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猫偷走了表白信 > 第010章 怜香惜玉要看对象是谁

第010章 怜香惜玉要看对象是谁

    姜既好怕两人若是打起来,自己一个人应付不来,于是乎就喊来“救兵”陆珂珂。

    姜意和提前做了功课,此时篮球场空无一人,正好可以对决。

    俩男的在球场奋力进球而挥洒热汗。

    俩女的躲在长椅后面窃窃私语且左顾右盼。

    于陆珂珂而言,吃着薯片看球赛是件挺享受的事儿,就是热。

    姜既好不同,每当姜意和冲着施野冲过去,她的心脏都要收紧一次。

    不到五分钟,就连陆珂珂都察觉到那俩人不是在打球,明显就是姜意和借着抢球的名义想打人。

    “等等,先别着急。”

    想冲出去拉架的人是陆珂珂。

    “好好,你不就是怕他俩打起来嘛?”

    “现在情况有变,我们再观摩观摩。”

    陆珂珂眨着迷惑的眼,小心翼翼吃掉最后一片薯片。

    姜既好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三十秒之前,施野那副神情显然就是决定要全力反击了!

    她看过无数次,绝对不会出错。

    很快,篮球框底下姜意和发出一声惨叫。

    “再来!”

    姜意和没对谁服过输,而今晚一次又一次被施野截球成功。

    两人打到凌晨一点,另外两人看到一点。

    陆珂珂困得不行,靠在姜既好肩膀上睡着了,听到姜既好喊自己,睁眼发现球场一个人都没有。

    “唉?你哥和施野呢?”

    “回家了。”

    姜既好对施野的表现十分满意,说话的口吻很愉悦。

    “害,两人不打架就行,好好我们也回去吧,我快困死啦。”

    姜既好先送陆珂珂回家,然后回的自己家,她在玄关看见施野的皮鞋,迷惑不解的跑上楼。

    恰好这时候姜意和板着脸从客房出来,兄妹两撞个满怀。

    “跑什么呀,这么着急,以为我把你那位朋友怎么样了吗?”

    姜既好拨开挡住左眼的一缕刘海,佯装生气。

    “哥哥你留人家过夜是有何居心?”

    姜意和也不傻,他当然不会跟妹妹说真话,应付了几句,匆忙去洗手间。

    等到家里没有一丝灯光,姜既好光脚来到客房前给施野发消息。

    她另外给他布置了一间客房,准备了新的拖鞋。

    施野知道真相后也没有责怪姜意和。

    天一亮,姜既好独自关在厨房内准备早餐。

    姜家人加上施野,围桌而坐。

    姜意和向施野甩了几记白眼,余光扫到他脚上的拖鞋,斜眼笑。

    “你小子是怕染上我老头子的脚气换得拖鞋?真没用,这点事都怕。”

    姜父险些被吐司噎住,偏头冷眼盯自家儿子,警告他闭嘴。

    “姜头老你瞪我干嘛啊,又不是我嫌弃你,是你未来女婿嫌弃你!”

    姜之坤将咖啡杯用力放下,挺直腰板站起来。

    “你跟我家好好到底是什么关系?”

    施野随后站起来,双目直视姜父。

    “姜叔叔,我正在追求您女儿。”

    接下来姜之坤不管问什么,施野毕恭毕敬的一一回答。

    姜母瞧着未来女婿那副勇敢又真诚的模样,心里很是喜欢。

    她再看看女儿,一举一动,每一个小表情,知道她爱之深沉。

    姜意和看懵了,也听懵了。

    “你别着急走,今天继续切磋!谁躲谁是狗!”

    这次姜父开口了:“你个浑小子脑子进了水是不是,高温拉着别人打球像什么话?”

    转头他对着施野说:“小施啊,你犯不着配合他胡闹。”

    这话姜意和不爱听,但也反驳不了,为了打击施野,他向二老告密两人同住一个小区。

    说得那叫个天花乱坠。

    只可惜,二老的反应跟他想象得完全不一样。

    被戴上小人帽子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姜既好目送父母出门,最后施野也离开了,嘴角噙着笑靠在门上斜眼看生闷气的大魔王。

    “你怎么不送送你的情人?”

    姜既好故意不搭理,拉上电脑包拉链,起身告诉张姨她午饭不在家吃。

    “姜既好你哥问你话呢!”

    “我跟哥哥不一样,施野不是情人。”

    “是,他不是你情人,你可是他的情人。他刚刚还跟人约饭你知道嘛?”

    姜意和也不是故意要听施野的电话。

    “好好,男人没你想得那么简单,你自己多长些心眼儿。有事第一时间给哥打电话。”

    姜既好知道哥哥是好意,可她没法和颜悦色得表示感谢,二话没说,拿上电脑包出门。

    陆珂珂有事,兔子喔关店休息。

    出租屋里面只有一个人,难免过于清净。

    然而姜既好惦记着施野是否和林灵有约,或是其他人。

    时间慢得让她愈发心神不宁,让她无法备课,做自己想做的事。

    其实呢,施野确实与林灵有约,这点姜既好之前就知道了。

    她不知道的是,他邀请了助理威廉去赴约。

    至于施野本人,这会儿在超市购物。

    绞尽脑汁,精心打扮后的林灵看见威廉那一刻,心直接碎掉。

    当着众人,她不要自己的面子,硬是逼威廉告知施野为何如此。

    六点零三分。

    林灵在施野家门口堵人,看见施野后脸色稍微缓和些。

    “我们聊聊吧,去你家,还是下楼找个地?”

    施野都不想,直言让林灵回家。

    林灵把LV包仍在门口,双手交叉。

    “阿野,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对我这么狠心?让一个小助理去应付我,你把我当作什么人?”

    她紧接着问;

    “是不是那个女的跟你告我状了?”

    被林灵这么一说,施野毫不犹豫猜测姜既好或许又受了气,受了委屈。

    “过去的事,我和好好既往不咎。今后,你要是再插足造谣,我们连做邻居的那点情谊也没有了。”

    “仅仅只是邻居情?”

    看了施野的表情,林灵更加心灰意冷,可她不相信,也不甘心如此而已。

    泪水在她眼眶打转,就算痛哭出来,直觉告诉自己:施野不会对自己怜香惜玉。

    “说出来我心里舒服些,不好意思,打扰了。”

    林灵不哭也不闹,安安静静离开,施野倒是觉得有几分奇怪。

    “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

    姜既好出门倒垃圾,开门就看见愁眉苦脸的施野。

    “没什么,你不用担心。晚饭吃了吗?”

    “我……”

    姜既好肚子咕咕叫,施野闻声笑了笑,接过垃圾袋:

    “待会儿一起扔,我们先做饭吃吧。”

    施野怕姜既好饿坏了,怎么简单快速就怎么做,丝毫不影响色香味。

    吃饱喝足后两人各自靠在躺椅上拍肚子。

    施野也不拐弯抹角,问林灵是否找过姜既好麻烦。

    姜既好不说话,施野一看表情,大概就可以猜出八九分,他也不再问。

    想了想,温柔地说:

    如果因为我让你受委屈,我会很过意不去,你一定要和我说,我绝对会帮你。

    姜既好有这句话就够了。

    施野从房间拿出一首饰盒,打开后递给姜既好。

    “这是我外婆叮嘱我要送给你的手镯。”

    “……不行,太贵重,我不能够接受。”

    “好好,手镯早晚都是你的。”

    姜既好再想说话,晶莹剔透的玉手镯已经挂在了她的手腕上。

    “你戴上可真好看!”

    两人下楼溜达了一圈,各自回家洗澡准备睡觉。

    差不多凌晨,姜既好因惦记着手镯,怕自己睡觉不老实让手镯磕着碰着而醒了,小心翼翼放在枕头底下。

    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躺下。

    浅色碎花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姜既好听到窗外有动静,一开始没在意。

    过了一会儿,动静越来越大。

    她抓紧了被角,一只眼睛盯着窗户,看见了一只手。

    一秒不敢耽误,她滑下床,弓着腰小心谨慎开门去客厅,三下两下打开两道门,摁了施野家的门铃。

    施野因为健身,洗完澡就比较晚,这会儿还没入睡。

    “我家好像遭贼了。”

    施野安慰完姜既好,拿上手机报警,随后刚想说话,门铃声又响了。

    两人对视了几秒,施野让姜既好先回自己的房间,最好是锁好门。

    “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你别管我,你把我妹妹藏在哪儿了?”

    施野一头雾水,他压根就没听懂姜意和在说什么。

    姜意和瞧着房门反锁,用力撞门。

    “哥?!”

    “姜既好,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他同居的?你俩在我爸妈面前挺会演戏的,你小子挺会撒谎的,说什么两人明明白白……”

    “哥,误会。”

    警察来了,姜既好和施野家门都敞开着。

    被警察一询问,原来就是误会一场。

    姜意和本意是吓唬施野,看看这小子是否像他说得那么老实。

    结果他爬错了窗户,翻窗到自家妹妹卧室,误以为小偷入室。

    警察离开后,姜意和恶人先告状,指责妹妹天真烂漫,骂施野居心不良,表里不一。

    “姜大哥,真就是误会,我是怕好好受伤害才让她躲在我卧室里面。”

    姜既好是看明白了。

    “哥,我们大家都别说话,你回家洗洗睡觉吧,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姜既好在给哥哥台阶下,他若是还要找事,她只能够下狠招了。

    “咳咳,你小子这次走运,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姜意和不蠢,昂首阔步从施野面前离开。

    “非常抱歉,我哥哥给你添了麻烦。”

    施野摇头,“你哥哥的心情我懂,你回去好好休息吧。”

    “你也是,前往不要把我哥哥的话放在心上。”

    姜意和赖着不走,姜既好让他睡客厅,防贼似的把门反锁不说,还用床头柜靠着门。

    “哥哥的大脑结构是不是和常人不一样啊,怎么就……”

    姜既好看了眼自己踩到的东西,立马傻眼。

    手镯断了,变成了三截。

    不对啊,怎么会摔碎了呢,明明是小心翼翼放枕头底下的啊。
新书推荐: 反派她三岁,挂开大亿点点很合理吧 诸天娶亲 都市:三界红包群 我是探险家 贪心道姑皇帝命 攻略美强惨大佬后我死遁了 开局被黄皮子讨封,我掏出神光棒 美人心上刺 我的海岛通现代 穿越后我带头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