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书网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 正文卷 第355章 教子

正文卷 第355章 教子

    “我都说过多少遍了,不要胡乱收人家的东西。

    你爸现在这个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们就尽给家里惹事吧!等一会你爸回来,看他不收拾你们。”

    王卫东听到外面传来丁秋楠的声音,抱着乔七七抬腿走了出去。

    随后便看到了丁秋楠教训孩子的一幕。

    小静小安兄妹俩都耸拉着个脑袋,好不丧气。

    一成几个跟在丁秋楠身后,也是一声都不敢吭。

    几个外甥也就算了,自家的儿女可是混世魔王来着,一直天不怕地不怕,哪曾有过这么一面。

    王卫东面带笑意的问道:“他们干嘛了?”

    丁秋楠没好气的说道:“刚才我当着他们去逛商场买东西,看到件衣服不错,就想试试,让他们在外面等着,没想到刚好遇到了老李,就以前住咱院里的那个老李,跟你喝过酒的那个。”

    王卫东闻言点了点头,问道:“老李怎么了?”

    “嗐!这老李竟然给孩子们买了进口的雪糕,那玩意多贵啊!”

    “嗯?”

    王卫东听到这,表情顿时开始变得严肃起来。

    在他看来,雪糕的贵重与否还是其次。

    最重要的,是他们竟然在大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吃别人给的东西。

    即使这个人是熟人,在王卫东看来也是不应该的。

    毕竟你永远不会知道,当你孩子落单时,请你孩子吃东西的人抱着什么样的心思。

    王卫东也不想用恶意去揣测别人的心思,但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你们几个,跟我进屋去!”

    孩子们顿时吓了一跳,包括安静在内,他们都是第一次见王卫东那么严肃。

    平时都是丁秋楠唱红脸,他唱白脸。

    现在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这让安静兄妹很是后悔,明明父母三申五令的告诉他们,不能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

    但这次还是没有经住诱惑,吃了别人的的雪糕。

    几个人磨磨蹭蹭的进到了屋里,见王卫东手上并没拿鸡毛毯子,不由都松了口气。

    然而王卫东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孩子们崩溃不已。

    小孩子都是记吃不记打的,想要打服他们不大可能,一个弄不好,甚至还会留下心理阴影。

    但有一个法子却能让孩子们将教训牢牢地记在心里。

    嘭的一声,王卫东将有半个自己搞的习题册放在了桌子上。

    面无表情的对着孩子们说道:“这里有几份作业,从现在开始,除了睡觉,吃饭上厕所,上学之外,你们什么都不用干,在这里给我些作业就行,什么时候把作业写完了,再来说其他的事。”

    六个孩子里,除了三丽这个学霸之外,其余人都忍不住哀嚎一声,就连乔一成这个一向最稳重的孩子,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王卫东这招不可谓不狠,这世界就没有几个不怕家庭作业的孩子。

    想必经过这次的事情,孩子们再想做什么,肯定会三思而后行。

    起码不敢再乱吃别人给的东西。

    将这堆习题册分发下去后,王卫东便让孩子们自己在厅里写,也没去监督他们。

    要是这样他们还想着偷懒的话,说不得王卫东也只能动一回手了。

    丁秋楠进来的时候,看到孩子们一个个苦着个脸在那做题,顿时笑开了花。

    甚至还故意上前拍了拍小静,气的小家伙脸都红了。

    丁秋楠非但没有收手,还幼稚的做了个鬼脸。

    小静娃娃直叫,却拿自己的母亲没有任何办法。

    “好好写啊!晚点我会叫你爹检查,千万别偷懒,不然被我小心你爸收拾你们!”

    “哼!”

    小静不想再搭理自己的幼稚鬼妈妈,低头认真做起习题来。

    见女儿不再搭理自己,丁秋楠也没了兴致,转身去厨房帮着开饭去了。

    这一次王卫东还真就说到做到,吃饭的时候也没叫孩子们,而是让李婶给他们端了过来。

    苦逼的孩子们根本没心情吃饭,但不吃又饿得慌,最后只能硬塞。

    吃完晚饭后,王卫东,搬了张小桌子在孩子们的对面,将自己今天带回来,还没处理完的资料继续处理。

    杨振华跟陈妈妈看到这副场景,忍不住笑了,两人虽然很疼爱孩子,但也不会过于溺爱。

    王卫东管教的时候,他们从来不会插手。

    大人在一旁乐呵呵的看戏,孩子们的表情却更苦了。

    王卫东在与不在,那完全是两码事。

    虽然王卫东只是在对面自顾自的干着自己的事,但他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却不是一般的强。

    原本做累了好歹还能偷会懒,现在嘛,咬咬牙,继续坚持吧!

    这一晚,王家的人都晚睡了两个小时。

    原本一到时间就会响起的电视声也没了。

    让住在中院的何文涛,何文达兄弟俩有些失望。

    他们没法到王卫东家看电视,可好歹还能听听声音过瘾。

    现在好了,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回到家中,何文惠看到一脸失望的两个弟弟,不由有些好奇。

    “文涛,文达,你俩怎么了?”

    何文涛没有说话,原本最为调皮的他,如今反而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而小弟何文达在听到大姐的问话后,顿时露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姐,我想看电视~”

    何文惠脸上的表情僵住了。

    按常理来说,她跟何文远都在红星公司上班,肯定能拿到购买资格的。

    但有些事情并不是这么算。

    何文远前些年工作的钱,基本全哪来补贴家里了。

    供养姐姐弟弟上学,还得给母亲治病,哪来的闲钱?

    就连公司发的购物券,也不得不转让出去,换成钱给于秋花治眼睛。

    于秋花自己倒是不想治了,但何文惠跟何文远都不同意。

    常年累月下来,何家的生活虽然变好了,但仍旧没什么余粮。

    买电视对何文远跟何文惠来说,依然是非常奢侈的事。

    就当何文惠准备好好跟何文达说说的时候,何文远的声音从她身后传了过来。

    “想要看电视,又不肯努力学习,怎么,家里欠了你的?

    何文达,上回你问妈拿了两块钱,说是去买学习资料,到现在都没看着影子,是不是又拿去买吃喝的了?!”

    何文达没有说话,只是躲到何文惠身后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

    自己攒钱本来就不容易,结果总被这小子给挥霍掉。

    要知道何文远跟何文惠两人几乎每个月都会给两个弟弟一些零花钱。

    就是怕他们在同学面前受委屈。

    何文涛还好,知道家里不容易,领到了零用钱也会攒起来,不是必要的时候不会用。

    但何文达这小子呢,明知道家里的经济环境不行,还老喜欢买这买那。

    要买的是有用的就算了。

    买回来的都是些玩得吃的,一次两次就算了,总是这样,谁受得了啊?

    就算是好脾气的于秋花,也说教过这个儿子几次。

    然并卵,当时应得好好的,但没过多久又会旧病复发。

    气的何文远有一回狠狠的打了他一顿,没收了他的零用钱。

    然后,这小子就开始用骗和坑的了。

    骗于秋花的,骗何文惠的,连哥哥何文涛的都骗。

    唯独不敢对二姐下手。

    何文惠见何文远又要对何文达动手,连忙拉住她。

    “文远,文达还小,不能老动手,不然打坏了怎么办?”

    “那就不要了,这小子就是因为你一直纵容,才会变成这样!”

    何文远气呼呼的,原本俏丽的连看着有些凶恶。

    何文惠看到她这副模样,心中也有些发憷,明明她才是姐姐,何文远是小的,但不知道的,都觉得她才是小的那个。

    “文远,你要再这样,我就叫妈过来了!”

    “那你叫去!”

    何文远一把推开了何文惠,将何文达抓过来按在腿上,举起手一阵狂揍。

    那是真的毫不留力,揍得何文达惨嚎不止。

    几乎整个院子的的人都能听到。

    不过大家伙对此都习以为常了,何家那屋隔三差五就会传来何文达的惨叫声。

    ******

    京郊监狱里,穿着制服的狱警走过来敲了敲铁门。

    “秦淮茹,出来拿信!”

    “哎,这就来!”

    正在洗马桶的秦淮茹应了一声后,擦了擦手,急匆匆的往门口跑去。

    在经过某个狱友身边的时候,一只脚突然伸了出来,将秦淮茹绊得摔了个狗吃屎。

    秦淮茹却丝毫不恼,用衣袖擦干了鼻血,赔笑着向绊倒她的狱友说了声对不起后,继续往前跑去。

    狱警看了秦淮茹一眼,对她受伤的模样见怪不怪,也丝毫没有要帮她出头的意思。

    将信件塞给秦淮茹之后就离开了。

    而秦淮茹在拿到信后,也没跟狱警诉苦,乐呵呵的拆起信件来。

    打从她进监狱后,唯一的乐趣就只剩下读信了,

    奈何唯一会给她写信的人,就只剩下何雨柱一个了。

    而何雨柱又没什么文化,翻来覆去都只是‘小秦姐,我想你了,你想我吗?’

    看多了多少会有些腻,好歹你也说说外面的情况啊。

    即使说说你今天杀了几只猪,怎么掏的大肠,也好过翻来覆去就是想你这种。

    就当秦淮茹想拿着信进厕所看的时候,先前绊倒她的人伸手拦住了她。

    “秦淮茹,你不是忘了规矩了?”

    秦淮茹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不见,哀求道:“李姐,这是我儿子给我写的信,我已经好久没见过他了,要不,要不我看完再给您看?”

    李姐根本就不搭理秦淮茹,劈手从她手上躲过了信,一把撕成了碎片,随手一扬,飞得漫天都是。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看了!”

    秦淮茹懵了,她傻傻的看着满天飞舞的纸屑,耳边是狱友们肆意嘲笑的声音。

    李姐似乎嫌对她的侮辱还不够,又给补了一句。

    “记得给我把地扫赶紧,要有一快纸屑,仔细你的皮!”

    秦淮茹傻傻的看着纸屑,缓缓的蹲下了身子,一片一片的捡着。

    要是在以前,她早就炸毛了,指不定还跟狱友打起来。

    但现在,她已经被彻底打怕了。

    刚进来那会,就已经被收拾了一顿。

    这个时候女监里的囚犯,基本都是狠人,不是狠人也不会被抓进来。

    秦淮茹赖以为生的那一套在这里根本没用。

    毕竟女人最了解女人,她秦淮茹茶艺段位再高,还是被同性一眼看穿。

    加上监狱的条件艰苦,谁要可怜秦淮茹,就等于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在这种情况下,秦淮茹自然没法讨得了好,非但如此,这女人还把自己在轧钢厂时的一些习惯带了过来。

    一到干活的时候就开始偷懒摸鱼。

    在车间那会有易中海罩着她,谁也没法说什么。

    但这可是监狱,是让您进来劳改的!而不是享受的。

    于是秦淮茹在受了狱警的训斥后,又被狱友抓住机会一顿暴打。

    毕竟监狱里的活是有规定的,你干少一点,我就得多干一会,大家都是人,凭什么要惯着你啊?!

    在刚进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秦淮茹所在建仓的囚犯都生活的很规律。

    吃饭,睡觉,干活,打秦淮茹!

    这种习惯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至今还有人会拿秦淮茹出气。

    谁让这家伙讨人厌呢?

    京城的监狱就那么大,关押的有不少是本地人。

    有些关系总是能拐弯抹角的搭上,秦淮茹的名声已经臭遍了四合院附近几条街,没听过的人很少。

    就连小孩都知道她搞破鞋这事,其他可想而知。

    反正她在监狱里的日子过得不是一般的苦,但又没能力去改变,只能默默地承受着。

    现在儿子的信件在她面前被撕碎了,秦淮茹也不敢反抗,一反抗就是一顿暴打。

    叹了口气后,秦淮茹乖乖的将地上的纸屑给收拾干净。

    浑然不知自己的好儿子棒梗已经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废人。

    要说意外残疾的话,只要自强自立,这人还有救。

    但像棒梗这种自己作孽把自己弄废的,大伙只会嘲笑他,没人会对他伸出同情之手。

    而他自己想的,也是怎么利用这个机会趴在别人身上吸血。

    这也是为什么在得知棒梗残废后,小当和槐花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兴高采烈的跑去红星公司外面捣乱。

    因为她们觉得自己可以借机绑住王卫东,让他赡养自己一家人了。

    事实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

    
新书推荐: 华娱:花光了女友的小金库! 四合院:开局揭露秦淮茹真面目 1986:打造香江娱乐帝国 港娱之养生从艺指南 躲在山村里 穿回年代当老祖宗 不赴星河 重生在2008年 撩欢 我在武者世界谈恋爱