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尘刹归一 > 第一百零六章苍青剑尉迟伤

第一百零六章苍青剑尉迟伤

    但是,就算牙将的威势恢弘如此。

    他也不是场中的主角。

    所有人的目光,都已被萧淑妃吸引而去。

    她以战场做为背景板,进行着自己的表演。

    翩翩回璇绕金龙,须臾长袖鼓上舞。

    她的舞蹈气势磅礴、汹涌浩荡,仿佛千军万马尽在眼前。

    每个动作都是英气逼人,大起大落地敲击着,看一眼就难以忘怀,鲜明地感受到生命的存在、活跃和强盛。

    昊焱仙官再也受不住这气势,只能无奈下令。

    “避!”

    三十六位掌旗使,开始控制着都天烈火大阵慢慢后退,准备暂避锋芒。

    大阵向后移动着,就显出了里面掌旗使们的身影,没有了固守时的圆润无缺,露出不少破绽来。

    空中一道虚影,终于窥得机会。

    它直接冲破都天烈火大阵,化为长虹,直奔边缘一位掌旗使!

    那掌旗使正在卖弄精神,抖开手中都天烈火大旗,泼洒一般放出雷火,忽然眼前虚影一闪,不由得略愕然。

    他根本没有料到后方还有袭击,且能闯过都天烈火大阵,杀近身边,还来不及运使任何法术,就被虚影一绕而过。

    仙庭的掌旗使们都是精挑细选,皆有金丹期的修为,就算单独对上萧淑妃,也能撑个一时三刻。

    但就因为过于信赖都天烈火大阵,不曾做出防备,就被虚影偷袭,一击斩杀。

    那虚影携着尸身飞出大阵后,显出身形,如同一具被剥了皮,烤的焦赤的尸体。

    它桀桀怪笑着,直接将抢来的尸身,和都天烈火大旗撕成了两半。

    “无面血尸!贱人,安敢如此欺我!”昊焱仙官惊怒交加。

    “咯咯咯,红胡子不要生气么,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这可是常事,有些本事你还要多学哟。”

    萧淑妃心情大佳,舞动的鼓点,也越发灵动起来。

    无面血尸的祭炼法门,视炼化之人的修为,威力也自不同,但从总体上讲,比祭炼金尸还要困难的多。

    其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其体内炼化了小无相魔头,有着隐遁虚空之能。

    这也是萧淑妃数百年来,练得的底牌之一,如今猛然使来,果然让敌人吃了大亏。

    此番攻打枯骨山,仙庭众人携带了都天烈火大阵,自忖就算对上三位元婴期,也不是没有争锋之能,全没想到刚开场就折损了人手。

    三十五位掌旗使,每个人都臊的脸皮通红,各自催动手上的都天烈火大旗,满空飞腾,泼洒无数雷火,疯了一般扑击守山大阵。

    可惜这番奋力,虽然让都天烈火大阵看起来声势比方才还要猛恶,但缺了一面都天烈火大旗,大阵的威力远不如刚才。

    就连张直都看得出来,虽然都天烈火越发猛烈,雷火也密集的太多,就如漫天暴雨,爆竹千万,噼啪之声炸响一片,就连对面说话都听不真切。

    可守护枯骨山的百霞越发稳固,烟霞聚散,竟而有越来越浓密之势。

    攻,攻不进去,守,也并不一定能守住。

    除了无面血尸窥觊在测,牙将的气势,也蓄至巅峰。

    它越飞越快,槊刀的刀芒完全内敛,就待冲到阵前,发出那惊天一击!

    就在这时。

    一道剑光飞上天空,把大气割裂,震荡浮云,发出隆隆雷声。

    这道雷音表示飞剑的速度已经突破了某一层次,激荡大气,响鸣如雷,这一层次叫做剑气雷音。

    据说到了剑气雷音的境界,飞剑的速度已经可以超越说话的声音。

    想要把飞剑运用到如此快速,往往都要修为在元婴期之上,才有如此雄厚功力,能把飞剑的速度推至极限。

    以如此惊世骇俗的剑术对敌,敌人往往不用交手便已经胆寒。

    假如运使飞剑跟不上剑气雷音的速度,更兼如此高速的剑气,冲撞之力大的不可思议。

    往往不是让敌人连飞剑也来不及使,已经斩杀敌酋,就是连对手带飞剑一起斩做四段。

    这道青色剑光,倒是没有硬打硬冲。

    它先是从牙将腿边飞速划过,破去了他的无敌气势。

    接着顺势斩向萧淑妃,逼的她鼓点一停,只能慌忙躲避。

    仅这一剑,就逆转了场中局势。

    这次轮到萧淑妃惊怒交加了,她怒斥道:“苍青剑——尉迟伤,你们天河剑派也准备趟这摊浑水么?”

    青色剑光从天空泄落,犹如天瀑流泉,剑光清冽,且带有一股孤高寂寞之意。

    尉迟伤藏于剑光中,长叹一声道:“此事乃我一人所为,还望萧淑妃不要牵扯到在下的师门。”

    “你这个浪荡子!帮着仙庭到底是何用意?”

    萧淑妃心里真是恨极,要不是有尉迟伤阻拦,仙庭就已经败了。

    现在这么一耽搁,还不知道要斗到什么时候。

    尉迟伤有些迟疑的说道:“还请萧淑妃解开大阵,放了陆仙子,只要她平安无事,我立即转身就走。”

    “尉迟伤你真是疯了!”

    萧淑妃一双妙目,简直要喷出火来:“我们万坤归一宗已经告诫过你多次,我们没有拘禁陆妙颜,她也不想再见到你。

    更重要的是,她怎么可能在我这枯骨山中!”

    “萧淑妃还真是会扯谎。”昊焱仙官哈哈笑着,抢过话头:“我们仙庭可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你们万坤魔宗准备用枯骨山的阴煞地穴,将陆仙子练成绝世妖尸,现在正把她困在大阵的阵眼处,这才邀了天河剑派的同道,前来英雄救美。”

    “一派胡言!陆妙颜已经是我们万坤归一宗的弟子,我们怎么可能会害她?”

    萧淑妃简直要被气笑了,这种没有由头的谎话,也就仙庭能编的出来。

    昊焱仙官嘿嘿一笑,挑衅的说道。

    “萧淑妃要是心里没鬼的话,何不放开大阵,让我们进去查看一下。

    如果陆仙子确实不在里面,我们仙庭当即赔罪道歉如何?”

    萧淑妃脸色冷了下来,这番话真是无耻之尤,就如同让匪盗,进入家中检查财务一般。

    “尉迟伤,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恕在下失礼,还请萧淑妃放开大阵,让我们确认下陆仙子的安危。”

    尉迟伤话语虽轻,态度却十分坚决。

    “那就来战吧!”

    萧淑妃挥动云袖,招来片黑云,隐去身形后,再次发出了震天的鼓声。

    昊焱仙官也不墨迹,重整都天烈火大阵,向枯骨山攻去。

    山内的八极玄葵大阵在雷火攻击下,不再弥漫漫天云霞,而是在萧淑妃的操控下,迅速凝实缩紧,采取了守势。

    任凭两人如何攻打,都是老鼠拉龟,无从下手。

    仰头看戏的张直,心里万分可惜。

    见不到萧淑妃的舞姿,这斗法就少了大半的精彩,那三十五个精壮大汉,可不合他的胃口。

    “刚才那无面血尸好生残暴,一位金丹期的掌旗使,数百年的道行就这么毁于一旦,真是太惨了。”有人回过神来,忍不住唏嘘道。

    “这可就衬托出来尉迟伤的厉害了,金丹期参合元婴期的斗法,还丝毫不露下风,真是不负威名。”

    “那当然了,他可是太乾玄天榜金丹期第九位,天河剑派绝对的天骄。以他的修为,筑基斩金丹,金丹战元婴,可没有半点虚话。

    要不是他为人太过痴情,整天不干正事,光顾着追求陆仙子,可能排名还要更强一些。”

    “啧啧啧,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威风啊!”

    “呵呵,这辈子别想了、、、”

    张直听的有些恍然,想起了这尉迟伤是谁,那陆妙颜应该就是他苦寻的第一仙子了。

    这时,张直心中一激灵,想起了那晚偷听的谈话,仙庭可是准备骗这尉迟伤的。

    “时机正好!如今这八极玄葵大阵已全力运转,我们出发。”

    通乌道人的命令,惊醒了看戏的众人,大家依依不舍的看了眼天空后,低头走向了洞底。

    这种元婴级的斗法,极为罕见,就算是这些低级修士,一辈子可能也就见这一次,以后余生吹牛的的话题,都离不开今天。

    通乌道人领头走向洞底后,掏出方符印,运使法力一照,就分开土层,露出深深的地道来。

    张直瞧的眼熟,正是燕天元从老猴王那抢的山神符诏。

    “所有人进去后都小心些,里面的鬼物可不少,遇到敌不过的,就使用千秽腐污毒,不用节省。”

    “是,师兄!”

    天庭弟子排好队形,逐个进入了隧道。

    张直在通乌道人的注视下,耸了耸肩,只能背起粮官走在了队伍中间。

    “哎呀,你真是少见多怪,我话还没说完呢,就不理人了。我现在连这幅躯壳都摆脱不掉,又怎么可能夺舍你的身体?”

    粮官第一时间把手搭在张直胸口,气急的念道。

    “我哪是不理您啊,我只是想去看热闹而已。”张直心虚的说道。

    “你这热闹可真是看到我头上来了,刚才娘娘一个劲发令唤我,我还没法回应。

    要是真惹娘娘生气了,打灭我的灵识,我可就算又死了一次,从此以后,咱俩就见不着了。”

    粮官的念头万分愁苦,仿佛已经离死不远,正在发表遗言。
新书推荐: 恶魔小姐姐请教我修炼 生肖 女主被用卡牌创造出来了 星空行者 芯片巫师:探究万界 秘术之主! 藏在深山里的明珠 暗翼血凤 冷若冰霜,暖似艳阳 开局外卖小哥被绑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