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地产之王 > 713跑不了

713跑不了

    米国,维加斯市。

    这是一座以赌博、度假、购物而闻名的城市,世界上十家最大的度假旅馆就有九家是在这里,是世界知名的度假圣地之一,拥有“世界娱乐之都”和“结婚之都”的美称。

    每年有近四千万的旅客来到这里游玩,来购物和享受美食的占了大多数,专程来赌博的只占少数,周强也将旅美的第一站选在了这里。

    这一次来米国,除了周强父母外,还有许茹芸充当翻译,以及八名护卫的保镖,其中两名是国内来的安保人员,六名都是黑水公司的雇佣兵,刘辉则是留在了飞洲。

    这一次随行的保镖,之所以大部分是黑水公司的雇佣兵,一是他们几个都是米国人,更为熟悉当地的环境,再一个,他们在米国都有资格佩戴枪械。

    米国虽然繁荣、先进,但治安是个大问题,国内的安保人员在米国没有资格配枪,那么他们的保护能力就有限,毕竟,这里不是国内,很多米国平民都有枪械,赤手空拳根本没办法保障安全。

    不光是周强父母,周强本人也是头一次来米国,对于这座举世闻名的旅游之都,也赶到十分的好奇。

    听说周强要来维加斯,罗伯特毛遂自荐要给周强当向导,并且拍着胸脯说,这里他很熟悉,绝对能让周强一行人玩的痛快,物美价廉。

    周强也没有拒绝,他虽然没有来过米国旅游,但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旅游宰客的事情哪里都有,有个熟悉的人带着,也省的花冤枉钱,他虽然不差钱,但吃了哑巴亏,会影响旅游的心情。

    下榻的酒店,也是罗伯特推荐的,是一家名叫米多梅的五星级酒店,价格2000元左右,虽然算不上最顶级的,但是酒店的环境不错,性价比较高。

    当然,那些动辄数万美元一晚的总1统套房相比,那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以周强现在的身价,总统套房也不是住不起,只不过他现在的生意正在关键时刻,心里没有底气,也不敢肆意挥霍。

    等到光大房地产公司的地皮出手后,他的经济状况稳定下来,没有了后顾之忧,到时候,天天住总1统套房那都不是事。

    “既来之则安之吧。”周强叹了一口气。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周强把该做的都做了,能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接下来的几天,周强准备带着父母在维加斯好好玩几天,小赌几把、泡泡温泉、尝尝当地的美食,游览一下当地的景点,再带着母亲去商场购物,但凡是女人,很少有不喜欢逛商场的。

    ……

    周强在维加斯过的潇洒,远在云山的乔岸山父子就没有这么安逸了,这两天父子二人一个心情忐忑,一个提心吊胆,连走路都带着几分小心。

    一向爱玩的乔晨安,基本上是足不出户,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家里,他养尊处优惯了,一向没受过什么委屈,而上一次的车祸,让他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还后怕不已。

    周强这个素未谋面的人,让他又恨又怕,他甚至出门都不敢坐车了,生怕上一次的车祸再次上演。

    乔岸山这两天,只要没事,就会早点回家,一是为了看着儿子,再一个,他相信周强胆子再大,也不敢对他动手,只要乔晨安跟他在一起,就是安全的。

    虽说,他平常没少教训乔晨安,有时候还会骂几句,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真要有个三长两短,那以后……

    平常,一家人都各忙各的,一起吃饭的时候都少,这两天却是早晚餐天天一起吃,对此张欣则是乐见其成。

    因为乔晨安的事,不方便让更多人知道,张欣找了个借口,让保姆休息几天,这两天的饭都是她亲自做的,至于刷碗,则是交给了乔晨安。

    以前,这种事乔晨安是不会干的,这种改变,足以说明他内心的不安。

    晚上八点多,乔岸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张欣用平板电脑看电视,乔晨安则是在用手机打游戏,听着声音像是在玩王者。

    “咚咚咚。”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乔晨安愣了一下,道:“这么晚了,谁呀。”

    “去开门吧。”乔岸山道。

    “不会是坏人吧。”张欣有些担忧的说道。

    “坏人会敲门?”乔岸山哼了一声,道:“是,张庸。”

    “去给你表舅开门。”张欣吩咐道。

    “好嘞。”乔晨安应了一声,麻溜的走了出去,放在以前,他对这个表舅并不上心,但现在不一样了,这个表舅是个警察,让他格外的有安全感。

    看到乔晨安出了屋子,张欣忍不住问道:“你让张庸去调查这件事了?”

    “关系到晨安,不方便让外人调查。”乔岸山道。

    张庸是云山市公1安局的副局1长,也是张欣的表弟,他能够在坐上现在这个位置,基本上都是靠了乔晨安的关系,这在局里也不是什么秘密。

    “他查到什么了?”张欣问道。

    “电话里不方便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一会就知道了。”乔岸山说道。

    之前,乔岸山让秘书宋文远调查黄志英、傅东星和周建民三人的身份,很快就有了结果,傅东星的身份最好调查,就像乔岸山猜测的那样,是云山市当地的一个混混头子,要找到他很容易。

    黄志英因为不是云山本地人,暂时没有查到具体情况。

    而最重要的事周建民的身份,他是光耀建筑责任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这家公司是地震前不久,在云山市注册成立的,所以能够查到周建民的身份,而这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正是周强,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罢了,无非是打了周强的一个手下,周强即便报复,下手也不会太狠。

    可更关键的是,两人还是父子关系。

    乔岸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一开始就猜测,周强跟这个周建民的关系可能非同寻常,根据周建民的年龄推测,很有可能是周强父亲,没想到居然成真了。

    派人打了人家老子,周强又岂能不报复。

    考虑到儿子的安慰,乔岸山当即给张庸打电话,让他秘密抓捕了傅东星,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这才有了,张庸上门汇报这件事。

    “哒哒哒……”院子里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屋子的门被推开了,走进来了两个男子,一个是乔晨安,还有一个中年男子,大高个、小眼睛,长得很精神,正是张欣的表弟张庸。

    “你怎么不早点来,我给你做着饭。”张欣起身说道。

    “二姐,外面人多眼杂,来早了,不方便。”张庸道。

    “又不是外人怕什么。”张欣道。

    “张庸说得对,谨慎点没错。”乔岸山端着一壶刚泼好的茶,走了过来,给张庸倒了一杯,又给自己和张欣倒了一杯。

    张庸喝了一口茶,道:“这茶叶不错。”

    “前两天,你姐还让我扔了,要不是我没听他的,你还喝不着呢。”乔岸山笑道。

    “这么好的茶,扔了干嘛,不要给我。”张庸笑道。

    “你想喝,一会都带走。”张欣道。

    张庸没有接话,放下茶杯后,面色变的严肃了起来,道:“姐夫,傅东星已经招了。”

    “怎么说?”张欣露出关切之色。

    乔晨安也往前凑了凑,生怕自己听不到。

    “据他交代,前些日子,的确有人雇佣他,去殴打一个叫周建民的人,而那个指使人的手机号,正是晨安的。”张庸说道。

    “二舅,我真没打过电话呀。”乔晨安说道。

    张庸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包着一个手机,道:“你自己看,有没有你的通话记录。”

    “这是那个傅东星的手机?”乔晨安惊讶道。

    张庸点了点头,叮嘱道:“隔着塑料袋用,别开封。”

    乔晨安应了一声,打开了手机,翻阅通话记录,眼睛盯着屏幕一眨不眨,搜索了一会后,猛然间呆住了,嘀咕道:“这怎么可能,这不应该,怎么会有我的通话记录?”

    乔岸山接过手机,也查看了一番,皱眉道:“看来,这个傅东星没有撒谎。”

    “可我真没打过什么指使电话啊。”乔晨安辩解道。

    “拿出你的手机,对一下通话记录。”乔岸山道。

    乔晨安拿出手机,也翻到了那一天的通话记录,瞅了一眼,道:“您看,上面根本没有给傅东星打电话的记录。”

    “会不会是有人拿着儿子的手机,给那个傅东星打的电话。”张欣说道。

    “你觉得,这样告诉周强,他信吗?”乔岸山反问道。

    “可这是事实。”张欣道。

    “事实是,周强父亲被打了。”乔岸山道。

    “那也不能证明,就是儿子指使的呀。”张欣道。

    “如果他有确凿证据,就不会先礼后兵,把这件事告诉我了;早就直接派人,把你儿子做了,哭都来不及。”乔岸山说道。

    “他敢?还有没有王法。”张欣不服气道。

    “哪的王法,云山市的,还是中1国的?”乔岸山冷哼了一声,道:“人家大不了不回国了,你能怎么样?王法再大,能管飞洲的事?”

    “姐,先别争了,听我说两句。”张庸劝道。

    “二舅,我真是冤枉的,你们得帮我洗脱嫌疑,那个周强就是个变态,说不准什么时候会再派人对付我。”乔晨安说道。

    “我知道你是冤枉的,会帮你查清这件事的。”张庸说道。

    “有其他线索吗?”乔岸山问道。

    “我放个录音,你们听听。”张庸一说着,一边拿起放得下的手机,播放了一个通话录音:

    “喂,是傅东星吗?”

    “谁呀?”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是来给你送钱的。”

    “啥意思?”

    “帮我收拾个人,给你十万,敢不敢?”

    “什么人?”

    “冀州石门人,名叫周建民。”

    ……

    “这不是我打的电话,这不是我的声音呀。”乔晨安显得很激动,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录音应该就是那个指使电话。

    乔岸山拧着眉,问道:“这是用晨安手机,打的那通指使电话?”

    “对。”张庸点点头,道:“傅东星当时多了个心眼,就把电话录音了。”

    “这根本不是晨安的声音,我早就说了吧,是有人诬陷他。”张欣松了一口气。

    “张庸,这件事干的不错。”乔岸山伸出右手,拍了拍张庸的肩膀。

    “谢领1导夸奖。”张庸起身,敬了个礼。

    “行了,外面那一套,就别折腾了。”张欣摇头失笑,道:“这下总算放心了。”

    “别高兴的太早了,你相信不行,还得让周强相信。”乔岸山说道。

    “这通指使电话的声音,跟儿子的声音不一样,他凭什么不相信?”张欣道。

    “他是你儿子,不是周强儿子,你保证,周强一定就能听出来,这不是晨安的声音?”乔岸山说道。

    “儿子,你跟周强见过面吗?”张欣道。

    “没有。”乔晨安露出一抹苦笑,道:“就通过一次电话。”

    “那就让晨安,再给周强打一个电话,对比一下,他自然能清楚,那个指使电话,不是儿子打的。”张欣道。

    “你把事情想简单了,就算不是晨安的的,也是用的他的手机打的,还是脱不了嫌疑。”乔岸山说道。

    “不错,既然指使电话,是用晨安的手机打的,就证明他很可能涉案,如果是我们警方,也依旧会认为他有嫌疑。”张庸说道。

    “儿子,有没有人用过你的手机?”张欣道。

    “没有。”乔晨安摇了摇头。

    “你的手机有没有丢过?”张庸问道。

    “我手机不离手,丢了,我肯定知道。”乔晨安说道。

    “如果这件事真的跟你无关,肯定是有人偷了你的手机,拨打了这通指使电话,这个人应该对你很熟悉,而且,还知道你跟周强有恩怨,范围并不大,你好好想想,谁有嫌疑。”乔岸山分析道。

    “知道我跟周强有恩怨的人,都是生意上的伙伴和同事,方旭、徐娇……”说到这,乔晨安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愕然之色。

    “想到什么了?“乔岸山问道。

    乔晨安没说话,而是拿起傅东星的手机,再次播放了一下那通指使电话的录音,仔细凝听了一会后,道:“这个声音有些熟,好像是徐天赐。”

    “徐天赐是谁?”乔岸山问道。

    “他是徐娇的弟弟。”乔晨安道。

    “就是跟你一起撞车的那个女人?”乔岸山问道。

    “对,就是她。”乔晨安露出一抹怒色,他也不傻,立刻想透了其中的关节。

    “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这是想要一石二鸟呀。”乔岸山哼道。

    “知道徐娇在哪吗?”张庸问道。

    乔晨安摇了摇头,道:“前些日子,她离开了云山。”

    “这个疯女人,害了我儿子,就想跑。”张欣气愤道。

    乔岸山脸色阴沉,道:“只要在国内,她就跑不了。”

    
新书推荐: 王妃泽被天下 这是一个大世界 不如北望 寰宇之下 寐游 关于我在异世界的成名录 太衍纪 皓武圣皇 白夜觞 次元追梦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