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阿岐王 >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岐王逼宫(2)

作品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一章 岐王逼宫(2)

    苏郁岐一强势,小皇帝容长晋立即噤声了,身子也不抖了,也不往床角缩了,“你有什么话要和朕说?你们外面闹得天翻地覆朕都不管,只要不闹到朕后宫来。”

    身为一国之君,容长晋说出这样的话来,委实让人甚是无语。

    他自然不是神经错乱,他只是不想面对现实。

    苏郁岐至此彻底失望。江山社稷若交在这样一个人手上,覆亡也不过是眼前的事了。

    “你逃避是没有用的。还是正经面对吧,否则,谁都保不住你。你知道我不是危言耸听。你年纪小,做过的事情却不少,有多少人因为你暗中耍手段死得凄惨,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不过。他们的家人都恨不能杀你泄恨,你觉得你自己能应付得了他们的复仇吗?”

    容长晋眸中露出恐惧。

    苏郁岐从袖中摸出一个信封,扔到了他面前,冷冷地:“自己打开看看吧。”

    那正是当年他的父皇写给毛民皇帝的信。

    容长晋疑疑惑惑地打开,抽出了信纸,打眼观瞧。

    苏郁岐道:“这个人的笔迹,你不会不认识吧?”

    容长晋看得大吃一惊。

    “这……这一定是有人模仿先皇笔迹!”

    苏郁岐眸光莫测地盯着他,只盯得他心里发毛,又要往床角缩,苏郁岐冷笑:“即便有人能模仿得了他的笔迹,你觉得,也有人能命令得了你的舅舅、国舅爷裴山青吗?皇上,你也不是个不聪明的人,你会想不到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可……可后来,先皇重用你,不是已经补偿过你们苏家了吗?你还想怎样?你一定要杀了朕吗?”

    “他之所以重用我,不是因为他想要补偿我,而是他需要我。雨师内忧外患,已经岌岌可危,朝中尽是谗臣,没有几个堪用,眼看毛民屡犯我境,吞并雨师也不过是件唾手可得的事。那个时候,除了我们几个,他哪里还有人能用?当然,他根本没有想过,我一个从小父母双亡的孤儿,会知道他做下的那件事!”

    容长晋这一次是真的怕了,他瑟瑟发抖,窝在被子里,连声音都在发抖:“你……那是他做下的事,和朕有什么关系?你要算账,找他算去!找不着朕!”

    “父债子偿!你以为你能逃得脱吗?”苏郁岐抬高了声音,“他已经是个暴虐无道的昏君,没想到你比他还不如!连这点担当都没有,你还能担当什么?”

    容长晋被她逼到了床角,终于忍受不住她迫人的压力,濒死反抗:“你们不就是想要这江山想要朕的宝座吗?朕给你们,朕都给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朕,朕就统统都给你们!”

    “你以为我稀罕你的江山吗?我今日来找你,就是想告诉你,明日,这一纸书信就会贴到菜市口,整个昙城乃至整个雨师的人,就都会知道,当年先皇帝是如何迫害他的忠臣的。”

    容长晋哭得像个耍赖皮的孩子:“你去贴吧!反正也不关朕的事!朕不做这个皇帝了!朕不做了!你们谁爱做谁做!”

    苏郁岐冷酷地道:“做与不做,也由不得你!”

    “你到底要怎样?到底要怎样?苏郁岐,你到底想怎样?”

    “我不想怎样。皇上,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履行了我作为人臣的责任,而现在,我只是想履行我作为一个雨师人、作为人子的责任!”

    容长晋无法理解她作为人子和雨师人的责任分别是什么,他甚至搞不清楚在过去的这些年里,苏郁岐作为人臣为雨师为朝廷做过什么。

    他不过是还没长大、就陷在权欲里的糊涂蛋罢了。

    苏郁岐瞧着他懵懵懂懂畏畏缩缩的样子,终是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拿起信封,装好了信纸,“皇上是不是觉得,往后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盼头了?其实全看皇上你怎么选。你还小,有大把的时光可以去肆意挥霍。你座下的这万里山河,你都没有亲眼看一看吧?莫想错了路。”说完,头也不回地离了帝寝殿。

    次日,那封书信,果如苏郁岐所说,张贴在了菜市口土台上的布告栏上。昙城归于平静,百姓们终于有开始敢走上街头的,自然看见了布告上的信。除了信,还有一张告天下书,是关于那一场阴谋的调查结果。

    凶手之一,竟然是先帝。

    而先帝,竟然勾结了毛民皇帝残害自己的忠臣良将。

    一时间,民间炸了锅。

    众说纷纭里,其实大体也可以理一个脉络出来。先帝嫉贤妒能,宠信奸佞,勾结了外敌来残害自己的臣子。善恶到头终有报,苍天有眼,终于把先帝做过的恶,报在了他子孙头上,毛民来袭,他容氏江山即将不保。而苏郁岐为了报父母之仇,也开始了她的复仇。

    容氏苛待百姓,导致民不聊生,百姓们无不恨之入骨,苏郁岐为百姓血洒疆场,流尽血汗,即便是苏郁岐掀起了这样一场腥风血雨,百姓们十成有九成也是站在苏郁岐一边的。

    甚至有人欢欣鼓舞地唱起了赞歌。

    而当百姓们都拍着巴掌唱赞歌的时候,苏郁岐找到了祁云湘。

    祁云湘这些日子也是累极,当时还在撑着疲惫的身体批阅前方来的军报,苏郁岐的出现让他微有吃惊。

    “为什么不在家休息一日?”祁云湘嗔怪地道。虽然极力掩饰内心的心疼,尽量让表情看上去平静,但声音里却还是带出关切。

    苏郁岐叹了一声:“这样的时候,怎么可能在家里待得住?”

    祁云湘搁下手中的文卷,道:“也是。我听说你昨天晚上又折回了皇宫,找皇上去了?”

    苏郁岐点点头,在他对面坐下,“我是为我父母去的。他应该知道,他的父亲曾经对我父母做过什么。即便我不向他寻仇,他也应该为他的父亲感到羞耻。”

    “那他感到羞耻了吗?”

    苏郁岐嘲讽一笑,摇了摇头:“他宁愿放弃皇位,也不愿意承担责任。”

    祁云湘嘲笑:“他一向就是这样的人。”他抬头望向苏郁岐:“那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他也不是元凶,我总不能真的不分青红皂白地去找他报仇。”

    “这世上的人若都能像你一样明事理,该少多少纷争。”

    “你少恭维我了。他们巴不得世上不要有我这种人呢,凶悍残忍,杀人如麻,这才是世人对我的印象。”苏郁岐白了他一眼,看见他手中是军报,顺口问道:“边境军情如何?”

    “敌情不算太明朗。孟琮的确派了大军在边境,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按兵不动,三天了,没有前进一步。也或许是忌惮我边境的大军吧。还是你的威名有震慑力。只是,我们还是应尽快找一人挂帅,前去应敌。”

    “我去吧。”苏郁岐淡淡的。

    祁云湘猛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你说什么?”

    “我说,我来挂这个帅,前去应敌。你不也说,孟琮忌惮我吗?我去了,说不定他会不战而退呢。”

    祁云湘的脸色渐渐铁青,眸光也由温和变阴鸷。

    苏郁岐容色淡淡,状若没有看见他的脸色,“怎么,你昨天不还说希望我去挂这个帅吗?”

    “昨天只是跟你开个玩笑。你一个女人,又有了身孕,怎么可能让你去挂帅呢?这不是让人笑话我雨师没有男人吗?”

    “你也在意这个?”苏郁岐轻笑。

    祁云湘铁青着脸:“我在意。”一字一句的。

    苏郁岐仍旧拿捏出一点从容气派:“我可以做到的。云湘,现在朝中这么混乱,要找一个能挂帅的人太难了,有我这样一个现成的统帅,你不用岂不是暴殄天物?”这点从容却是拿捏得极难,祁云湘的气势,太过迫人。

    “苏郁岐,你是想去找皿晔吧?”祁云湘一针见血。

    说出这句话,他的心都在滴血。

    苏郁岐容色未变,仍旧是很从容地与祁云湘对视着,“云湘,即便是我有私心,想要去找皿晔,但我仍是挂帅的最佳人选。皿晔去毛民,不是为别的,正是为帮我而去。凭着我和他的默契,我们要战胜孟琮,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苏郁岐的话无异于字字诛心。

    皿晔为她而去。她与皿晔极为默契。他两个珠帘合璧,定能横扫孟琮。

    这是他祁云湘此生最痛。

    “如果,我坚持不同意你去呢?”

    祁云湘直视苏郁岐,不肯退让。

    “现在我还是大司马。凭着我这张脸,在军中就是一块活的兵符。雨师至今日,群龙无首,我若号令一声,你说他们从不从?”

    苏郁岐也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声音虽不高,气势却丝毫不亚于祁云湘。

    祁云湘眸色渐冷:“你若敢去,我会亲手毁了你亲手创下的这个局面,你信不信?”

    “我信。”苏郁岐心头咯噔一下,但面上还是保持着从容,“云湘,可你不会毁了它的。这局面不但是我亲手创下,还有你。我们两个一起努力创下的,你不会忍心毁了的。”

    
新书推荐: 掌欢 花瓶女配开挂了 千金女仆:霸道校草别吻我 我的毕加索先生 大美时代 丧病男主放过我 重生九零:神医萌妻,超凶哒! 正在直播作死 独家霸宠:Hello,小甜妻 狂妃侍宠:为夫是只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