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游戏开发指南 > 第432章 关于催婚那无处安放的熊熊战意

第432章 关于催婚那无处安放的熊熊战意

    叶沉溪和夏青鱼以及阮竹三人走上二楼,来到老夏书房的时候,这大叔正操纵着一个一看就是他自己亲手捏出来的,跟他自己有三四分相似,不过与他本人威严气势与面目自带的狠辣气质不同,游戏角色还仙风道骨的。

    服装是一件唐装,其实唐装并不指代某种特定服装,更不是唐朝的服饰,而是所有中式服装的统称。像游戏里老夏穿的这件,立领、连袖、对襟、盘口,这几大要素是唐装的标志,颜色以古时帝王黄为主体,侧面上书毛笔狂草,其字为“燥”……

    总比某些影视作品里剑神一笑的西门吹雪将自己的名字写在衣服上好一点吧,再加上左右两袖一边一句“生死有命”和“富贵在天”,那太形式主义了。

    这是之前《失乐园》上线前青鱼举办服装设计比赛的优秀获奖作品……之一,随后也被横公加进了游戏中。设计者是一位中国玩家,大概是为了融合中西方两种文化吧,唐装加上嘻哈,初稿中还配有墨镜和大金链子,就差根雪茄了,很骚,有种“宝贝儿们燥起来!”的感觉,后来大概自己也觉得过分了些,把墨镜和金链去掉了。

    这套服装在游戏中相当稀有,比一些定制品牌更讨玩家喜欢,尤其是收到国外很多玩家们的追捧。《失乐园》中是有一些品牌定制服装的,青鱼和那些品牌达成了合作,游戏中有一双瓦伦蒂诺去年年底推出的男鞋,也有一套卡纷的女性婚纱,这些通常情况下穿在身上走在素质广场都是逼格油然而生,完全可以横行,总是被围观的焦点,但一般看见这件帝王唐装,还是只能选择绕道墙角了。

    目前此衣在FG玩家交易市场中的价格被炒到了1200人民币左右。

    买什么股票比特币啊,FG理财了解一下。

    此时才到了倒数第四个毒圈的样子,离决赛圈还早。不过局势有点特殊,屏幕上显示着场中只剩七人,老夏这边是四排剩两人,看局面对面大概还有两个队伍的样子。

    叶夏阮三人就站在夏宇阖身后,宛如大学宿舍里站在同学背后看人家玩游戏。

    老夏还能抽空回头,展开笑颜:“回来啦?”

    又立刻回头紧盯屏幕,紧握鼠标,面色严峻,两种表情也是无缝衔接。

    “老张,两百四方向,那堵矮墙背后,一个伏地魔。”

    叶沉溪之前在直播的时候说过这些词儿,当然是用中文,然后网友们觉得简直贴切,很快伏地魔啊,老阴逼啊,龙虾啊,天命圈啊这些词组也随着游戏的火热传播开来,其实在造梗这方面,中文真的不是针对其他某种语言。

    “爸,你连这个都知道啊?”夏青鱼懵着问道,她以前不知道自己爹玩游戏这么懂呢,又问,“老张?莫非是张叔叔?”

    反正夏宇阖的那些朋友,夏青鱼喊各种叔叔的,也都是非富即贵的一方豪强。这些人按常理想平日里工作之外休闲生活大概应该是文玩,古董,艺术收藏品,品茗鉴酒之类,要是心态年轻或者追求西方那一套,那就豪车纯血马,手表高尔夫,约出来吹吹牛扯扯皮,聊聊产业,搞搞论坛什么的。

    然后……被夏宇阖拉过来打游戏了。还不是就《失乐园》一款游戏,从青鱼的第一款页游上线的时候就喊过来了。老夏的面子也不能不给,那是人亲闺女,反正每款游戏就算不玩也要充点钱意思意思吧,虽然老夏也没要定期检查大家战斗力到了什么程度,不过找个机会抽空还是“抱怨”一下,“哎呀,老夏啊,你女儿那个《永恒之战》我开了500多个箱子,怎么一个史诗都没有出来啊?手有点酸喃。”

    这话老夏也是不信的,肯定是叫秘书助理开的啊。

    他们有的后来也才知道现状……心想老夏,你女儿公司比我自己的还赚钱啊,我这资助算什么意思……

    好在老夏也不是经常组局,偶尔吧。

    其实他们有时候还觉得偶尔玩玩游戏也还可以啊,跟孙子辈还能有些共同语言,按年纪他们好些其实都比老夏要大10岁左右,他们的孙子辈那些都是高中或大学的年纪,青鱼网络的忠实用户。

    到了《失乐园》上线,一群人又来蝗虫一阵了,组成的这个中老年队伍,那是真正的夕阳红枪法。但有时候用到智谋阴死一群敌人的话,感觉比起商场上整死竞争对手可能单纯从阴人的快感上讲,还要突出一些。

    “对,就是老张……哎哎哎!老张别冲动,等刷圈,别冲上去,你刚得过别人吗。”

    又一个毒圈刷新了。

    夏宇阖嘿嘿一笑,望向媳妇女儿女婿:“哎哟,天命圈!”这用的是川话,之间那个毒圈几乎就是以他们队所在的区域贴边,又有掩体掩护,还卡住了进圈的要道。

    夏青鱼捂嘴:“爸,你人设崩塌了。”

    崩塌就崩塌吧,但这一局老夏,吃鸡了。

    虽然在夏青鱼和叶沉溪看起来,对局算得上激烈但竞技水平,一般。

    截图留念,发微信朋友圈,老夏脸上的笑意发自真心。

    顺带一提,这时候微信已经上线刚好一年,用户数量已经增长到6500万,尤其是近两三个月,几乎每天都是以40万新增用户的速度在增长,朋友圈功能也比原本提前了半年左右(原本是12年4月)上线,他们好像也从青鱼FG上寻获了一些社交理念上的灵感。

    社交领域,腾华依然拳打南山,脚踢北海。

    “爸,你可越来越潮了。”夏青鱼摇头。

    “年轻真好。”老夏也不否认。

    “你这什么分段啊?最后对面连走位都不会,站着跟机器人似的一动不动跟你对枪,不……还没有来福聪明。”

    “饺子呢,也回来吗,怎么不带上来?”

    饺子其实是夏宇阖送给夏青鱼的,06年冬天夏青鱼大四上半学期还没结束时就搬出了学校,自己进行开公司前的市场调研,一系列的数据采集,也是在埋头构思自己那个后来胎死腹中的回合制端游项目,策划案一大堆啪啪就是写,然后被叶沉溪直接否决,一顿理论然后换成《神仙道》那个。

    在学校里住宿舍那是没办法,但搬出来了夏宇阖希望女儿能够住得舒适,于是给她在软件园所在的城南买了一栋二层的独栋小别墅……买了后又觉得两百多平米一个人住还是太大了,显得空旷,又怕她寂寞……真是矛盾啊。

    于是给夏青鱼买了条狗。

    夏青鱼小时候倒是没有表现出过对宠物有特别的喜爱,也从来没跟他提出过家里养宠物的请求,事实就是有些人根本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原本说不要不要,你送给她之后还是很诚实的,喜欢得紧。

    后来夏青鱼去了黄浦后,叶沉溪经常到夏宇阖这边来也带着饺子,搞得夏宇阖和饺子见面的次数都比和夏青鱼多,感情迅速升温,连带着后来的汤圆,抄手面条和馄饨,这群饺子的小弟也爱屋及乌。

    夏青鱼朝楼下喊了声:“饺子!”

    楼下传来“汪汪汪!”

    意思是饺子就在楼下呢,夏青鱼又道:“所以……爸,你刚才到底什么段位?”

    老夏这转移话题能力在夏青鱼面前不是很好使。

    “唉,青铜3……满意了吧。”夏宇阖扯胡子,脸上依然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转移话题事儿。他确实很难得吃一次鸡,也不是每天都会玩。

    本身都是青鱼的游戏,而且是在玩家中非常有基础得到认同也广泛传播的成熟分级体系包装,《永恒之战》会和《失乐园》有大量的重叠用户,所以也就沿用了《永恒之战》的设定,清晰直接,也不需要付出新的理解成本。

    “我铂金3了。”夏青鱼说,有些得意的样子。

    阮竹道:“走走走,去客厅聊,净聊些我听不懂的。”

    老夏道:“要跟女儿培养共同话题啊,本来见面的时间就越来越少,以后没东西聊了怎么办,女儿现在一门心思扑在游戏上,不聊这个聊什么,聊什么你才懂?”

    叶沉溪和夏青鱼顿时觉得有点怪,老夏反映有点过激了吧,有种莫名的危机感来袭。

    阮竹面色如常,毫无波动,然后道:“生儿育女的我就懂。”丝毫不让,反怼了回去。

    ……

    唉,原来埋在这里呢。

    本来今年回家就已经做好这事儿的应对,老两口非得绕一个圈儿。

    夏青鱼面无表情:“爸妈,你们这样玩谋略,在我们面前真的好吗?”

    阮竹不解的样子:“什么谋略?”

    “你看你们绕了一圈又到这儿了,直接说不就行了吗,绕这么大个圈子干嘛。”

    “那我们就直接说了啊。”

    夏青鱼:“……”

    无语有时候会被理解为默认。

    “啥时候结婚?”说直说,就直说,阮竹其实结婚之后性子也有点儿向夏宇阖靠近的感觉,夏青鱼求仁得仁。

    夏宇阖这个时候倒装起好人来了:“你看你,哪儿有问得这么直白的,好歹铺垫一下嘛,情景不对本来有答案的也不好回答啊。”

    其实这两位吧,也不是真正的那种有多急,对这两他们也没那么多担心的,叶沉溪的家庭背景又一人吃饱那种,反正也就没事儿催一催吧。

    ……

    ……

    二楼小会客厅里,夏青鱼和阮竹坐一起,叶沉溪和夏宇阖在另一边,饺子在夏青鱼脚边打盹,汤圆有样学样,也靠得很近。它自从进到公司第一天就对饺子惟命是从,视为狗生榜样,这本来是童玲和饶斌俩养的狗啊,现在真成了公司财产了。美短馄饨和狸花猫面条一起趴在不远处的桌上,也没打盹儿,就静坐着,时不时嬉闹一番,就两只猫打架那种流星拳,一秒钟可以挥出去好几拳那种,打着打着就停手,好像忘了为什么要打架,停手歇会儿又接着打,要他什么理由。

    布偶猫抄手性子比较粘人,它很粘叶沉溪,跟另外两只猫不同。那两只一般在公司跟陈小凡混,叶沉溪回府南了就抛下陈小凡跟叶沉溪混,夏青鱼回府南了就跟夏青鱼混,它们好想知道谁是大当家的。而抄手不同,只要叶沉溪在公司里总会跟着他,叶沉溪不在的时候还闷闷不乐地,猫中林黛玉的样子,也是三猫中“犬化”最严重的一只。

    此时就趴在叶沉溪大腿上,享受叶沉溪右手很有节奏地顺毛,偶尔感觉到动作停下了,还会翻身躺倒,用两只前爪去把叶沉溪的手掰过来。

    这才是真正的别人家的猫。

    “还是要订婚的吧,不订婚感觉还是有点草率了。”阮竹正在发表意见,“他们俩也算是名人了吧,总要给社会公众一个交代,而且一般大家族都是应该先订婚的吧,欧洲啊美国那些,会庄重严肃很多吧。”

    “不敢苟同啊……”夏宇阖摆手,“订婚就没啥必要了,家不家族的咱们中国也不行那一套,别人订婚那是什么原因,要么宣传曝光炒热度,要么是给对方后悔的时间,要么就是条件暂时不允许结不了要等一段时间,你说他们是哪一种?”

    阮竹的态度其实是觉得自己家怎么也算是名门望族的,多多少少有些虚荣在其中,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虽然其实也就是从夏宇阖自己打拼开始发迹,但如今夏青鱼也有自己的事业,按照贵族气质养成要三代的理论,再加上她自己娘家也是干部家庭,自己放古代也算是官家小姐,这样算下来,三代了。

    夏宇阖就觉得是直接一点比较好,他本来就是那样的性子,有时候有些功利的,结婚直接接了不就行了,大摆宴席,府南城同庆个三天三夜,排场什么肯定是弱不了的。

    这是两人的主要矛盾所在,其实好像也不是啥核心矛盾。

    对于这种争执,反正叶沉溪就一个劲回答:“都行。”

    夏青鱼一直在说:“可以。”

    有时候让两人一起说,两人异口同声:“没关系。”

    非常佛系。

    谈判一度陷入僵局。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老两口今天本来已经做好了唇枪舌剑,大费口舌的苦劝觉悟,结果刚才一坐下说结婚,两人毫不抵抗应允,就说没All Right、OK、没问题,您二老安排就行,反正日期定下来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好安排工作,推掉邀约,错开档期。

    嗯?

    二老直接傻了,这种有气无力使的感觉,很难受啊。

    准备好的一堆说辞,以及今天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还有燃烧的熊熊战意,这无处安放了。

    怎么办?大概就……就只能展开内战了吧……

    叶沉溪和夏青鱼抽空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好笑,他们自然是提前说好了的,结婚这个事情说走起就走起的,不过孩子的话两人还需要等一等,这个并不急,两人都要东飞西飞到处飞的,会少了很多陪伴的时间,虽说阮竹自告奋勇他们俩带,但肯定还是需要父母在身边,那会对孩子性格的养成有关键作用。

    这一点二老还算可以接受,反正结婚这个前提条件先搞定,对于他们来说今日的战果累累,大丰收。

    今天阮竹和夏宇阖要聊的东西还有很多,可能产生分歧的点可能也有很多,日期,地点,可能邀请的宾客,规格,模式,少不了还要打电话,跟什么风水大师闲聊一会儿,选定各种黄道吉日。

    叶夏二人就眼神交流咯,反正太熟练了。

    一会儿听夏宇阖一句:“我们拟定我们这边的宾客,你们自己的朋友也要弄一份给我们,联系方式名字称呼要齐全。”

    两人点头应是。

    “包一个海岛吧。”一会儿又听见阮竹说这么句。

    两人相视一笑。

    
新书推荐: 网游大相师 我最讨厌女人了 落地一把98K 伊塔之柱 世子要修仙 超级副本APP 游戏主角技能系统 叫我创界神 绝地求生:吃鸡手册 不可思议的高中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