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快穿:重回巅峰 > 正文卷 第498章:有人际交往障碍的搬砖女工(13)

正文卷 第498章:有人际交往障碍的搬砖女工(13)

    杜青然挂了安楠的电话之后,果然真的又打给了包工头陈兴,因为没办法,他现在真的一点钱都没有了,而医院还一直在跟他催要医药费,他没能从安楠手中得到钱,便只能听她的建议,跟陈兴借了。

    他倒是没有想过要和以前的朋友借,因为自从他家破产之后,那些朋友便已经恨不得从来没跟他认识过了,生怕他黏上来打秋风。

    富贵人家之间的友情都是建立在同等地位的金钱和家世之上的,如果有人不小心摔下了他们那个圈子,那便不可能再被他们接纳了,别说会被他们扶一把带回去,他们不趁机多踩一脚已经算仁慈了,所以在刚破产就感受过这一番人情冷暖的杜青然,是不可能跟那些“朋友”求助的。

    陈兴果然是个不错的包工头,杜青然忍着羞耻心说出自己的困难之后,陈兴二话不说便借了他钱,还叮嘱他要是他妈妈需要人照顾,那可以请几天假。

    杜青然感恩戴德地表达了一番自己的感激之情,这才挂了电话,然后便松了一大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自己缺钱的窘境,他可以很坦然地和安楠说起,而且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笃定,认为她一定会帮自己,所以他没钱了第一时间找的就是安楠;但是面对其他人,他却羞于说出自己的困窘,担心别人会因此瞧不起他……

    杜青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然而事情的结果却总是和他的意愿相反,安楠丝毫没有帮助他的意思。

    他的眼神暗了暗,甩掉这些莫名其妙的思绪,便去补交了母亲的医药费。

    他觉得很累,一点都不想面对时常神志不清的母亲和依旧不懂事的妹妹,可是他没得选择,只能这么辛苦地熬着。

    “哥!你刚刚去哪儿了?妈妈刚刚又大哭大闹,弄得手上的伤口又蹦开了!”杜清清拧着眉不满地对进门的杜青然说道。

    “去交医药费了。”杜青然闭了闭眼,忍住心中的烦躁,说道。

    “怎么去那么久?!”杜清清嘟着嘴说道,然后拿了个苹果,不削皮便啃了起来。这段日子他们家没钱,连最普通的苹果都没吃过了,这会儿还是宴母住院了,杜青然才买了几个的,杜清清便趁机多吃几个解解馋。

    “清清,你晚上就在这里照顾妈妈吧,我白天还要去工地上班。”杜青然吩咐道。

    “凭什么?你只是白天上班而已,晚上又不上班!”杜清清非常不乐意地说道,“医院这么阴森,我害怕!”

    杜青然咬着牙冷着脸道:“我晚上要好好睡觉,白天才有精力干活!你年纪也不小了,只要看着妈妈不让她乱跑就行了,这并不辛苦!还有,医院晚上也有很多医生和护士,你怕什么?!”

    杜清清还想要辩解,但她一看到杜青然凌厉森冷的眼神,瞬间便闭了嘴,不情不愿地答应了。

    杜青然心中的郁气这才散了点,这段日子他可真是熬得精疲力竭,很累,这种累不仅仅是在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他太压抑了,白天的时候要干苦力,下班回去要做家务、照顾家人,没一刻是轻松的。

    有时候他甚至很羡慕他的母亲,因为他母亲精神失常了,便不用操心生活上的事了。可惜他的母亲可以逃避,他却逃避不了。

    杜青然煎熬难过的时候,安楠却闲适极了,一身轻松,她每天只需要花两三个小时来完成网上的翻译工作,其余时间便都是空闲的,因此她每天都是睡到中午才起床,下午工作,晚上又可以浪,日子颓废得简直令人发指。

    而在原世界剧情中,这时候的原主正善解人意地去医院照顾杜青然的母亲呢,洗衣服做饭,贤惠勤劳,连他那个破产了也放不下大小姐架子的妹妹都伺候得妥妥当当。

    于是那个杜青然的日子可比如今这个好过多了,甚至还有心思思考怎么起步做生意了。

    而现在的杜青然,每天都为了工作以及家人的事焦头烂额,只想着怎么多挣点钱、省点钱,这些琐事都消磨完了他的精力,令他完全没有心思去思考其他事情了。

    所以这世上的事都是一环扣一环的,只要有一个环节改变了,那后面的事情便会走向了完全不一样的发展。

    原世界剧情中的杜青然,有任劳任怨的原主帮他照顾家人,为他处理各种琐事,让他后顾无忧,于是能心无旁骛地寻求其他发展,所以他才能很快从工地上解脱出来,开始做其他小生意,然后一步步地把生意做大……

    但是现在没有人当他的后盾,让他一心一意地开拓事业了,他的雄心壮志还来不及萌芽,已经被各种烦恼闷死了。

    ……

    宴齐阳自从在安楠那里碰了一鼻子灰,好长时间都没心情再去用热脸贴她的冷屁股了。

    恰巧这段时间他和陈侯私底下合办的公司出了点事,他便去解决了,一忙起来便没精力再去管男女间那点事了。

    宴齐阳并不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虽然浪荡爱玩了些,但脑子还是有的,所以在大学时便和志同道合的狐朋狗友们办了一间投资公司,就是为了防止他以后玩得过火,被宴父实行经济制裁。

    而有了自己的公司,宴父想要用掐断经济来源这条路来对付他便行不通了,毕竟他自己也能挣钱了嘛。

    后来果然即使宴父再看他不顺眼,也拿他没办法,宴齐阳便觉得自己当初的做法真是太有远见了,果然有了经济自由才有资格保持人格独立啊。

    宴父对此是既愤怒又欣慰,愤怒于他玩心重,不肯把心思放在正道上;又欣慰于他脑子灵活,连几个公子哥儿玩闹般建的公司都做得有模有样。

    总之,宴父对这个儿子是又爱又恨。

    “宴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宴伯父都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怀疑我又和你去鬼混了呢!”陈侯打电话给宴齐阳报信。

    “鬼什么混?你没跟我爸说,我是出来办公司的正事的?”宴齐阳不爽地说道。

    “我说了,可伯父不信啊,他以为我是联合你来骗他呢!”陈侯道。

    “……”谎话说太多,就变成狼来了的寓言,宴齐阳想到是自己作成的,只能承受这个恶果了。

    
新书推荐: 我的星空时代 源机 阴阳低手 诸天血脉进化 星幕之上 游方大先生 末世之复仇战魂 超文明梦境仪 深海日志 诸天之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