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荒野王座 > 四百四十九 三十极夜(三)

四百四十九 三十极夜(三)

    因为暴风雪的干扰,李欢全然不知远处有东西盯着自己。

    李欢要去的货轮,距离逆戟鲸号大概有六七海里的距离,海峡之中冰山随处可见,海面上大块的浮冰也能作为跳板。李欢小心翼翼地在将浮冰和冰山当做跳板,迅速朝着可疑船只接近。

    六七海里的距离说远不远,如果是在大晴天陆地上,李欢全力狂奔不到十分钟就能跨越这个距离。但在暴风雪之中当真难受,一边要运起全身灵气来抵御暴雪,一边还要注意脚下不能踩中冰窟窿,这个天气一旦掉下水,那可不好玩。

    半个小时之后,总算有惊无险地跨越了冰层,终于看到了那条忽快忽慢朝着逆戟鲸号靠近的海轮。

    这是一条普通的货轮,并不像逆戟鲸号那样是专业破冰船,但它的体积十分庞大,在六月份的时候还能勉强在北极圈航行。货轮被油漆成蓝色的船身上,有不少被撞击的痕迹,大片大片的凹痕触目惊心,好在船身庞大,结构也十分结实,目前为止没有看到有什么破损,这些应该都是冰山撞击的痕迹。

    再过两个月,等到北冰洋冰封,再大的货轮也枉然。

    李欢展开精神力搜索了一番,在十分有限的搜索距离之中,李欢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条货轮是完全沉默状态,没有启动发动机,所有机器都已经关闭了,它在向前运动,纯粹是因为风力和海流的推动,难怪在逆戟鲸号雷达上看到它的时候,船速时快时慢。整条货轮十分安静,船舱内部有一些微弱的生命反应,聚集在货轮船楼的一个房间里,粗略数来有十几个人。

    至于灵气反应,李欢仔细地感应了好几次,没有一个灵气反应,那就说明这条船应该和暗日没有关系。

    大概是一条遇到海难的船。

    好在没采纳上官晴的主意,这要是直接打沉了,会害死上面的人。

    确定了没有灵气反应之后,李欢顶着暴风雪直接攀上了船舷。

    这是一条甲板宽阔的远洋货轮,甲板上放这着一些挖掘类设备。不过这些设备都没有经过固定,所以现在已经倒得乱七八糟,被雪片掩埋之后,就好像一堆垃圾残骸。这么大的货轮,应该有足够的人手完成固定工作,好像逆戟鲸号,执法官们在上船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一些容易倾倒的东西用连接带牢牢地固定在甲板。

    船可不是车,一点海浪,就能把所有东西打得乱七八糟,这是做海员必修的基本功。

    李欢检查了一番,这些价值不菲的重型挖掘设备因为没有固定,几番东倒西歪之下,大多数已经互相碰撞损毁。不少设备上还沾着泥水,应该是刚刚使用过。

    是一支极地勘探队?

    李欢在甲板绕了一圈,感觉自己的灵气量已经下降到了一半以下,不能再这么顶着暴风雪消耗灵气了。

    想到这里,李欢离开甲板,摸着船舱墙壁找到了舱门,一拉之下,发现舱门从内部被锁死。不过这难不倒李欢,他抽出狼牙棒来几下砸开了舱门锁,赶紧躲进了船舱内部关上门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就这么半小时的跋涉,灵气已经消耗了一大半,这在李欢炼气之后是从未有过的,可见暴风雪之猛烈。好在李欢消耗灵气用吃的方式就可以恢复,他掏出几个灵果出来吞下补充灵气,开始搜索整个船体。

    船舱里面一片漆黑,虽然没有了暴风雪,但寒冷彻骨。

    因为货轮的发动机关闭,船舱里面已经没有照明电力和空调系统,只有红色的应急灯一明一暗地闪烁,和着外墙传来的风声,好像一个恐怖片现场。

    李欢朝前搜索了一段距离,从外观上和船上的指示标识文字来看,这是一条老毛子的货轮。

    李欢看到俄文不仅感叹,只有那种战斗民族,才敢开着货轮来这里作死。因为国家所属海域原因,毛子拥有全球最丰富的极地航海经验,同时,也拥有最强的作死之心。李欢关上舱门,不再用灵气抵御暴风雪,恢复了一些灵气之后,开启精神力仔细查找有生命反应的位置。

    在货轮内部没有暴风雪,精神力可以很轻易地延伸到整条货轮,想要知道这条货轮出了什么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找到生还者。李欢按照精神力的指引,朝着有生命反应的那个船舱前进。

    生还者全部聚集在四楼的一个小房间。

    李欢循着阶梯而上,外面呼呼的风声割在船楼的外墙,听起来摄人心魄,红色的应急灯一明一暗地闪烁,和着外墙传来的风声,好像一个恐怖片现场。

    李欢循着楼梯来到了那个有生命反应的房间外面。

    房间被紧紧地锁死,门牌上的标识,用俄语写着警备武器舱。

    警备武器舱,顾名思义,是存放武器的地方,这种地方一般是有坚固的防御手段。那十几个微弱的生命反应就在这个房间里面,不过李欢功能感觉到,他们的状态都十分差,如果自己晚来一个小时,他们统统都会死在里面。

    没有了电力系统就没有空调,凌冽的寒风和零下三十度的空气顺着通风系统涌遍整条货轮,李欢尚且觉得寒冷刺骨,更别提普通人了。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来救你们的!能听到吗!?”李欢拍了拍武器舱的舱门。

    “是不是有人还活着?我要撬门了啊!”李欢又提高了音量。

    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识昏迷了,李欢连叫了几声都没反应。

    “撤离得这么匆忙,船长室没人,所有人躲到了警备武器舱,到底是除了什么事啊。”李欢看着门上忽明忽暗闪烁红色的应急灯,忽然觉得让人心烦意乱。从船上的各种设备来看,这是一条现代化的货轮,李欢索性说道:“小飞,接入货轮的主控制台,看看发动机能不能启动,如果发动机没有坏,就启动发动机,连接电力系统,这么一明一暗的,我总觉的好像走在恐怖片里一样。”

    “……接入成功,开启主发动机,主发动机启动成功,连接电力系统……连接成功!”

    轰隆隆……

    主发动机开启,船身传来一阵震动和液压阀充气放气的声音。小飞通过控制台开启了主发动机,电力系统上线之后,应急灯那一暗一灭的红光总算停下来了。有了电,空调系统也开始运行,一阵一阵温暖的空气从通风系统涌出。这让李欢更疑惑的,明明所有的机械系统都完好无损,为什么整条船要静默?

    就在灯光开启的那一瞬间,甲板下方传来“咔擦咔擦”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尖锐硬物摩擦船舱内甲板而传出的声音。

    忽快忽慢的船速,诡异的静默状态,警备武器舱里沉默的人……这些古怪的情况加在一起,让李欢立刻提起全身灵气来戒备。他所在的是甲板走廊,两边都可以进出,此时,下层传来的摩擦甲板的声音分成两边朝上,好像是要从走廊两侧包抄。

    “旺财!”李欢立刻唤出了旺财,让它堵住一侧。

    随着硬物摩擦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近,一个影子首先出现在了李欢右边走廊尽头上。等它暴露在灯光之下,李欢看清楚之后吃了一惊,这是人!

    不过也不能算是人,非要归类,应该算尸。从他身上青紫色的皮肤来看,这人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不过奇怪的是,他身上没有尸斑,而且也没有出现应该有的尸僵。从外貌特征来看,这是一个白人海员,他身上还还穿着海员的制服。只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很狰狞,两颗长长的犬齿从嘴里伸出,让人一看之下胆寒。

    李欢一惊!

    这什么东西,僵尸?丧尸?

    就在李欢一愣神的时候,对方经扑了上来,长着两颗犬齿的大嘴朝着李欢的脑袋就咬了过来。李欢刚刚破门之后狼牙棒还没收回去,看到这鬼东西朝自己扑来,下意识地一扫,狼牙棒正中对方的脑袋,只听“吱”一声惨叫,这鬼东西被打得飞了出去,狠狠一下撞上了走廊尽头的墙壁,当场脑袋犹如西瓜一样爆裂,然后就没了声息。

    更诡异的是,这东西死掉之后,没有血!

    “我靠!”李欢被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鬼东西!”

    样子长的吓人,但战斗力看起来没这么强,这种武力值就算希维尔来也能轻易收拾了……就这玩意也顶不住现代武器的射击啊?货轮上的人有必要将自己关在警备武器仓里不出来么。就在李欢疑惑的时候,走廊尽头响起一片更密集的声音,在第一个“活尸”被击毙的位置,连续窜出十五六个活尸。

    “捅了老窝了啊!”李欢感叹。

    活尸一样的东西生物虽然从两侧包抄,打算围攻李欢,但无奈它看起来可怕,可实力真的不够看,李欢和旺财不到一分钟就将所有活尸都拍散架了。

    “这个钻探队惹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小飞,你控制货轮慢慢靠近逆戟鲸号,把这个门禁打开。”李欢说道。

    货轮虽然不比破冰船更先进,但它不像破冰船那样需要很多水手操控手动设备,所以小飞能够勉强完成船只的控制。小飞接管中央控制系统之后,首先咔一声打开了武器舱的门禁,然后凭借两个子机的感应,慢慢规避冰山航行,靠近逆戟鲸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门禁打开,李欢首先喊了一声:“外面的东西都被消灭了,我是来救你们的,外面已经没有危险了,听明白了吗?”

    里面没有回音,显然这些人被吓得不轻。

    李欢又重复了一遍,里面的人这才传来犹豫地回答:“真,真的都被消灭了?”

    “全部都被消灭了,我现在站在这里就是最好的回答。赶紧出来吧。”李欢说道:“现在我正控制着这条船向我们的破冰船靠拢。”

    李欢说道这里,只听坚固的武器室大门咔一声轻响,然后大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里面首先伸出了一根枪管,等了将近半分钟,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面孔才从门缝后面露出。他警惕地左右看了看,看到了一地活尸尸体,好像吓了一个激灵一般。

    “都死光了,出来吧,还在里面待着,你们会有危险的。”李欢说道。

    络腮胡子推门出来,小心地确认了一个活尸的死活,忽然高声痛哭。李欢正欲走上前去问问看原因,忽然心里危险的念头一闪而过,下意识朝旁边侧了侧身,只听砰一声炸响,一发子弹正好从自己刚刚的位置擦过。

    低头再看,原来刚刚蹲在地下哭喊的人,将枪口用很不显眼的方式对准了自己,在自己要靠近的时候暴起伤人。要不是自己感觉灵敏,今天可能就着了道了。当然,一发枪弹打在李欢身上也不会造成什么后果,不过疼肯定得疼一阵子。

    李欢大怒:“你干什么!”

    那人没有回话,只是立刻抬起枪口指着李欢,眼看又要扣动扳机。

    李欢以为他受了什么刺激,闪身上前将他凌空提起,这一下,又把李欢吓了一跳。这也是一个活尸一样的东西,不过他跟走廊上,纯粹的没脑子一窝蜂的活尸又不同,身上还带着一点活人的生气,所以李欢一开始就没分辨过来。

    这条船有问题,很有问题!

    如果这个活尸还带着些许生气的话,那么警备武器舱里……李欢下意识转过头去看,果不其然,他刚刚一转头,警备武器仓大门被一脚踢开,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外面,瞬间,犹如豆大雨滴打在铁板上的密集响声响起!

    也亏得李欢反应迅速,一米距离的抵近射击,要是李欢一个没注意,只要被打中一发,非流体皮肤的效果被打破,他今天可就冤死在这破船里了。警备武器舱的大门打开之后,狂风暴雨一般的突击步枪子弹将门口走廊的墙壁几乎打成了筛子,一个出来的络腮胡子,基本就已经没人样子了。

    开枪的声音刚刚一停下来,只见大门里又跳出两个圆滚滚,黑漆漆的东西,冒着白烟掉到了李欢的面前。

    妈个蛋的这不是手榴.弹么!

    李欢双目一凝,一阵强烈的精神冲击扫出,顿时整条货轮安静了。

    如果不是络腮胡子第一个跳出来偷袭李欢,李欢可能不会这么无差别攻击,李欢可能会想,经过了活尸事件之后,是人质们的创伤应激反应导致他们开枪。不过络腮胡子用那么阴险的方式攻击,那就不是创伤应激反应这么简单了。

    这就是针对自己的来的!

    一条货轮,漂浮在海峡最窄的位置上,船上藏着偷袭自己的人,这要不是暗日干的,李欢把头都拧下来。

    “不过想要袭击我,好歹也派一些强点的来,这些臭鱼烂虾算怎么回事……”既然知道警备武器舱里是暗日的人,那么李欢也不客气了,一狼牙棒打飞了合金大门,走进去挨个点名击杀,其中有一个制服和别人不一样,显然是个管理人员的人,被李欢单独从里面拖了出来。

    接着,在一道轻微的精神力刺激之下,这人醒了过来。

    他一见李欢,两眼通红:“你怎么没死!你怎么可能没事!”

    “就你们这些人,还想伤我,还是不想得太多了?”李欢提着那人的脖子将他拉起来,用精神力上下扫描了一番,鄙夷一笑:“我看你不像活人,为什么身上有生气?你们为什么在这里堵路,谁告诉你们我们朝着这里走的。”

    “傻子,进入北冰洋就这么一条路……”被李欢挑选出来的人狞笑:“我主赐我永恒的生命,我们的任务就是拦截你。”

    “你主?”李欢一听之下鄙夷:“那你主的脑子有问题,拦截我他自己不来,派你们来送死。永恒的生命,这个世界还有永恒的生命?”

    说完,李欢四下扫视一圈,地下全都是被自己击毙的尸体。

    “你不懂,这是必要的牺牲,我主一开始也没把你当目标。”那人狰狞一笑:“我们的目标是把你引出来,到你离开了那条破冰船的时候,我们的主人就可以亲自找过去了,你觉得你回去的时候,还能看到几个喘气的活人……你也留在这里吧!”

    随着狰狞的笑声,那人的脸开始飞速变形,身体好像气球一样迅速涨大,皮肤很快就被撑得透明发亮。接着一声爆响,他整个人毫无预兆地炸开。那半人半尸的东西爆炸之后,一股恶臭弥漫船舱,船舱附近只要被血肉沾到的地方,被迅速地腐蚀了一层。好在李欢有准备,见这半人半尸的东西开始充气的时候就用灵气护体,这才没有被波及。

    “中了调虎离山计了!”李欢看着一地的狼藉,咬牙切齿!

    ……

    逆戟鲸号的确是出事了。

    李欢离开逆戟鲸号,单枪匹马去查看究竟的时候,众人听李欢的话,将整条船封闭起来,等待李欢归来。一开始还好,到了李欢离开十分钟左右的时候,忽然船身开始受到撞击。这个撞击声音不大,就好像是雪球落在铁板上的声音。

    一开始大家就以为是暴风雪里夹杂的小冰块,都没放在心上。

    不过十分钟之后,众人终于发现不对了,在洁白的风雪之中,夹杂着一层黑色,这黑色总是随着暴风雪拍打船身的轨迹,尝试着敲打船身。一开始是船身,到后面是玻璃,一直到船长室的防弹玻璃被一只公鸡大小的蝙蝠给撞破之后,众人才觉得真的出事了。

    一股凌冽的暴风雪顺着破洞灌了进来,撞破防弹玻璃的大蝙蝠似乎有些晕头转向,不过也就是几秒钟,它重新找到了状态,扑腾着翅膀朝着众人扑来。船长室里说小不小,但也绝对不打,公鸡大小的吸血鬼张开翅膀能有一米长短,它带起一阵腥风,威势骇人!

    “什么鬼东西!”上官晴眼疾手快一枪打在大蝙蝠身上,将大蝙蝠的翅膀给打断。

    海洋猎人公会的执法官们最先反应过来,一干执法官上前,三下五除二将它剁成了肉酱。

    “是调虎离山!我们上当了!赶快给李欢发信号,把他叫回来!”李欢不在,上官晴成了主心骨,她立刻启动了近防炮的电机:“那个破洞堵住,守在这里等李欢回来!”

    “我来!”希维尔抓起驾驶台旁边准备好的信号弹枪,对着窗户破洞开了一枪,不过暴风雪很快将那一枚红色信号弹给淹没,也不知道李欢看到没有。

    不过就在信号弹照射的范围之内,众人终于看清,暴风雪之中藏着密密麻麻的蝙蝠,粗略数下来数量不下千只!而已隐没在暴风雪之后的一道倩影此时也出现在驾驶台前方。那是一个火红色的影子,背后一幅粗大的蝠翼,暴风雪将她金色的长发吹得猎猎作响。

    在她的胸口,佩戴了一枚黑日徽章。

    “是吸血鬼!”希维尔人大喊,身为北欧土著,吸血鬼神化发源地的国家之一,海洋猎人公会的执法官太熟悉这种造型了!

    “李欢说可能有生物在这种环境下生存的……”上官晴看着暴风雪之中的那个倩影喃喃自语。

    “李欢?是那个杀死雷道人的炼气士?他已经被我的小血奴骗去了货轮那边,一时半会回不来了。”那倩影的耳音极端灵敏,暴风雪的呼啸声这大,还能听到上官晴喃喃自语的声音。当然,这也靠了蝙蝠形态的听力,蝙蝠的听力是首屈一指的:“那个李欢的确很厉害,但是太笨了,我把他引走之后,先抓住你们,他还有什么办法?你们就在这里变成永远的冰雕吧!”

    她的声音在暴风雪之中,清晰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卑鄙!”上官晴鄙夷,冷笑一声:“吸血鬼也给暗日卖命了,不是说你们都高傲么,怎么也当狗了?”

    “无知!我不过是为了追求知识而来!”红衣倩影大怒:“你们这些凡人怎么可能了解!就连暗日那些白痴也不了解自己找的是什么!”

    “哈哈,追求知识啊,那应该去我们国家,去报一个补习班,去高考啊!你要当了高考状元,那你起码能得到十四亿人的肯定!”上官晴听完之后忍不住笑了,不过笑完之后心里忽然一动:“听起来,你好像知道他们找的是什么。”

    “那当然,不然我为什么会帮他们?愚蠢的人类,连给我菲奥娜当血奴的资格都没有。”红色倩影怒道。

    “菲奥娜,那你说说看,他们找的是什么?”上官晴呵呵一笑。

    菲奥娜,当然是来自暗日工地那个吸血鬼。

    而且,她还是来自十三个吸血鬼氏族之中大名鼎鼎的茨密希氏族。

    这是一个极其古老的氏族,不知何时开始,茨密希家族便出没于欧洲大陆,其踪迹甚至越过了欧亚大陆分界的易北河。他们有自己的地盘,对入侵者毫不留情。几千年来,茨密希族在无数的战斗淬链后变得极端残暴,即使在吸血鬼中,茨密希家族的残暴也是恶名昭彰。他们引导同盟排拒所有的人性,茨密希族拥有重塑血肉的异能,可以藉由毁损对手躯体,塑造自己惊人的美貌。所以,他们就算在吸血鬼那些古老的氏族之中也是被排斥的。

    不过茨密希氏族的吸血鬼,是所有吸血鬼之中最具有知识的,他们的成员除了嗜血和混乱,大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对知识与强烈的渴望,年长的茨密希成员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知识水平最高的生物之一。

    菲奥娜加入暗日,参加这次行动,也是为了知识。

    “我没必要告诉你,你们只需要知道,见到我必死就可以了。”菲奥娜淡淡说道。

    “我不这么认为。”上官晴忽然拍动了一个红色电钮。

    暴风雪之中,一阵液压转动和泄压阀的声音传来,不到半秒,一串火舌从后甲板的方向打了过来。暴风雪的声音虽然大,但火舌出现的一瞬间,好像将天地之威都压制住了。火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射中了菲奥娜,只听惨叫一声,顿时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蝙蝠。

    李欢专门淘换来的“密集阵近防系统”发威了。

    密集阵近防系统是专门用来摧毁近距离移动物体的,菲奥娜的速度是快,但快不过来袭的导弹!等她发现金属风暴扑向自己的时候已经晚了,根本闪避不了。吸血鬼是以**防御力见长的生物,但密集阵那种东西,连坦克都能打成一堆废铁,吸血鬼的**防御力再强又能如何?

    就算变成了蝙蝠四分五裂,但留下数十只死掉的蝙蝠,依然能看出来她受重创了。

    菲奥娜太轻敌了,如果一出来就直接突袭抢进船长室强攻,那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但就是这一点疏忽,让上官晴有了操作空间,密集阵一旦运作起来,除非速度比导弹还快,否则根本就别想跑。不过茨密希家族的成员如果不装逼,怎么称得上血统高贵呢?

    只是菲奥娜没想到,一条破冰船上竟然会有如此强悍的武器,只是一个瞬间就被打得四散分裂而逃。

    当然,逃是逃不掉的。吸血鬼虽然能化身雾气,但在暴风雪之中化身雾气等于找死,强大的暴风瞬间就能把雾气全部撕裂。菲奥娜承受不住远超自身防御力的打击,没想到化身蝙蝠就更惨,密集阵系统就是专门为打击四散目标而生的武器。

    30毫米口径机关炮扫射之下,菲奥娜的分身简直就犹如雨点一般朝下掉。花旗国的海军独步天下,某些方面的确掌握了核心科技。密集阵在火控雷达的修正之下,打出了各种拦截弹幕,点射,长点射……

    密集阵近防系统开火的声音,一时间似乎连暴风雪的声音都压过去了。

    不过菲奥娜好歹也是黑日徽章的佩戴者,虽然被密集阵一时间给打蒙了,但好歹凭借自己的天赋,化身数百一头扎进了暴风雪逃跑了。飞出去了好几公里的距离,火控雷达才因为被暴风雪扰乱,失去了作用,停止射击。

    近防炮停止射击,数十只还带伤的蝙蝠汇聚在一起,在冰面上汇聚成了菲奥娜的模样。

    她现在极为凄惨,那身火红色的长裙被打得稀烂,四处漏风,完全遮挡不住她诱人的身材。金色的长发也不再飘逸了,而是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有些地方被齐齐打断。最惨的就是双手,双手上沾满了血迹这没办法,蝙蝠在飞行的时候翅膀面积最大,受伤的地方自然也是最多的。

    “竟然还有近防炮!一条破冰船上哪里来的近防炮,这是在开玩笑吗!竟然让我这么狼狈,我要撕碎你们……”菲奥娜蹲在冰面上,全身上下荡漾着一股鲜红色的光芒,在这光芒之下,她身上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吸血鬼这种东西,关键时刻跑路有两招,一个是雾气,这个对普通人来说几乎无解,但不适合面对有超自然能力的人,否则强行将雾气吹散,那就烟消云散。另外一个就是化身蝙蝠,每一只蝙蝠都都可以引导身体重新聚集,不过这些蝙蝠都是血液精华化成,打掉一只,修为就相对减少。

    刚刚密集阵横扫一波过去,菲奥娜的修为起码减少了四成还多。

    吸血鬼的恢复能力果然强悍,不过数分钟时间,菲奥娜身上的伤口已经不见了,除了那身破烂的长裙之外,看不出一点外伤。不过她身上的血腥气淡了不少。现在她虽然比不上全盛的时候,但她直接突脸依靠**强度搏斗,逆戟鲸号上的船员依然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

    “你们死定了!”菲奥娜双腿微微一屈,快速地掠过冰面。

    不能再从空中接近了,贴着船身上才能进入近防炮的盲区,菲奥娜这次打算贴着冰面直接接近逆戟鲸号。不过她还没跑出三步远,只听耳边一阵恶猛的风声掠过,接着就是一股钝器“呜呜”的破空之声响起。

    这声音频率极高,漫天的暴风雪甚至也压制不住。菲奥娜下意识地侧身,下一秒,一根带刺的狼牙棒,带着浓郁的灵气从她脸上掠过,重新生长出来的金发,被这狼牙棒这一下风声带得漫天乱舞。

    菲奥娜大惊,索性就地一滚,避开了这致命一击。

    菲奥娜只回头看了一眼,她原本愤怒的心火,好像被一盆凉水当头浇下。

    糟糕!刚刚就顾着赌气,怎么忘记被自己调虎离山的那只老虎了!

    李欢双目怒火喷薄,提起狼牙棒冷冷地看着菲奥娜。

    “看什么?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我!我叫李欢,你在地狱里都会记得这个名字的!”菲奥娜衣衫不整,美妙的曲线却勾不起李欢一丝**。这个吸血鬼同等炼气七层快八层,她都这个样子了,那逆戟鲸号上是什么样?

    菲奥娜被李欢的目光注视,打了个寒颤,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新书推荐: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我有那么一个火 重生之大灵医 超能游戏之天选之子 最强重置人生 重生在90年代 近身狂婿 都市超凡仙医 我们要修仙 从此风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