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黎明之剑 >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讯器背后的技术问题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五章 通讯器背后的技术问题

    一种廉价、便捷、稳定可靠的远程通讯方式,它在社会发展过程中能产生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高文摧毁了南境的旧贵族势力,开始整合并建设新南境的现阶段,它的意义甚至和那些能够摧毁旧贵族的枪炮一样重大。

    制约社会发展的因素有很多,而对于领土迅速扩大,人口迅猛增多的塞西尔领而言,现阶段维持南境统治力最大的两个挑战就是交通和通讯,领土范围内的物资、人员运输能力,建设能力,信息流通能力,整个统治结构的反应速度,反应有效度……这些几乎全都取决于交通和通讯技术的发展。

    优秀的交通可以让领土范围内的物资和人员实现快速流动,生产建设将得到保障,商业将得到发展,各个地区之间的联系也因此变得紧密,不至松散,在紧急情况发生的时候,它也是确保军队能快速赶赴战区的前提条件,而优秀的通讯,则让政务厅能够了解全境情况,确保各地区的情报及时且畅通,并让政务厅能够对各种紧急情况做出最快速的反应——而要实现这两点,必须仰赖技术和生产力的发展。

    安苏的贵族分封制度在高文看来是落后的体现,然而却是交通和通讯技术有限的必然结果,统治者无法及时掌控领地范围之外的情况,也无法在最短时间内把军队派到这个极限区域之外,同时一座城市的物资难以运往其他城市,也注定了贵族分封割据、以城为邦的局面,事实上直到安苏557年,贵族和学者们都还奉行着如下至理名言

    一个领主能够有效统治的区域是他的骑士在三昼夜内能抵达的最远端,而他能够实现绝对统治的区域是他的法师顾问用鹰眼术能看到的最远距离。

    这句古老的话在安苏流行几百年,直到557年的夏天才出现变化一名叫做“德尔塔”的圣灵平原贵族法师发明出了能够增幅鹰眼术的晶体装置,并将其安装在自己的法师塔顶端,从而扩大了领主的“绝对统治区域”。

    随后十年,又是在这名富有远见的贵族法师建议下,安苏王室在567年开工修建了以圣苏尼尔城为中心点,东西南北十字贯穿整个圣灵平原,并不同程度延伸至四境范围内的“王国大道”(也称十字动脉),从而大大加强了王室对国家的控制力,而各地的上层贵族们在之后纷纷效仿,在各自的领土范围内修筑了一系列的道路,再加上同时期新种“白羽”狮鹫的成功培育、《信使通行法案》的出现,安苏国内的交通和通讯情况大大发展,贵族们对领地、王室对全国的统治能力才向前迈了一大步。

    但在这些发展中,延绵数百年的贵族分封制度体现出了它强大的惯性,除王国大道之外,安苏几乎所有的道路建设都仍然被一个个分封领地切割的七零八落,不管是道路标准还是车马规格,在不同的贵族领之间都几乎没有任何连续性可言,狮鹫信使也被视作贵族荣耀的象征(再加上成本也确实降不下来),始终未能发展到普及阶段,分封贵族们延续着他们的骄傲、矜持、自尊以及自我封闭,一方面享受着领地内统治力加强所带来的收益,一方面却本能地拒绝这些东西继续发展并影响到他们对自身封地的绝对权威。

    本来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破局之日迟早会出现,旧贵族们不可能永远阻止社会向前发展,但可惜的是,王国大道还没来得及修到边境,安苏就迎来了雾月内乱。

    所以今日的安苏仍然不得不依靠国王册封封臣,封臣册封附庸的方式来维持秩序,甚至由于雾月内乱对安苏国力的巨大损耗,各地残存下来的贵族几乎无力再维护保养道路,“白羽”狮鹫也在战争中数量锐减,安苏的交通和通讯情况甚至几乎退化到了557年之前的状态。

    更糟糕的情况还在后面经历了雾月内战的贵族和第二王朝王室对各地联军通过王国大道冲击圣灵平原的恐怖景象记忆犹新,在战争后期,各地贵族力量衰退,领地内纵横畅通直抵城堡的道路更是成了让领主们寝食难安的隐患,而且战后的贵族们由于人口衰退,局势混乱,不得不各自退守自保,这种消极退化的态度甚至一直延续到今天。

    直到安苏735年,才有一个揭棺而起的老祖宗跳了出来,带着开国先祖的权威,带着来自两人一星上百万年的经验,带着对传统贵族体制的不屑一顾,用最不讲道理的方式开始建设他的塞西尔新局面。

    看着眼前那仍然处于验证阶段的通讯装置,高文心中浮现出的不只是通讯装置,他心中还浮现出了连通南境各地,甚至安苏各地的、秩序井然的道路。

    交通和通讯,前者他有水泥和正在飞快发展的各类魔导机械,后者,他也终于看到了卡迈尔和瑞贝卡努力至今所制造出的成果,这两个困扰所有统治者的难题,似乎都有了解决方案。

    “目前这个通讯装置所采用的是一种混合符文编组——它大部分符文组都来自永眠者的技术,但在魔力震荡的发生和控制部分用的还是传统传讯法术的路子,”卡迈尔漂浮在那个通讯装置旁边,向高文解释着这个装置的一些技术细节,“遗憾的是,我们还是没能搞明白永眠者网络是怎么在自然界的‘原始魔力场’中传输信号的,所以这个装置目前只能在标准魔力场的覆盖范围内运行。”

    高文对这些技术细节相当感兴趣“标准魔力场……魔能方尖碑的范围内?”

    “是的,魔能方尖碑所产生的标准魔力场对它而言就像是您所描述的那个‘湖面’,通讯器所产生的涟漪在魔力场中传播,从一座魔能方尖碑抵达另一座方尖碑,因此我们可以把这种通讯方式称作‘魔网通讯’,”卡迈尔解释道,“我已经找到了一个用魔能方尖碑当做‘中继’来连续传输信号的方案,并在小范围内取得了成功,但在传输距离增大之后的具体效果如何还有待验证……”

    “这些通讯装置是怎么配对或者识别的?”高文又问道,“如果我有一百个这样的装置分布在各个地方,我怎么利用其中一个装置准确联系到另一个特定的装置?”

    这也是高文很好奇的问题——卡迈尔所制造的这种通讯器和传统传讯法术或者精灵的宏伟之墙都大不相同,它是传讯术和永眠者技术的结合产物,而且其传讯媒介是目前还算高精尖技术的魔能方尖碑所产生的“标准魔力场”,从工作原理来看,它更像是一种不加选择的“广播”装置,通过在魔力场中广播自己的信号,来让所有同类装置都能进行接听,如果没有一个与其匹配的配对或者识别手段的话,所有信号都将无加密地公开传播,并且让整个魔力场变成无比混乱的一锅粥,这样是很难实现高文要求的“通讯网”功能的。

    “我们参考了古刚铎时期的技术,”卡迈尔似乎早已料到高文会有这方面的疑问,他立刻给出了回答,而且语气中颇为自豪,“您也是帝国人,应该知道当年的帝国信息总网——早在星火年代,它就已经在运行了。”

    高文点点头,说着自己刚从记忆里提取出来的知识“哦,这个我倒是知道,我当骑士学徒的时候经常在自己的导师家里听从帝都广播出来的歌剧,我记着那个装置不但可以接收广播,也能够和远在帝都的人通话。那时候只有贵族或者大商人家里才会有一个‘深蓝终端’,但比起这个时代,那已经是了不得的普及率了。”

    卡迈尔还没开口,就听到瑞贝卡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来(她一直没有挂断,还在高文和卡迈尔聊天的时候不断做着鬼脸)“哇!原来当年这种通讯装置这么普及的么?”

    “对比现在传讯术和传讯装置的数量……当年刚铎人的通讯技术确实宛若奇迹了,”卡迈尔轻轻叹了口气,随后接着说道,“我在这个装置里增加了一个‘共鸣’结构,只有符合共鸣条件的信号才能在装置之间传输。为了实现这种共鸣,我用了风系的四个基础符文和无属性的四个基础符文,并将这八种符文打乱之后随机排列在一个拥有三乘三空槽位的基板上,它们不形成任何符文结,也没有任何法术效果,但根据法力共鸣原理,当另外一个用同样规律排列的符文组参与到魔力震荡的时候,这个‘共鸣基板’就会产生相同的反应……”

    说到这里,卡迈尔顿了顿,似乎是给高文和赫蒂一些计算和思索的时间,随后继续说道“八种符文在三乘三的基板上有着大量的排列组合方式,而用一个装置呼叫另一个装置的时候,只需要用到一个类似‘实验台调色盘’的符文扳机组,就可以轻松地组合出呼叫目标的符文结构。我刚才是直接用自己的魔力控制了这个过程,如果普通人用的话,符文扳机组在这里,装置侧面这边……”

    “拨号,这个过程我们可以将其称作拨号,”高文感觉卡迈尔用大量古刚铎名词和现代魔法名词来解释这个简单的过程实在过于复杂,干脆地出声说道,“另外,八种符文我们可以给它们从零到七以数字编上号,这样每个通讯装置就有一串特定的数字来标识它,而使用通讯装置的人也能更轻松地进行‘拨号’了。毕竟,记忆数字总比记忆符文容易一些,而且数字也比符文更适合登记在表格里。”

    不管是卡迈尔还是赫蒂,或者是通讯器对面的瑞贝卡,每个人似乎都对高文这种“只要冒出什么新鲜玩意儿就立刻表现的像是用了多年一样经验丰富”的表现习以为常,大家都很淡然地接受了这个建议。

    说实话,高文还挺不习惯的……

    。

    
新书推荐: 末世炮灰养娃记 末日丧尸进化系统 诸天作弊界面 无敌从刷宝箱开始 万花筒之君临星空 阴阳客 斗杀星官 神偷土地爷 盘珠子 无敌归来养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