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第三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413】一身转战三千里(中)

第三卷 当时只道是寻常 【413】一身转战三千里(中)

    “加里奥带上,大虫子带下,其他三个人带中,tlr这是标准的一三一分带,虫子有传送,加里奥也有r,这一波至少要放一路高地了,兵线处理不掉。”

    辛鑫一边看着比赛画面,一边随口解说着一些状况。

    “一路嘛?那也太少了。”

    方楷失笑,“我觉得至少两路,真的,现在差距太大了,根本没法守,连兵线都处理不掉,打团更没有任何办法。”

    加里奥这条线最快抵达sky上路高地塔前,随后中路兵线也很快就过来了,一路上的视野几乎全部都被清空掉,当导播以sky这边红色方显示视角的时候,整个地图几乎一片黑暗,只有高地以及下路二塔还保留着sky的可视画面。

    “你们推钟,可以推,我带丧,我有啊。”

    金再秀一边在上路带线,一边用蹩脚口音的中文跟队友交流着自己有r的消息,队内语音里面,所有人的心情都极是高昂澎湃,这一波带着大龙buff推进,他们志在必得。

    “琪琪你在中路找一下机会,看能不能消耗到他们霞。”

    林轩一边跟薛云琪说着,一边就直接来到了上路高地塔前,他自己来上倒不是说薇恩多好打加里奥,而是想要让薛云琪在中路,利用技能射程的优势去寻找机会,如果能够将霞的血量给打残,他们要面临的压力就会减少很多。

    薛云琪应了一声,反正辛德拉手长,只要小心些不被强开,威慑一下是没有问题的,不过一来他装备并不多好,想要秒人有点难度,二来兵线难以处理,中路应付起来还是有些困难的。

    更困难的是上路,薇恩这个英雄切坦厉害,但论起处理兵线能力……她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

    所以林轩直接走出了高地塔,早点开始去打兵,加里奥看到薇恩走出来,很霸气地就支楞着翅膀冲了上来,林轩也不纠缠,一边走a点兵一边后退。

    被大龙buff加持过的小兵非常嚣张,当然也有嚣张的本钱,林轩点了两轮羊刀都叠满了才收掉一个小兵,有点被欺负的没脾气,退到高地塔下去。

    视野被严重压制的林轩并没有发现,原本在中路的皇子这会儿已经悄无声息地没入了野区,绕过山壁穿过草丛,往上路靠近过来。

    导播很专业地捕捉到了这一幕场景。

    “皇子!”

    解说台这边立即注意到了这个画面,辛鑫不无忧心地道:“皇子这波是想要抓大舅子吗?闪现还差最后一点时间,如果被控到有可能要被秒杀的啊。”

    方楷道:“如果这波薇恩死了,讲实话我觉得这个兵线,有可能要被一波的……”

    说话间,一身甲胄手持大戟的皇子已经走过红buff巢穴,来到石头怪巢穴与高地塔的分叉口,并无任何犹豫,就直接选择了通往高地塔的道路。

    墙的另外一边,薇恩边打边退,刚刚来到这边。

    仅仅几百码的距离,然而隔着一堵墙,战争迷雾无声涌动,遮蔽了这里所有的声息与动静。

    现场隐隐有低呼声响起,在寂静的空气中浮动。

    “我靠,别死啊!”

    网咖观赛大厅里面,姜旭已经像是自己晋级赛要输掉般地叫了起来,曾小余则直接跟着方楷的话道:“别死别死,死了要被一波了!”

    薇恩如果阵亡会不会被一波不好说,但掉两路高地肯定是最基本的。

    这是不需要多高水平就都能看得出来的,哪怕是原本没意识到有多严重的,也因为旁边人的话语或者紧张而不由自主地跟着紧张起来。

    反倒是原本很紧张的易水苍,这会儿因为有人聊天,大概是转移了注意力,反而没那么紧张,却还是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着这一幕,连消息也没来得及回。

    现场后台,sky休息室里面,哪怕是原本并不太专心看比赛的人,这会儿都也已经紧张地绷紧了身体,张三、徐一晨、梦幻、任帆等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大屏幕,像是要屏息了般。

    “你啊我啊,能撒能撒!”

    tlr队内语音里面,走位并不靠前的金再秀很激动地在哇哇大叫着,随时准备在皇子大招盖住薇恩后跟r。

    凭借此时的装备领先与兵线,只要杀掉这个薇恩,他们确实是有机会一波结束的。

    苏扬已经习惯了他的口音,自然明白他那“啊”“啊”不是叫唤,而是大招配合,一边走过去一边喊道:“他用q就死……”

    话说出的时候,放在键盘上的手指已经飞快地按下。

    “皇子呢?皇子不见了!”

    几乎就在同时,sky的队内语音里面,薛云琪忽地有些吃惊地喊了一声,“退一下,退……”

    林轩这会儿还没退到塔下,野区又是一片漆黑,闻言立即有意识地远离野区,然而他身形刚动,薛云琪让他后退的话语还没传进耳中,一杆大旗已从天而降。

    大概因为落下的速度太快,那旗帜落下的时候紧贴在旗杆上,看着就像是一根有些奇怪的枪戟类兵器,直接越过了他头顶上空,往身后地面落去。

    身后劲风呼啸。

    旗子还未真正落下,一道身影已经穿过旁边野区闪避,明明一身沉重甲胄,却如同身着夜行衣飞檐走壁的侠客,身形一掠而出。

    光速eq二连,竟造成了一种近乎于qe的视觉错误。

    电光火石的瞬间,林轩几乎地要按下q键翻滚躲开,然而前生多年青训与赛场上的经验终于是有用的,他脑中闪过的念头是翻滚躲开,可就像是自己欺骗了自己一般。

    手指按下的时候,却是按了“e”。

    恶魔审判。

    击退!

    “轰”

    根本来不及调整角度,空气如同炸裂般响起轰然巨响,粗大的金黄弩箭破空,直接贯穿了跃在空中的皇子胸膛,将他那怒兽临死绝望反扑般的气势瞬间生生地给打断,身体在空中倒飞出去。

    来不及说出任何话语,只有转瞬间的停滞,落地后的皇子再次跃起,挟崩山裂地之势轰然落下,一圈低矮峭壁呈环形出现在薇恩周围,将两人给圈禁了起来。

    相隔不远处,加里奥伸开开了巨大的翅膀,直欲破空凌霄而起。

    它未飞却似已经身在空中俯视着辽阔大地与卑微身影。

    以皇子为中心,投现出了一片巨大的圆形阴影区域,将被困在皇子大招中的薇恩笼罩。

    像是雄鹰锐利的目光锁定住了一条可怜的小蛇,挟迅疾风雷之势俯冲而下。

    被皇子大招加普攻被动提亚马特一套爆发打掉半管血的薇恩伤痕累累地走向了旁边的环形峭壁,一身伤痕似乎是影响到了她的行动,脚步有些迟缓。

    身后披风一甩,沾染着血色的金黄身影有些吃力地翻过了环形峭壁,步履艰难地向塔下逃去。

    “能走吗?能走吗?能走吗?”

    队内语音里面不知道是谁或者接个人的声音,在不断的重复回响,皇子减速效果终于消失掉,林轩加快了速度往外逃,“应该可以,我要去补充状态,你们守一下守一下守一下就行。”

    “我草,牛逼牛逼!”

    不论现场还是直播前,都有不少观众因为刚刚薇恩必死之境下的冷静判断、极限操作而下意识叫出声来,然而危险并没有因此而过去。

    “我的天,大舅子这波操作太冷静了吧?”

    解说台这边,方楷还正在解说上一波操作,“他刚刚要是用q来躲皇子二连是必死的,因为闪现还没好,被框住就必死,他是没视野的,这个反应跟判断简直了……”

    “加里奥大招要落下来了!”

    姜珞樱同样为刚刚姜景白的判断与反应而惊叹,不过她更关心的是这个薇恩到底能不能够活下来,如果还是死了,这波操作再亮眼也是白搭,“能走开加里奥大招范围吗?”

    全场屏息。

    不算多宽敞却很干净的女生宿舍中,许清如有些紧张地注视着面前的直播画面,这一刻好似电脑、直播什么的都不存在,屏幕上的画面被无形的力量放大,她好似来到了召唤师峡谷上空,在亲眼地看着发生的一幕。

    薇恩伤痕累累。

    皇子虎视眈眈。

    相隔不远处,同样盯住了薇恩的加里奥双翅一震,冲天而起。

    她眼睁睁看着,却无力去干涉,因此愈发感到揪心。

    在那样情况下,他以无与伦比的反应以及让人惊叹的判断避开了必死的局面,然而危险并没有过去。

    然而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控制的,他已经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

    英雄移速是不可能因为你的操作而受到增幅的,除非对面会跑来个英雄到sky高地塔下,给薇恩被动加速,可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轰”

    加里奥在空中化作流光轰然降落。

    皇子这个时间段只有一级,减速效果15,持续两秒,减速能力不算多强,林轩又是留了手q及时地走出了大招范围,因而几乎是在加里奥大招落地的瞬间,他堪堪走出加里奥大招范围。

    “皇子没r,中单没r!”

    身后轰然巨响震得大地一颤,林轩将对方技能信息说了声,头也不回地走回塔下,旁边的张恒跟江映雪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填补上薇恩离去的空位。

    然而这样所能导致的,就是中上两路都没有办法防守,不过上路兵线先到,只能先过来防守上路。

    “薇恩没……呃,他回家了,推塔推塔!”

    “可以推可以推,ad不在!”

    虽然没能击杀,但已经将薇恩打回家,tlr队内语音里面的话语不论嗓音还是语气都立即振奋起来,两边几乎都是直接朝高地塔下涌去。

    “走掉了!”

    “这波大舅子太漂亮了!”

    “不过这波被打回家,高地塔要丢啊!”

    观众和解说们或是在在惊叹刚刚薇恩的绝境逃生,或是在关注tlr的推塔节奏,就连导播也是在上中两座高地塔前切换视角。

    并没有注意到,小地图上那个最不起眼的角落,某个自从加入sky就不曾引起过观众或者对手任何重视的人,代表着他的那个头像,第一次主动主动靠近了对方。

    浑身笼罩在甲胄中,连脸庞长相都看不到,以至于人们看去的时候只能注意到一双眼睛。

    此时这双眼睛,露出了自从进入职业赛场后从未有过的凌厉杀意。

    那是自从进入职业体系后,就为了完成教练与团队对他的定义与要求更为了每个月一万块的稳定工资,不得不收敛起来的躁动与渴望。

    被压抑太久的进攻**!

    曾经提剑从河道追上高地五杀的剑姬,曾经打爆世界第一鳄鱼的锐雯,曾经一个全家桶炸穿王者局的船长,曾经十五分钟推到高地的杰斯,曾经一局双五杀高喊有我一人顶三个adc的天使……

    他们为了稳定为了团队为了工资而被埋没在心底。

    可他们从未消失。

    现在他们即将为了工资再次出现,在团队经济劣势将近一万、面临对方推上高地的时候,变成了眼前没有网吧里面那些灰尘赃物的高清屏幕里显示出来这个慎。

    他的游戏id叫做“sanan”,是汉字拼音。

    三万。

    这是一个从不曾引起过别人注意的id,没有粉丝没有拥趸更没有牌面与重视。

    只有姜景白曾有次调侃他到底是“三碗”还是“三晚”,顺便问起他为啥起这个名字,当时他玩笑回答希望工资可以涨到三万。

    那当然不是真话虽然他确实很想自己工资能涨到三万。

    从来不喜读书也读不好书的他小时候曾在一个记不得名字的电视剧里看到过一句不知道算不算是诗的话,从此深深记在心底。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他不知道这是古龙里形容神剑山庄谢晓峰剑术高超的话语,这深深地为这句话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气势而心驰神往。

    他没敢说实话。

    一个初中都没有上完就辍学连字都不认得多少的小混混,讲自己名字是出自诗词,那不是让别人笑掉大牙嘛?

    可他确实一直记得那句话,一字字记得清清楚楚,像是刻在了他心底。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一十四字,字字清晰。

    不论现场观众还是导播都不会注意的画面里,这个展露锋芒脱颖而出随后为了挣钱而敛去锋芒的少年,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同样是为了挣钱。

    或许也因为些别的。

    不想看到对自己不错的队友难过紧张患得患失?

    三比零总比三比一更霸气一些?

    姜景白不是说过让tlr明年继续留在ldl掌控雷电?

    七过lpl大门而不入,sky也该回去了吧?

    自己也不想输?

    或者……

    管他呢!

    砍死就是了!

    他主动走向了前方身形庞大的狰狞虫子。

    求战!

    在这一刻,那一十四字又在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洲。

    身后,原本黯然无光的魂刃在这一刻好似化作了盖世神兵,炽烈神光耀人眼目,凌厉剑气直冲霄汉!

    
新书推荐: 先婚后爱:误惹天价总裁 我就是要升级 你倒是松手啊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从斗破开始的神级召唤 木叶之一拳超人模板 斗破之我叫纳兰叶 重生之猎神传说 斗破之诸天聊天群 玩家超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