”

    程立点点头,示意明白。不再多言,只是向白愁飞招了招手。

    白愁飞深深吸一口气,喝道:“小雪!小暑!”双指齐出,上下交汇,猛然合在一起,笔直指向程立。

    冰寒火灼,两股截然相反的指劲,彼此绝不相容。强行汇合,便猛然爆发出超越寻常的绝强破坏力,冲着程立破空飞击。在场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一指威力所及,空气当中,竟然显现出了一道再明显不过的裂痕!

    寒暑相融的指劲,速度疾逾流星。仅仅一眨眼之间,已经打到了程立面前。可是就在此际,一道淡淡黑气凭空展开,恰好挡住了这道指劲。

    “呯~”一下轻声炸开。指劲化于无形,却连程立半根汗毛也没能伤到。

    一击无功,白仇非并没有丝毫失望气馁。他身形一晃,陡然揉身欺近,喝道:“雨水!”双指纵横,密如春雨,连绵击打程立周身一百零八处穴位。

    指法攻势密集繁复,直教人为之眼花缭乱。假如一味和他见招拆招的话,肯定会被牵着鼻子走,全然落入被动。但对于程立来说,便根本没有这种必要。

    心念乍动,淡淡黑气已然凝聚于左臂之上。质量X速度=力量!超高密度的暗物质覆盖之下,程立这条手臂,赫然达到了至少一吨的重量。他随意横臂一挥,登时便爆发出霸道无匹,堪比山洪暴发的凶猛巨力,疯狂呼啸汹涌,冲着白仇非迎面冚压下去。

    以力制巧,以简破繁。最普通不过的横臂一挥,便让白仇非最精巧的指法当场溃不成军。汹涌巨力扑面而来,白仇非浑身寒毛倒竖,迫不得已,只有顺势纵身倒退避让。

    好不容易,他才避开这一下凝聚暗物质的手臂扫击。可是身上各处的衣衫,却分别传来声声裂帛,竟已被扫击带动的凌厉劲风所撕裂。面庞上更一片火辣辣的,感觉好不难受。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实际交手之后才知道。“地藏劫”的威力,绝对只会远远凌驾于自己想象之外。一份前所未有的强烈震撼与恐怖,倾刻间传遍周身。眉宇间神情也益发显得凝重。白仇非身法疾退暴起,喝道:“立春!”

    指势再起,回环交错。攻势一改先前的凌厉进取,变为柔韧轻棉,如藤若絮,却又隐隐生出另一股诡怪力量。隐隐然之间,程立察觉似乎有些不妥。但要问究竟哪里不妥,又说不出来。他干脆不去多想,双臂发劲,同时向上一扯。

    说时迟那时快,大量黑气漫空卷涌,并且随着程立这一扯,尽数凝聚成束。就似数十支漆黑的利箭,同时冲着白仇非密集攒射。

    可是怪事又发生了。这数十支漆黑利箭才去到半途,忽然纷纷失去了准头。

    半数偏离预定轨道,向旁里斜斜飞出,或命中地板,或命中天花,或命中墙壁,就像都长了眼睛一样,都刻意远离白仇非。还有另外半数更加不得了,居然调转头来,反冲着程立飞过去。

    白仇非的万古长空指,分为二十四节气,每一招都对应一个节气,并且具有相对应节气的某种特性。

    “春分”时节,万物生长。原本潜藏泥土之中的种子,努力摄取外界养分,不断壮大自身。所以这一招万古长空指,便同样能借力打力,把敌人的攻击纳为己用,然后再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即使再厉害的高手,也很容易被打个措手不及,当场全盘皆输。

    彼此立场不同。在旁边观战的锦鲤镖局李总镖头,毕竟还是更亲近沧海月明楼一些。所以看到白仇非这一招使得如此精彩,李总镖头便禁不住为之眉飞色舞,用力一拍大腿,叫道:“好!”

    或许觉得父亲这样对待救命恩人,实在有些不妥。又或许单纯被程立芝兰玉树一般的仪容所吸引。李总镖头的女儿李明霞,连忙伸出手去,用力一扯父亲衣袖。同时担心地向谢小青看了一眼,生怕她会不高兴。

    但出乎意料之外地,谢小青眉宇间,就连一丝一毫的不高兴都没有。同样地,也没有什么担心忧虑紧张之类的定西,她依旧悠然自得地坐在那里,手里拿着酒杯,嘴角带了浅笑,仿佛就是看戏一样。

    事实上,这场比试确实也和看戏差不多。说得上是峰回路转,一波三折。

    电光石火之际,数十支漆黑利箭不偏不倚,全部命中程立胸膛。可是众人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立刻便看见这些漆黑的利箭,就像雨水打落湖泊之中一样,直接融了进去,赫然并没给程立造成丝毫损伤。

    漆黑利箭的本体,就是以“地藏劫”凝聚起来的暗物质。程立可以自由控制这些暗物质,或聚或散,随心所欲。所以这些漆黑利箭,根本不可能对他本人造成伤害。

    但借力打力,挪移敌人攻势反伤彼方,只是白仇非牵制敌人的一种手段,并不真正指望用这种手段就能克敌制胜。故此就在漆黑利箭被化于无形的刹那,白仇非身形一阵模糊,竟离奇消失。

    下个瞬间,白仇非神出鬼没,竟在程立背后显形。他断声喝道:“小心惊蛰!”喝声未落,双手互握,两根中指合并,如枪如剑,猛地刺向程立后背。指劲如雷,赫然噼啪作响。霸道攻势如九天霹雳,惊动万物!

    这一招既快又猛。弹指刹那,不偏不倚,正中程立背心。充满爆炸性威力的指劲,立刻轰然炸裂。破坏力之强,别说是个人,哪怕是一大块铁锭,也绝对经受不住。

    白仇非出手再快,其实程立可以更快。只要他展开“瞬步”,那么一眨眼功夫,就可以冲出至少七、八丈那么远。“惊蛰”威力再猛,也休想能碰得到程立的半片衣角。

    没有这个必要。白仇非的万古长空指虽然厉害,已经可以媲美一般的步枪子弹了。但如果和反器材步枪的破坏力相比,则仍是远远不如。所以程立并不觉得,自己有闪躲避让的需要。

    瞬间,程立轻声低喝,大片黑气陡然应声卷动,并且尽数凝聚在后背处,形成如铜墙铁壁一样的坚固护甲。先后相差只有半个刹那,白仇非这双指合击,威力比单独使用一根手指,更要高出一倍的“惊蛰”,已经重重刺在黑气护甲之上。

    “轰~”

    巨爆轰鸣,震耳欲聋。一股既似海啸,又像暴风的无形巨力,猛然向四面八方爆发出去,把花厅里的家具陈设扯得七零八落,四散乱飞。情景之震撼,绝对骇人听闻。

    一道人影活像炮弹般,从这股暴风海啸中倒退飞出,重重撞上墙壁。墙壁虽然以青砖砌成,再用糯米汁调和蛋清灌入砖缝,比普通墙壁更加坚固数倍,却也难以承受这霸道强猛之极的一撞。

    “哗啦~”响声当中,墙壁当场被撞穿一个巨大破洞,连带着那道人影也跌出屋外,颓然坠入倾盘大雨当中。

    “惊蛰,雷电的爆破属性吗?有意思。”

    暗物质的黑气护甲消失。程立转过身来,背负双手,抬头望向墙壁的破洞。只见白仇非浑身被大雨淋得透湿,一步一瘸地穿过破洞,重新走进花厅。

    白仇非拱拱手,苦笑道:“厉害厉害。程庄主这门‘地藏劫’的绝学,果然独步天下。在下不自量力,实在献丑了。”

    程立摇摇头:“不算献丑。你这门指法也很厉害。不过,我总觉得你似乎还有力气没使出来。否则的话,威力应该可以再提高一些。”

    白仇非愕然道:“程庄主竟然连这点也察觉到了?没错。实不相瞒,我这门万古长空指,分为上下两诀。二十四节气指法,只是下诀。另外还有上诀,名为‘三指弹天’。”

    程立道:“三指弹天?是什么样的招式?演示出来看看?”

    白仇非叹道:“这就恕我无能为力了。因为当年家师传授武艺的时候,忽然患上急症。还没来得及把三指弹天的运用心法传授给我,只留下口诀,就已经去世了。

    这十多年来,我自己也在不断摸索,三指弹天究竟应该怎么修炼。可惜,一直也没什么成果。以至于顶多只能发挥出万古长空指的七成威力。让程庄主见笑了。”
新书推荐: 诡语丧钟 都市妖孽王者 超级红包神仙群 我只是一只召唤兽 争虚 超凡异变 万界之时空刻印 无良皇妃很倾城 从地府归来的男人 下一次相遇还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