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穿越之双鱼记 > 七十四、罗宾逊夫妻失踪

七十四、罗宾逊夫妻失踪

    幕布随着亚当修士的身影消失在冥界之门后缓缓降下。

    然而在天花板的魔法灯统一亮起时,这一下,观众们真的忍耐不住了,泪水如破堤的洪水汹涌满溢,昨日,剧场里痛哭的场景再度重演。

    “最后太意外了!”薇薇安捂着樱桃小嘴,惊讶得久久不能回神:“修士居然在第一幕就过世了,但他却不知道,小爱德华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吧。但他却没告诉亚当修士!”

    “是的,小爱德华在第三幕时就说过了,‘他们很多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菲克斯说:“我看剧本时也大吃一惊。”

    “亚当修士真是一位善良又正直的人,愿他的灵魂安息。”戴纳夫人说。

    “你们说,世上真有这样的幽灵吗?已经死了却不知道自己死了,依然和自己的家人生活在一起。”薇薇安问。

    “可能会有吧,但在双月城没有。”云片羽说:“因为方伯主教会净化他们的。唔,不过我得先去冥界把他接回来!”

    大家哈哈大笑。

    过后,他们随着人流一同出了剧院,下楼的一路上,听到众人的谈论,毫无疑问,最后一幕的剧情翻转让众人的态度不再一面倒了,即使不是评论团的观众们也在热烈的讨论《红丝山脉战记》和《亚当修士》究竟哪个更胜一筹。

    云片羽等人出了剧院门口,意外碰见了城主和法官克鲁特。

    “哥哥!”薇薇安下了台阶,说:“你们怎么结束了才来。”

    “我们不是来看戏的,薇薇安。”城主脸色没有笑容,他抬头望向走来的云片羽和菲克斯,说道:“我们正在查案,云,昨晚你和罗宾逊夫妻有说过话对吗?”

    “是的,”云片羽说:“昨天,在《红丝山脉》开演前,我们就在剧院门口,就在这儿交谈过。怎么了?”

    “最后等戏剧结束了,你也和他们交谈过吧?”法官克鲁特问。

    “是的。出了什么事?”

    “你们说了什么?”

    “你先回答我。出了什么事?”

    城主说:“罗宾逊夫妻失踪了。”

    什么!云片羽三人大吃一惊。

    “他们什么时候失踪的?”

    “今天中午我接到报案。是罗宾逊夫妻的仆人。”克鲁特法官说:“他们说昨日下午两点,罗宾逊先生和太太一起出门看戏剧,之后就彻夜未归,第二天早上仆人还特意去了罗宾逊太太的娘家克拉克子爵宅邸询问,看夫妻二人是不是去做客才未回,谁知他们并没有在哪里。之后克拉克子爵便派人到街区治安队报了警。”

    “昨天?!怎么会这样!”薇薇安小脸都吓白了,她说:“可是昨天下午,戏剧结束时,我还有看见艾丽西亚姐姐,她和云姐姐就站在我们现在站的地方说话,大家都有说有笑的。”

    “是的,我们调查也听说有人看见云小姐你和罗宾逊太太昨日交谈,”克鲁特说:“因为,我们才来找你,想向你询问一些情况。”

    “确实。当时艾丽西亚和她丈夫上了马车,”云片羽脸色难看的说:“我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分别了。”

    “你们说了什么?”

    “艾丽西亚最近身体不适可能是怀孕了。我就问她打算什么时候去检查确定,以及孕妇要注意哪些事这一类的话。”

    克鲁特法官还要问话时,方伯主教出来了。

    “我听说出事了?”方伯主教劈头就问,他换回了主教服,但脸上的妆卸得很匆忙,显然是在后台听到了消息。

    城主把事情又简单说了一遍。

    “你是最后见到他们的人?”方伯主教问云片羽:“他们有说他们之后会去哪里吗?或许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去做?”

    “没有。艾丽西亚没说,我看她当时的样子,应该是要和丈夫一起回家才对。因为他们的马车驶向了方枕巷,法官大人,你们现在调查有什么进展吗?”

    “云小姐,”克鲁特没有回答她的询问,反而说:“你恐怕你是最后和他们交谈的人了。请你和我们一起到治安监察队里做一个笔录可以吗?这或许会对破案有帮助。”

    “我很乐意。我们走吧。”

    除了方伯主教外,他们一行人都去了治安监察队,包括薇薇安和菲克斯也以发现者的身份做了一份笔录,等他们出来时,已过了晚饭时间。

    出事的可是相熟的人,因此大家都没什么心情吃饭,菲克斯向城主和薇薇安匆匆告别,就和云片羽一起乘马车离开。

    “罗宾逊先生有没有什么仇人?”在马车上,菲克斯忍不住问:“他们会不会突然有什么事情急匆匆的出去了而没跟家人和仆人打招呼。”

    “现在还不能肯定什么。”云片羽将头偏向窗外。

    这种事,他们不能说什么,虽然已经有糟糕的预感浮现了,可是谁也不愿说出口,生怕就成真了。

    从昨晚戏剧门口分别算起的话,艾丽西亚和她丈夫失踪已超过24小时。

    云片羽的脑海浮现出艾丽西亚最后的画面,新婚不久,即将成为母亲,她从马车窗探出头,脸颊洋溢着期待与感激的笑意。

    不会出事吧……

    她突然敲敲马车门:“停车。”

    马车当街停下,她下去了。

    “你去哪儿?”菲克斯问。

    “我去趟光明教会。你先回去。”

    云片羽步行去了光明教堂,刚走上台阶,正撞见方伯主教出来,两人一见面,同时发话。

    “你能找到艾丽西亚吗?”

    “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你!”

    云片羽愣了愣,就被方伯主教拉进了教堂,两人一路到了他的书房。方伯主教一进屋,立刻把书房门关闭,就连助手加德都只能守在外面。

    他关上门,转身就说:“罗宾逊夫妻的失踪恐怕不简单。”

    “你发现了什么?”云片羽问。

    “这个……说来话长啊。”方伯主教的神色突然变了,他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开给云片羽看,说:“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说的,有一家人来教堂祈祷失踪的女儿回来?”

    “记得,不是找回来了吗?”云片羽拿起笔记本看,上面写五六行不同的人名。

    “对,她很辛运的平安回家了。而这些人都很不幸没能回到家人身边。”方伯主教指着本子上的人名说。

    “他们死了?”

    “失踪了。这些失踪者的家属都曾经我们教堂来祈祷家人回来,自从家人失踪后,他们经常来教堂。”

    “这么多吗?这是有几年的?”云片羽细数了一下,大致有二十个名字。

    “这些只是城中失踪案的冰山一角。每年会有一百个失踪者的家属到我的教堂来为失踪的家人祈祷,祈祷他们平安归家。而报官寻找的人数是到我教堂祈祷的十五倍,至于不报官的数目,可能还要再翻一倍。”

    “一年会失踪三千人?!”云片羽震惊。

    “双月城人口超过三百万。每年上报失踪三千人,并不多,通常一半的人都会在一两天之内被找到,可能是出走、迷路、逃跑或是其他误会导致家人以为其失踪。而一年以内,九成以上的人都会被找到,无论是活人还是尸体。”

    “那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实际上每年这座城会有大约三百人,彻底消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难道连你也没办法找到他们?”云片羽问,她本来找方伯主教是希望能求个安心,但没想到方伯主教说出话更骇人。

    “我也没办法找到了。不是所有惨死的人都会形成亡灵,也不是所有的亡灵都会来找我们光明教会祈求解脱。”

    云片羽的眼珠不自然的眨动了几下,然后才恢复正常:“这确实很困难。至少我进入到双月城后就再没见过亡灵了。我想除非是亡灵法师,否则没人能发现并且收拢一座城的死者灵魂。但是,你突然这么跟我说,难道艾丽西亚的失踪,跟你这名单上的人有关?”

    “确实,我要说的重点正是由此而起,我没办法拯救所有的人与亡灵,但我也希望能拯救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从很早起就关注那些前来祈祷的家属,从他们口中得到人名和详细信息,然后进行分类,数年来,我还真发现其中有些人的失踪是有规律的。”

    “什么规律?”

    “每年固定的某三个月间,城中总会无故失踪两个至五个青年男女,共同点是平民、年纪在十五至二十岁之间,外貌非常出色,男的英俊,女的美丽。”

    “某三个月是指?”

    “从珍珠月到橄榄石月这三个月。”

    “现在已进入珍珠月了。”云片羽说完,脸色就惨白:“你是说艾丽西亚和她丈夫……”

    “时间对得上,不过以前的失踪者皆是平民,罗宾逊太太是贵族,但不排除今年绑架者升级作案。”

    “之前的失踪者被找到了吗?”

    “没有,别说尸体,就连一点衣服碎片都没有,所以也难判断他们的安危。但根据我所搜集的资料推测,第一个的失踪者是四年以前的一个少年,某个车夫的儿子,金发蓝眼,二十岁,去工作时失踪。而去年的四名失踪者,三男一女,年龄分别是二十八岁、二十一岁、十九岁、十八岁,这是他们的模样。”

    方伯主教拿出三张素描画像,画像上的人,男的仪表堂堂,女的甜美可爱。

    云片羽盯着画看了好一会儿,问:“你觉得这事也跟马卡罗伯爵有关吗?他会不会绑架平民充作奴隶贩卖?”

    “如果真跟他有关我早不顾身份登门要人了。”方伯主教摇头:“但这种事不太可能,帝国早有法律规定防止此类恶行事件发生,奴隶商贩会接受定期调查,平民的户籍也会层层上报,很容易追查,而以城主的秉性,倘若马卡罗伯爵犯案,就绝对饶不了他。”然后他低下头,说:“今年一入夏季我就担心今年还会出现人失踪,但失踪者的分布范围遍及全城四个区,要事先防御实在太难了。”

    “你没告诉城主吗?”

    “去年我便告诉过他,他增加全城夜巡的人手,我也派出教堂下属外出巡视,可惜依然人手不足,徒劳无用。毕竟对方在暗,我们在明啊。片羽,我希望你能出手帮我。你与我,都不该对此袖手旁观。”

    “我当然无法坐视不管。但是我所学习的魔法并没有这么大的范围保护对方。我们也许该从别的方面入手,比如先找找失踪者的家庭住址以及失踪地点。”

    方伯主教由拿出一张地图平摊到桌面上,说:“你与我想的完全一致,我有缩小范围,根据几年来的失踪案线索,每年都是不同的城区发生失踪案,但每年的失踪者都在相互临近的几个街区里。而且失踪者大都是在距离自家不远的地方失踪的。”

    “罗宾逊夫妻昨夜也是在返家途中失踪。”云片羽的食指点上白马剧院的位置,然后指尖顺着罗宾逊夫妻马车所走的街道一路往北,直至抵达他们的家所在的木椅街道。这段路程大约有三公里,看起来,任何地段都是绑架发生地。

    云片羽也忍不住叹气,她可不是美剧《犯罪心理》那些高手,能侧写解读出有关罪犯的资料。

    之前的失踪者也就罢了,可艾丽西亚昨天还和她一起看了戏剧,然而在友善的告别之前,她还说不会错过今天的,可是她就这么失踪了!毫无征兆!

    云片羽的目光开始四处游移,最后落在墙壁的玻璃窗上,彩色玻璃上的天使持剑,站在一只恶魔的胸口上,恶魔的口里冒出血,他的身体有一半变成了花草,这象征了邪恶被光明所净化。半死的恶魔,眼睛直勾勾看着茉莉,那临死时渴望求生的眼神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如果祈祷的话,光明神真的能听见吗?”她喃喃道:“他真的能回应我们的愿望吗?因为我现在正好有一个急需实现的愿望。”

    “主一直都在天上。他能听到我们的祈祷。”方伯主教也抬头望着天使,感慨道:“但是,有时他太伟大了,神力无法按照我们的愿望执行,当他在天上只给我们一滴水时,可能就会造成人间的一场洪灾。”

    云片羽低下头:“是吗?好的,那只能靠我们自己来了。”

    这时,加德执事敲开门送来一份文件。

    “克鲁特法官派人送来了关于这次失踪案的调查资料。”加德说。

    “是我找他要的。”方伯主教接过文件打开。若借的人不是他,治安部肯定不会允许的。

    文件里调查的人员包括罗宾逊家的所有仆人以及昨天与夫妻二人有过接触的人,从笔录看仆人们自罗宾逊夫妻昨天出门看戏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了,而且茉莉正是与他们说话的最后一人,有个路人供述他在某个街区口看到过罗宾逊夫妻的马车。

    云片羽用笔在那路人看到的地点上做记号:“也就是说从这个街口到方枕巷就是可能的出事地段。”

    当时戏剧演完,是下午五点,而仆人供述他们照例准备了晚餐等主人回来,也就是说罗宾逊夫妻当天看完戏后并没有别的安排。而马车经过的这段路程大部分都是街道,其中只有一段约六七百米的路是林荫小道,过往行人较少。

    这段路就是事发路段吗?治安队肯定去侦查过了,没有找到马车,那么什么人能劫走一辆马车连同三个人呢?

    “普通人肯定做不到。”方伯主教说:“能掳走一辆马车,至少该是五级法师或剑士,也不排除团体作案。”

    “需要我们再去那段路看看吗?”

    “没有必要了。你我的魔法也不是万能的。”

    确实。地领高手的魔法在案发现场还不如一个侦查专用工具箱管用。

    “既然你说这是多年的连环绑架案,”云片羽说:“罗宾逊夫妻是今年的第一对目标,那么绑架者还会挑其他人下手。我们得先研究下被害者的范围。”

    “根据以往惯例,每一年的失踪者都是集中在相邻的街区内,那么方枕巷附近的三个街区最有可能出事。”

    “这三个街区大约有两万多人居住。绑架者今年的目标是挑贵族下手吗?那人数范围可大大缩减。”

    “这点还不能肯定,往年失踪者都是平民,只是今年突然改变。”方伯主教耸肩:“难道对方的胆子变大了?”

    “贵族阶层出事,城主肩头的压力可会不小。”云片羽重捶桌面:“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什么?”

    “我本只计划着这段时间内用戏剧把马卡罗伯爵整到服为止,可从没想到艾丽西亚居然会就此失踪。哎。”

    “这不是你的错,罗宾逊夫妻恐怕早就是被盯上了,即便他们没有去看戏也会在其他时间遭遇不测,要说,应该怪我这个白衣主教实力不济,无法保护民众安危。”

    两人不约而同的叹气。

    时针转啊转到八点云片羽才告辞,方伯主教一直送到她门口,然后,他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细小声音说:“这座城中,可能潜伏着你我都意想不到的可怕怪兽。你也要小心。”

    对于这种意有所指的话,云片羽谨慎的点点头。

    等云片羽回家时,菲克斯一脸不安的告诉她另一个消息。评论团为这两部戏剧争执了五个小时,一半人认为传统的歌颂英雄的历史故事最为激壮人心,另一半人认为《修士》题材新颖,可以开创戏剧剧情的一个新方式,应该加分,尤其是作家们认为这种剧情翻转所造成精彩部分的叙述形式不知戏剧能用,在小说里也可使用,所以必须加分。然后吵来吵去,即使城主全程支持搞搞暗箱操作,最终评定依然是平局,而且出人意料,观众的投票居然也是平局。

    “也不算坏消息。”云片羽说:“局面依然对我们有利,下一局赢了,我们就大获全胜。”神啊,希望艾丽西亚他们平安……

    菲克斯还想说什么,但云片羽心烦意乱的挥手:“别烦我了,我们肯定赢,你好好休息吧。”

    她回到房间,挥手招来赤火。

    “你还记得艾丽西亚.罗宾逊的模样吗?”

    赤火点头。

    “那你就到城中转一转,若找到艾丽西亚夫妻,若他们身处危险中就直接救人。”

    赤火消失。
新书推荐: 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逍遥村长 缱绻权情 飞越三十年 从前有个唐长老 我在老家后院养恐龙 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 我的神兽犬大人 捡漏王 最佳炒作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