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先砍一刀 > 江南烟雨 第十二章 两个的馅

江南烟雨 第十二章 两个的馅

    第二天,鬼哭和南宫离开,安武阳果然没来送,应龙城也没有留他们的意思,这天天气格外的好,除了风依旧很大,却没有下雪。

    坎坷不平的路面被冻得僵硬,两旁的树林中,大树上挂着的,不是树叶,不是果实,而是一根根冰锥。

    风吹过,树枝摇晃,冰锥落下,哗哗作响。

    清晨升起了迷雾,雾很浓。当雾散去,鬼哭他们才出了城。

    昨夜没有下雪,积雪消融,显得更加的冷了。雪化的水又冻成了冰,在地面凹坑处,行人走过,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因此不得不减慢了速度。

    随着远离了应龙城,行人越来越少。到了后面,只剩下鬼哭一行人独自前行。

    鬼哭他们走的不慢,早上出发,中午烧了些热水,吃了点辟谷丹,到了下午,就已经走出了百多里路。

    当然,因为路途中有些地方难免需要绕路,实际上距离应龙城也就六七十里,这还是因为应龙城附近地势还算平坦的缘故。

    在靠近大路的一个村庄中,找到了一家人家,付了伙食钱,休息了一晚,继续上路。

    一连走了三天,在第3天,忽然下起了大雪。

    鬼哭他们逼不得已,匆忙之间,闯进了一个熊洞。

    大黑熊一家三口被大黑马踢了个面目全非,委屈的缩在角落,期间鬼哭还几次把主意打到了它们的熊掌上,也幸亏南宫心善,觉得住了人家的家,吃了人家的零食,还要吃人家熊掌太过残忍,保住了他们一命。

    当然,最关键的是这一家三口已经成了精,通了人性,直到求饶卖萌,不然难逃一死。

    大雪下了一天一夜,大黑熊一家三口煎熬了一天一夜。

    终于,雪停了。

    两人一马一裤腰带离开,大黑熊一家三口松了一口气,连忙从外面找来了大石头,把熊洞堵了个严严实实,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片黑暗中,看着亲爱的仓库中好不容易存下来的坚果被吃了个一干二净,顿时悲从中来。

    本以为这个冬天可以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舔着熊掌,愉快的度过。但是计划终究不如变化,现在又回到了以往舔着熊掌艰难度日的苦逼日子,而且看起来,似乎这个冬天有点长。

    开头顺利了三天,然后就是一天一夜的大雪,之后的旅途越加艰难。

    打了僵尸,斩了饿狼,遇到过吃人的猎人,也遇到过雪崩。

    半个月了,也才走出四五百里路,到了一个名为郭北县的县城。

    这里,已经是万福山的边缘,越往深处,人迹越少,官府的掌控力度越低,到后来发展成有妖魔鬼怪白天白天作乱,到后来甚至有妖怪代替神祗,接受香火。

    作为一个已经逐渐脱离朝廷掌控的县城,郭北县的治安,已经严重到了极点。

    满县城的人,几乎人人佩刀持剑。一言不合,便拔刀杀人。

    有凶悍之徒,甚至直接拿着通缉令到处在脸上比划,稍有相似,便强行将人拖到县衙换钱。

    鬼哭和南宫两人一黑一白,刚进城,便有无数带着恶意的目光看来。不过当鬼哭抬起斗笠,一双狭长的眼睛扫向四周,那些目光顿时消失。

    风吹过,铃铛摇晃,风铃般清脆的铃声响起。

    “这里的问题有些大啊!”

    南宫点头:“嗯,接下来咱们怎么走?”

    “先吃个饭,找个地方住下,不必久待,明天只要天气还可以,早上就走。”

    找到了一家客栈,点了菜,要了两间房,解下斗笠披风。

    刚刚坐下来,还没等他们饭菜上来,外面就传来轰的一声。

    一个八尺壮汉垂涎威风凛凛的大黑马,被大黑马一脚踹飞了出去,胸口凹陷,吐血三升。

    从门外的马厩处一直飞到了门口,砰的一声砸在了门框上,门框剧烈晃动,灰尘簌簌直落。屋顶积雪滚动,也顺着瓦片从屋檐落下。

    死人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然后一喜。

    这条街的另一头,拿着一个火炉抱在怀中正在巡街收钱的捕头看到这一幕,连忙拔刀带的几个捕快直冲过来,嘴里大喊:“衙门办事,快点让开!”

    然而还没等他赶到,一群人就涌了上去。

    接着,吐血的壮汉身上的衣服就被扒光了,连个布条都不剩。

    还没等人群散开,在掌柜的大叫声中,两个强壮的伙计撞开人群,拖着已经变成尸体的壮汉直往后厨拖去,后面一群人跟着提着刀子割肉。直到到了后厨门口,一脸凶相的厨子提着屠刀这才将其他人逼退。

    等捕头带着捕快赶到,人群散开,地上连根毛都没有剩下。

    掌柜的婆娘端了一盆水出来,往地上一泼,而他的几个女儿就跪在地上一人拿着一块灰色粗布一阵直搓,只是一会儿,地上的血迹就不见了踪迹。

    捕头和几个捕快扶着膝盖一阵直喘粗气,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地上,十分不甘心,又看向马厩的大黑马,刚看到大黑马身上的马铠时,瞳孔一缩,接着声音平和的大声问:“这是谁的马啊!”

    “我的。”鬼哭答道:“官爷有何事?”

    捕头看了过来,一看鬼哭身强体壮,面色不善,有着那么长的一把刀,衣袍里面还透着铁色寒光,显然是穿了甲的,顿时就心虚了几分,笑着道:“原来是这位大爷的马,一看就是宝马。”

    鬼哭不答,捕头干笑几声:“大爷还是看好自个儿的马,莫让人给偷了去。”

    “无妨。”鬼哭摆了摆手:“不怕死的尽管来偷,在战场上,它可没少踢死人。”

    “大爷上过战场?”

    鬼哭微微颔首,捕头心跳加剧,更加觉得这人不可招惹,和他有同样观点的,是周围竖起耳朵的人。

    能上战场的不一定是狠人,因为有很多人都是被逼着上去的。能下战场的也不一定是狠人,也有运气好的。但是能下战场,一脸凶神恶煞,身边跟着美人,还有一匹战马的,肯定就是狠人中的狠人,绝对不能招惹的。

    “还有事吗?”鬼哭问。

    “无事,无事。”捕头连连摆手,接着叉着腰大声问掌柜:“刚才那个盗马贼呢?”

    掌柜的也不是个怕事的,睁着眼睛说瞎话:“盗马贼,当然是跑了啊,官爷没看到吗?”

    捕头气愤不已,指着自己的眼睛道:“跑了?你当我眼睛瞎了啊!”

    “当然是跑了。”掌柜的问周围众人:“你们大伙儿说说,是不是跑了?”

    周围众人或多或少得了点好处,也纷纷嘻嘻哈哈的应和:“是啊,是跑了,说不定官爷晚上在姐们家里太忙,现在出幻觉看错了。”

    捕头和几个捕快气得鼻子都歪了,做势就要拔刀。掌柜的连忙一招手,伙计也是个机灵的,一溜烟跑进了厨房,端出来了两大笼热气腾腾的包子。

    掌柜的笑道:“官爷实在辛苦,咱们这些小民心头感激,些许包子不成敬意,官爷拿来填填肚子吧。”

    捕快和几个捕头脸色一变,纷纷喜笑颜开,他们跑着一段距离,吃几个热腾腾的包子也是好的。

    而且这掌柜的给的包子分量十足,他们不仅可以自己吃,还可以带回去一些给家里人吃。

    捕快们很满意,但是捕头有些不满意,他掰开包子一看,啐了一口:“你这个小气鬼,居然又给人肉馅。”

    在捕头骂骂咧咧的声音中,官爷们走了,鬼哭点的包子也上来了。

    南宫皱起眉头,看着包子有些反胃。

    鬼哭拿起一个包子掰开,漫不经心的问:“小二,你过来。”

    一个人伙计一溜烟跑了过来:“大爷,有什么事?”

    鬼哭问道:“我且问你,我的包子是人肉馅的还是猪肉馅的。”

    伙计笑眯眯的答道:“大爷付的钱多,当然是猪肉馅的。”

    鬼哭挑了一下眉头:“照你这么说,人肉馅的还便宜些。”

    伙计一脸理所当然的答道:“那是自然,猪肉还要花钱买,人肉多便宜,去捡就是了。”

    
新书推荐: 千面暮云 神级医武高手 凤凰涅世 修真末日挂咸蛋 都市少年至尊 九天道主 旁门高手 七神珠传 真浪子录 诸天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