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江湖剑客情 > 机关尽算

机关尽算

    红衣伏面人如诈尸一般直立而起,同时劲衣剑客倒下,她的头猛一回发出哇呜一声叫声。。

    树有风叶影揺动。

    谁也没有看清劲衣剑客他怎么倒下的,可红衣人的脸众人却看的很清。

    那一张脸朝向众人。

    面对着是一个长发红衣,长着斑斓脸皮和血盆一般的大口。

    恐怖。

    惊悚。

    这分明不是一张人的脸!

    是一张猫脸!和刚才那只被杀死的猫一模一样!长发红衣,一个女人的身材想着一张猫脸,这景象太诡异,众人身后一股寒气冒起。

    “这...”众人皆失声。

    一众人为避免动静太大,连忙后退。

    行破空和风云鹤并不畏惧两人低叱一声腾出脚步,手臂一震两人飞出同时出手。

    剑刺到!左右包住。

    那猫脸的人双手迎上。剑运转。

    哇呜一声。

    一阵浓烟冒起。

    浓烟包围着它。

    浓烟散那红衣的猫脸人消失。只留下一滩不多不少的血。

    众人接近菊园,园子没有动静依然寂静。

    厉天星先上前对丁文山道。

    “大哥,我去探探”

    说着话厉天星脚步轻起,一步三丈,劲足起脚轻落。

    厉天星靠近后见菊园前的小径。

    厉天星观察。

    菊园没有动静。

    耳旁似风无风,有风声,一切看起来平和安静。

    厉天星对众人挥手示意无事。

    丁文山风云鹤行破空另外的十四名劲衣剑客随后脚步接上。

    菊园小径荒草门半掩。

    屋顶也似乎有些破旧。

    厉天星看了看“应该没有人”

    行破空随口接道。

    “这看着像是荒废的园子”

    风云鹤却道。

    “我瞧这屋子看起来不简单”

    十几人正待想进菊园中。

    “那是什么。”丁文山小声对众人说道。

    只听细微响声。众人随着丁文山的话抬眼见两只猫盘桓屋顶。

    突然耳旁感到了有风。

    猫从屋檐下,窜进园内。

    只听呜哇声又起。这次声音嘶哑痛苦。众人心弦一怔。

    吱拉一声,门开了!

    众人看的清。

    长发红衣,猫脸人走出来!肩膀两旁各蹲着一只猫。

    红衣猫女?

    还未待反应,接着又从门内走出一猫脸人。

    众人心弦一紧,脑海中不由得想起恐怖的事情。

    这是猫脸人是妖还是人?

    众人心弦一崩。

    “是进是退?”

    丁文山紧低喝了一声。

    “退”

    厉天星拦问。

    “退往哪去?”

    “后厅石室,石室可进可退,我们退到那里后再做打算!”

    丁文山心中不由得得意。

    事情进行很顺利。

    丁文山带众人穿过走廊。来到了后厅书房。

    一幅山水画。山峰突然皱褶。

    丁文山打开暗室门。

    为避免众人怀疑,丁文山先踏入。

    他走进后,脸色就变了。

    目光中石室中的被绑在石椅上的“丁员外”不见了。石室看上去干干净净。

    丁文山心中断定“雷钢已逃走了。自己要当机立断待到众人走进石室中,石门合上后打灭石室中的昏灯,就趁乱时候启动机关,将这一干人封闭在石室”。

    门合上时,厉天星就问

    “老大,丁文山呢?”

    丁文山脸色不好。

    “他或许逃走了。”

    风云鹤道“丁文山逃走了这石室地方就暴露了那我们...”

    丁文山接道“所以我们行动一定要快...”

    行破空道“在石室我们如何行动?”

    丁文山道“石室有两条通道,一条可以出有朋园”

    厉天星道“老大,丁文山既然逃走了,这出路也不安全”

    丁文山点头“是,说的不错”

    心里暗想“厉天星也是只老狐狸”

    他道

    “那我先出去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从另一条路走”

    众人对他未有怀疑。

    他一走。

    石室就陷入黑暗。

    石门关闭,丁文山通过石门留孔处听声音。

    “怎么会事”

    厉天星风云鹤行破空一干众人机警起来。

    “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行破空隔石门叫了一声。

    “雷大哥”

    丁文山的笑起来。他笑得像一只得意的狐狸。

    “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你们都要死”

    “雷大哥你...”

    厉天星冷哼了一声。

    “恐怕他已不是什么大哥”

    丁文山亦笑。

    “不错”

    “快动手”也不知谁的声音,剑锋划过石门。石门厚重剑落下毫无动静只是浅浅留下两道印子。

    “退路呢?”剑锋对石门毫无一干众人找寻石门退路。

    “退路”

    丁文山正笑。他忽然感觉背后有人。

    他回头。

    “谁?”目光四扫书房,静默无人。

    丁文山感觉不好。难道是雷钢?

    他大声叫道。

    “雷钢,我瞧见你了吃我一掌!”

    他催步。挥掌。他并没有瞧见任何人,这不过是他故意说的。

    丁文山的掌挥出。没有人。

    他步收缩。

    谁雷钢?

    他来了?

    他正疑惑时书房灯灭了。他的身形反应不慢,灯灭时,他瞧了四周朝地上就地一滚,滚到一个角落出。

    角落靠近门。

    他暗笑。

    “雷老狐狸,最终还是没有斗过自己!”

    他稍稍等了下,然后起身。

    他起身不慢,黑暗中他听到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声音在他右边。

    “你若是再移动半步,我就杀了你!”

    丁文山居然笑了。

    “雷老弟,你怎么出来了...”

    雷钢笑笑。

    “丁员外果然是演戏高手”

    雷剑怒笑道“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这一次,书房,黑暗寂静。

    石室中的人都是高手,书房里的一举一动都听在耳中。

    寂静后没有了动静。

    石室中一干人,等着。

    行破空隔了石室喊了一声。

    “大哥...你...”

    “我来了”

    石门再开启。

    这次石室灯燃起。

    灯昏黄,众人却看的清。却有些迷糊。

    只见两个雷剑怒。

    后面雷剑怒绑着一个雷剑怒走了进来。

    “这...”

    雷剑怒撕下丁文山的面具。丁文山露出本来面貌,双目合上。

    “丁文山扮成了我把你们骗了进来,他却想不到我能逃出来”

    只见雷剑怒手中面具,透明如冰,不一会就化了去。

    “三位兄弟,你可知这是什么?”

    “这...”风云鹤和行破空摇头。

    厉天星沉默了一下“据说,天下就一种易容术极为厉害,步骤简单,用完即化,悄无声息,莫非...这...这是无双易容...”

    雷剑怒道。

    “不错”

    “天下易容之术虽多,可这无双易容,真是天下无双,只需在人脸上敷上,便可将人容貌印下来,丁文山就是用计算计了我点了我的穴道,用无双易容然后再去骗你们”说着一柄剑刺去丁文山的胸膛。

    雷剑怒又道。

    “其实我根本没有上他的当,只不过想瞧瞧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十四名劲衣剑客连声附合。

    “若非雷护法,我们岂非全部折在这里了”

    风云鹤道。

    “那菊园?”

    “根本没有人”

    行破空道。

    “人呢?”

    “在芍药园。”

    厉天星想要说什么。

    “天星,你有什么想要说”

    “我只在想,这山庄有没有护卫,”

    “有”

    “哦?在哪?”厉天星道。

    “芍药园?”

    “是的”雷剑怒道“七魔八将,寻梦公主的爪牙都在。”

    “那我们去还是不去”

    雷剑怒道“打草已惊蛇去了又如何?现在说不定他们随时都发现我们。”

    “那我们”

    雷剑怒道。

    “这石室有两条通道。一生一死,”

    “左边生路,右边死路。”

    “左边和右边的都一摸

    模一样的,但里面左边安全,右边全是机关劲弩”

    生路暗道开启,

    厉天星目光闪动。

    “大哥”

    “何事”

    厉天星道。“生路既然已开,你们就先进去,我来断后”

    “哦?”

    雷剑怒道“二弟为何?”

    风云鹤,行破空亦道。

    “是啊”

    厉天星“我觉得不对。”

    风云鹤行破空连忙问。

    “哪里不对”

    “我”

    雷剑怒声音却变了。

    “三弟,四弟,二弟是在怀疑我...”

    厉天星一怔。然后道。

    “不错,现在非常时候,我不得不怀疑了”

    “有何疑点”

    “你怎么逃出这石室的”他又道。

    “这里遍布机关,林园众多,为何单单芍药园你为何知道那么清楚?”

    风云鹤行破空本没有什么疑问,这一说,这些人突然怀疑起来。

    “这...”

    雷剑怒笑了笑。

    “二弟如此糊涂”

    “哦?还请大哥说明...”

    雷剑怒笑道。

    “很简单,这些当然都是丁文山告诉我的,为何逃出这石室,因为丁文山以为点了我的穴道,在他开启石门机关时候,被我瞧见了...”说着雷剑怒再次开启石门。

    书房已经重新点燃了蜡烛。

    书房里还有打斗痕迹。

    “怎样,二弟,你看着屋里打斗的痕迹,若非我,咱们恐怕都得中了丁文山的埋伏”

    众人见打斗痕迹,心里怀疑消了大半。

    “二弟怎样?”

    厉天星沉默。

    雷剑怒哼了一声。

    “二弟,你若是想死想活?为什么不信我?”

    风云鹤和行破空也劝解道。

    “现在虽非常时,但疑心太重了也不好”

    厉天星叹了口气。

    “我并非疑心。只是...”

    “只是什么?拿出证据?”

    厉天星摇头。

    生门开启。

    众人进去。

    雷剑怒道。

    “二弟,你走还是不走?”

    “我...”厉天星提剑。

    “你们先行,我给你们断后”

    “好!”

    众人进去后。门关闭。

    厉天星在石室,觉得心里很不踏实。

    他怀疑这个雷剑怒也不是真的。

    石室门开着,正对着书房。

    书房的灯亮着。

    厉天星走进书房。他看着书房打斗的痕迹。

    书房的灯闪动。

    灯光下他仔细留意。他发现了不对。

    书房至少三处打斗痕迹。他听声时候,打斗最多两个地方。

    他脑海有一个想法。他脱口。

    “难道?”

    “不错...”一个朗声的笑容。

    这个人何时进来的?

    俊彩神色。潇洒从容。

    一柄剑,一身白衣。

    厉天星目光动容。

    “我见过你”

    “我也见过你”

    “你是...”

    “柳如是。”

    厉天星道。

    “雷剑怒并不是雷剑怒。”

    柳如是道。

    “不是,易容无双,雷剑怒并不是雷剑怒...就算第二个就来的也不是。他是我们的人。”

    “那他们”

    柳如是道。

    “他们应该落入口袋中了”

    厉天星脸色变了。

    “莫不是生路是死路?”

    柳如是笑道。

    “是生是死就要看你们的了。”

    厉天星道。

    “现在呢?”厉天星想要出剑。

    “现在?”在这一霎那,剑尚在鞘中,柳如是身上却无形中的一股剑气。
新书推荐: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灵荒剑仙 修真大工业时代 武法武天 一昭升仙 巫颂 都市神品天才 都市之无敌仙尊 雪狐乾坤录 神雕侠侣续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