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快穿之炮灰逆袭上位史 > 自由的女主角 第67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8

自由的女主角 第67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8

    张相国凶狠的望着霍然:“公主从小跟随我与陈丙学文习武,我又岂能不知,公主她……只是大乾经不起折腾……我是大乾的臣民啊,先前想把小女嫁给大王,就是为了遮掩一二,可是,公主去了哪里?”

    霍然听到两个秘密被戳破,没有一丝慌乱的把老人的手轻轻的放进被子里,“相国,现在跟我谈这些,是为了什么?”

    张相国突然泄了气,眼钟杀意褪去,显出一丝悲哀与无奈:“我已经不行了,只能尽可能的为大乾做好最后一件事,我只有一个女儿……你会是一个好大王的,只是我对不起公主……”

    张相国的眼角有泪水滑落,他还记得那个孩子每次课堂上都信任的望着他。回到家看到自己女儿欢快的扑蝶玩耍,想到那个一次次自马背上滑落又沉默的爬起来的女孩,他只能狠心的继续逼她,因为他是大乾的“王子”。现在,自己又一次因为大乾抛弃了她。

    霍然看懂了他的复杂,也明白了,为何当日凤涅与李垚的争斗他会选择袖手旁观,他忠于的并非凤涅或者李垚,而是大乾。

    “吾乃凤乾。”室内空气骤然变得紧张。

    张相国睁大了眼睛,凤乾――乃是大乾第一代大王,那个一统天下的绝世人物。

    “吾于仙界有感后人有难,为小人所害,故再临人间,重开天地。”

    “王――”张相国声音颤抖,他想过了所有可能,从不敢想是凤氏先人,也许真是上天开眼吧,大乾气数未尽。

    “凤翼已至天界,等你与她相见,有何话语再与她谈吧!”霍然再落下重重一击,看张相国不敢置信惊喜交加的模样,补充了一句:“你为了我凤氏呕心沥血,自当入天界以享万年。”

    “王,臣、臣有罪啊。”张相国泣不成声。

    霍然摸出一块玉佩放到张相国的枕边:“交给你的女儿,日后若有事,尽可来寻寡人。”

    “臣,叩谢大王。”看着霍然离去的背影,张相国气喘吁吁的躺下,对着一旁说道:“出来吧!”

    帘子后一个身影闪出,正是陈丙,陈将军。

    陈丙面带怒色的说:“你为何不早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王子其实是公主?还是公主已经不是公主?”张相国反问:“你知道了,打算做什么?”

    “我――”陈将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能怎么做?也只能如张相国一般为她遮掩吧!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陈将军再问。

    “自然,除了凤氏先祖,谁肯来担别人的名做事,而且此人气度不凡,绝非凡人。她的那些兵法,神火,还有登基那天天降祥瑞,除了神人,还会是水?咳咳――”张相国气虚不稳的说:“陈丙,我今日找你过来,也是担心会出岔子。等我死后,你还是自请离去吧!”

    陈将军苦涩的一笑:“你放心,我这样的大老粗难保不露出马脚,而且,我也老了啊!”

    “担心什么,没听到王说我要去天界吗?你也会去的。”张相国安稳道。

    陈将军精神为之一振:“王子,不,公主还能相见?”

    “自然。陈丙,我走之后女儿还要麻烦你了,她的婚事我已经安排好,是尤浪。半年之后即刻成婚。”张相国不放心的嘱咐。

    “好。”陈丙出了门,还是理不清头绪,太阳一照突然清醒了,自己就是个武将,不懂那些弯弯绕,就听老张的吧。

    “侄女。”陈将军走向在花园中独立哭泣的莹小姐:“你父亲唤你,快快去吧!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去将军府寻我。”

    “多谢叔父。”莹小姐用帕子匆匆抹去泪珠,行过礼告罪一声,向着张相国的卧室小跑而去。

    “小姐。”刚至门外,就与一士子相遇,莹小姐来不及避让。

    士子微微皱眉:“女子需娴静自爱,怎可如此脚步慌乱?”

    莹小姐没有理会,绕过他推门而入。

    “爹爹。”莹小姐坐在张相国床前。

    “见到尤浪了?他是个守礼之人,以后必定不会宠妾灭妻的。虽不能让你一世一生一双人,也可无忧了。”张相国看向自己的女儿。

    “爹爹,我不嫁。我只要陪着你。”莹小姐哭着扑在他的怀里。

    “你这个孩子看着热忱,实则再冷情不过了。你的那些过去,都忘了吧。”张相国看着女儿震惊的样子,嘴角带笑的说:“你是我与夫人唯一的孩子,我怎能不上心啊。夫人四十岁上有你,当时我就感觉是上天的旨意,就当你过奈何桥的时候,少喝了孟婆汤吧!”

    张相国把玉佩递给女儿:“从此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如果真有什么难事,就去寻大王吧!但是,大王的事,再也不可对人言了,知道吗?”

    “女儿记下了。”莹小姐哭着接了过去。她的确,来自后世。

    刚刚发现自己的状况的时候也曾心虚害怕,但是时间久了,就接受了慈爱的父亲与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安心的待在父亲为她打造的世外桃源里,等着与那个力挽狂澜的垚帝相爱,等着他为自己抛弃后宫三千,却没有发现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的大树已经老去。

    张相国叹息一声,他也希望女儿永远这样天真幸福,但他就要走了。至于大王,就这样吧!他为了大乾一辈子兢兢业业,成全自己最后的一点私心吧。

    霍然骑着马回到了王宫。帘子后面的人,她早就发现了,也知道是谁。不过,相信张相国会给她一个好的解释的。

    “朱卿在何处?”霍然问在门外等候的甲一。

    “朱先生,在书房。”甲一赶忙答道。

    “大王。”朱合一是一个外表严肃的人,衣着一丝不苟,一见面就是大礼参拜。

    “先生快快请起。寡人盼先生久矣。只是,恰遇张相国有事寻寡人,多有怠慢,还望海涵。”霍然上前一步,想要扶起朱合一。

    朱合一站起身,又施一礼:“大王,君为臣纲,礼岂能废?请恕合一多言,古语有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白龙鱼服还望慎行。”

    霍然笑容微敛:“多谢先生。”

    两人坐定,霍然试探:“先生与那李垚――”

    “乱臣贼子,死不足惜。”朱合一果断的开口:“此子以诗文显与人前,野心藏于人后。臣为揭露其狼子野心,故与之相交。幸得大王识破他的真面目。”

    霍然探究的小心打量朱合一,这是一个古板的人,如果没有相应的才华――

    “当今天下四分,百姓无不盼大王早日灭了乱党,早归大乾治下。”朱合一侃侃而谈。

    当夜两人相谈甚欢。朱合一很高兴大王是一个虚心纳谏的明君;霍然很满意朱合一确实善于朝政。
新书推荐: 我是诸天 金属核心 电影世界开拓者 科学家修神记 恐怖修真 墓影尸踪 末日神车 黑暗降临之时 绝命手游 霸道鬼夫,找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