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轮回乐园 > 第五十二章:传送

第五十二章:传送

    魔灵重新苏醒,苏晓拿起桌上的斩龙闪后,马上感到里面的魔灵与以往略有不同。

    【提示:斩龙闪已完成本次特殊晋升,将获得以下基础提升。】

    【斩龙闪的耐久度永久+50点。】

    【斩龙闪可达到的品质上限永久提升10%(包含至尊锋刃加成,总计已提升75%)。】

    【提示:此加成具有绝对优先性。】

    【提示:此效果未激活。】

    【刃之魔灵已获得新能力,你可在以下能力中,选择其一。】

    【警告:本次选择无法以任何方式变更,猎杀者需慎重选择,你有20分钟考虑时限,如未作出选择,将会随机选定。】

    1.渊影(被动):在魔灵外放期间,每隔5分钟,魔灵将自行进入一次「全隐状态」,持续10秒,此期间,除施术者本人外,其他单位无法以任何方式,感知或探查到魔灵的存在,10秒后,魔灵将重新现身。

    2.魔影体质(被动):魔灵以降低一定魔灵强度为代价,凝聚出少量特殊魔灵能量,如你将此魔灵能量吸收,将永久性提升自身所有特性的潜力上限(包括肉体潜力上限、灵魂潜力上限等)。

    提示:你最多可获得一次此类魔灵能力的提升(此特性,拥有绝对优先权)。

    ……

    两种选择,第一种虽然很强,但苏晓更倾向选择第二种,既是因为他是以自身体魄为战斗核心,也因为最近魔灵的成长速度太过迅猛,隐隐有遏制不住的感觉。

    单是上个世界,苏晓就让魔灵吞噬了两只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导致魔灵强度飙升到87点。

    不仅如此,后续还要以魔灵,吞噬掉「伪·灭法之刃」,这会让魔灵强度提升上百点以上,眼下遏制下魔灵的迅猛成长,还是有利而无害的,再者说,这还能提升自身。

    苏晓刚作出选择,丝丝黑蓝色烟气就从斩龙闪内飘散出,逐渐构成一团龙眼大小的液态能量,整体呈现出湛蓝色,下一秒,这股液态能量就没入到苏晓的心口处,只是刹那,今天就到此为止。

    当苏晓从床|上坐起身时,已是次日的清早,窗帘间透过的阳光有些刺眼,让他偏头看向床头柜上的古董钟,这是阿姆的最爱,走哪都带着。

    结果没看到是几点,看到了古董钟前的仙露露。

    “你,你被谁袭击了?那大汪和沙雕怎么一点都不着急,敌人在哪?”

    仙露露说话间,一副随时警惕的模样,敌人能把白夜打昏过去,要是盯上她,那岂不是单手就捏死。

    “并没敌人,提升能力而已。”

    “啊?”

    仙露露眼中带着蒙圈,之前看到苏晓昏迷靠坐在椅子上时,她都下意识认为,这灭法是不是死了。

    “你…你平常提升能力都这样吗?”

    “偶尔。”

    苏晓的确没想到,这次的提升如此迅猛,好在他并未感觉全身酸痛一类,状态很不错,只不过,也没感觉到有哪方面提升,他并没在意,提升潜力上限就是如此。

    【提示:你的所有潜力上限阶位+8。】

    这种提升,短时间内凸显不出来,可在晋升「绝强者」,或是「至强者」时,这类提升就表现明显。

    餐厅内,苏晓吃着早餐,问道:“那三人到了?”

    “嗯,昨天傍晚就到了,但老大你状态不佳,我就把神父和巫毒术士安排在了附近的酒店里。”

    巴哈说话间,爪子勾起苏晓餐盘边缘的煎蛋,塞到嘴里吃着。

    巴哈对此事处理的很好,在苏晓状态不佳时,决不能让神父与巫毒术士靠近庄园。

    吃过早餐,苏晓找来莫蕾,莫蕾则满脸纠结的模样,最终似乎下定了决心,说道:“你一定要还啊。”

    “……”

    “你说话呀。”

    “会还。”

    “那,怎么保证。”

    “签契约。”

    “你这是恩将仇报,说好了,一定还,一定还我!”

    莫蕾言罢,取下自己的项坠与挂坠,单手握着二者,似是想递给苏晓,但又害怕苏晓不还,最终一咬牙,将项坠与挂饰放在桌上。

    “你一定要还我呀!”

    莫蕾再次强调,最后一闭眼,把桌上的项坠与挂饰,推到苏晓前方。

    当天上午时分,神父、巫毒术士·巴泽,以及占卜师·佩莉儿,都来到了领主庄园的古堡,几人在书房内再次商定计划后,最终由佩莉儿进行占卜,可惜的是,事关灭法者与施法者的因果,占卜结果一片迷雾。

    对此,苏晓并不失望,这次找佩莉儿来当队友,是因为对方的魂毒能力,而非侧重于占卜。

    上午九点多,神父、巫毒术士·巴泽,以及占卜师·佩莉儿,都离开了领主庄园,去往预定地点,那是在主战场西侧的暗盐湖附近。

    苏晓并未去往那边,他来到古堡的地下一层,调整好传送阵的刻度后,将其激活,目标海族主城·后城区,那里有一处巴哈之前留下的空间坐标。

    当周边的空间迷雾散去时,苏晓已抵达一处酒庄的酒窖内,酒液发酵的辛辣,以及木桶的霉味混杂在一起,出了酒窖后,他已通过【猎人】称号进入伪装。

    来到后街仓库区的一处仓库前,苏晓取出一串钥匙,差不多挨个试了遍后,才将仓库打开,一直盯着他的管理员老大爷收回目光,继续惬意的靠坐在躺椅上。

    走进仓库关好门后,苏晓来到一侧的墙边,单手按在上面,傲歌能力构成的晶体,快速将这片墙壁侵蚀、同化,最终化为一扇晶体门。

    推门走进隔壁的仓库内,此地约有几百平米大小,摆着各类器械,一些半处理的「晶脂」随意丢在角落,几米高的提纯器械表面锈迹斑驳。

    这里是海族明令禁止的「晶脂」提纯工坊,做此事的,是几名海族的中层,以及一名施法者,这种暗中牟利之事,来本世界内的半数以上施法者,其实都有所参与,只有像卢恩或格林·薇几名年轻一代的施法者,不参与此事,前者有靠山,后者根本不缺钱财与资源。

    没让苏晓等太久,就有两名海族与一名施法者打开仓库门,之后不仅关上外门,还合上两层内门后,三人才语气轻松的闲聊起来。

    “只能搞最后几批了,你们的海王,是铁了心要把我们清出去。”

    施法者·奥尔德带着几分不满与怨气的开口,私下提纯「晶脂」,让他得了不少利益,眼下这灰色产业无法继续下去,当然是既不舍又不满。

    “这我们也没办法,不过都是那该死的灭法绑走矮人王,要不是他,不会有现在的局面,要是让我遇到他,我把他……”

    鲨鱼族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有一道身影,正坐在几米高的提纯器械上,他第一时间的想法是杀人灭口,决不能让此地的秘密外传。

    就在这时,坐在提纯器械上的身影站起身,手中长刀,哒的一声敲击在一旁的金属管道上,声纹扩散,其中还混杂着血气。

    啪!啪!

    两名海族顷刻炸成血雾,看到这一幕,施法者·奥尔德的头皮酥的一下麻了,他犹如被扼住咽喉般,费力说道:“灭…法。”

    奥尔德作为九阶施法者,为何会如此恐惧?以施法者的战斗素养,不应如此才对,可问题是,这施法者亲眼目睹苏晓炸了两颗资源星,那双在漫天落下的星辰残骸间,带着血芒的眼睛,曾多次出现他的噩梦中。

    奥尔德刚要全速退后,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搂住他肩膀,那姿态就像好友间的勾肩搭背,他以余光看去,原本是一道黑烟身影,结果突然变成那灭法。

    “等……”

    奥尔德只喊出半声,眼前就陷入一片漆黑,原本他的实力就比苏晓弱一大截,再加上灭法对法系的克制,更要命的是,双方距离太近,此等距离下,法系连施展能力的机会都没有。

    仓库的门重新打开,奥尔德神色如常的走出仓库,那收了好处的管理员老大爷目露不解,但也知道这三个家伙搞的是灰色产业,也就没多问。

    当天中午,海族主城·前区,一栋独栋的别墅小院内,格林·薇正愁眉苦脸的坐在小桌前,桌上是一堆秘书卷轴,没一会,她就有些抓狂的双手挠头。

    “啊~!我不要再记这些鬼画符了,深渊通道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要再看这些鬼东西了。”

    格林·薇丢出几卷秘术卷轴,坐那气了会后,又去把卷轴捡回来,她不是回心转意了,而是怕自己导师回来后打她。

    就在格林·薇内心痛苦挣扎时,施法者·奥尔德走进小院内,说道:“格林·薇,你的导师找你,让你去后街的5号工坊去见她。”

    “干嘛?”

    格林·薇心中疑惑,她导师找她,怎么会让奥尔德来传信?以前没有过这类事。

    “奥尔德,你的气息怎么怪怪的?”

    “多亏了卢恩。”

    奥尔德留下这句话后,嘟哝着晦气就离开,没去详细解释什么。

    格林·薇先是疑惑了下,转而想到,之前卢恩搞那因果印记去追踪灭法,结果追踪到部落阵营那边的深渊侵蚀区。

    在那里找人被深渊轻度侵蚀,气息肯定会有点怪,想到这件事,格林·薇强忍笑意,追踪灭法追踪到「死灵之书」这事,是一点都不敢往外传啊,太丢人了。

    格林·薇犹豫了下,转身走进后面的三层小楼内,准备先联络下自己的导师,以免出什么纰漏,这里是海族的地盘,要多几分谨慎。

    进门后,格林·薇走过有点暗的门廊,刚过转角要上楼,发现一道气息完全收敛的身影,正站在一旁的黑暗中。

    “谁!”

    格林·薇的瞳孔内呈现出蓝芒,短发无风自动,犹如炸毛般的猎食动物,怎奈,当她与黑暗中那双透出红芒的眼睛对视后,气息下意识一窒。

    谷实际上,苏晓用魔灵操控那施法者,不是要以此把格林·薇引走,他不认为格林·薇会那么傻,操控那施法者,只是用于确定格林·薇周边没有其他施法者而已。

    “才多久没见,就忘记我是谁。”

    苏晓从黑暗中走出,这让格林·薇下意识退后,气息矮了一大截,口中呢喃道:

    “圣焰…老师。”

    ……

    砰!

    小院紧锁的门被黎元素冲碎,法师贤者·瑟菲莉娅快步走进小院内,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具坐在矮桌前的尸体,尸体上盖着不知从哪吹来的被单。

    瑟菲莉娅抬步上前,扯起一些布匹,因下意识排斥这个结果,她甚至都没去感知尸体的气息,当扯开被单后,里面的尸体,既让她心中盛怒,又暗松了口气,这不是格林·薇的尸体,而是名被魔灵控制过的施法者。

    尸体皮肤上的黑色纹路虽很久没见过,但看到第一眼,瑟菲莉娅就确定,这是被魔灵控制过的迹象。

    瑟菲莉娅走进三层小楼内,沿途看到了不算激烈的战斗痕迹,从现场星星点点的血迹看,对方没下杀手,否则就不是现在的模样。

    一部联络器被吊在半空中,瑟菲莉娅将其扯下,结果却听到拉环的清脆声。

    滴滴滴!

    瑟菲莉娅手中的通讯器急促响起。

    咚!

    一声爆炸传开,瑟菲莉娅所在的别墅化为漫天碎片,处于其中的瑟菲莉娅毫发无伤,周边环绕的黎元素将她保护在其中。

    咔吧、咔吧~

    瑟菲莉娅捏碎手中的残渣,随手将其抛到一旁。

    与此同时,暮冬城,领主庄园的古堡内,布布汪正在调控接收装置,最终按下启动装置后,信号接收成功。

    一个红点出现在地图上,是瑟菲莉娅的实时位置,几十粒皮米级的金属菌核,正时刻反射特定波长,以此确定瑟菲莉娅的所在位置。

    苏晓没闲情雅致布设个伤不到瑟菲莉娅的爆炸物,从而恶心对方,主要目的是让其炸开,里面的几十万个金属菌核四处飞溅,这种介于生物与金属间的菌核,根本没人会注意到,哪怕绝强者,也不会在意衣物上沾的丁点尘粒,更别说,是弟子被绑走的情况下。

    “汪。”

    布布汪叫了声,把电子地图递给苏晓,苏晓接过后看了眼,将其抛给巴哈,后续要巴哈负责这方面。

    没一会,桌上的通讯器响起,显然是瑟菲莉娅那边发现了隐藏在尸体上的通讯器,通讯接通后,那边沉默着,只能听到木材的噼啪燃烧声,是那边的爆炸所导致。

    “开价,我要付出多少资源,能换回我的弟子。”

    通信器对面的瑟菲莉娅开口。

    “这话听着,好像是我绑了格林·薇一样。”

    “不是吗。”

    对面的瑟菲莉娅声音越发清冷,可以听出,她已是尽可能的压制愤怒,没在语气中表现出来。

    “如果从根源算,格林·薇算是灭法阵营的一员。”

    “你,无耻。”

    以瑟菲莉娅的修养,酝酿了下,也就是说出句无耻。

    “女士,注意保持优雅,尤其是你有千年的涵养。”

    听到这话,通讯器对面的瑟菲莉娅眉头紧锁,这话听着是夸人,可却让她心中莫名的积攒怒意。

    “首先,格林·薇算是灭法阵营的一员,其次,我不是她的药剂学老师吗,把她接来教导下药剂学,有什么不妥。”

    听到这话,对面的瑟菲莉娅陷入沉默,虽说苏晓在言语伤敌方面不怎么擅长,但还是比瑟菲莉娅强些的。

    “说这些废话没意义,开个价。”

    “哦?看来绿茵大湿地那无法关闭的深渊通道,比想象中更棘手,让你们期待灭法的手段,能把那通道关闭。”

    苏晓此言一出,通讯器对面的瑟菲莉娅轻笑了声,道:“看来你知道不少事,但你的情报时效性太低,那深渊通道,我已经关闭掉,用一个,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方法。”

    “你不擅长说谎。”

    “灭法,你不愿意相信吗,不愿意相信我开发出了更完善,更稳定,代价更低关闭深渊通道的方法?”

    “我信。”

    “你不信其实也能理解,毕竟你……”

    “我信。”

    “你……”

    瑟菲莉娅似乎呼了口气,调整心态后,带着几分惋惜与不舍的说道:“既然你不同意赎金,那随你灭口,我会为格林·薇报仇的,一定会的。”

    听到此言,苏晓知道时机到了,他略带玩味的说道:“谁说我要灭口?瑟菲莉娅,你或许不知道,我其实有不少事想问格林。”

    “那你现在可以随便问了。”

    “不是这个格林。”

    苏晓此言一出,他听到了握紧通讯器的咔咔声,片刻后,对面的瑟菲莉娅释然的笑了,道:“都是陈年旧事,就算你现在提及格林,也不可能让我失态了。”

    “你误会了,其实格林的残魂还在。”

    “不,可,能。”

    瑟菲莉娅的心态开始不稳,哪怕过了这么久,她对格林的恨意依旧很强。

    “我想试试看,如果把格林·吉莉安的残魂召来,她会不会因为格林·薇的存在而复生,别紧张,只是试试看而已,其实我不认为这先代灭法会感谢或帮助我,但如果她复生,会是你们的敌人,这就足够了。”

    言到此处,苏晓挂断通讯。

    与此同时,海族主城,魔能塔内。

    瑟菲莉娅丢下手中的通信器,看向一旁的黑袍人,黑袍人手中的器具慢慢转动,最终停止。

    “定位到了,那灭法在兽族的暮冬城。”

    听到这结果,瑟菲莉娅与古亚院长没什么神情变化,但很快,黑袍人投影出一幅画面,是格林·薇身处一根两米粗,几米高的玻璃柱内,里面是浅金色溶液,一种格外强大的灵魂力场,正以格林·薇为中心散发而出。

    看到这一幕,瑟菲莉娅的瞳孔剧烈收缩,她认为之前苏晓的言辞,更多是威胁,现在看来,似乎不像。

    黑袍人感知到此后,驱散前方的影像,作势要走,这把在场的施法者们搞愣了,其中卢恩问道:“你干嘛?”

    “你们付的钱,就够我感测这些,再说,我可是魂族,我爷爷和先代灭法们关系都不错的,算起来,这灭法还是我没见过面的朋友,感测朋友这种不讲义气的事,我不做,除非你们加钱。”

    黑袍魂族突然要加钱,给在场施法者都搞无语了,这是他们临时花大价钱请来,准备找到矮人王与那灭法的具体方位,没想到还没开始,就出了此等变故。

    在施法者们真的加钱后,黑袍魂族才开始重新感测,很快,一幅画面出现,是苏晓站在那几米高的玻璃柱前方,手中石块透出蓝芒的灵魂碎片,看到这一幕,瑟菲莉娅瞬间感到脊背生寒,那灵魂碎片内的断魂影气息,实在太让她印象深刻。

    “等我,去把那灭法的脑袋带回来。”

    瑟菲莉娅的空间能力激活,只要有准确的位置坐标,已经无威胁的施法环境,她就能以空间能力,出现在苏晓周边几米内,虽说这样有风险,但相比格林·吉莉安有可能重新复生,这点风险不值一提,哪怕是万分之一,乃至百万分之一复生的概率,瑟菲莉娅都要将其掐灭。

    空间剧震,当瑟菲莉娅眼前的景象清晰后,她已身处一处地下空间内,一根玻璃柱立在那,一旁就是苏晓,以及,苏晓已单手按在地上,启动了将周边百米都笼罩在其中的「灭法传送阵」。

    咚!

    「灭法传送阵」启动,瑟菲莉娅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而一同被传送过来的格林·薇,已被抛飞出去百米外,虽说气息弱了些,但因那玻璃柱作为防护并没性命之危。

    现在的机会,瑟菲莉娅等了太久,就等能逮住这灭法,与其正面交手,现在,这机会来了,可这想法刚出现,瑟菲莉娅发现,她传送后所在的,依旧是一处直径百米大小的「灭法传送阵」,这让她大脑一阵眩晕,不太理解,为何这世上,有此等传送阵。

    不给瑟菲莉娅出手的机会,身上已浮现血痕的苏晓,再次启动了「灭法传送阵」,瑟菲莉娅虽有空间阻断能力,但在前不久,她亲眼目睹一名比她空间系能力强的人,因阻挡这传送阵的传送,炸成血雾,哪怕她不会炸成血雾,也绝不会好受。

    咚!

    传送阵第二次启动,当一切都平息时,瑟菲莉娅单手扶上传送阵边缘的矮石墩。

    “可恶……呕~”

    事实证明,纵使是绝强者,连续使用三次「灭法传送阵」,也开始顶不住,开始干呕。

    瑟菲莉娅环顾周边,那灭法已不知所踪,百米外,一名名兽族战士,正严阵以待的盯着瑟菲莉娅,凛冬封地总计12个军团中,其中最精锐的八个军团,都在此地恭候了,为此,攻占「水晶森林」的计划都被暂缓。

    嗡!

    悠长的号角被吹响,下一秒,数之不清的兽族战士,向瑟菲莉娅围杀而去,如果在上空俯瞰,会发现围杀瑟菲莉娅的兽族军团,已经多到看不到边际,一只魔鹰在天空中翱翔而过。

    .bqkan8..bqkan8.

    
新书推荐: 丁玲全集(4) “猎户星座”行动 难忘军旅 七日醉 见字卿卿如晤 我们的师政委(第二季) 半步春暖,一步花开 听说娑婆无量苦 桃花妖 米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