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正版修仙 > 正文卷 第816章 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正文卷 第816章 这事跟你脱不了干系

    “雪大哥!!!”

    楚天行脸色仍然极其难看,他长叹道:“家门不幸啊,这事是浩然对不住落霞,我这就带这小畜生回去,狠狠的教训他……你放心,关于此事,事后我定然给你一个交代!”

    “不必事后了。”

    雪暗天冷声道:“当初我可是当着老弟你的面说过的,他若敢欺负小霞,我便让他死……你也是同意了的。”

    他的语气很认真。

    认真到让楚天行也忍不住心头一阵骇然……

    第二次的辜负。

    而且是这般的羞辱。

    换了自己,也会想杀人。

    但那到底是自己的孩子。

    有心反驳,却根本不知道该从何处驳起,这罪过,已是无可饶恕!

    “爷爷……让他走吧。”

    雪落霞从薛袭人的怀里露出了头,哽声道:“我不想再见到他了。”

    本已逐渐提升而起的杀机,因为孙女儿的一句话……

    到底还是彻底熄灭了开来。

    雪暗天狠狠的盯着楚浩然,喝道:“也罢,若我真杀了你,反而会让小霞愧疚,你滚吧……以后,不许再出现在我和小霞的面前,还有,那两百颗蜃海陨铁,一颗不能少,统统都给我还回来,给我滚!”

    他愤怒的摆手。

    劲风袭起……

    直接卷到了楚浩然的身上,他惨叫一声,整个人已经直接被席卷而起,直接远远的飞了出去,这一击可比楚天行那一脚强了太多太多,楚浩然直接在地上接连翻滚了几十圈,沿途撞翻石头无数。

    等到停下来。

    他早已经摔的鼻青脸肿,几乎没个人形……更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雪暗天可是半点也未曾留手,甚至于若非雪落霞说情的话,说不得这一下,便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儿子伤的极重,但楚天行却反而松了口气,急忙冲上前去,抱住孩子……

    却发现,儿子早已经昏迷了过去。

    他抬头,看了雪暗天一眼,惭愧道:“雪大哥,这回是我楚家对不起小霞,两百块蜃海陨铁,甚至于我还会给小霞补偿,虽然可能弥补不了对她的伤害,但也可算是我等的些微心意了。”

    “别让他出现在我们家小霞面前就行了,你家的补偿,我不稀罕。”

    楚天行不敢接嘴,急忙搂着儿子向外奔去……

    他是真害怕雪暗天改口,再恼又怎么样,那是他的儿子……总不能真的任由他去死吧?

    而且这事,他总感觉中间似乎有些不知道的隐情存在。

    自己的儿子再傻……应该也不会干出这么脑残的事情吧?

    在定亲仪式上公然招~妓……何况自己的儿子还不傻,甚至于每每精明的有些过头了。

    但聪明反被聪明误,难道说他自作聪明了。

    可惜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办法详细窥探其中的不妥之处,只能等他醒来之后,与他详细分说了。

    正想着,却突然摸到了一件小巧的球形物品。

    似乎是……

    录像头?

    他心头浮现些微震惊,脸上不动声色,将这录像头收了起来,这里面,很可能蕴含真相。

    当下抱着楚浩然匆匆离开。

    望着他的背影……

    薛辛雷狠狠的唾了一口唾沫,心头早已经是愤怒万千,只不过雪暗天作为当事人都没跟他计较,自己也不好太过插手。

    这里曾经是自己女儿的居所。

    这小王八蛋在自己女儿曾经居住过的房间里招~妓,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个人都能清楚。

    但这一切,源头恐怕都是自己的女儿。

    他忍不住狠狠瞪了薛袭人一眼……

    薛袭人视而不见,心头却忍不住为苏闲的主意叫好,事后败露跟当时发生时败露,明明是同样的事情,但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反应。

    只是她多少还是有些心疼雪落霞。

    但短暂的痛苦,总好过婚后发现了楚浩然的真实面目,却一切都已成定局来的好吧?

    这种想法很自以为是,但她也只能如此以为了。

    想来,雪暗天仅仅因为雪落霞一句话放过楚浩然,就是因为这样……一切都还来得及挽回。

    偷偷看了苏闲一眼,她心头满是困惑,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一个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人,让楚浩然将其认做自己……

    他可是和自己一起长大,应该没有认错的可能吧?

    但这会儿,雪落霞搂着自己哽咽抽泣,她也只能强压下心头的困惑。

    好在……一切都解决了。

    楚浩然这辈子都别想再打自己的主意了。

    感觉好像少了一个大麻烦一样。

    雪暗天愧疚的回头,看向了那些为自己壮声势的老兄弟们,长叹道:“对不住了,老兄弟们,这回……算是又让你们白掏了一回份子钱了,我这就一个孙女来着,竟然讹了你们两次份子钱,甚至以后可能还会有第三次,这……今晚不醉不归,寥做补偿吧。”

    “听你这口气,是不打算返还份子钱了怎么的?”

    之前那红脸大汉瞪眼说道。

    雪暗天强笑道:“哈哈哈哈,进了老子的肚子,自然没有吐出来一说,要弥补损失就去找楚天行吧,这小子……妈的,要不是看他的面子,老子真的宰了那个小杂种!”

    “唉,老楚看着挺爷们的,结果生了这么个孬种……”

    “阴险啊!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看来以后要好好叮嘱家里的晚辈,不可与他来往。”

    众人皆是连连叹息……

    话里话外,都是对楚浩然的抨击。

    可以想见,虽然楚浩然损伤的仅仅只是名誉,但对抱成一团的军部而言,这般亵渎一位因伤退伍的军官孙女,他显然已经被判了死刑,此生再别想在军部向上爬了!

    “把那位姑娘安排一下,送她出去吧。”

    雪暗天怜惜的看了自己的孙女一眼……

    心头却颇多庆幸,幸亏这位姑娘存在啊,不然的话,自己的孙女儿可真的坠入深渊,再难自拔了。

    这个畜生!

    给薛袭人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好好照顾雪落霞,他转身对那十几位老兄弟招呼一声……

    众人重新往大厅里走去。

    只是却已再无心情饮酒了……

    没过多久,所有人都依次辞行告别离开。

    薛辛雷没走。

    他看着薛袭人抱着雪落霞往她的房间里走去,而苏闲则站在门边,虽然一脸的纯良无辜,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总是感觉,楚浩然干出这么昏的事情来,这事跟苏闲脱不了关系!

    
新书推荐: 皇极御剑 都市之超品医神 至尊仙府 轮回仙神道 在炮灰的边缘挣扎 铸春秋 无敌至尊太子爷 归路遥遥 剑主江湖 意念修炼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