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猫偷走了表白信 > 第001章 始终心动

第001章 始终心动

    日落余晖映在高一十三班红木后门上,恰似半张脸。

    一束视线盯着它望了许久,直到唯一留下的学生陈遇开口问是否可以回家。

    姜既好也不想学生晚归,奈何这次家长会尤其重要,唯独陈遇家长不当回事,说好准时到校,眼下超过六点还未见到人影。

    教室恢复安静。

    玻璃窗外鸟雀叽叽喳喳。

    姜既好再次垂眸瞥了眼腕表,决定放弃先送学生回家再联系家长。

    这时一双黑色圆头男士皮鞋急急忙忙赶向十三班教室。

    陈遇站在姜既好右手边张望,正要提醒老师他的“家长”来了,不巧的是姜既好锁好门转身后急于走,正好撞进一米八八的男“家长”怀内。

    “不好意思老师,临时有急事要处理,来时路上堵车,我已经竭尽所能用最快的速度跑来了……”

    对视那瞬间,姜既好手中一串钥匙掉落在地板上,本人浑然不知。

    男“家长”未到之前,姜既好还寻思要好好教育下家长。

    现在可好,她恢复意识后,直接把陈遇拉到对面身材高大的男人身边,轻言:不早了,先带孩子回家,然后联系班主任就好。

    说罢,姜既好拽紧斜挎包包带,逃亡似的离开。

    过去这么多年,那颗心平静了这些年,怎么一遇到他就慌乱不知所措?

    甚至还让她失去了食欲,洗完澡发现没有提前准备睡衣。

    入睡前翻来覆去,凌晨两点依旧清醒,脑中疑问只增不减。

    想来想去最让她难受的是:他有了孩子。

    跟姜既好同一办公室的老师们发现她近几天的脸色分外苍白,关心她的身体状况,末了,扯到其他话题——他们最关心陈遇同学的年轻家长施野。

    当初姜既好办理入职手续,被年纪主任八卦了下年纪和毕业学校,紧接着深思状说:本校16年出了个北大,他跟你年纪相仿呢,一提起施野他就骄傲的开始滔滔不绝。

    随后,年级主任再说起今后又有一个剑桥高材生任教,明德三中会越来越好……

    自从他们知道施野是陈遇家长后,一群老师脸色复杂的继续八卦:

    “他年纪那么小,孩子肯定不是他的,肯定是他帮喜欢女人养孩子!”

    “听说他连开了好几家公司,房子不知道买了多少套,又不缺钱,女人都围着转,为什么帮人养孩子,想不开啊!”

    姜既好听到那句“孩子肯定不是他的”内心欢喜,转而听完后面的话,心情愈发低落,又怕被那群长辈看出来,借口有事找学生就走了。

    最后一节课自习。

    姜既好值班,多看一眼陈遇,她心里越是五味杂陈,明早的教案自始至终一字未动。

    下课铃声响起,姜既好温柔的看学生们收拾书包离开,叮嘱他们路上小心,视线落在陈遇脸上,却发现他如一座山立在位置上。

    “老师,我有事问你。”

    姜既好与十三班的学生相处了三个月,他们的名字和大致的性格都熟知,陈遇个头大,为人温和,性格沉稳,向来不会主动跟老师说话。

    “你说吧,老师听着。”

    教室内没有其他人,姜既好有几分紧张。

    “老师你有男朋友吗?”

    “……”

    姜既好石化。

    陈遇正要补充:我是替别人问的。

    准确来说是被威胁了。

    因为那个别人就在教室前门门口对他打手势。

    姜既好一头雾水,也不知陈遇的眼神早就飘走,愣了许久,听闻有人喊自己方才回头。

    “姜老师,我来接陈遇回家。”

    低沉浑厚的嗓音让姜既好心头一惊,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轮廓又让她一时之间说不出话。

    陈遇:“老师,那句话当我没说,不好意思。”

    姜既好定了定神,点头笑道:“没关系,你们快回家吧。”眼神情不自禁瞥向施野。

    “小遇你先下楼,我有事要跟姜老师说。”

    施野把玛莎拉蒂钥匙丢给陈遇,眼神无不是示意他赶紧走。

    长廊上顿时就剩两人。

    多年未见,不知说点什么合适,施野没来由的道了句抱歉,淡淡的说起陈遇,明明只是没话找话,而画外音容易让人误会成:希望姜既好能够多关照这个心思细腻的大男孩。

    姜既好听到一半就出神,她是陈遇的语文老师,学生成绩固然重要,学生的情绪、心理也不会忽视,但她此刻更关心他是不是他的孩子,或者是替情人抚养的孩子?

    “好好,你在听我说话吗?”

    姜既好仰头看向施野,望着这个叫自己小名的男人,那双好似鹰的眸子和从前一样温柔,偏头顿了顿,终究还是问不出口。

    “我会关心每个学生的情绪,你放心。也请你告诉陈遇,我不禁止恋爱,但绝对不是师生恋。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得回去了。”

    这次施野怕姜既好飞快的跑远,一下子抓住她细皮嫩肉的小手。

    “周末有空吗?我想和你去人民路湿地公园走走。”

    施野说话的语气有恳求,也有温柔。

    那个公园曾是两人秘密基地。

    姜既好双眸亮晶晶,思绪万千,埋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明明想去,嘴上说的是:抱歉,我没时间,你约其他人一起去吧。

    施野脸上的失望和难过肉眼可见。

    偏姜既好不抬头掰开施野的手跑了。

    陈遇在后车座等施野,见他丧着脸开车门,问他是不是欺负姜老师,不然人家怎么会红着眼睛,红着脸跑得那么快。

    施野苦笑摇头,反问他怎么帮忙的,听完了,又气又好笑。

    “叔,你就那么喜欢我们姜老师吗?你才见她一面而已,男人就那么容易被美貌倾倒吗?”

    施野板着严肃认真脸。

    “我们在你这个年纪就认识了,你们看见的是她的美貌,我看中的是……”

    分别多年,再遇见,施野顿时明白自己为何迟迟不为任何女性动心的原因。

    他看中的是姜既好的全部,喜欢她的全部,就算是过去这么多年,或许有他未知的变化,他依旧喜欢。

    这种话,他不好意思在一个未成年男孩面前说,就此打住,掌住方向盘开始倒车。

    天完全黑下来,万家灯光点亮。

    姜家饭桌上依旧不见姜既好身影。

    姜父天生严肃的面孔上有几分不悦,放下筷子看向妻子。

    “好好连着几天不吃晚饭,你这个当妈的都不关心关心?我说了多少遍,女儿在那个普通高中当老师完全就是大材小用,浪费天赋,若是听我的逼她在英国继续深造……”

    “孩子爸,女儿的心思你别乱猜,也不要再提深造的事情,吃饭吧。”

    姜母懂孩子,抿唇笑了笑,继续夹菜给看手机的儿子姜意和。

    门铃不适时的响起。

    保姆张姨闻声起身跑出饭厅去开门。

    来者是姜既好的发小兼朋友陆珂珂,十分钟之前两人通了电话,陆珂珂一听说施野二字,立马放下筷子从隔壁跑来。她又怕叔叔阿姨多问,问声好就轻车熟路的跑上楼。

    ……

    “然后你什么都没问,也没说就拒绝他了?!”

    陆珂珂口气很吃惊,实际上并不意外,她了解姜既好,如此小心拒绝就是她姜既好的风格。

    是啊,姜既好点头如捣蒜,她后悔说出那句“你约其他人一起去吧”,那是他们的秘密基地,哪怕只是曾经,她并不希望他带着其他女生去公园。

    当然了,除非是他的妈妈。

    “好好呀,你认真问问自己,是不是还喜欢施野,是,就去追,他要是不喜欢,至少我们尝试过呀,以后想起来这么一个人也不会后悔,咱们就照常过我们的日子呗,你说呢?”

    换做其他男人,陆珂珂会仔仔细细考量对方方方面面配不配得上姜既好这位公主。

    施野不一样,他在姜既好心中的份量,其他男人压根比不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陆珂珂高一开始早恋,男朋友杨飞在隔几条大街的明德三中上学,蜜恋期恨不得每天粘在一块,她还拉着姜既好去三中看男友打篮球赛。

    就是那时,姜既好和施野初次见面。

    她在第三排观众席,乖巧状端坐,扎着高高的丸子头,偶尔歪下头,过分白皙的肌肤在晚霞照耀下显得过分灵动可爱,让人想亲一口。

    他个头最高,块头最大,就连眼神也是最凶的,赛场上,他好似一阵龙卷风,因为有他比赛从未输过。

    比赛结束后都是好好的。

    人散得差不多的时候,施野与队友杨飞并排走,手指上的篮球不停的旋转,被杨飞告知女友带朋友来了,他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

    不知怎地,就这时篮球失控,一下子就砸到姜既好光滑白皙的额头,不光如此,人和球还一起摔在地上。

    施野的篮球第一次砸中人。

    陆珂珂发现他比自己还要着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抱起姜既好往医务室跑,连口气都不带歇的。

    他一路上说得最多的就是:“同学对不起,你坚持一会儿。”

    姜既好除了额头砸肿了,并无大碍,她也不怪施野,就是第一次被男孩子公主抱,怪害羞的。

    从那之后,姜既好经常被陆珂珂拉着去三中看篮球比赛,再遇施野,他首先会眼神关心她的额头,只要手里有球,自动保持五米以上的距离,并且绝对不会转球。

    如果没有,就像侍卫护在公主身后。

    谁都没有跟对方主动说过话。

    眼神却渐渐游近。
新书推荐: 反派她三岁,挂开大亿点点很合理吧 诸天娶亲 都市:三界红包群 我是探险家 贪心道姑皇帝命 攻略美强惨大佬后我死遁了 开局被黄皮子讨封,我掏出神光棒 美人心上刺 我的海岛通现代 穿越后我带头搞基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