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司礼监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咱家的命别人取不得咧

第六百七十五章 咱家的命别人取不得咧

    楼下的银子是没人敢拿的,一众赌客没谁敢吃了熊心豹子胆给魏公公来个黑吃黑。

    管事张某的尸体扔就放在地上,未得允许,赌场的人可不敢收敛尸首。

    在赌场的二楼,魏公公开诚布公,和王大力千总进行了友好交谈。

    双方的会面是有成效的,听完魏公公所说,王千总骇然站起,吃惊的看着面前自称钦命提督海事太监的魏公公。

    饶是知道对方所求必为惊天大事,但不想对方竟然是想让自己把吴淞水营给他拿下。

    此举太过匪夷所思,也太过荒谬。

    吴淞水营可是大明的官兵呐!

    你一提督海事太监怎能想着把朝廷的军队控制在手中?

    “哎,不必如此看咱家,有困难咱家帮你解决嘛。”

    魏公公示意千总大人反应不必如此强烈,有什么困难可以提,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大眼看小眼的就没意思了。

    “卑职不过是个千总,公公若想使动水营,但与管营游击将军说便可,如何要卑职做这事。”王千总现在最疑惑的就是这事,

    “你们那管营游击若是能听咱家使动,此间怕也不会有你我说话之地。”魏公公倒也坦诚。

    王大力听后沉默不语。

    魏公公微微一笑:“千总大人这是答应咱家,还是不答应咱家呢?”

    王大力鼓足勇气,摇了摇头:“魏公公,这事干不得,卑职就是再图公公银子,也万万不敢谋反。”

    “怎么会是谋反呢?”魏公公哈哈一笑,拿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咱家看着像是谋反的人?”

    王大力迟疑道:“那公公为何要卑职做这事?”

    “因为,咱家要用你。”

    魏公公缓缓起身,走到王千总面前,款款深情道:“千总大人是海战的行家,也是海上的英雄,如千总大人这般英雄人物,理当在海上驰骋,为我大明建功立业,博个封侯荫子,博个万世流芳,而非困居弹丸之地,受那无赖市井之辈相欺,就这么庸碌无为老却残生。”

    这话真是说到了王大力的心坎中,他这几年窝囊,真的是窝囊!

    原以为朝鲜大战归来,如他这等有功将士都会得到重用,哪想那些大官们却根本不把他们当一回事,草草打发,任他们自生自灭,着实叫人寒心。

    王大力染上赌搏这毛病,也是因了这无所事事。人一旦颓废,便变得很快,也失了精气神,以致那些赌场的人都敢对他这堂堂千总呼来喝去,在营中丢尽了脸面。换早些年,谁敢在他面前放肆。

    魏公公扬手朝郑铎示意,后者立即捧出一面旗帜,打开呈现在王大力眼前。

    旗帜上是一条巨龙,旁书六字——“大明皇家海军”。

    “这面旗帜是皇爷御赐的,以后,就没有什么吴淞水营了,有的是大明皇家海军,咱家就是这皇家海军的监军太监,而你…王大力,事成之后便是大明皇家海军首任总兵官!”魏公公掷地有声,封官许爵,脸不红心不跳。

    “大明皇家海军?”

    王大力直直的盯着那面军旗,首任总兵官的封许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

    魏公公斩钉截铁,“大明皇家海军乃天子禁军,直属内廷御马监,为上直亲军,天下唯皇帝陛下方能调动!”

    这个牛皮的另一层意思是这皇家海军也只能由他魏公公指挥,因为皇帝陛下太忙,他老人家腿脚不便出不得紫禁城,皇家海军的一切自当由钦命提督海事太监代办。

    “既然陛下筹建皇家海军,为何不明诏示下?”王大力叫魏公公说的心血发热,然而他脑子不糊涂,总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个不对劲自是程序不对,皇帝如果真要组建皇家海军,自当由兵部筹备,确立方案再行文各地执行,届时将官任命,海军驻地,粮饷供应等都有确切安排和着落,哪会由个太监越过朝廷和地方,直接就来颁令的呢。

    魏公公心里暗骂你个广东佬怎么这么麻烦的,面上却是不改色,干笑一声,道:“千总可知有些人就是见不得皇爷的好,皇爷要做个什么事咧,他们不但不奉旨,还要想方设法破坏。所以,组建皇家海军的事,皇爷就不能通过朝廷,不然,准会坏事。”

    郑铎不失时机的说了句:“我家公公是奉秘旨南下,于组建皇家海军有便宜行事之权。”

    “对,便宜行事,便宜行事。”

    魏公公赞赏的看了眼郑铎,到底是读过几天书,受过儒家教化的,会咬文嚼字,也懂行情。

    咱大明朝真没什么尚方宝剑,有的只有“便宜行事”四字。管你是做什么的钦差,有这四字和没这四字逼格就是不一样。

    可惜的是,他魏公公除了满嘴跑火车和这身官皮外,手里真的没有什么可以震得住人的秘旨,要不然哪里这么废事,又给银子又许官的。

    这实际就是万历不厚道了,既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既想发大财捞实惠,又不肯担事背黑锅,否则,批发几道圣旨下来,魏公公早出海抢劫去了。

    王大力似懂又非懂,不过有一点他是知道的,那就是当今天子确是老和臣子吵架,甚至都吵不过臣子。

    若说皇帝绕开朝廷鼓捣什么皇家海军,他倒是信了八分。

    这是有前例的,当年邓子龙将军率水师北上,就是直接奉的圣旨,快走到辽东时才拿到兵部的调兵公文。这意味着当年决策水师北上是皇帝绕开兵部做的决定,兵部事后可能迫于皇帝的压力才补的手续。

    “公公为何看上卑职,要卑职负这重任?”这一点王大力还是有些想不明白。

    “咱家先前说过,你王千总是海战的一把好水,如你这等人才,咱家不用还用何人?”魏公公说完,忽的一脸郑重,把王大力吓的一愣。

    “皇家有句话要咱家转告吴淞水营的将士们。”魏公公说这话时,是面向北方天子所在方向的,极为隆重。

    王大力叫这架势震住,忙躬身道:“公公请说!”

    魏公公抬头目视北方,缓缓说道:“皇爷言道,援朝归来的水师将士们辛苦了,他一日未曾忘记他们在朝鲜的功绩。”

    千言万语都不及这一句话,王大力动容万分,眼眶为之一红,竟是忍不住落泪。

    “陛下没有忘记你们,你等便当为陛下分忧才是。”魏公公转过身,将自己手中的白帕递给王大力,一脸殷切和勉励状。

    “卑职必不负陛下!”

    王大力擦干眼泪,定了定心神,于魏公公道:“陛下组建皇家海军,卑职义不容辞,也愿为陛下赴汤蹈火,然公公要卑职夺水营兵权,卑职却是有些困难。”

    魏公公抬手示意:“说。”

    “营中我两广籍将士卑职与他们交情甚好,卑职相信他们定会为公公所用,其余人等卑职怕是不能说服他们。若这些人不肯为公公所用,姜良栋便有依仗,卑职怕是不能将他逐走。”

    魏公公当下询问水营之中有哪些人不能为他所用,王大力称除四百多松江本地兵外,便是姜良栋从徽州带来的三百多兵。

    “松江兵倒也好办,但那些徽州的兵都是姜游击一手带出来的,这些人唯他马首是瞻,若不能制服他们,这兵权便夺不过来。”

    王大力实话实说,那些徽州兵有不少都是参加过平播之役的老兵,论狠劲不比他们两广兵差。万一双方火拼,便是大大的麻烦。更麻烦的是,吴淞口离松江极近,离苏州也极近,消息一旦走漏,巡抚衙门派兵弹压不过是转瞬的事。

    郑铎奇了:“难道千总大人就收拾不了这三百多徽州兵?据我所知,水营的两广将士可是很能打的。”

    王大力苦笑一声道:“那都是从前的事了,自打援朝回来,上下便不将我们当回事。吃穿都差,军械更是得不到补充,更休提训练了。”说到这里,他自嘲一笑,“我这千总都这德性,其他人可想而知了。”

    魏公公眉头微皱,忽的道:“若咱家替你除掉姜良栋,你能保证把水营控制住么?咱家是说,所有人,所有的船。”

    “除掉姜游击?!”

    王大力愣了下,旋即脑袋直摇,连连说道:“不可,万万不可,若杀姜游击,他手下的徽州兵必与公公拼命。”

    “不杀姜良栋,咱家如何完成皇爷所托!”魏公公脸上呈现与他年纪截然不同的狠色。

    “这…这…”

    王大力心中骇然,刚刚魏公公只说要他联络下面人逐走姜良栋,怎的现在却要杀了他呢。

    “当断则断,若不早断,反受其害!富贵险中求,我家公公把大好的前程给千总大人指出,做与不做,千总大人自个看着办。”郑铎神情平静。

    “公公,若杀姜良栋,徽州兵必不肯罢休,巡抚衙门怕也不容,请公公三思。”王大力心中打突。

    魏公公却一动不动看着他:“咱家只问你,姜良栋若死,这水营你能不能控制住。”

    王大力犹豫再三,点了点头:“有公公给的这些银子,再有海军之事,卑职可以确保两广兵不乱,只是这样一来,公公怕是有危险了。”

    “咱家的命只能皇爷取,别人取不得咧。”

    魏公公胸有成竹走到窗边,看向远处一片漆黑的吴淞口。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新书推荐: 将军误:皇上,求放过 天启书 破云 寒声噤噤,一冷冬 预言皇后 活在汉魏的泰迪 王爷不好啦,太子要娶您 大唐昏君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 一世楚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