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猫偷走了表白信 > 第004章 施野,我讨厌你

第004章 施野,我讨厌你

    姜既好快要走到楼梯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忙检查了包里的施野衣服,小碎步快速上楼回房间。

    他的衣服,她亲自一寸寸小心翼翼的清洗,晾晒在自己的小阳台。

    欣赏了好一会儿,没他的消息,夜里她又失眠了。

    六点半。

    姜既好被一阵不间断的车鸣吵醒,她打开窗发现姜意和傻呵呵笑着挥手。

    大魔王说带自己去成记吃小馄饨,吃饱了送到学校。

    非去不可的哪种。

    明明是哥哥,非得把自己伪装成温柔体贴男友,用意太明确不过了。

    姜既好忍过两次,这次不会啦,她不希望被施野误会成哥哥控。

    她无视大魔王,悄咪咪从后门走。

    大魔王只对妹妹有无限耐心,她迟迟不出门,他就等啊等,实在等不来,不顾宠爱姜既好的张姨反对,直接进房间,人没见着,倒是找到了一件特大码白色男士衬衫。

    刚刚还是阳光明媚,转眼间,乌云在密谋排阵。

    明德三中上早自习的铃声响起,一双双焦急的脚忙着进教室。

    同样着急的人还有姜意和,他稍微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到底还是找来了。

    姜既好盼啊盼,最终没等来陈遇。

    一脸忧愁的从十三班走向办公室,她迎头便是瞧见大魔王坐在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陈若兮老师位子上。

    恐怕是弄错了吧,她想的话,再转头,发现自己办公桌上摆着一束包装纸是复古风蓝色雏菊和白色满天星。

    姜意和知道妹妹独爱小雏菊,立即从坐错的位子站起来。

    两人对话还未开始,十三班体育老师李舒梵得意洋洋闯进来。

    “姜老师,听年级主任说你好像还没吃早饭,我特地去成记给你买了烧卖、蒸虾饺,还有三鲜面。”

    “也不知道你吃不吃辣椒,我就没让师傅给,你快吃吧。”

    李舒梵完全没把姜意和当回事,三步并着两步凑到姜既好面前,比女人还白的脸上满是讨好的殷勤笑。

    “瞧我,忘了这一来一去花了不少时间,吃的东西肯定都凉了,姜老师你等等啊,我给你用微波炉热一热。”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姜既好和李舒梵有多熟,熟悉到甚至可以说亲密的程度。

    实际上她打从一开始只把他当作是工作伙伴,从未接受他带着追求目的的任何好意。

    未来也是同事关系。

    姜意和早已气得牙齿打架,握紧的拳头要不是有姜既好眼神警告,三分钟之前就雨点般落在李舒梵那张有点妩媚的俊脸上。

    “喂,你说完没?没了就赶紧给我滚蛋!”

    李舒梵眉头一皱,本想直接怼回去,听到姜既好喊了声哥后速速变脸,笑脸相迎。

    姜意和才不搭理,左手拎着爱心早餐,右手抓住李舒梵的衣领子将其揪出办公室径直去了厕所,他要好好警告下他。

    与此同时,姜既好瞥见手机未看消息名字划过,她立刻忘记了李舒梵。

    看完信息后她双手托腮,眉眼弯弯,嘴角弯弯,甜甜蜜蜜的盯着花束笑个不停。

    施野「我送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

    补充消息,施野「不好意思,那晚就想给你,不知怎么就忘了。」

    姜既好不暇思索回复「谢谢你,我很喜欢。」

    施野「那就好。」

    姜既好想问问施野是不是发生什么棘手的事,转念一想,担心自己问得过多,怕施野不开心。

    对话框另外一位主人还在沉思,如何找话题继续跟姜既好说话,又怕耽误她上课。

    不知不觉,两人沉默了七分钟,对话无声终止。

    “姜老师,上课铃声都停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这节课你跟谁换课了吗?”

    问话的人是邻座陈若兮。

    “嗯?不是,我在想事情,谢谢你提醒我呀。”

    午餐时间,姜既好给陈遇爷爷打电话,这才知道陈遇昨晚高烧不退,二老情急之下给施野打电话。

    又据说,施野守到天亮,好像是接到工作上的电话,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就匆匆走了。

    姜既好回想起来,陈遇的“家长”从来都是大忙人,大多是爷爷奶奶来开家会。

    最近貌似老人腿脚都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施野百忙之中赶来参加上次家长会。

    或许来晚了,但幸好他来了。

    姜既好一遍遍庆幸。

    这会儿她不安心的心落地。

    次日一早,姜既好第一个见到的人是李舒梵。

    心情很复杂。

    “姜老师,我真的很喜欢你,绝对不会因为你哥哥威胁我就放弃追求你,我觉得你多多少少也是喜欢我的。”

    “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我知道你这个人很含蓄,不着急,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也让你明确自己的心。”

    一段话结束,他硬塞给姜既好变了花样的爱心早餐,还势在必得冲着她指着办公桌插在花瓶里的雏菊和满天星笑了笑。

    姜既好并不明白对方的意思,面无表情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归还。

    接下来几天,她总发现有老师冲着自己点头笑笑,甚至连学生都笑得让她不明所以。

    直到第四天,她亲耳听起李舒梵对其他老师说自己和他马上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了。

    其他人纷纷应和。

    有人说两人是金童玉女,在一起完全不意外。

    有人羡慕,说不知李舒梵上辈子积了什么福可以跟姜既好谈恋情,末了,补充一句,真是艳福不浅啊!

    姜既好洁白光滑的额头上青筋凸起。

    即便如此,怒气丝毫不影响她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言简意赅的解释自己与李舒梵并无任何关系。

    听众先是一懵,尔后若有所思看向主人翁。

    尴尬二字已经写在李舒梵。

    但他依旧可以笑容满面等待姜既好离开,不以为然的说:

    “你们也知道,姜老师腼腆内向,特别容易害羞,一害羞就语无伦次了。”

    说完,他故作镇定的匆匆走开。

    临近傍晚,六月初的几分燥热让准备出办公室的姜既好烦躁不安。

    施野的白衬衫不见踪影。

    紧跟着的是他的微信消息,也无了。

    两个小时之间打起来的精神全被李舒梵搅没了,此时此刻还是觉得有几分不适。

    “不管怎么样我都该赔施野衣服。”

    姜既好小声自言自语,随即离校坐出租车去商场,连逛了不知多少家店都没有找到施野同款衬衫。

    就在她准备回家时,随意一瞥,终于找到了。

    恰好这时候陈遇打电话给姜既好,说施野七点飞机,估计这个点到家了。后半部分都是强调电话是爷爷奶奶要打的。

    陈遇爷爷奶奶看得清清楚楚,施野眼里的姜老师绝对不只是多年朋友而已。

    姜既好其实没时间揣测陈遇话中话,只觉得时机正好,她知道他家,发消息过去提前说一声归还衣服,应该不算打扰。

    天早就黑了。

    乖乖公主姜既好从未单独在晚上九点在街道上匆匆忙忙赶路,尤其还是为了去找男人。

    那种心情很复杂,七分期待,两分兴奋,还有一分紧张。

    进了清婉苑,她有几次左脚差点踩到右脚而摔跤。

    “六单元1203。”她心中默念了无数遍。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

    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姜既好伸出去的脚收回去。

    迟疑又迟疑,她还是出了电梯。

    比施野先回头看过来的是林灵,看到站在电梯门口的人,立即挽起施野的胳膊。

    姜既好如鲠在喉,脚步走得艰难。

    “好好?我刚刚准备……”

    姜既好笑得也艰难,打断施野的话:

    “我给你发消息了,大概你还没看到吧,不好意思,我弄丢了你的衣服,给你重新买了一件,希望你不生气。”

    施野知道姜既好看见林灵挽自己手臂,他也不知道林灵会这样。

    等他推开她手的时候,回头发现最在意的人就在眼前。

    “再见。”

    施野转身要追,林灵用尽全力阻止。

    “你那么紧张干什么呀,她只是来还衣服的,你们什么时候遇见的呀?”

    林灵什么都清楚,不甘心,嘴上偏要如此问。

    “无可奉告,请你松手,我不想对女生用蛮力。”

    林灵怕惹恼施野,撒开双手后笑笑退步:“我就问问啦,别用那么凶的眼神看人家啦。”

    女孩子的撒娇对施野无用,除非那个人是姜既好。

    等施野追下楼,出了小区,抓着保安连问了几遍才罢休,下秒准备发消息突然想起来,手机早已因电量低而自动关机。

    他好想砸了它。

    “追得太紧会给好好压力,明天再找她。”

    他顾虑太多,眼下就盼着天明。

    姜既好盼着天不要亮。

    之前有多期待,此刻就有多失望,让她失声痛哭的是林灵的电话。

    “姜既好你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缠着我的前男友,当初要不是你插进来我们就不会分手,我们准备破镜重圆,结果你又出现。

    从前也好,现在也是,一次又一次,你的心是怎么长得,见不得我高兴,见不得我和施野在一起说说笑笑!

    我警告你,马上从施野身边消失得干干净净,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我讨厌你这个女人!”

    她不知道林灵如何有了自己的联系方式,脑海中一遍遍浮现两人站在1203门口的情景。

    就似从前,两人好多次站在一起。

    他只说过一次:“认识的人。”

    她也从未开口询问,认识到某种程度?

    姜既好用软绵绵的枕头埋住自己被泪水打湿的脸,委屈又生气,握紧的粉色小拳头砸在自己光洁的小腿上。

    “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施野。”

    “你又对我撒谎了。”
新书推荐: 反派她三岁,挂开大亿点点很合理吧 诸天娶亲 都市:三界红包群 我是探险家 贪心道姑皇帝命 攻略美强惨大佬后我死遁了 开局被黄皮子讨封,我掏出神光棒 美人心上刺 我的海岛通现代 穿越后我带头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